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糖醋鱼方子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287 2021.04.03 04:25

  “郑掌柜好眼力,小女子我们的确是来卖鱼的,掌柜的能同时买下这些鱼自然是极好。

  而且,在这秋水镇谁不知道,郑掌柜你的为人是极厚道的,小女子自然是不怕你会坑我们。”

  沈见晚说得既是客气话也是实话,她上辈子是知道这飘香楼的郑掌柜是个有信誉的,这会儿才会来这与他合作。

  “哈哈哈……”

  郑元闻言再次大笑,明知道对方有拍马屁的成分,但这话却是怎么听怎么舒服,他竟然生不出一丝的反感,“好,好!姑娘就是会说话,如此我们便开始吧。”

  大家都是爽快人,沈见晚也喜欢和这样的人合作,很快的她和沈战就到了郑元提供的小厨房里,开始做起了糖醋鱼。

  杀鱼,然后去鳞,再在鱼身上划几刀好腌制的时候入味,接着腌制。

  然后将姜和蒜切好,紧跟着就开始油炸鱼。

  这一步对火候的掌控要求极高,不过沈见晚做起来却是小菜一碟。

  因为上辈子她的师父老人家最爱的就是这道甜而不腻,香鲜微酸的糖醋鱼。

  所以她炸起鱼来可谓是得心应手!

  炸鱼要等鱼炸至金黄才可以翻身,不然鱼肉容易烂。

  等炸好鱼出锅后,便又在锅里加上油,然后放入姜蒜等调佐料爆香。

  接着就是放入炸鱼,加入糖和醋,还有少量水勾芡,煮至收汁就可以出锅了!

  装盘的时候沈见晚看到有香菜便又在鱼上面撒了一些,顿时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糖醋鱼便好了!

  一旁给沈见晚生火的沈战,见沈见晚做起鱼来行云流水,心里既是自豪又是心痛。

  如果可以,他一定会让她衣食无忧,不再为了生计像今天这样这般的辛苦。

  而当沈见晚她们把糖醋鱼端出来,郑元看到这色泽诱人,酸香扑鼻的糖醋鱼眼睛都直了。

  只见红绸汤汁包裹着鱼肉,绿色的香菜相间其中,可谓是色香味俱全。

  这糖醋鱼一看就令人胃口大开,情不自禁的分泌口水,仿佛看着就已经能想象到它有多甜酸可口。

  量是他开了二十多年的酒楼,竟是差点没忍住等鱼下桌就下筷子。

  而看到郑元的表现,沈见晚心里就稳了,“郑掌柜,欢迎品尝。”

  郑元已经等沈见晚这话许久,闻言只来得及点头,就伸筷子夹了一块鱼肚子上的肉。

  鱼肉一入口,他就再次惊艳了。

  甜而不腻,香甜可口,甜中带酸,酥脆诱人。

  这口鱼肉比他想象中的还好吃,跟以往他吃的鱼都不一样。

  “好!”郑元刚品尝完一口忍不住拍桌叫好,“姑娘这糖醋鱼果然非凡,这方子郑某人买了。”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身穿黑色长袍的胖男人走进了酒楼。

  他的身后还跟着个小厮模样的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看到郑元在吃糖醋鱼,胖男人不由被吸引过来,“郑掌柜在吃什么好东西?”

  “陈老爷,您来了,这是本店正在谈的新菜品,名为糖醋鱼。说实话,郑某人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特别又这么好吃的鱼呢。”

  陈大有一看,这鱼的确见所未见。

  糖醋鱼,这又是糖又是醋的,听着就让人忍不住分泌口水了。

  而且这鱼在浓稠的汤汁中包裹着,一看就很是入味,他的这个位置甚至已经能闻到它酸甜的气息。

  陈大有一时不由食指大动,想到家中备考,茶饭不思的儿子便道:“郑掌柜,不知道能不能让老夫也吃尝尝?”

  “请!”郑元闻言很是大方的就给对方拿了一双筷子。

  陈大有见之也不客气了,夹起一筷子鱼就往嘴里送。

  这一进嘴,他的眼睛就亮了。

  “不错,不错!酸甜可口,老夫这还是第一次吃到甜的鱼。

  郑掌柜,这鱼给老夫来一条打包。哦,不,两条。”

  郑元一听客人点单就忍不住高兴,但想到这鱼的方子他还没有买下来,便又犹豫了。

  “这……实不相瞒,此鱼郑某人还正跟这位姑娘谈着合作,店里恐怕暂时还不能供应这菜。”

  “啊?这鱼是这位小姑娘做的?”

  陈大有说着看向沈见晚,见对方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不由大为惊奇。

  他还以为此鱼是个经验丰富的名厨新创的菜式呢。

  然而郑元接下来的话,肯定了他的答案。

  于是,沈见晚还没有卖菜谱,便卖出了两份糖醋鱼。

  郑元再次友情提供他的小厨房,沈见晚又做了两份糖醋鱼卖给了陈大有。

  因为没有定价,她便让对方看着给。

  最后陈大有看到,这跟前面一模一样的糖醋鱼,一挥手就极为大方的给了半两银子。

  陈大有走后,郑元便热情地上前寒暄了几句,接着就开门见山,“姑娘你们这糖醋鱼的确不错,刚刚陈老爷的反应我们也看到了,郑某人便也不说那些虚的了,这糖醋鱼我愿意用二十两银子买下来。

  不过有一个条件,姑娘你们不可以再把这菜方子卖给别家,当然在家里做着吃,只要不拿去赚钱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沈见晚本来以为这菜方子对方顶多会花个几两到十两银子买。

  没想到对方一开口便是20两银子,一时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

  有了这这银子,她们明天便能带沈母去县城看杨太医了,这又怎么能不让她激动呢!

  而对方肯一下子就开出20两的高价,可见也是个心诚的,再加上这20两银子对于她们意义非凡,所以沈见晚只微微一思量便放弃了再讲价,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既然郑掌柜是个实在人,小女子我们自然也没有意见。”

  郑元见沈见晚点头,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刚才是紧张的。

  二十两银子的确是他能给开的最高价了。

  而他之所以没有压价,除了诚心要这菜方子,也是想卖一个好给沈见晚她们。

  为什么呢,郑元表示他开酒楼二十三年,看人还是有自己的一套的。

  眼前的沈见晚和沈战,他一看就不像一般人,他算是起了结交的心思。

  最重要的是,郑元莫名的觉得,就算是自己压价,在沈见晚面前,他也讨不了太多便宜。

  所以他一开口便是实诚的价,但也担心自己看走眼,对方会坐地起价。

  如此,他不但结交不了“能人”,甚至还会连这有可能会改变店里生意的菜方子也买不到。

  好在事实证明他没有看走眼,沈见晚的确是如他所料,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并没有做出坐地起价的事。

  “哈哈哈……姑娘果真爽快人,那我们就谈谈这菜方子买卖的细节吧。”

  郑元哈哈哈大笑,接着双方便就这糖醋鱼的方子买卖商谈了起来。

  沈见晚给写下了糖醋鱼的做法,还有文书,双方确认无误后都各自签名。

  “好字,好字,原来是沈姑娘,幸会,幸会!

  之前看沈姑娘气度不凡便猜想你多半是个断文识字的,没想到姑娘的字还如此不错,真是厉害。不知这位是?”

  郑元看到沈见晚的签字后大夸了一番,接着问起了沈战。

  “郑掌柜过誉,这位是我的未婚夫沈战。”

  沈战完全没想到,沈见晚会如此介绍自己,差点没被呛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