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归;去

熊囍时光 独孤敏 3280 2020.01.19 22:41

  熊囍一路长大有很多黑历史,包括作弊,同样有过的举手!我就知道!

  熊囍是英语渣,基本上所有的默写都是抄回来的,抄小纸上、抄课桌下、抄手腕上,基本就是这一类。通常她都十分消极,就直接抄课本。都说老师站在那上面看得下面很清楚,她上去过是很清楚,只是有些东西还是看不那么清楚。

  人说多行不义必自毙,熊囍最严重的那次是,一次期末被分到阶梯教室考试,主要是考哪门时间太久忘了,事件经过却没忘。她把抄好的小纸条放在校服尾巴上,轻轻撩起衣服就能看见答案。别想得她有多坏,很多的时候这张小条像是定心丸,不见得她就会看,也不见得她有胆看,但是她就是准备了这张万恶的纸。然后她顺利的完成考试,离开考场,离开的时候,隔着一个座位坐了个男生,这位同学就悲催了。眼看是想不出来答案,也编不出来文字,或许他也有准备些什么东西,但是老师在熊囍离开位置以后就常驻在这位男同学不远的走道上,盯着。

  熊囍出去以后没有马上走,也不知道是等谁,还是谁也不等,就是跟也出了考场的同学闲聊。突然想起自己的小纸条!一道雷劈下来,肯定是掉了,掉在考场里的走道上!第一次她进去了,一路从门口走到位置上,进去的时候没发现,再次出来的时候,她看见了,掉在交卷子的讲台前面。

  她有想过不捡,毕竟走回去,再蹲下来捡东西,她这个人体目标太大,容易在这种安静的严肃的场合引起不适和关注。但是转念一想,万一老师们发现了呢?然后认真的核对每个人的字迹,保不准就发现了。她挺怕死的,有的事情人的处理上就是这么矛盾,就作弊这种事来讲,又不想努力,又要装成自己已经很努力,连作弊都徒然升起了一种“神圣”,太可笑。

  她一直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到收卷,她才趁着讲台上的人多了起来,混在里面把纸条捡出来。

  ——————————————————————————————————————

  益莹知道现在孩子们还小,她作为长辈不应该在心里揣测他们,但是萧霁柠不一样,在这种时候她不得不承认,她不是黎家的孩子,她迟早是要被带走的!

  待到下午,她带着孩子们向莫家告辞,莫家于礼节上还留他们晚饭。莫宇轩那双期待的眼神毫不掩饰看着这位熟悉的伯母,益莹心里却抽抽地疼,笑着婉拒。

  “改天宇轩也和家里人到我家去坐坐。”她只能这么说。

  虽然萧霁柠不留下晚饭,但是他也开心,听益莹这么说,连忙点头。

  莫秦氏秦简拉过萧霁柠的手,给了一个红锦囊,说:“这是秦姨给柠儿的,祝柠儿快高长大,越来越美。”

  “谢谢秦姨。”

  之后秦简又给了剩下的孩子没人一个锦囊,看上去无一例外,毫无差别。

  马车上黎慎迫不及待的将在莫家讨到红包打开,要放平常益莹是要喝斥,一点规矩礼仪都没有。只是今天不同,她总觉得秦简和自己一样都有所察觉,关于莫宇轩和萧霁柠,两个后辈间的那点青梅竹马之意。

  益莹微微笑,说道:“我们柠儿不拆开看看吗?”

  她点点头,还是没有动作。益莹说:“要娘跟你打开?”

  那边黎慎拆得开心,黎谨却代替了平常的母亲,在旁边念叨着弟弟没有礼节。两兄弟斗嘴,听见母亲竟然怂恿柠儿也拆红包,黎谨不懂了,黎慎却像找到最有力的武器,当即回应黎慎:“你看见了吧,妈都说可以拆。”

  黎谨歇息了,他们玩了一天本来就疲倦,母亲都说可以,那他也就没事干,可以安静一会。

  益莹接过她的红包,最先将秦简给的那个抽出来,握在手里明显感觉到里面有其他的东西,一下子心里就紧巴。莫宇轩这个孩子和他们家黎谨同年,两家人共同见证孩子们的成长,谁不知道谁的品行?两家人交好十余年,莫家是书香门第,是百年世家,本像黎家这种家世的,莫家根本看不上,但是两家的情谊一点都假不了。如今家里两个孩子也是青梅竹马,以后能够亲上加亲是最好不过,她也很喜欢莫宇轩这孩子。世事弄人啊!

  “大姨娘,你是不是累了?红包之后再看吧。”

  益莹点点头说:“你喜欢宇轩哥哥吗?”

  “喜欢啊,大家都喜欢他,特别好玩。”说着萧霁柠就笑起来,旁边本来拆红包得起劲的黎慎也附和。

  马车不久就到将军府了。

  萧原在大年初五的时候来的,黎德兴精神振兴的接待了自己这个大舅子,从商场、战场上来看,他们也是密不可分的伙伴,黎家离了萧氏的辅助是要大打折扣,萧氏却不尽然。只是萧氏做的是地下工作,也同样需要明面上的分支点,少了黎家,他们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将补回来。

  “先不忙,我要先看看孩子。”

  黎德兴点点头,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只是这一刻真的来的时候,心里头像极了莲藕,生生被掰开,筋脉还连在一起。

  萧霁柠和大家等在偏厅,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当萧原跟着黎德兴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她站起来喊了声:“舅舅。”

  “你认得我?”

  她摇摇头。

  萧原和大家打过招呼,两位长辈就将萧霁柠带走。孩子出门的那一刻益莹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是要跟着一块走。黎德兴回身看了眼妻子,益莹又坐回去,门又关上了。

  她一会都等不了,她知道萧霁柠是要走,只是孩子是她当心肝宝贝养到现在的,怎么能说带走就带走?一方面也清楚,实际上就是这样,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

  聂柔这两年嫁进来,不说对孩子们,有多疼爱,但是也是个和蔼亲切的姨娘。萧霁柠日常不是典型的淑女,也不是个十分活泼的孩子,该做的该说的都很得体,和谁都是一副有礼节的模样。见了现在益莹的神色,她也感同身受。

  两舅甥在房间里面谈,黎德兴就在放外面等着。

  萧原说:“你长大了。”

  “四岁啦。”

  “恨舅舅吗?”

  她摇摇头,她还不懂,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恨。

  “你要跟我回去了。”

  “不回来了吗?”

  “或许吧,我希望你不用再回来。”

  她已经忍不住了,满眼的眼泪,但是还没流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强忍着。

  萧原说:“家里有你娘,你们还没见过面。”

  “为什么她不和我一起在这里?这里不是我家吗?爹也在。”

  “她没有嫁给你爹,她还是萧氏的人,她也不可能嫁给其他的人,她会一直留在萧氏,一直到老死。”

  “我也会吗?”此时眼泪流了下来。

  “你不会,国内马上要打仗了,很大的仗,到时候我们会把你送走。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她哭起来,说:“那你们呢?”

  萧原没有安慰孩子,继续说:“我们要保卫国家,等到敌人都死了,我们就把你接回来。萧氏要靠你来复兴。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每个人都有,所以你要快点长大,不能再当孩子了。”

  她上前抱着萧原,有这么一点点不足为道的情愫生出,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很残忍。当初将萧挽晚带走时没有,利用萧挽晚达成和黎家的盟约时没有,从萧霁柠出生就打定主意要怎么训练这个孩子时也没有,现在孩子抱着他伤心的哭着,心里则隐隐有所愧疚。

  他拍拍孩子的脊背,说:“家里的人们都在等你回家,都会和这里的人们一样,会对你很好的。有外公、有舅妈,还有其他的舅舅和阿姨、兄弟姐妹。”

  她长到四岁,不是个粘人的孩子,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哥哥、妹妹们的不一样,但是又怎么会知道因为这意味着自己不属于黎家?她只知道大姨娘对自己很好,她很愿意待在大姨娘身边听她讲话,照顾妹妹。她知道大哥哥很爱护自己,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总是记得带她帮她。黎慎和她一般大,两个人就是彼此最好的玩伴。还有三姨娘、小妹妹,所有在黎家的人们。自己的爹总是有空了就给她讲她听不懂的事情,或许爹的意思也和舅舅一样,她不能当小孩子,必须要快长大,要懂得更多,知道更多。

  萧霁柠没有跟萧原一起走,萧原来的当天就离开了。她是过了元宵节后的一个凌晨被偷偷接走的,什么都没有带,只带了几套换洗的衣服。

  益莹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走不出来,好像一夜间整个世界都空空落落,支离破碎。聂柔将管家的事情全权接过来,每日每夜都忙得不得了,昔日常常听得见的那声“三姨娘”,仿佛时自己臆想出来的一样,可想益莹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年后孩子们的课堂又恢复了,年前约定过年的时候要去对方的家拜年,黎家时去了莫家,但是隔天莫家就带着一家回老家去,整个年莫宇轩都错过了和萧霁柠见面。这天上课堂他还特地将从老家带回来的礼物拿上,准备和黎家兄妹分享。

  “阿谨,柠儿怎么没来?”

  “嗯,她不来了。”

  “那什么时候来,是不是不舒服?”

  黎慎说:“不是的,是以后都不来了,被她舅舅接走了。”

  往日黎谨最喜欢莫宇轩这个好朋友了,但是他六岁了他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关于萧霁柠,他一点点都不想与人提起,今天他转头就离去。

  萧霁柠是第二天深夜到的萧氏,进门以后一个女人紧紧的抱着她,她像是感受到女人的伤心,也回抱住对方。女人愣了一下,没一会有温温的东西滴在她的颈窝里。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