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预计

熊囍时光 独孤敏 2322 2020.01.23 20:34

  ———————————————————————————————————

  萧原走的是水路,一下船自然有当地的人手来接,马不停蹄的就出发。汇雁市聚集了海内外的贸易码头,不仅国内大鳄在争先恐后的想瓜分这里,就连海外列强也不想错过。而萧氏在其中占据的不过是个普通人的地位,但是谁又会小看他们。明面上萧氏在汇雁市最大的就是布行,因地制宜汇雁市不仅是贸易大区,过往的各式人们多得眼花缭乱,有钱有势的人也多,海外到国内的贸易通常都会经过这里,才陆续的转向内陆。所以那些西洋的布料就成了这个披着华灯外皮的城市里最受欢迎的物甚之一,萧氏还是第一手货源,接近垄断。

  一路上卢焰标都在给萧原介绍本月即将开始的拍卖会:“陶家这次是铁了心要用钱打地盘。”

  听到他这个新鲜的说法萧原转头看过去,等着他继续说。

  “表面是拍卖会,最主要的还是卖情面给倭国人。”

  卢焰标说:“他们江北现在分成两边天。”萧原点头表示他清楚,“中央政府现在就是个吃软饭的,去年年末刚刚成立的大同报纸,还没有满一年陶家就成了大同报业的最大投资人。到此如果还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说完,卢焰标就摇摇头。

  萧原接过话头说:“没有兵,但有钱。也亏他们想得出来。”

  然后卢焰标还说了些细末的事情,都是些不足为道的事情,不过萧氏行走江湖,能有今天就是他们从来不小看任何人事物。

  ———————————————————————————————————

  上学这件事,除了读书考试以外,就是创造属于自己这一届的传言、传闻、传说,高中最喜欢在宿舍做的一件事,或者说一定会做的事里,肯定有讲灵异故事的一席之地。那天晚上熊囍有点后悔自己的表述能力有那么一点出色,必讲剧目肯定有《午夜凶铃》、《咒怨》,除此以外,小时候她还听堂姐讲过《鬼娃娃花子》、《山村老尸》等等,还有就是熊囍成长在沿海地区,看过两个香港的节目叫做《奇幻潮》、《怪谈》,储备量惊人,绝对是宿舍开讲的讲师。

  现在有的人会说《午夜凶铃》和《咒怨》怎么假,怎么不恐怖,但是故事结构还是上乘的,当你认真观看的时候,它们还是能够引人入胜。

  故事一边讲,她的一个舍友就一直笑,她受不了就说,这么不恐怖我们不讲了吧?同学马上说,讲讲讲。就又继续,后来同学的反应太激烈,她停止了,说你要不要这样啊?很好笑了我讲得?同学说,我是特别害怕!越害怕,我就越想笑。

  那晚讲完故事,大家就挤着两个人睡一张床,熊囍的上铺下来和她一起睡。等到半夜她上完厕所回来,完蛋,这床都不知道是谁的了,一点缝隙都没有。

  好几天的时间过去了,那个笑得不行的同学每到关灯的时候就会说,你们听到有男人的声音吗?而当时为了攒几元钱交个电费,在宿舍的角落里屯了饮料瓶。其中一个舍友就说,你听到的可能是蟑螂成精后男人的声音。

  关于灵异的事情,当时第一天上高中,第一晚在宿舍过夜,大家都很不习惯。熊囍那时刚得到第一部手机,也睡不着,就坐在窗户边上的桌子上,够着插座充电,十点准时全体关灯,就这样大家各玩各的,安安静静。随着时间的推移,宿管阿姨来啦!也静静地路过每间宿舍的外面,而就在阿姨路过熊囍它们宿舍的时候,唉,双方都很酸爽,真的。

  ————————————————————————————————————

  萧原之所以要亲自来一趟汇雁,并不是赶趟参加拍卖会。而是一支悄然生息的组织找上门来了。

  苏茧原本是萧氏的人,然前年回到栖杭老家,向老太爷正式脱离氏族。萧氏传承就是为自由而战,所以“自由”二字,不过是向心而行,你认为哪个方向更值得去奋斗,你便去罢。但是一旦脱离氏族,你就再无瓜葛,萧氏厉害的地方还有这么一点,只要你踏出第一步,后面的一切就像从来不存在一样,后面的人给你抹得一干二净,真正让你净身出户,来去什么都带不走。

  所以当苏茧还能带人上门来找,这种事情对于萧氏来讲就是灭顶之灾!保不准他能带这么一个还会不会有第二个?那之后呢?萧氏暴露,被群起攻之,就算萧氏再厉害,敌人一旦强强联手,被斗倒是时间问题。别说强强联手,现在分天下的军阀是什么情形他们都清楚,能单方面和萧氏真正掰手腕的不是没有,即便是勉强就已经够萧氏喝一壶的。

  他们的见面地点没有什么隐蔽可言,就选在萧氏的服装公司。

  苏茧在门外等着,萧原当没看见他这个人一样直径到了里面,随后门就被关起来,里面只有两人。

  “萧总好,鄙人。”

  “直接说正题。”

  两人面对面,一时间谁也不说话。

  来人穿一身布衣长袍,没愣着多一会便撩了一下摆子,一抱拳道:“久仰萧氏大名。我是霍遇,这次来是想要请问萧氏能否助我们一臂之力!”

  两人从白天谈到黑夜,谈到凌晨,之后悄悄的将人留在公司里,等到又一个白天,营业面上已经有一些客人来往的时候,霍遇才被送走。

  “大人。”

  萧原举了手,示意不必说什么。一天一夜,他从这个人的嘴里听到了很多,似乎可行,又似乎不可行,他需要好好琢磨。萧氏基业到今日靠的不是“萧家人”,而是“萧字号”,他们的宗旨是向着心中的“自由”而战。都说现在国内外忧患重重,他们也一直在做全面爆发战争的准备,但是来的这个人所说的一番话就像一场惊雷,轰得周围稀碎。结合如今的世道,简直是异想天开,胆大妄为!

  不过,他的心底里有一丝颤动,听的过程中,他竟然跟着这个人的声音,描绘着一番革命的艰辛、艰苦、艰难,然后又忍不住想要拨开那之后的层层雾霾,看看结果。当然他的思路异常清晰,神思清醒,第一个脑海里的声音就说了,不可能!

  不可能实现的。

  第三天,卢焰标有些着急,他说:“大人,我们不将那两个人杀了吗?”

  他第一次有这种想法,就说了出来:“他们的路和我们的路,我想看看到底他们能不能成功。”

  卢焰标诧异,这话一出口,他便心头一紧。大人不是说看他们两边的路谁会成功,也不是说他两的路谁更快,而是说想看看他们会不会成功。从中的意思,或许大人从来不觉得萧氏的路会成功。

  萧原说:“将内部快速整改,该查的,该消除的,一个不能落。能有一个苏茧,就会有第二个苏茧。这次带个人来,下一次就会带枪来,你们一个一个到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做成,就活不了啦。”

  “是!”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