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熊囍时光 独孤敏 4646 2020.02.04 15:13

  —————————————————————————————————

  他们出了战壕以后又钻到另一边的林子里,正式进入障碍地段。过了午时萧霁桓一行三人没有停下来,后面紧追着的是黎谨的二人组,两队人都咬紧了要分隔胜负,岂能容忍歇息。

  太阳下山前他们来到了沼泽地,二话没说就往里面蹚。

  出了战壕跑进林子,这之后黎谨和周振才发现出了他们两个人以外没有第三人。两人都没有说话,卯足力气往前赶,一定要追上!

  萧霁柠是看着前面两个人进林子以后再进去,前面就是障碍地段有些什么她一点都不清楚,但是她知道他们要往哪里去,终点的基地她去过,外面十几里有大草坡,她在大伙第一天大混战的时候用树枝编了一块仅仅可以坐上她的板子,用于在草坡上加速。只要过了草坡,再有其他的障碍也离终点不远了,那时候她不能再潜伏,必须速度制胜。

  而现在走在她前面的人就成了她的探路仪器,她不能快也不能慢,既不能被前面的人察觉,也不能让后面的人追上她,有点难,因为根本抓不好后面的人离她多远,也不能让前面的人脱离她的距离掌控。走得她又累又难受,却只能够在心里一层层坚固自己像是要瓦解的坚持。

  来到沼泽她不过是将背包顶在自己头顶上,一脚就蹚下去,刚开始泥水还只是在她的膝盖处,越往前走越深,最深的已经到她胸口下,还要分神稳住头顶的背包,不要掉下去。泥水的气味和阻力让她举步维艰,头上背上流满了汗,水泡着衣服,衣服泡着她。

  心里喊道,要快,要快,要出去,后面的人要追上来了!

  一个晚上,天亮的时候她终于从里头出来了,即便已经没多少力气,还是先将背包和板子放上岸,自己再从沼泽爬出来。一刻没有松懈,爬出来之后迅速找到隐蔽的地方将自己藏起来,这才喘上气,没有太多顾虑,她太累了,靠在背包上就睡过去。

  萧霁桓和黎谨两队在即将出沼泽地的时候还是相遇了,两边都累得不行。这种情况下竟然约定,剩下的路程公平较量,先一同休息相同的时间,之后再一起出发,看哪个队先到。可笑的是,这场实训,从一开始就是公平公正,他们却这个时候化敌为友,自己重新定义比赛。

  两边几个人都累得要死,找了个地方横七竖八的就躺在地上睡着了。

  当萧霁柠惊醒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抬头看太阳,是上午,她马上决定将背包抛弃,在这之前她将里面的刀和枪别在腰带上。食物和水一顿狂吃,今天是第六天了,他们都要在太阳下山前到达终点。本来她打算再跟一程,出了林子再说,但是以她的状态,不等她注意距离速度就被前面的人甩出去老远了。

  背着板子,看清楚指南针以后马不停蹄的赶。也不知道她是幸运的还是说,自己确实能力不够新游侥幸。前面一片荆棘,但是已经有被人砍开的痕迹,她循着痕迹不遗余力的跟着,出了荆棘丛站在大草坡上,烈日当头偏西,已然过个午时。她在丛里恨不得飞跑起来,现在站在高处以及黑点的人影已经快到高墙那边,她不在犹豫解下板子,心里头一遍祈祷,一定要坚持到滑下去啊!

  两队人从背包里拿出爬勾和绳索,一下就勾在三人高的墙上,叶韶钧先上去,好帮助后面两人。另一边的黎谨只有两人,上墙的速度自然没有三人的快,但是也没有差多少。

  叶韶钧还差一点就上到上面,这时后面传来惊呼。

  “是谁!”

  听见萧霁桓的叫声,燕方回头看了眼,还没来得及分辨,一只手就乎到自己脸上,被拍了个眼冒金星。叶韶钧上去了,萧霁柠也上去了,他什么都没想到,但是有一点,他脱口而出:“柠儿,你别跳!”

  可惜她现在只想着超过他们,一上去,还没有稳住就往下跳。跳时尽量让自己的身体贴紧墙壁,这才能减低自己因为莽撞可能造成伤害的几率。手背上的手套像坚持不住似的,一阵火辣辣传到皮肤上,下地之后顺势向前滚,她着急,第一下滚的时候左手扭到了,痛得她以为自己要当场死掉,喉咙闷着哼了一声。

  叶韶钧一声喊,将所有人都喊蒙了。他看着女孩从自己身边不带停的跳下去,心脏别说有多受刺激了,然后女孩下去一连滚出去一段距离,再看着她抱着手臂卷在地上,最后女孩回手拔出枪朝自己开了一枪。

  “嗙”一声,亚韶钧前胸升起一阵烟。

  叶韶钧说:“你们自己上来,我死了。”然后学着萧霁柠刚刚的样子,从上面跳下来。

  那边黎谨和周振已经下地往前面的负重区跑了过去,萧霁柠因为回头打了叶韶钧一枪,动作还是慢了。但是即便她一下地就去拿负重包,她也还是会慢,她太矮,腿太短了!

  负重包最边上有一个明显比其他负重包小的,萧霁柠看都没看就将自己跑到的那个背起来,这时候叶韶钧虽然被她击杀,却也跟着她背起包陪她一起跑。

  前面两个男生见到场上突然多了个女孩子都很惊讶,却没有时间去探究,很明显这个女孩子跟他们一样是参加这次实训的,如果掉以轻心,输给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真是再厚的脸皮都不够丢。

  黎谨没有多看女孩一眼,但是刚刚在墙上的时候他明明听见对面喊她叫“柠儿”,这个心底里熟悉的昵称。她长高了,长大了,和自己脑海里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他没办法对号入座。怀着满腔疑惑,他没有放松,越跑越快。

  萧霁桓带着燕方不甘示弱,背起包奋起直追,开什么玩笑,让自己输给自己妹妹?可拉倒吧!

  不过萧霁柠能够出现在这里,还算计他们,一度跑在自己前面,让他满心都是兴奋。前面的人儿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超过了。

  他一回头,想着她露出一个野性得很的笑容,却见她一脸的狼狈,脸上有痕迹,一块黑几条白,不知道是汗流下来了,还是哭出来的。

  他不能停,她还在奋力的往前跑呢!

  陪在她旁边跑的叶韶钧却知道她流泪了,但是眼睛里毅然决然的目光,让他说不出来任何话。他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加入他们的,是从草坡上吗?只是她浑身的泥土灰尘不容他忽视,扎在脑后的头发比他们男生都要脏,要凌乱,他不敢想象她是从一开始就和他们一样从林子里过来的。

  那天夜晚他们还遇上狼,六个人才将一匹落单出来觅食的狼解决掉,如果是她遇到呢?

  她越跑越慢,但是没有停,没有走路,间歇性的加快,慢下来,再加快,只是即便加快也没有快到哪里,就是浑身上下诉说着,要前进,要坚持。

  十里路,太阳要下山了,两队人基本是同时到达,黎谨更快一些。两队四个人到了以后,恨不得将身上的东西都摘下来,每个人都说不出话,就原地大喘气。萧岐在基地等着他们,见人来了马上站起来,他不是等学生也不是等儿子,是在等萧霁柠啊。

  稍微歇顺气一些以后,萧霁桓快步走到自己爹旁边,问:“爹!柠儿也来了?”

  “对。”

  “她在后面。”

  “我知道。”

  “你们怎么让她也来。我看她累得够呛。”

  “当然,六天了。”

  “什么?”

  在一边本来就心情复杂的黎谨,此时思路清晰的很,他看着前面两父子,再结合名字,已经在心里肯定了个八九不离十。

  萧霁柠坚持将旗子递交给教官,叶韶钧喊:“还不过来帮忙。”

  萧霁桓开心的过去帮妹妹将背包卸下来,嘴里说着:“你也太厉害了吧!你从林子就跟我们在一起,还没有被发现,之后你一定要跟我讲讲是怎么做到的。”

  叶韶钧自己也很累,但是后面这一段是跟着萧霁柠跑的,根本也没有用到自己的实力,见他这么啰嗦,过来一把将他推开,扶着萧霁柠就问:“怎么样?是不是很痛?”

  而萧霁柠这时候的脸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除了泥土灰尘,满脸的都是泪。她没有回答,就是泪水不断的流,太痛了!她怕一张口自己就得嚎出声来。

  萧岐早就听前面监督的士兵回来报告,知道她在高墙那边摔到手了,马上就喊了军医。走过去提着她的右手,问:“能走吗?”

  她点点头,任由自己的二舅舅拎着自己往里面走。

  后面几个少年想要跟着去,被士兵拦住。

  黎谨看着她狼狈不堪的跟着大人们进到后头的房间,他什么都做不了,刚刚看见她的脸庞他认不出来,或许是太脏了,或许也因为表情扭曲,他还是不能确定那个是自己的三妹妹。

  “霁桓,我们输了。”叶韶钧用毛巾擦着脸。

  “我现在想想都后怕,她是怎么过来的,万一那时候在林子里遇到狼的是她怎么办。”他靠在墙上,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旁边周振问:“那个女孩是谁啊,好牛啊。”

  萧霁桓勾勾嘴角哼一声,说:“我萧五的妹妹,当然厉害。不过比我都要牛就有点下不来台,这丫头也不知道给她哥留点面子。”

  他又蹲下来,将手上的毛巾握得起皱。

  黎谨走过去,问:“她是叫萧霁柠吗?”

  几个人同时看着他。

  萧霁桓眯起眼睛,这个动作他很少做,但是黎谨却觉得很熟悉,因为印象里的三妹妹经常会做这个动作,用于表达她知道对方的想法。

  “你是谁?”

  “黎谨,新丰城黎家。”

  萧霁桓知道,柠儿跟他讲过,虽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是,怎么了?”

  “你不知道我是谁?”黎谨眉头一皱。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我要见她。”

  萧霁桓将手上的毛巾扔了,站起来,眼神锐利的看着前面的人,燕方一把将他拉住,也不知道是不是担心他冲动上去打人,但是就是下意识的去拉他。

  在燕方的手里,他放轻松一些,但是嘴里没有一点放过的意思,说:“你说见就见啊?我都不能见,你凭什么就能见,凭什么我就答应你。”

  黎谨点点头,像是明白什么,又说:“我去找教官。”

  “二舅,我手是不是断了?”

  萧岐刚开始也很紧张,等着军医来给她看,看过收拾好以后,军医在外面告诉他不过是扭到筋骨,只是有点严重,骨折还不至于,之后要养一段时间。等他听完军医的汇报,回到房间里,听到外甥女这样问没绷住就笑了。

  “扭到,没骨折。回去以后就好好修养,不乱动很快就会好的。”

  她点点头,之后眼神看着萧岐。萧岐才说:“你这次做得很好,虽然有些地方鲁莽了,但是对付这群小子已经足够,你任务完成达标。”

  她才松了口气,他继续说:“等你回去要写实训报告,到时候我们再说,现在好好休息,今晚我们就住在这里,明天再回去。”

  她点头。

  目送二舅出去以后,她刚打算让人帮她躺下,困死了。就见萧岐折回来,打开门探头进来问:“有人想见你,你要见吗?”

  她以为是萧霁桓他们,就说:“见什么?这么有精力,将猎狗拉出去溜一圈可好?”

  萧岐笑起来,自己这个外甥女日常不说话而已,正经的说时有智慧有见地,像现在这样显露个性的,那一出口把人呛个半死。说:“你看看再说。”便将门拉开,让身后的黎谨露脸。

  ——————————————————————————————————————

  熊囍很好养,基本不挑吃,一般挑的了就是番茄、南瓜、苦瓜、鱼等等,还有其他一些。但是后来发现好像不是菜的问题,是煮法问题。从小番茄炒蛋她就是只吃蛋不吃番茄,那要从幼儿园说起来。

  那个年代的幼儿园即便是便宜,那也是按月收费,按比例来说,是贵的。就算是这样她生活的城市到了现在也是全国幼儿园收费排前面的地区,这几年私利幼儿园面临挑战,教育局在大力推广幼儿教育,一下子就动工开始建幼儿园,十几二十家,相信很快就为广大家庭减轻孩子的学前教育负担。

  说回来,那时候熊囍上幼儿园就有这道菜,番茄被煮的稀烂,一坨坨像那啥,自然味道也不好。那时候不单是这道菜,导致米饭和其他的菜品她也不爱吃。一个干瘦、脸黄的孩子就是这么诞生的。

  到了之后,高中时期住校,她接受了番茄炒蛋的汁,酸酸甜甜的开胃。但是她不能要求打饭阿姨只给她鸡蛋和汁,所以退而求其次,她跟阿姨说,能不能给我点汁啊?阿姨特别忙,一勺子打下来,汁已有了,可能还带一些鸡蛋和番茄,现在的话来说,四舍五入等于打了个菜,还不用钱。

  她上专业以后有的时候到别人单位见习、实习,跟着吃公司的饭堂。别人优秀的公司,饭堂也优秀,南瓜煮的像土豆一样,她也爱吃。苦瓜煲汤她也得喝,营养需要,对身体好的,她能接受,其实真的没有很难吃,但是你让她说实话,她会说也不好吃就对了。

  鱼嘛,小时候的饭量应该是她现在的三倍,只是单纯的白米饭。熊妈基本每天都会给她买鱼,也不知道是不知道吃什么,必须买条鱼,还是说真的为了她买一条鱼。然后米饭估计也没有煮的很好吃,粘粘乎乎的那种,不是说吗?小孩子的消化系统没有大人好,要吃软一些的食物,好消化。

  熊妈一开始吃饭就会给她的饭浇上鱼汁,然后她就更不吃了。

  刚染鱼本身真的不难吃,现在她长大了,有些鱼她还是吃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