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个

熊囍时光 独孤敏 4819 2020.02.03 13:52

  ————————————————————————————————

  “等她回来,就要试着带自己的兵了。”

  “大哥,会不会太快?”

  “不会,她明年就要离开栖杭,开始接触萧氏的产业和地下网。接收兵权是迟早的事情。”

  萧岐眉间透着担忧,不过实际情况确实也到了这一步,既然萧霁柠是他们自己选的继承人,就必须经历,必须承受。

  她三天都住在军营,一大早二舅舅亲自送她到丛林边境,她要一个人进去完成这次实训,过了密林就是战壕,在那里开始夺旗枪战。军校的学生会在战壕里和她汇合,她的任务是不能让双方发现的情况下,跟大伙一样取下旗子,她不用像军校学生一样尽量多击杀对方,但是要击杀十人及以上才算过关,带上旗子进入障碍地段,再负重往基地跑,一共是六天的时间。

  “会有人跟在后面的,坚持不下去,就打开信号,我们会出现接你回去。”

  “知道了。”

  萧岐拍拍外甥女的肩膀说:“去吧。”

  教官对着整装待发的学生们,说道:“枪声一响,战争就打开,过了丛林,在战壕就是针锋相对的时刻,被击杀就是任务失败,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一声枪响所有人都不再犹豫,一起冲进林子里。

  一开始大家都很集中,有的还有说有笑,一点都不像临危受命的军人,反倒像是来郊游一样。走没有几里路,陆陆续续的就有队伍就地歇息,半天时间队伍间就被拉开距离。

  萧霁桓带着队员一刻没有停,连午饭时间都错过了,眼看就要天黑,蔡哲说:“我们找地方扎营吧,再黑一些看不清路就难办了。”

  萧霁桓原本不打算停,他打算走到明天,但是他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一个队伍,只能顾全大家的意见,今天就走到这里,开始找干爽的地方扎营。

  他们组加上燕方一共是六个人,两个人负责扎帐篷,两个人找食材,两个人找生活的柴火。他们每个人都是三天的口粮,实训一共是六天,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必须在外找吃的东西,不然根本熬不到那个时候。

  按道理应该是萧霁桓和付烨珉一起行动的,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行动起来有默契,但是他选择和燕方一起。

  他说:“燕方第一次和我们组队,我带着他培养默契。”

  两人走了一小段距离,准备看看有什么可以捕获的,充当今晚的晚餐。

  做了个小装置放在不远处,两个人就躲到一边。刚开始两个人还很认真,之后就聊起天来。

  “你紧张吗?”

  “紧张什么?”

  “这次实训,你紧张吗?”萧霁桓温他。

  “还没有什么感觉,不过你是不是心里有事?”

  萧霁桓盯着他,他也看着身边这个人。然后眼看着萧霁桓向他靠过来,亲到自己的嘴上。

  “你疯了?现在在实训。”

  “你怕什么?这里没有人。”

  他不提还好,一提燕方就想起来,这次是大伙一同进入森林,谁知道会不会在哪里冒个人出来,万一被人看见了。

  他一把将燕方的手抓住,另一只手钳住燕方的脸,用力扭过来让对方看着自己。说:“看着我。”然后用力亲过去,一阵风卷残云,亲得燕方脑袋空白,一下软在地上。

  “我会保护你,听见没有。不准害怕。”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回应的时候,不远处有动静。

  萧霁桓立马盯紧,只见有东西在他们之前布置的机关附近活动。两人集中注意力,就等着这个小东西上钩。

  她进了林子以后就没停过的前进,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这种感觉经常出现在梦里,小时候她做这种梦会惊醒,会缩进被子里让自己在恐惧的情绪中慢慢消化。现在长大了一些,这种梦还是会做,但是她不再那么害怕,就像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只能一个人的事实一样。再害怕,再无助,都不会有人来找她的,她只能自己想办法。要么驱赶噩梦,要么在噩梦中好好的活着,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让噩梦将她吞噬。

  很明显她不可能让噩梦将自己吞噬,那她就驱赶它,再不济也要好好的活着。

  在林子里走了一天跟着指南针不可能会走错方向的,天都黑下来了,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不知道是害怕天后之后,还是因为运动所致。她很累,但是她不想在林子里过夜,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她赶紧将火把准备好,然后她也不打算吃野味,就将干粮拿出来一些,一边走一边吃着东西。必须两天内走出森林,到了战壕还有一群比她强壮的男生也会在那进行枪战,她根本一点优势都没有,她只有一个人,要击杀十人,并拿到固定的旗子,才算通过第二关。精神十分紧张,走路很小心,她不能让自己粗心大意受伤。

  林子里晚上有动物走动,她怕火把惹来野兽。想到这里竟然自己笑了,什么都没有做,却被野兽吃了,这算什么事。

  将火把熄灭,停在原地慢慢的适应着漆黑的周围,她趴在地上能看清楚路,也不至于让地上的东西绊到脚,只是地上潮湿,爬出去一段路以后裤子湿了,而她一点不再意,她一个人若是现在休息太危险了,周围充满着要命的因素。

  有的时候借助火折子照一下指南针,确保自己的方向没有错。爬爬停停,累得半死,头晕脑胀,终于天亮了,蒙蒙的亮光,让她以为自己眼泛白光,心里想才一天一夜就支持不住了,这里还没有敌人,要以后怎么办?

  等到她确定天开始亮了,才找到一棵摸上去相对干燥的大树靠过去。摸出水壶喝了一大口再喝一大口,闭上眼睛自己给自己揉膝盖,爬了一整夜,裤子没有磨损,但是里面的皮肤磨损了,揉着揉着,就睡了过去。

  黎谨昨天被组员拖累了,只走了半程,今天天还没有亮他就收拾准备追赶昨天落下的路程。

  周振说:“我们已经很快了,大部分人都被我们抛在后头,不用这么赶。”

  “那他们在战场上已经被杀死了。”

  “阿谨,现在不是在战场上,我们也不是在打仗,你用得着吗?”

  “你走不走?”

  “不是。”

  不等周振说完,他背着东西就往前走。周振没办法,迅速打包好行李就追上去,同组的人也快速跟上。平日他们几个人好吃的好玩的全都没落下,毕竟年少气盛,就算是在外受苦,这点程度也不算什么,输赢还是有吸引力的。

  周振走在他旁边说:“不过说起来,昨天走在最前面的应该是萧霁桓他们几个。不过我们一样照赢不误,走得快又怎么了,最后不还是输。”

  “你说谁?”

  “萧五他们啊。”

  说来奇怪,少皇军校来到这里有一段时间,他和萧五都打过交道,但是全名是今天才知道,听着还有点耳熟。

  “加快速度,抓紧时间。”

  “去他娘的!”

  叶韶钧将手上的指南针一把砸到地上,一行人个个灰头土脸。

  昨晚遇见狼了,把他们对付得够呛,没睡好觉不说,帐篷、两人的背包都在打斗的时候损失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霁桓靠在树上笑起来。

  燕方问:“你干什么?”

  接着任鸿儒也笑起来,一个个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晚上我们还吃了兔子,可能是把狼的食物吃了,来算账。”

  “对对对。”

  “赶紧你们没有了行装就来抬狼吧。”

  接着一队人快速的前进着,他们唯一好的是,闹的时候使劲闹,学校里教官们最头痛的就是他们几个。但是一旦正经,像现在这样,每个人都是用生命来对待每一次训练和实训。特别是萧霁桓,其次是付烨珉,这和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带着和他们一块的叶韶钧几个人也蹭蹭的进步飞快,现在还加入一个本身就受生活所迫的燕方,一时间俨然无人能敌。

  中午的时候实在受不了,六个人找了地方休息。晚上没有休息好中午决定吃狼肉,完了轮流值班休息一会。

  她起来以后看阳光分辨了一下时间,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白天她好捕猎,结果布好机关却什么都没有捕到,这时候已经很饿了,便不再浪费时间,吃了干粮继续赶路。

  路上她用弹弓射了几只鸟,太阳下山之前她把小鸟烤了,依然不打算晚上停下来,她要比军校学生更早到战壕,了解地形,这样她才有把握赢一把,不然她什么都做不了很被动。

  林子原本就不大,天没亮的时候她就到了。出了林子没了树木的遮挡天上的星光照得大地发亮,她还是没有点火把,她想到自己能在这个时候出来,肯定别人也有可能出来,不能这样贸然将自己暴露了。

  提前出来的优势是可以先了解地形,军校那边,第三天没在规定的时间里从林子出来的队伍就会被淘汰,出来的队伍会在关卡教官的第二声枪声中开始战壕抢夺战。

  在天完全亮之前她基本将地形摸熟,还用随身的草纸拟定了多种抢夺路线,现在的旗子还没有投放,这要根据到达的队伍数量进行投放。

  她很专注,趴在黄土坡上画着图,要不是来的人动静太大她根本就不会发现。迅速将东西打包好,躲到下面钻回林子的边缘。即将到来的三天,她只有两个晚上的时间能利用,第一不知道成功出来的队伍有多少,人有多少。白天她暴露就太容易了,夜色可以掩护她。打定主意之后她就放轻松的找地方休息,只要等待晚上的到来就可以。

  果然是他们第一!

  一瞬间六个人像脱力了似的,但是萧霁桓说:“不能放松!”

  快速熟悉地形,几个人就找到地方坐下商量对策。

  第二队到的是黎谨他们,同样快速进入战壕熟悉地形。之后到的队伍就没有这么多时间可以熟悉地形了,到地就要集合,等待指令。

  每一组出来见到萧霁桓他们都要嘲笑几句,为了拿第一一身都是狼狈,而第二名黎谨他们没比他们晚多少却整整齐齐。

  听了周围的窃窃私语,几个人都在心里反嘲讽,如果是你们这群兔崽子遇到了他们遇到的事情还不指定有没有命站在这里说话呢。

  “阿谨你看他们,为了赢我们都拼成这个样子了。”

  黎谨观察过他们,周身都有泥巴,衣服上有的地方有破损,虽然不大但绝不是普通动作就能弄破的。应该是在林子里遇上了什么东西,最有可能的应该是狼。他再抬头看过去,那几个人却聊得热火朝天,如果真的是,这种事情落在他们队里。他看了看身边,同样聊得热烈,对比前面几人气质不一样,如果事情落在他们身上,只会更狼狈。

  分配好领地,一共是十个队伍,后面陆续通过丛林的都被取消资格,教官插好相对应的旗子后打出了第二枪。这次抢到旗子后就能离开战壕进入障碍地段,直奔负重跑区直到回到基地就算赢,整个过程都能袭击对手,只有最后能带着旗子回到终点的才算完成任务。

  一开始十个队伍在战壕里混战,对她来说难度太大。却也因为人数多在里面混战,她才能找准了机会完成了大半的目标。第一天的晚上,她干掉了五个人,摸清了自己要夺的旗子的位置。原本应该是一个队伍一个旗子,十个队伍十个旗子,多了一个却没有人发现,她在心里鄙夷了这群男生一番,还军校的学生呢。

  第二天是最艰难的,有计划有谋略的队伍在前天打了一顿仗以后都拟定出了战术,一个晚上过去了都开始强攻,这时候她混不进去,就趴在一边看,好几次熟悉的几张面孔都出现了,而她像是个没有感情的假人一样,只是在观察,现在里面的每个人都是她的敌人,每个人都是阻挡她前进的因素。观察他们每个人的动静,只要让她碰上了,绝不手下留情!

  她的旗子位于一支相对有能力的队伍的旗子旁边,看了半天她将所有旗子和队伍都对上了。她看了一天,根据旗子和队伍制定最后的路线去那自己的旗子,现在就等待着天黑,只是战壕里的人还顾及三餐,像商量好的,到饭点各个队都弱了下来,开始分食物。

  她又想,将来她带兵,有人敢这样,就将他宰了吃。看清了这些人的本性,她反而轻松了,都什么狗屎垃圾?

  趁着他们又要吃晚饭,她不管天还没有黑全就钻到战壕里,每个阵地都有人放哨,但是都懒懒散散。越靠近她越是得心应手,和昨天不一样,好几个队伍已经在混战中被全队淘汰,留下来的算是稍微有点战术,也就稍微有而已。

  迅速解决了一队只剩三个人的队伍,还要不被人发现,打中以后就赶紧跑。

  “你看清楚了吗?”

  “是个小孩?”

  “不是吧?怎么会有小孩?”

  “我看见,好像是个女孩。”

  “放屁!”

  打到九个人的时候,她差一点和萧霁桓他们撞上,巧的是当时她决定今晚不夺旗,她要等几个强队要么狗咬狗消耗掉,要么夺了旗出战壕,她再去夺,不然她很可能就被侦察掉了。

  她刚闪进小巷,萧霁桓他们就来了,还和黎谨他们正面刚。黎谨队剩四个,萧霁桓他们还是六个,两队刚下来黎谨一个人灭了对面两个人,萧霁桓他们才打了对面一个,气疯了!

  天蒙亮的时候萧霁桓队成功夺旗,出战壕的时候被潜伏打掉了一人,剩他、叶韶钧和燕方。他们组燕方其实除了格斗都是弱项,但是侦察做得好,灵敏,对周围的敏感度高,往往都是他最先发现敌人的据点,反而是狙击敌人最多的。

  虽然很早就夺旗成功,但是还要躲开敌人离开战壕,这里花的时间最多。黎谨他们夺旗没有萧霁桓他们快,但是离开战壕的时间是差不多的,前后不差五分钟,只是五分钟已经足够拉开好长一段距离了。

  萧霁柠夺旗的时候,遇上黎谨队夺旗成功转身离去,她在后面捂了一个人杀了,愉快的在那个人耳边悄悄说:“你是第十个。”

  等黎谨他们离开战壕回身才发现少了个队友,目前他们只剩两人。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