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陈翠花登场,沈见晚虐极品婆媳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047 2021.04.09 00:10

  “敏姐儿,石头,你们看好了,我请你们看一场大戏!”

  沈见晚说着狡诈一笑,没等在厨房帮忙的她们反应过来,她便出了厨房去。

  算计好时间,等听到陈翠花和牛氏的声音到了院门口,她端起那盆脏水走到院门口便朝刚到的二人泼了过去。

  沈敏,石头跟出来,等听到是陈翠花她们打上门,两人第一反应便是脸色煞白!

  然而还没有等她们回神,她们便看到了眼前如此震惊的一幕。

  “啊!啊!啊!”

  此时,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在沈家院门口响起。

  陈翠花和牛氏正骂骂咧咧的赶到沈家外面,还没来得及大发雌威便惨遭滑铁卢,被一盘腥臭的冷水倒头一浇。

  顿时窜到头顶的火被浇灭了大半,甚至连骂人的词都卡壳想不起来了,气势更是全无了。

  只见她们惨叫着,跳脚着上窜下跳抖落着身上的脏水,活脱脱的像两只滑稽的猴子。

  那陈翠花大概六十岁左右,身高只有四尺多,花白的头发被她整整齐齐的梳到脑后挽成发髻。

  发髻上插着一根金闪闪的金簪子,耳朵上还戴着一对直径差不多有一寸的夸张金耳环,甚至手上还戴了一双金镯子,右手上还带了几个金戒指。

  这些一看便是妥妥的暴发户的姿态!

  就是身上穿的也是农家少见的绸子的对襟衣裙。

  只是她一把年纪了还穿着这玫红的颜色,露出的绣鞋上面还绣了好些艳丽的桃花,配上她脸上浓浓劣质胭脂,一看就不太像个正经的农家老太太。

  至于长相,陈翠花长着一张瓜子脸,眉毛让她修的极细,用眉笔画的弯弯的跟个假人似的。

  而嘴上让她涂了大红的口脂,双颊涂了厚厚的一层白粉。

  配上她因为年老而吊销的三角眼,塌鼻子,薄嘴唇,还有高高鼓突起的颧骨,这长相不是一般的吓人和刻薄。

  此时,因为被沈见晚泼了一盘脏水,她脸上的妆容更是糊了不少。

  一时,她那副尊容竟然是又丑又吓人又滑稽。

  “谁,谁泼老娘?”陈翠花用干枯的老手狠狠抹了几把脸,这才看清了原来是沈见晚用水泼的她。

  指着她就破口大骂,“你个死丫头片子,短命种,死瘟神,敢拿这臭水泼老娘,老婆子今天就替你那不中用的便宜娘修理你。”

  陈翠花说着便挥舞着她那长长的指甲冲沈见晚的脸扑了过来。

  班门弄斧!

  沈见晚见之一点都不急,伸手就快准狠的抓住了陈翠花的手,然后把人一推,完了嫌弃的甩了甩手。

  陈翠花后退两步才站稳身子,等反应过来自己竟被一个小辈还手,顿时大怒!

  见对方还甩手,一副嫌弃的模样,她更是感觉受到了天大侮辱,哪里还有理智。

  “你个小娘养的,没大没小的贱种!”陈翠花骂着便冲屋里大喊,“董氏你个贱蹄子,黑心肝,烂下水的贱人,你就是这样纵容着……”

  正骂得起劲,陈翠花再次感到脸上一凉,接着又是一盘腥臭的臭水兜头淋来……

  一旁的牛氏也让淋了不少,婆媳俩的怒火这会儿从头顶窜上了天空!

  原来是沈敏前面看到沈见晚冲陈翠花她们泼水。

  此时听到陈翠花骂沈母,不知道怎么的便恶向胆边生,学着沈见晚竟也端起了水井边另一盘脏水就泼向了陈翠花婆媳。

  “啊!沈敏你这个小贱蹄子,老婆子要杀了你!”陈翠花看清这回是沈敏来泼她水,火气差点把她自个都点炸了。

  一旁的牛氏见婆婆跳脚,眼睛一转顿时想到了拍马屁的办法。

  于是,她肥胖的屁股一扭,肥厚的黑手拉上陈翠花的衣袖,口中谄媚道:“娘,你别气,我这就去帮你收拾这两个丫头片子!”

  说着便狰狞着她那张也糊了一脸脂粉的大饼脸,举起肥胖的右手冲着沈见晚她们打过来。

  不长记性!

  见之沈见晚把前面刚刚鼓起勇气做了“不敬长辈”的惊涛骇浪的事,还愣在原地的沈敏往一旁轻推。

  见牛氏冲她扑过来,然后她也往旁边躲去,同时腿轻轻一勾!

  接着,牛氏便角度极为巧妙的摔到了她斜下方的陈翠花的身上。

  顿时,婆媳两人竟叠起了罗汉!

  陈翠花猝不及防让200多斤的牛氏坐到身上,腰上立马传来了咔嚓的一声。

  她疼得脸色惨白,冷汗直冒,感觉立马就能晕过去。

  “啊,疼……疼死老婆子了,牛氏你……你快死开,老婆子的腰断了!”

  陈翠花惨叫着挣扎,然而她身上的牛氏却呆愣着还反应不过来。

  眼看着陈翠花进气多出气少,沈见晚知道差不多了,便装起了好人。

  “牛氏,你还不赶紧从你婆婆身上起来,虽然你婆婆不是个东西,但杀人也是犯法的,你不会是想在我们家门前坐死你婆婆吧。

  你要弄死你婆婆也换个地方吧,换个地方我们看不见便没人管你了。”

  牛氏终于回神。

  她听到沈见晚竟然往她身上泼脏水,说她谋杀陈翠花,不由激动了。

  接着竟然挣扎着坐起来就破口大骂,完全忘了她身上还压着陈翠花。

  “你个小贱蹄子,明明是你拌的我,还往老娘身上泼脏水,识趣的你赶紧给老娘叩头认错,然后陪你们今天打伤二郎他们的银子,不然……”

  “不然你婆婆就被你坐死了!”沈见晚凉凉的帮她补充,完了一脸同情的对陈翠花道:“我说刘老婆子,你出门带儿媳妇也别带个居心叵测的呀,看她把你在这里谋杀了,这不是脏了我们沈家的地嘛。”

  牛氏终于手忙脚乱的从陈翠花身上起来,她扶陈翠花扶不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沈见晚还在那边说风凉话。

  脑子向来不灵光的她竟然一把放开了手中的陈翠花,然后指着沈见晚又要破口大骂。

  可怜的陈翠花刚刚被扶起,还没有来得及站稳便被牛氏招呼不打就放开,顿时又摔了回去。

  “牛……牛氏,你果然是故意的!”

  陈翠花终于被牛氏的蠢转移了怒火,此时的她真的打心里相信牛氏是故意整她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