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不透啊

熊囍时光 独孤敏 2551 2020.02.15 22:36

  —————————————————————————————————

  “柠儿是不是来了?”

  燕方受伤之后就被他严令必须好好养伤,整个架势看上去,燕方俨然成了软禁对象。

  “嗯。”

  “怎么了?”

  他将燕方扶起来靠在床上坐着,自己则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双手放在腿上撑着头。

  看着萧霁桓,现在的他有点怕对方。他那天才刚醒,萧霁桓就像疯了一样,对他喊,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他会亲手将自己掐死,之后就一直抱着他。他一个刚醒的伤员顾不得自己疼痛,还要安抚萧霁桓,疲惫得很。

  “我被革职了。”

  两人又没话说的陷入寂静。

  萧霁柠直接将萧霁桓的职权免了,面上是说他劳累已久,给他放假,过后再恢复职权。实质上他情绪不稳定,在他要屠尽俘虏开始就不受控制,那天萧霁柠让人将他拉下去后,当天晚上就下令让他交权“休息”了。

  萧霁齐欲言又止。

  她说:“三哥哥有话说?”

  “你这样在他备受打击的时候,又革他的职。”

  “怕什么?萧氏儿女这么轻易就一蹶不振,也就不配领兵打仗。”

  “就怕他一时出不来,伤元气。”

  “哪里来的这么多顾忌。”

  “你是野蛮惯了,不知道将士心中的傲然风骨。”

  “我是不带大兵,我小仗还参与得少了?要是心里的全是儿女情长,趁早退出去,寻一处旮旯,好生过日子便好。”

  萧霁齐驳不过她,只能依照指示执行。

  收拾完土匪,萧霁齐和付烨珉带着人马回栖杭,萧霁柠代替萧霁桓带兵去他建在外面的公馆。从在战场上相见的那天起,两兄妹就没说过一句话。原本她就是带着心事出来的,艾茉莉以为换个环境,战事紧张她就不会想着冯昭钰的事情,心情会还一些,结果一件事比一件糟。

  萧霁桓的公馆他不是第一次来,在这里她也很自在,即便现在眼下和自家兄弟闹别扭,她也没有一丝见外,就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燕方跟着两兄妹回来,第一次见两个人互相不搭理谁,看得人心急。不过比起萧霁桓,萧霁柠在行为上别无异样,下车到底以后,自个就率先进到里面去,熟门熟路的吩咐吓人该干嘛干嘛。

  萧霁柠说是革了萧霁桓的职,但是她从来就不插手他军队里的事情,就是但凡他要和将士说个什么话她都必须在旁边,一切的抉择也要她的那份点头签字才能执行。

  “柠儿精神不大好。”柴阔跨坐在书房的椅子上。

  醉如雪没好气,道:“要不你出去吧,我怎么见到你我就这么的烦躁呢?”

  他们这次是五个人加上萧霁柠,一向萧霁桓顾及到小妹妹有的时候会来自己这儿,要修建的时候特地修了一间这间书房,方便她过来住的时候能在这里办公。此时就被他们四个占据着,萧霁柠自己在房间里晚饭时都没有出来。

  “最近一系列的事情好像都不是很顺利,柠儿有压力很正常。”

  柴阔说:“袁弟弟,这话不能乱说。我们什么时候不顺利了?”

  “先是转交军火的时候被抓走关起来,在准备逃走的过程中埋在江家公馆的眼线被拔了,还被反咬一口,虽然没有被江淄淮得逞,却最后结果也并没有好到哪里。之后事萧氏地下网的漏洞出了陆康这号人,事情时解决了,也说明地下网已经逐渐不再牢固,迟早是要处大事的,现在还能堵上缺口,随着局势的不稳定,简直就是窝里反预备了。”

  袁殇说完以后,大家都不再出声。那晚柴阔依旧惯例到当地的温柔乡醉生梦死,不及时行乐,谁知道明天你的命还是不是你的了?醉如雪虽然时一介女子,骨子里是个一级特务,下手狠辣,平日里不在萧霁柠身边待命,更多的时候更愿意在军营里。袁殇还在少年的年龄,比起幼年就被长辈灌输家国大业的萧霁柠,他真真是个不知愁苦的年轻人。

  “二哥回来了。”

  江踏梅一下子就从楼上房间奔下来。

  江淄淮笑着说:“你慢点。”

  江踏梅垫着脚尖,双手搂着自己二哥的脖子,一撅嘴,说:“你都多久不回来了?都不想家吗?我之前和织语到淮皇完了几天,就想家得不行。”

  江淄淮轻轻扶着自己妹妹,笑着问:“那后来呢,玩得开心吗?”

  “玩得倒是很开心。不过,要是二哥答应亲自带我去我会更开心。”

  “好,之后要回去新丰城,带你回去看看。”

  江踏梅高兴得亲了一口在二哥脸上,说:“好,太开心了。”

  着时候江母从里面出来,看得出江淄淮的五官长得和母亲很像。

  韦惠芬道:“回来啦?踏梅快从你哥身上下来,都多大的人了,一点大方得体都没有。”

  江踏梅松开搂着兄长的双手。

  “母亲。”

  “嗯。你父亲还在外头,应该快回来了。”

  “没事我稍微收拾收拾就到书房里等父亲。”

  “好,你去吧。”

  两母子的氛围谈不上熟络,也说不上事哪里生分,反正彬彬有礼,一直如此。

  看着依偎在母亲身边的妹妹,他突然就想起和自己妹妹一般大的萧霁柠,但是他从来就没有看见这个人向谁撒过娇,倒是经常对别人笑,不知道撒娇的时候是怎么样一副小女儿模样。想想又觉得有趣可笑,最近他经常想起那抹还尚是娇小的身影,仿佛在环境里他用点力,她就再也不能动弹,也哪里都去不了。

  自从上次他碰巧将萧霁柠带回自己的公馆,时间过得很快,新政府为了那次血洗列车的事情已经和他们杠上,大量的精力投入在对付陶家,大半年过去了,收获并不明显。但是陶家虽然刚开始受到挫伤,后来和虞家联姻,一合计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年关将至,江家打算联合新丰城的黎家,将把持已经沦落成倭国傀儡的新政府,成立他们自己的政权,再一网收割长河以南的土地,实现大统一。

  当时萧霁柠从荆田逃走,萧氏的人混合在其中出动的人很多,后来才知道萧氏内部出现叛徒。那么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这是他最快能够了解萧氏内部的缺口。只要找到这么一个人,萧氏也不是那么无坚不摧。

  他打算春初就北上去新丰,和黎家商议。

  霍遇找上萧氏,萧原一直在心里有预料,不过是事隔多年他却还能记得这个人,真是世事无常。

  霍遇开门见山,这是他们当年在汇雁一面之缘后落下的对对方办事作风的印记。

  “萧大人,这次,我们想清萧氏出售帮忙一间事情。”

  “霍兄,我佩服你的魄力。但是里面有多少鲁莽,不知道霍兄可自知?”

  “不管怎么样,萧大人不妨听听霍某此次前来请求的是所谓何事。”

  萧原递手向前,示意对方请讲。

  国家危难之际,现在不过还是表面的风平浪静,一触即发。局势如何萧氏十分清楚,而如今地下党还只是个无权无实的组织。多年前寻求萧氏的联手,是因为萧氏的立世目标,如若萧氏贪图权位,早就已经不是这般面目了。地下党组织要是是还民族一个完整的国家,最求发展,追求胜利,而不是占地为王,在推翻旧朝后重新再立新帝。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民族崛起才是真正的国家崛起!

  这天霍遇和萧原谈了很多,后来萧氏也和这位地下党代表了解了很多。

  萧原觉得萧氏在现世的定位和地下党不一样,但是有些事情的初衷和目标是相似和相同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