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赚银子的办法和沈家二房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279 2021.03.30 20:35

  这白菜又甜又鲜又脆,吃起来甚至比肉还让人满足!

  她自认为厨艺还可以,只是没有食材,但此时她真的被这简简单单的炒白菜给折服了。

  不由问沈见晚道:“你……你是怎么做的这白菜,为什么这么鲜甜?”

  沈见晚的厨艺是不错,但这次惊艳的更多的是食材,不过不好给沈敏解释便道:“可能就是多放了点油,比你平时舍得放油盐吧。”

  这白菜为何如此好吃,一是因为是用泉水浇大的,二是因为她做的时候厨房没人,她心思一动,便往里面也加了些泉水。

  当然了,因为怕穿帮,她没敢一下子多加。

  所以此时沈见晚有些心虚,好在沈敏闻言想了想便也点头,没有怀疑。

  因为菜实在好吃,最后就是抠门如沈敏,这顿早饭也是忍不住吃多了。

  而如此一来她也没有立场,再说沈见晚浪费了,只是吃完后心痛得滴血。

  吃过早饭还是早,还没有到村里让去池塘的时辰。

  沈见晚和沈敏整理好厨房,暂时没活的她们便在院子里看沈战检修家里的屋顶,石头在打下手。

  见沈敏皱着眉头,一脸的忧愁,沈见晚不由问道:“敏姐儿,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们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哎,这娘的病越来越重了,还不知要多少银子能治好,二哥的腿也要吃药,家里的粮食眼看着也要到底了。

  还有,你看我们这屋,昨晚下雨现在多处都漏水呢,茅草顶冬天肯定冷死个人,我们的冬衣什么的还没有着落,厚被子也没有,总之家里哪哪都要钱。

  这都七月了,还有几个月便是冬天,到时候没粮没银子的日子可怎么过,我实在怕我们过不下去。”

  沈敏一边手托着下巴,小大人般皱着眉头分析道,眼睛里是浓得化不来忧愁。

  沈见晚听到她的分析,不得不承认她说的都是对的,沈家目前的确困窘得很。

  今天做早饭的时候,她看了一下,厨房里只剩下二十多斤的玉米面,还有十来斤米了。

  至于其它的只有粘罐底的猪油,还有薄薄一层盐便没有其它了,剩下的就是昨天沈二婶送来的那五斤米和吃剩的三个蛋。

  再看,她们一家都穿着补丁叠补丁的衣裳,石头更是从出生就没有穿过新衣服,都是前面的哥哥的旧衣服给改的。

  就是这样,她们的换洗衣裳也不多,一人只有两或三套而已。

  而现在茅草顶的房子,每当下雨的时候,便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屋里就没有一处干的。

  沈母和沈轩住在这样的屋子里也不利于病情。

  所以她们家是缺粮,缺衣裳,房子也要修,真的是哪哪都要银子。

  还有最重要的沈母的病情再不能拖,沈轩的腿也需要医治。

  想到沈轩的腿,沈见晚表示她倒是可以给他看看,她擅长的正有这方面的。

  就是她不行,她也会继续为他寻找这方面的名医,相信总有治好他腿的一天。

  还有石头,他因为早产的缘故,再加上家里的营养跟不上,长得比一般孩子身体弱,时常便会生病。

  沈见晚看他的脸色,知道如果不趁他现在还小赶紧把身体补回来,将来甚至会影响到寿命,到时就是想补救也晚了。

  而再看沈敏也是长得瘦弱,或者说她们沈家就没有营养跟得上的,大家都需要银子补身体。

  想到这,沈见晚更坚定一会等捕了鱼她一定要找机会跟去镇上卖鱼,到时候她便可以卖她的鱼菜谱了。

  至于卖什么菜谱,她也已经想好了。

  而除了卖菜谱,她还得想别赚钱的法子才是!

  正思考着,这时候院门口传来了沈二婶让她们出发去鱼塘的声音。

  “你……你去鱼塘吗?”问完沈敏想到沈见晚向来不喜欢人多乱糟糟的地方又忍不住咬掉自己的舌头。

  谁想,沈见晚毫不犹豫便点头,“去呀,这么热闹的地方怎么能少了我们呢。”

  她这话说的意味深长,特意把热闹两字咬得特别重。

  想到上辈子,王雪梅让她的“跟班”宋荷花趁着村里人都在鱼塘,故意在那添油加醋,恶意编排她昨天和人私会的事,而她则在一旁装白莲,两人一唱一和让她“与男子私会”的事扩散开来,沈见晚不由危险的笑了。

  重活一世,她虽然对很多东西都看开了,特别是对虚名更不在意,但却也不代表愿意被他人污蔑,容忍他人随意欺负!

  这辈子王雪梅她们要是还不安分,她不介意让她们继续知道她的厉害。

  而去鱼塘,除了要挽回名声和不让人中伤,她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便是保护好眼前的沈敏。

  想到这,沈见晚的眼神一冷,某些人这辈子最好收手,不然她不介意让他们“深刻”地记住今日的教训。

  沈见晚她们准备好便出发。

  等她们到离她们家不到二十米的沈家二房的院子前时,沈二婶他们一家也可以了。

  说来,沈家二房就是沈战的爹沈明海唯一的弟弟沈明河家。

  沈明河和沈二婶莫氏一共生了两儿两女。

  26岁的大女儿沈春草和25岁的大儿子沈远都已经分别嫁出去和娶媳妇。

  至于18岁的小儿子沈杰,跟16岁的小女儿沈春雨则都尚未婚嫁。

  而沈远娶妻马来娣,他们目前有两个女儿,分别是七岁的大丫和五岁的二丫。

  这次捕鱼他们是除了出嫁的沈春草,一家八口,包括大丫和二丫都出动了。

  看到沈见晚,沈二婶他们关心了几句,知道她真的没事后便一起出发。

  而他们看到明显变大方,变开朗的沈见晚也都微微惊讶了一下,对昨天她收拾王雪梅的事又相信了几分。

  鱼塘离沈家也就不到两刻钟的路程,沈见晚她们到的时候村里还有很多人没来。

  而她们到的时候,果然看到那宋荷花正跟几个村里的姑娘和妇人说着沈见晚的不是。

  至于王雪梅,她这辈子就来不了了,正在镇上医馆养着病呢。

  “昨天你们是没有看到,梅儿她有多惨,大夫说她再来晚些就救不回来了,我到的时候她的伤口还流着血呢。

  哼,那沈见晚真不是个东西,自己做出与野男人私会的丑事,梅儿她还好心好意为她说情,甚至愿意替她沉塘。

  她倒好不但不领情,还污蔑梅儿设计她,逼得梅儿差点撞死,像是沈见晚那么恶毒的就应该……”

  “应该什么呀?”

  宋荷花正说得兴起便听到身后传来凉嗖嗖的声音。

  一看竟是沈见晚,眼里不由闪过一丝心虚,但接着便又理直气壮了起来,没有了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的心虚。

  “哼,应该天打雷劈呗,某些人如此恶毒,别以为长了一张巧嘴便能颠倒是非黑白,与狗男人私会的破烂货,婊子就是婊……”

  宋荷花正说得欢,突然脸上一痛,然后整一个人飞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