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住在你的心里

熊囍时光 独孤敏 4008 2020.02.06 21:33

  熊囍读书这么多年,双十的韶华眼看没几年就要飞逝,没事做的时候还看看网文打发时间,看着故事里的主人公们或甜蜜,或虐心,但是最后总是会有一个美好、纯粹的结局,她会突发性的心痛,慌张。因为她想到了自己,到底她是怎么看待自己之后的人生的。

  节目里经常会出现“你的梦想是什么?”,她的梦想大概是做一条舒服、健康,不那么长寿的咸鱼。她对于自己这个年岁没有一位男朋友,感到可惜,但是一想到自己有一位男朋友的话,她累还是不累,就又是一个问题。她不想这个属于她的人不出现,却也不想假装自己刻意追求来的人来就是那个一种人,很矛盾。

  但是她很宅,不是说她寸步不出门,而是说她的心很难真正为了个什么人去努力。人说幸福不是等来的,是争取来的。她以前不相信一见钟情,而她现在满满的感觉到,如果那个人不能够一眼看进她的心里,她很难真心实意的去追求谁。

  又在躺在床上的时光里,想象之后她什么都没有,浪费她仅有的一副还算得上可以的脸蛋,实在心痛。在这些年华里,她什么都没有收获,就满满老去。她也不是个对蛇队有贡献的人,也没有为了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去做过什么拼搏的事情。看着手机里人物的爱恨情仇,她就觉得发慌,单单凭借脑海里天马行空的想象填不满现实的艰难。

  今年过年,熊囍和难得有年假的熊妈一起回外婆家,她成了真正的一条虫。睡醒了吃,吃了坐着发呆,看看手机,手机里也不会有人来找她聊天,她打的游戏都不热门,明明是联网,就是所谓的玩成大型单机游戏。她不是不相信在网络上能遇到理想的感情,但是很明显她真的一边心有所想,而手里的动作停溃不前,咸鱼到了极致。发好呆就躺在床上,再看手机,到了该做饭的时候,大家一边在院子里搓麻将,一边调侃熊囍不会做饭。

  她会所有生存和自理的技能,而且在自理能力上相当出息,不然她怎么在上大学以后每月500的伙食费中,过成了别人眼里的有钱人。

  哦,她有的时候也看看星座什么的,不常看,就是打开的页面里划着划着看见了就去看看。通常关于她的星座,就几句话:爱得深,却不会纠缠,一旦感情出现破裂,会爽快分手,不会给对方造成为难,剩下的难过自己默默承受。

  她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爱过还是怎么的,想象里如果自己感情出现问题,他会怎么做。她还真的会爽快放手,说再见。

  太可怕。

  她很凉薄,或许在双十年华过去之前没有遇上那个人的话,她会一边焦虑,一边为了自己要做一条更有价值的咸鱼而努力。

  ———————————————————————————————————

  到了马场,萧霁元放下几个妹妹以后就开车回去,临走前说:“晚些让家里司机接你们。”

  “没事,我让桃姐姐送我们回去就行。”

  “也可以。”转头跟另外两个妹妹说:“注意安全。”

  今天叶家郊外的马场尤为热闹,聚集了栖杭周边的几个世家子弟,公子小姐几行人。除了他们几个军校的哥们,还有县上西洋新学的女学生,冯昭钰、萧霁谣、付烨桃都是新学的学生,另外还来了几个,毕竟叶家的这个马场是开放的,只要你有身份有钱,就能来。只是这个马场就做熟人生意,也不是说你想来就来的。

  几个不太脸熟的人都是新学的学生,叶家熟。萧霁柠他们进去的时候,付烨桃正和几个同学说话聊天,付烨珉几个则坐在另一桌也谈笑风生。

  见他们进来又是一阵阵起哄,一堆人太挤了,她动作快的退到最后,她退得快,到最后像是被人挤出来的一样。

  燕方本就站在最后见她退出来,一把将她拉住,怕她看不见摔在地上。

  她抬头看着他,说:“你怕我摔跤啊。”

  他点头,拉着她又退开两步。

  她说:“五哥哥喜欢你啊。”

  他又点头,眼睛一个劲盯着她,她说什么,他连大脑都没有过滤就用行动答应着她。

  她说:“你也喜欢他。”

  他还是点头,然后脑袋像炸了一样,手同时僵住。这件事他一直以为自己还没有想清楚,他不抗拒萧霁桓对自己的亲近,甚至现在相处下来,他也习惯向对方靠拢。但是一旦刨开来说,自己到底对萧霁桓是怎么一种情愫,他就说不清道不明,或许心底深处他不想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他却轻易的在她的问话里承认了。

  她说:“你紧张好歹先把我放开吧?痛啊。”

  “啊,对不起。”

  她揉揉自己的手,笑着说:“那你要努力啊,我五哥哥是会很努力的。为了你们两个终将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他会拼命的。你,也不能退缩,也要努力。”

  他看着她,他们加上这一次,才见过四次,第三次其实也不算见面,那是实训的最后一天,他看见她,她却没有见到自己。现在三言两语就把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最大的心事秘密说了个准,还让自己承认了心扉,还说了一通和萧霁桓对他表白的内容相似的话,劝慰自己放心大胆的去守护这份感情。她才十二岁的模样啊。

  她看着他笑个不停说:“怎么,我很厉害是不是?”

  她的眼睛真的很好看,一片清澈,黑白分明,不是碎钻星辰,也不是烈日阳光,不是雨后雾帘,也不是清水繁花。

  她说:“我说了,我住在你心里。”

  关姣认出来萧霁柠是那天在服装店的女孩,那天之后几个女生虽然说不再去那家店,但是抵不住人家的款式新颖时髦,前后都偷偷的去过,后来那本引起争吵的布料册子也上架了,几个女生还各自庆幸自己没有傻到真的不再来,还定制了好几套衣服,满心欢喜。

  这次一群高门儿女在马场上见面,自然少不了大家自我介绍相互认识。打听到对方的名号之后,心里都有自己的打算,要熟交谁,要留意谁。

  十几个人几簇几簇的开始溜达、聊天、骑马。

  原本要跟着同学走的关姣回头看见萧霁柠正跟一个男生聊得开心,出于好奇她还没知道能在这也遇见的这个女孩是什么背景。

  “烨桃,那个女孩是谁啊?”

  “哦,你想认识吗?过去,我给你们介绍。”

  两个人挽着手便走过去。

  “柠儿。”

  “桃姐姐。”

  “这位是我的同学,叫关姣。她说像认识你,给你介绍一下。”

  她点点头,并没有像打招呼的意思。

  付烨桃和萧霁谣同岁,又和萧霁元又婚约,两家走得近。付烨桃虽然少见萧霁柠,但是作为萧霁元的亲姐姐萧霁欢常常对她谈及这位妹妹,从小的相处她也多少知道萧霁柠待人处事的一些态度,这一看就知道她不待见认识关姣了。

  关姣却不这么想,萧宅的名号她是知道的,其他不了解,不过盛传这家人有钱,有钱到有时候在家听到长辈们提起“萧氏”两字都要变颜色。今天她算是走运了,一下就认识了三位萧宅的兄妹。这种机会她肯定不想错过,交上关系,日后总是有用的。而且今天来的萧五少,颇有小名气,连他们的同学也听说过这号人物。

  关姣说:“你不认得我了吗?上次在服装店见过。”

  “哦,服装店人太多,我不常去。”

  一张嘴就问非所答。

  关姣有些不得劲,这小妹妹看上去也就那样,也没有什么特点,刚刚还见她对别人有说有笑,怎么自己上来了就冰冷冷的呢。

  她还想凑热乎,那边冯昭钰就来喊萧霁柠,一走近先和付烨桃打招呼,之后见她也在就说:“关学姐好。”

  “没想到冯妹妹也和叶家熟。”

  冯昭钰长得很标准的大家闺秀,在学校也是一号有才华的人物,但是毕竟差他们好几级,不足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不等冯昭钰回应对方,萧霁柠对着付烨桃就说:“先骑一步。”

  “好。”

  关姣没在她这讨到好也就跟着大家一起去挑马。

  萧霁柠、燕方和冯昭钰三个人脱离你了大部队,她一边走一边对冯昭钰说:“那种人你少接触。”

  冯昭钰回头看看那边向另一边马厩去的新学学生,回头说:“知道了。”

  她又说:“等会付烨珉他们过来了,你跟他去骑。”

  “哈?我又不是不会骑。”

  “人多热闹啊。”

  三人进去挑马,不久一阵吵杂声就打破马厩里的安宁。

  萧霁桓几步就走到燕方的身边,挨得近,手在夹缝中用力捏了捏燕方的手,惹来对方一记眼杀。

  燕方看向萧霁柠那边,萧霁桓也跟着看,问:“你什么时候认识柠儿的?”

  “校场的时候。”

  “那次校场?”

  “第一次。”

  “你怎么都没有跟我说起来过?”

  “我也不知道她是你妹妹啊。”

  “你不知道他名字?”

  “后来才知道的。”

  “那你不告诉我?”

  “没想起来。”

  萧霁桓又用力捏了他收手一下,他瞪着他。

  萧霁桓说:“以后不管我认不认识,你都要跟我讲。”

  “知道了。”

  “柠儿可厉害了,不能在她眼里耍花招,要从实招来,不然她有的是昭。”

  “什么招?”

  萧霁桓用手点了点他的心脏位置,说:“住在你的心里。”

  被他点中的地方像点了炮一样,从胸口一直炸到头顶,他都感觉鸡皮起来了。

  他转过来看着萧霁桓,说:“她知道了。”

  “知道什么?”

  然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好一会他们挑好马出来的时候,只见付烨珉带着冯昭钰在跑道上慢跑。萧霁柠和黎谨在更远的地方。

  他们两除了马厩也上马,萧霁桓说:“可怕吗?”

  燕方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他。

  他说:“我们萧氏以后的掌权人,就是这么个人物。可怕吗?”

  才反应过来是在说萧霁柠。

  燕方说:“那你觉得可怕吗?她是你妹妹。”

  “不,只有她才能担此大任。”

  她虽然经常出入校场,跟着点阅训练士兵,自己也参加锻炼,骑马时常有的事情。但是此时和以往不一样,是放松的。

  她和黎谨,兄妹两在实训基地的谈话不算愉快,这时两人谈的都是新丰城黎家的事情,时而哈哈大笑。黎谨看她就像只是妹妹长大了而已,性格行为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不说话静若处子,彬彬有礼,是个有教养的孩子。开口说话了,又能大方爽朗,和她谈天说地身心自在。

  “父亲总是觉得阿慎还小,不能参加训练。我看你都快比我强了,阿慎再不抓紧,不知道以后要落后多少倍。”

  “不着急,强行接触军队,加入军训,不见得就是好事。”

  “那你呢?你不是和他同龄,怎么你就能他就不能?”

  “因人而异,也因情况而异。不能一概同论。”

  “你现在比谁都有大道理。”

  她笑笑说:“谁说不是。”

  兄妹正聊着,叶韶钧就来了,说:“柠儿,来一局!”

  “好。”

  两人在障碍道上比了三场,最后一场叶韶钧扳回一局,回头对着她说:“就是你赢了,换成萧五我就不服气。”

  她只是笑笑。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相识的一行人已经围在道外,前两局萧霁柠赢了的时候,站在付烨珉旁边的冯昭钰把手掌都拍红了。等到叶韶钧赢一局的时候,场外反应在兄弟朋友间也很热烈。特别是几个一起长大的发小,从小萧霁柠能够做得好的都能够达到极致,而她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只要自己不擅长的,都大方承认,并虚心学习,没天赋学不好的也不为难自己。

  比试完几个男生都跃跃欲试想要再次挑战,但是她说:“如玥,我们去那边骑。”

  就把障碍道让出来给一群精力旺盛的男生。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