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沈见晚发威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091 2021.03.20 20:09

  王二爷见他只是稍稍引导几句,大伙的情绪便这般激动,按他既定的方向走,不由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

  一时对那给他出主意的人更多了几分高看。

  捏了捏袋子里的十两巨款,暗想这银子多半也可以袋入平安了。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在场的一个年轻女子,赶紧趁热打铁说道:

  “狗子娘说的确实是这么个理,哎,晚姐儿她怎么说也算是我们王家的小辈。

  我作为王家最高辈分的长辈,老头子今天也不能徇私,让她坏了整个村子的前程,让王家的子孙后辈成了村里的罪人呐。

  去,狗子娘和大牛家的,你们几个去给我把晚姐儿她绑出来,大石你们几个去扛沉塘的家伙事来。”

  听到王二爷竟然要真的把人沉塘,本来还情绪激动的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不少都目露迟疑与不忍。

  然而,还没等他们说话。

  这时一个身穿飘逸又颇为修身的棉布衣裙,头带银钗,一看家境就还不错的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便先一步上前。

  只见她长着柳眉杏眼,樱桃小嘴,五官还算中上,只是那略方的脸型有些破坏她的姿色。

  不过她梳了两撮长长的刘海挡住了她的脸型,如此倒是让她看起来娇小了不少,讨了个巧。

  总的来说是个清秀有余明艳不足的女子。

  此时她一副神色悲戚的样子对王二爷求情道:“二爷爷,真的要这么做吗?

  我知道,阿晚这样子做,会影响到村里的名声,让乡亲们在外面抬不起头,甚至还会影响村里年轻人的亲事。

  之前雪梅就听说过,有村里出了这种事没有及时处理,,其他人被退婚,整个村子都找不到好媳妇,女婿,读书人在外面也让人笑话的事。

  但她……她怎么都是我的亲妹妹呀,我又如何能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死了呢。”

  说到这,她便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掩面好一会才又像是下了重大的决定,放下手坚定地道:“要不,要不就让我来替她吧。

  这样既保全了村里的名声,也算是偿还了一点当年我们家对阿晚她的亏欠。”

  说完终于呜咽出声,用手捂住脸,哭得可谓是哀怨婉转动人。

  而屋里的沈见晚,再次听到王雪梅这把化成灰她都认识的声音。

  还有院子里如此熟悉的场景,终于想起来这竟然是她及笄那年所发生的场景,她被污蔑与人私会的事。

  再看屋里的摆设果然是她十五岁前还没有离开清河村,在沈家的闺房。

  窗前摆放着的那个一看就用了好些年头的梳妆台,还有墙角边的那略显破旧小衣柜。

  这些都正是小时候沈战哥哥,他第一次能独立做木工活亲手给她做的。

  而房间里除了她睡的这床,还有这梳妆台,衣柜和一把破椅子便再无长物了,一如这时候家徒四壁,风雨飘摇的沈家。

  所以,她是真的如同临死前的那把声音说的那样真的重生了,回到了她的及笄之年,回到了她还没有从沈家离开的时候?

  一时,沈见晚的心绪波涛汹涌!

  此刻外面发生的事情她记得再清楚不过了。

  可以说,这事正是上辈子她悲剧的一生的开端。

  就是现在她被污蔑与人私会,却因着昏迷没有出去解释,等人冲进来,她才醒。

  完了那会儿正发着高烧又胆小嘴笨,不知道发生什么的她哪里应付得来这样的场面,以至于再次失去了辩解的时机。

  虽然很快沈战哥哥便及时赶了回来阻止了这荒唐的沉塘,但还是没能阻止关于她私会男子的流言。

  最后这流言越传越烈,不仅伤害到了她自己,也伤到了沈家。

  上一世她就是在这时候充分地感受到了村民们的恶,后面才会在又一连串的事情后选择了离开清河村。

  想到这里,沈见晚眼睛不由带上了几分戾气,这辈子她一定不能让悲剧再重演!

  而同时不由开始仔细回忆当时都发生了什么,好想出对策来怎么应对今天的事情。

  此时,屋外的闹剧还在继续。

  在场的人本来还觉得王二爷把人沉塘有些过了。

  但听王雪梅说别处有出这种事整个村子的婚嫁前途都受影响的,一时他们的不忍又被愤怒给占据了。

  再听王雪梅说愿意替沈见晚沉塘,他们又纷纷感叹起她真是太善良了。

  看,这都能为早就离开了王家的妹妹去死呢。

  同时他们也更气愤沈见晚所做的事情,觉得就是真的要沉塘也是她。

  不知不觉中众人的思维已经让王雪梅带着跑。

  狗子娘听王雪梅这么说,更是叫喊道:“那怎么行,晚姐儿她一个破烂货哪里值得你这么做。

  而且,当……当年的事情她不也没死嘛,哪里就有让你替她去死的道理。”

  说到中间想起往事狗子娘有些心虚,那事的确是王家缺德,但说到人没死,她又理直气壮了起来。

  “狗子娘说的有理,没准她听了现在还在屋里偷笑呢,梅姐儿你可千万不能犯傻,这谁干的丑事就得沉谁的塘。”一旁的大牛家的闻言也替王雪梅她着急。

  而王二爷也在这时候一拍大腿,让狗子娘几个去把沈见晚抓出来。

  沈母刚被去搬救兵的沈敏从屋里扶出来便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大急,“哎,哎,你们……你们不能进去,晚姐儿她刚落水还发着烧呢。”

  沈见晚回过神来就听到屋外沈母与沈敏一如前世,苦苦阻止那收了王雪梅的好处如狼似虎要进屋抓她的人。

  想到上辈子沈母就是在这里被这些卑鄙的人推倒,然后腰受了伤病情加重的事,沈见晚躺不住了!

  顾不上才退了烧,还眩晕着,她急忙从床上起来。

  这一世,她一定不能让沈母再受伤!

  一定要来得及!

  一边祈祷着,沈见晚起来的非常急。

  她没有留意到她起来的那一刻,手上古朴的银镯子闪过了一抹奇异的白光!

  沈见晚开门出来,正好看到沈母挡在她门前被狗子娘狠狠一推摔向一旁这令人心惊的一幕。

  “小心!”

  她心里一提急忙伸手去扶。

  当扶住的那一刻,见沈母没有像上辈子那般狠狠摔一跤,沈见晚不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她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再次看到眼前活生生的沈母,沈见晚的视线瞬间就模糊了。

  上辈子,她再次回到沈家,那时候的沈家已经早已物是人非,家破人去。

  杨二婶告诉她,她走后,沈母天天都会让沈栋在出去干活前把她送到院门口,然后躺在椅子上望着村口的方向等着她和失踪的沈战回来,盼望着哪天能等到她们。

  然而,直到临死前她都没有等到她们两回来。

  想到这里沈见晚哭得更厉害了,心头如同有一万把刀子在绞,悔恨交织,痛得她差点呼吸不过来。

  见她哭得这般狠,被她扶到一旁椅子坐下的沈母急了。

  一把拉住她的手急声问道:“阿晚,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快跟娘说!”

  见沈母着急,沈见晚终于从悲伤中回神。

  她擦了一把眼泪,接着急忙安抚道:“娘,阿晚没事。阿晚只是这次生死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看透了一些人,长大了而已。”

  接着,没等沈母再说话,她又让还惊魂未定的沈敏照顾好沈母,然后站起来目光如电地看向那罪魁祸首。

  见沈见晚一副找人算账的模样,沈母不由再次担心地拉住她的手,“阿晚……”

  “娘别担心,阿晚可以应对。”

  看着沈见晚跟以往都不同的坚定眼神,忐忑的沈母莫名的就点头。

  沈见晚回头走向狗子娘,“是你推的我娘的对不对?”

  话落,众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咔嚓的一声,狗子娘杀猪一般的惨叫响彻这一片的天空,甚至还惊飞了院子上空的飞鸟。

  一时间,从沈见晚出场便安静下来的院子这会儿更是安静得出奇了,大家都被沈见晚的气势和这一手给唬住了。

  沈见晚则有些遗憾地暗暗摇头。

  这身体现在还是太弱了些,要是换成前世后来的她对方这手便断了。

  “疼……疼,快,快放开我……”狗子娘被沈见晚捏得冷汗直冒,感觉人都要晕过去。

  “原来你也知道疼啊,那你为什么还推我娘她,难道只有你会痛,别人摔了就不疼了吗?”沈见晚气势如虹地继续逼问。

  “我……我……”

  狗子娘哑口无言,在沈见晚惊人的气势下支支吾吾的心虚得硬是说不出第二个字来。

  觉得差不多了,沈见晚终于一把放开了对方,接着走向一旁的王雪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