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一场乌龙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048 2021.04.22 23:03

  半刻钟后,一个二十多岁一看就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便从店后面走了出来。

  他身后跟着的正是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人和刚才的那店伙计。

  这一看就是珍宝阁的老板和掌柜的被店伙计请出来了。

  “是姑娘找我们?”首先说话的是走在前面的珍宝阁老板贺长博。

  王雪梅虽然已经有了心上人,但咋看到如此彬彬有礼的谦逊公子,不由也红了脸。

  盈盈一拜,她才起身,“是的,公子,梅儿这里有一幅画,请掌眼。”说着把画摊在了柜台上。

  贺长博本来是怀着极度的期待的,但一看竟只是一幅平平无奇的画,连名家所作都不算不由蒙了。

  “姑娘这是何意?”

  贺长博这话一出,掌柜的也忍不住上前来,一看神色也是莫名。

  王雪梅见之暗暗得意,故意露出一副高深的样子来,拿起了乔,“公子请再看仔细点。”

  贺长博闻言不由有些不喜,这是卖啥关子,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试图拿捏他的人了。

  但脸上不显,只又看了一眼才道:“恕贺某人眼拙,还请姑娘告知!”

  王雪梅不傻,一下子就听出了对方的不悦,这才意识到自己过了。

  心里不由暗恨要不是沈见晚气的她,自己才不会做出如此蠢笨的事来在身份远在她之上的贺长博面前拿乔。

  心思百转,王雪梅脸上却是立马显出了几分无措来,“是小女子考虑不周,还望公子见谅。

  小女子这画表面上看是一幅平平无奇的画不错,但这内里却是含了乾坤的,小女子也是无意中看了一些书籍才发现这是一幅画中画。”

  说到这她又故意停顿了一下,等待对方好奇问她。

  贺长博一听果然大感兴趣。

  “画中画?这是?还有请姑娘为贺某人我们解解惑,好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而其他人听到这也是瞬间被这画中画一说勾起了极大的好奇心,闻言不由也纷纷期待的看向王雪梅。

  王雪梅见之终于松了口气,满意了,这次再不敢再卖关子,把她早就准备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台词说了出来。

  “公子客气,小女子只是看了几部古籍,读过些历史,知道历史上很多名士为了保护墨宝有多么的高义难得,古有……

  而梅儿也是后来知道有名士为了保护名贵的字画便把它们藏在一幅平平无奇的画中,这样子就是被人拿去也只以为只是一幅平常的画,而要取出来才能知道这画中存了画。

  而要取出这画中之画也不难只需要……”

  接下来王雪梅又侃侃而谈,高谈阔论起应该怎么把真的字画取出来。

  一番话下来,王雪梅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如此学识直让珍宝阁里的众人都对她投来了赏识的眼神。

  就是贺长博,他听王雪梅说她读过历史也是眼前一亮,接着被她的见识给征服了,觉得一个女子能有这般见识着实难得。

  就是可能身为女子有一些不可避免的唠叨,但这点小缺点在她的才华面前也不是不可以忽略的。

  这不,此时他算是对画和王雪梅都起了些兴趣,拱手道:

  “没想到姑娘还读过史书,见识如此高深,真是让贺某人今天大开眼界,真是失敬,失敬!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王雪梅见店里众人都围了过来纷纷小声惊叹她的学识,不由得意的把头仰得更高。

  再听贺长博这话便知道对方也被“收服”了,不由大为得意,但还是谦逊道:

  “公子谬赞了,小女子王雪梅,秋水镇人士,只是略识几个字,看到这字画不一样便知道里面藏了乾坤,想让它重见天日罢了。”

  贺长博闻言不知为何有股违和感,但也想不明白到底为啥,不过这也不耽搁他下面要说的话。

  “如此我便让人去准备工具,姑娘你先稍等一会儿!”

  于是,很快的珍宝阁的伙计就拿了工具上来,掌柜的更是亲自操刀取画。

  然而,一会儿后,掌柜的一头雾水的看着前的洞,哪里有什么名画藏在其中。

  “姑娘,这画里好像并没藏有画!”掌柜的忍不住道。

  王雪梅这时候也看到这个洞,一时不由大惊!

  怎么会?!

  她一把夺过那幅画,然而左看右看眼前的还是那一幅破画。

  “这……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明明那名画就在里面,怎么会不见了,掌柜的是不是你下手重了把里面的名画损坏了?”王雪梅有些疯癫的自言自语,说到后面竟怀疑起了掌柜的。

  掌柜的一听顿觉够了!

  开始他就觉得这画的厚度不对,别人可能不了解,但他跟字画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对纸张的厚度还是有些见识的。

  这点厚度怎么可能藏了画呢,就是历史上最薄的纸也做不到,但前面王雪梅说得煞有其事,他又不得不信,以为是自己的见识有误。

  现在被她在东家面前怀疑他,终于忍不住反驳了。

  “姑娘,东西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这大家都看着呢,小的怎么也不可能把画毁了大家看不到。

  而且你这画的厚度一看就不对,历史上最薄的纸藏了画也不可能如此之薄,不信你自己亲手来开一下。”

  王雪梅此时心神大乱,哪里还顾得上这掌柜的,她一把夺过掌柜的手里的工具果真亲自弄了起来。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亲自验证这真的只是一幅普普通通的画,王雪梅终于崩溃了。

  而众人也看到了这惊天的反转,不,应该说是天大的乌龙,一时场上也有些安静。

  贺长博本来还挺不满王雪梅在他铺子里大吵大闹的,他这里可是珍宝阁,不是外面的菜市场。

  但此时见她这副深受打击的模样,也不好在众人面前呵斥她,毕竟他还是要点宽厚的名声的。

  于是,开口道:“事实已如此,姑娘还是想开些的好,要是不嫌弃你这画贺某人就花一两银子买了。”

  那次听到一两银子这刺耳的价格,王雪梅哪里能接受,激动的失声道:“这可是名画,一两银子公子不会是在说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