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别

熊囍时光 独孤敏 2801 2020.02.14 14:54

  ———————————————————————————————

  半个月以后,萧霁柠带着小分队回到栖杭,小分队暂时解散。

  叶韶钧要回庞城看看老爷子,队里的大部分人也在部队里有正经的职位,小分队只是每次有特殊的任务才会组织起来,由萧霁柠带队指挥,任务告一段落,就各回各位。

  到家以后,她每天都有大量的文件要看,常常看得头晕脑胀。

  “姑娘,如玥姑娘的信。”

  冯昭钰早几年就出国深造,经常会给她写信,只是就这一两年,大家慢慢长大之后,她越发的忙碌,时常不在家,冯昭钰也慢慢的写信没有以前多了。

  听见是冯昭钰的信,原本紧锁的眉头一下就松开,仿佛再艰难的世道,只要好友的来信送来,她就置身于安乐仙境般。

  迫不及待地将信拿过来,整齐的割开信封,正式又神采飞扬的开始念信,她很乐意将冯昭钰想要跟她分享的快乐与侍候自己长大的人一起分享。

  艾茉莉只是温柔的看着连月来公事繁忙的小主,今天终于眉开眼笑,就算是短暂的片刻,她也高兴看见。

  向来,冯昭钰的信都是些好玩的有趣的新鲜的,没看信她就已经先笑开来,这种效果谁都做不到。然而今天不一样,这封信的内容尤为正式,没读两句她就收声了。再看她就已经走到外面去了。

  信上说,她在大洋的彼岸爱上了一个人,萧氏养育她长大,但是这个人是个倭国人……后面她说,她不回来了。萧霁柠颤抖着手,觉得心头痛得难忍。耳边有凉风吹过,仰起头来,对着夜空张大着嘴,却喘不上气,梗在喉咙。

  她以为自己会哭,待到她浑身没有了知觉,听见艾茉莉喊她。

  “姑娘,姑娘,没事吧?出什么事了?”便过来扶着她的肩。

  一夜她都没有睡,脑海里全是她和冯昭钰相识相知的情景。初始她们就身份悬殊,但是如若冯氏没有坍塌,她们又怎么会相遇?一起读书,一起玩耍,论才华冯昭钰过犹不及。才情横溢,是他们萧氏长得最好看的女孩儿。小时候她偶尔调皮捣蛋,冯昭钰总是跟随着她,陪伴着她,整个童年成长中,她感激身边有这么一位同伴。当冯昭钰兴高采烈的告诉她,自己要去海外留学的时候,她也为对方高兴而高兴。只是她自己被束缚久了,却忘了冯昭钰和自己有本质上的区别,她是自由的。如今冯昭钰特地写信回来告诉自己,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她要放弃所有,不回来了。

  她最后还是哭了,浸湿了枕头角边。心有撕裂的感觉,和她以往任何一次的哭泣都不尽相同,像是掉进了无底洞,再也出不来了。

  有道是祸不单行,萧霁柠是相信命运的,事在人为,成事在天。

  付烨珉和萧霁桓带队去剿匪,剿得那叫一个痛快,现在各方势力都有一种归拢感,几年前还是大大小小的分布在每一方,谁有这么点本事,占个村庄也像是马上能封侯拜爵一般。之后的几年就没有这么容易了,该被收编的收编,抵抗的就一举歼灭,陆陆续续如今就形成了几大势力。长河南有叶家付家,还有像任家等附属军,长河北有江家、黎家,新政府陶家、虞家。

  这次去剿匪劝降收编,很是困难,但是年轻的将领带领的兵,干劲十足一鼓作气,虽然花了不少时间,过程却很顺利。

  近几年萧霁桓在军中已经有自己的威望,有自己的亲信,也有了自己的据点,不再常回到栖杭。萧霁柠也挺久没见过自己的这位五哥哥了,没成想这次见面也不容易。

  萧霁桓发电报请求支援,栖杭指令处收到电报时都有些不相信。之前已经来报说马上就收官了,萧氏通过情报网得到的第二手消息也确实预告着这场剿匪很快就会以胜利结束。没想到的是,这帮匪贼打定了主意要崛起,宁死不屈。这不,用尽最后的资源设计了陷阱,心高气傲的军队一脚牢牢的踩进去。

  三哥萧霁齐带了人马前去支援,萧霁柠混在里面和小分队里的五个人组成编外人员。

  对于萧霁柠在这种情况下跟着去打仗,艾茉莉反而觉得是好事,不用天天闷在房间里被事务压着,等到歇息了又胡思乱想,冯昭钰的事件恐怕是萧霁柠长大成人以来最受打击的事情了。

  萧霁桓打算半个月以内收官,顺便回一趟栖杭,他的小妹妹前段时间出任务被江淄淮抓走了,这事情他们家都知道,燕方听说后还在心里担心着,让他有一丝吃醋的意思。担心之余又想着回去之后怎么笑话她,谁成想本来可以一战功成,还等着拿这次的胜利换他爹的认可。现在虽说他有了自己的据点和自己的势力部队,但是萧岐一直说他心浮气躁干不好事情,这次的剿匪是一次重大转折,结果落到如此下场。

  物资不够,药物更不够,仗可以再打,只是受伤的人员也要及时救治,不然他这几年的艰辛就等于白费,他自己错了不能够让手下的士兵跟着他白白送命。付烨珉见他这边沦陷,物资药资都往他这边赶,但数量始终差一截,他们需要援助。

  萧霁齐也没有让自家兄弟失望,速度很快,匪贼也得瑟不久,人员和物品到位,萧霁桓用了三天就将余党打尽。如果说先前他还抱着一丝宽容,只要他们肯投降,就算不投降,他也有信心将其中有用的人才收编。而经过这一次以后他什么都不想了,手起刀落,一个都不剩,看得萧霁齐都忍不住伸手阻止。

  “你干什么?”

  “怎么?你要拦我?”

  “我没有别的意思,但是这其中有人或许会有大用处,你不闻不问就杀,不妥。”

  他冷笑道:“有能力,何须这几个贼人?”

  “你这叫有能力?你差点就带着全军死在这群你口里的贼人手上了。”

  “就是因为这样,他们一个都不能留。”

  最后他没有能杀尽,萧霁齐阻拦不了他,萧霁柠可以。

  “你干什么?”

  萧霁柠只是对着萧霁齐说:“带他下去。这里由我接管了。”

  萧霁齐喊人将他带下去。

  她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天他们中埋伏,差点萧霁桓就死了,是燕方替他挡了一枪,枪没有打到要紧部位,但是也很凶险。她是知道燕方受伤了才带人跟过来的,之前收到冯昭钰的信说不回来了,她就真切感受到分离的苦楚是这样的强烈。何况是萧霁桓和燕方,他要屠尽在场的俘虏她一点意见都没有,前提是她什么都不是。

  剩下的匪贼她吩咐人安顿好,转身去找付烨珉。

  ————————————————————————————

  熊囍从小睡眠就不好,特别是小学到中学时期,她怀疑自己长不高和睡眠不好有密切的关联。睡不好她就爱做梦,每个梦她都记得很清楚,还有一段时间里认为一个梦做了三天,现在再回想已经不记得到底是不是了,但是梦的内容她还记得。

  做梦的时候,经常会出现选择,熊囍的每个梦里她都有绝对的意识,不过梦里的主角明明是她自己,却像是电视里的主角,做梦的熊囍只能干看干着急。那个号称做了三天的梦是她从小学回家的一路上,分开了两条路,上面这条据说到学校会近一点,下面的一条会远一点,没差。

  上面的路在梦里颠荡起伏,爬上一个小坡很艰难,后面还有一辆看不见影子的车在追过来,目的是要将她带走,反正这种追赶的梦特别让人难受。她就使劲从学校门口出发往家的方向赶,一路上她都很顺利,爬得筋疲力尽终于出了这条连绵不断的小路,可以往平地上跑回家。结果脑袋里一闪而过有东西落在学校,非要回去拿补课,就出现了要选那条路。在看着这场梦的熊囍在心里说的是选下面的路,远一点,但是好歹是平路,可以跑。一转眼主角熊囍却选择了远路返回,又是一场艰辛的上下坡,一边使劲爬,一边使劲后悔。一点点激励,跑着去早就到啦!

  车追上来了,将她带走,车是她奶奶派来了,要将她带回去关起来。

  原因不知道,梦就是又荒诞,又无比真实,人们为它笑为它哭,但是你没有办法反比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