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与沈战重逢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102 2021.03.23 23:54

  “狗子娘,你可知道恶意污蔑他人,特别是还涉及人命是犯了律法的?我告诉你,你今天的行为,已经让我有足够的理由把你告到镇上衙门去,到时候我保证你一顿板子和一场牢狱之灾少不了。

  哼,我现在便递帖子把你告到镇衙门去。”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狗子娘肯定觉得是在吓唬她,但沈见晚不一样,听说她可是跟镇长的千金是认识的。

  而且,他们秋水镇的镇长大人是出了名的公正严明,还特别的勤快审判各种案件。

  她一点都不怀疑,沈见晚肯定能把帖子递到镇衙门去,镇长大人也一定会审理。

  想到会有牢狱之灾,狗子娘怕了,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谁不畏惧官府!

  而且,他们今天可是要至人家于死地呢,不敢妄想对方会放过她。

  “别,别,不是我,是梅姐儿她指使我这么干的,不是我要害你。”

  狗子娘指着王雪梅大声道,为了自己能脱身,她毫不犹豫的把王雪梅给抖了出来,就是王雪梅立刻意识到不妙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此话一出,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亲耳听到是王雪梅卖通的狗子娘来污蔑沈见晚,大家伙受到的冲击还是挺大的,一时院子里炸锅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王雪梅根本来不及阻止,此刻她只觉得天翻地转,恨不得立马晕死过去,但挣扎还是要的。

  她捧着胸口一脸的不可置信,“狗子娘,你……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离间我和阿晚的感情。”

  完了上前拉住沈见晚的手,“阿晚,你一定要相信我,是狗子娘她害怕惹上官司才胡乱攀扯我的,阿晚你别上了她的当。”

  王雪梅刚碰到她,沈见晚便觉得一阵恶心,不由一把甩开她。

  “呵,王雪梅你的脸皮比我想象的还要厚,事到如今还想糊弄哪个傻子。

  我这样子告诉你吧,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是只有你一个聪明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没有,我真的没有,真的是狗子娘她胡说的,我根本就没有指使过她,阿晚你不能只相信她的一面之词!”王雪梅说着,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此时此刻,她比谁都知道这事不能认,只要她现场咬死了不认,她就有办法让这事成为过去,起码得变得有争议。

  沈见晚一眼便看穿了王雪梅的打算,但她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狗子娘,王雪梅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你有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被她指使的?

  要是没有的话你可是又多了一个污蔑他人之罪了哦,这样子你会被判得更惨的。”

  狗子娘闻言一激灵,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见她这没出息的样子,沈见晚无语了,说这人又蠢又毒都抬举了她!

  “哦,金镯子不错嘛,狗子娘想不到你还挺有钱的嘛,竟然买得起金镯子了。”沈见晚提醒道。

  之前教训对方的时候,她早就注意到了这镯子,当时她就觉得这镯子有问题。

  毕竟狗子娘所在的马家,马有根家比起全村最穷的沈家也不逞多让,可那是老鼠进了他们家米缸都哭着跑的人家。

  所以可想而见,对方突然戴这么金闪闪的镯子有多么的奇怪了。

  众人闻言看过来,果然见狗子的手上正带着一个金闪闪的镯子,只是这镯子有些薄,对于她来说也有些小罢了,所以藏在衣服里他们方才没有看见。

  而沈见晚这么一提,狗子娘露出一丝肉疼后只稍稍犹豫便摘下这个手镯指证这便是王雪梅收卖她的物证。

  巧的是王雪梅买的这镯子正是镇上富贵银铺新从县城进的新款的金包银的镯子,还是她和狗子娘一起去挑的。

  那会儿店里也只进了两只这种镯子试水,再加上是昨天才买的,店里的人肯定还认识王雪梅和狗子娘,王雪梅想抵赖都不成。

  她根本不敢和狗子娘一起去镇上富贵银铺对质。

  到了这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显然狗子娘说的都是真的。

  王二爷见王雪梅大势已去,早就心生退意,再看狗子娘爆出镯子的事,只觉身上这之前还倍给他长面子的上等绸缎长袍此时也长了刺似的。

  趁大家的注意力都狗子娘和王雪梅的身上,转身便想偷偷溜走。

  谁知道这时候,沈见晚出声了,“王二爷,您老人家这是急着上哪呀?

  咦,您身上的这绸缎衣裳也不错嘛,看还是县城妙衣阁的呢,得三两银子以上吧,我们这些泥腿子可舍不得买。”

  狗子娘听说王二爷的袍子竟要三两银子以上,浑浊的眼睛滴溜溜一转,竟是突然福至心灵的大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王二爷身上的袍子也是梅姐儿买来收买他今天把晚姐儿你沉塘的,他也是同谋,晚姐儿你不能只抓我一个呀!”

  王二爷见火还是烧到了他身上,急上火,再也顾不得装那长辈的谱了,指着狗子娘破口大骂道:“你个无知泼妇胡说八道,老头子的这衣裳可是我女婿给我买的,关梅姐儿她什么事。”

  “你女婿给你买的?我呸!谁不知你女婿家穷得叮当响,他哪来的银子给你买衣裳,糊弄傻子呢!”

  事关“生死”,此时狗子娘的脑子难得的灵光,她想凭什么都是替王雪梅她办事的,王二爷却啥事都没有。

  而且,她想只要她多供出些同谋,沈见晚对她的怒气也能分散些,就是要判刑她也能带罪立功,轻判些什么的。

  所以她指证起王二爷可谓是不遗余力!

  王二爷一听更慌了,怕再留下来夜长梦多,“老头子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说着转身又想溜号。

  谁知,一转身便看到村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院门口。

  而他的身边站着沈家的小儿子石头,后面则是被沈家大儿子搀扶着的和春堂的坐堂大夫贺大夫。

  不知道他们已经在这里站的多久。

  王二爷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王二哥,这事情还没完呢,你不留下来看完再走?”

  杨村长见之冷声道,他对这个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趁他不在来这胡作非为的王二爷实在没有一丝好感。

  这是丝毫不把他放眼里!

  而再次看到沈战,沈见晚眼泪几乎瞬间就下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