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快快快

熊囍时光 独孤敏 2929 2020.02.01 20:08

  ——————————————————————————————————

  小时候萧霁柠和他说过关于黎家的事情,但是他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这个在血缘上比自己更亲近的,柠儿的大哥,真正的大哥。

  少皇军校的学生到地以后被安排在长河军校的宿舍里,一道宿舍大家就哀怨连天。

  “这什么鬼地方啊,十个人挤一个房间!”

  “还破破旧旧。”

  “不会有蛇鼠蚊虫吧?”

  周振问:“阿谨,你还行吗?”

  黎谨一边整理行李,一边就要往阳台上走。

  周振又追问一句:“你要去哪里?”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他们都能够在这种环境下好好的,我怎么就不行了?”

  周振陪着他一起到外面,找到了抹布和清洁工具,打好水折返回房间开始打扫卫生。

  大早上长河军校的学生就被这批外来的同专业学生打乱了日常节奏,都去围观打听八卦,这会已经中饭时间了,上午的训练也没有好好做,饭看样子也不能好好吃。少年们都对来人充满好奇心,都想看笑话,都一腔冲动的热血无处发泄。

  “听说那群娇气的爷们嫌咱们地方简陋怨声连天。”

  一桌人嘻哈乱笑。

  “那是,人家是北方来的少爷,不是爷们,搞搞清楚好吗?”

  有一顿笑。

  “听说害怕老鼠!”

  一阵阵的,吵得萧霁桓心烦。他范爷不吃了,起身就要往外走。

  蔡哲和大家正说得开心见他要走立马拉住他问:“去哪里啊?还没吃饭呢。”

  “吃不下,你们吃。”

  付烨珉说:“不舒服吗?”

  正说着呢后面就传来骚动。

  燕方打好饭,今天饭堂多了好多人,他已经很小心的避开来往的人,但是结果还是撞到了。

  黎谨一行人好不容易将房间打扫干净到饭堂吃饭,身边的人一直在讨论什么,他没有留意,一不小心就和别人撞上,对方的饭菜全都撒在自己的身上。烫到不至于,但是黏黏糊糊的菜汁流在皮肤上让他恶心。

  有人快步上前一把将燕方推开,燕方没防备,冷不丁让人推倒在地上。他平日人缘就差,如今被人推倒,对方身上穿的明明是少皇军校的校服,即便大家都想看少皇军校这群少爷的笑话,现在对方欺负己方同学,却没有人想上前站在他这一边。

  “你哪根葱啊?走路不带眼睛啊?”

  “看他这副畏手畏脚的样子,这就是长河军校的威风啊?”

  几个人讥笑的看着他,只有一身菜汁的黎谨紧皱眉头,似乎想说什么。

  一个长河军校的学生开口了,却说:“喂,燕方,你不是很刚的吗?赶紧起来,别让我们丢脸。”

  燕方本来就是要起来的,不巧的是他起来的动作伴着这道声音同时想动,看上去就像是他听从这道命令一样。

  少皇这边又有人开口道:“哟,看来是个有实力的同学啊。怎么,有实力就能乱撞人了吗?”说完又上前推他一下。

  这边推完看人还要上前,燕方已经做好反击防卫的准备,黎谨也准备出声阻止,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去换件衣服。

  “嗷!”

  一声惨叫,那个还想上前找茬的少皇学生赶紧弯腰抱住自己的腿。

  已经做好准备的燕方也一脸茫然,只听萧霁桓横在他前面对着来人说:“哦,不好意思,你挡住路了,我只能从你身上过去,下次记得走路看路。”

  一时间两股争锋相对的气氛形成中。

  “走吧,我要回去换衣服。”

  黎谨率先转身走出去,他没想要找麻烦,身上的气味和流得满衣服都是的菜汁实在是再忍受不住。

  见时间中心的人物都走了,少皇的学生也没了嚣张的本钱,悻悻然地也跟着走了。

  萧霁桓转头看了眼燕方,什么也没说出了饭堂。

  两方少年打架的事情,学校的教官们早有预料,这个年纪热血冲动,没有外来的人时已经没少打,现在就更只多不少。多次两边学生起冲突以后,教官不得不严正重视的警告他们。

  “现在只会动拳头,毛都长齐了没?看对方不顺眼?说对方是少爷?你们有谁就不是少爷?真的想要再对方面前证明自己,麻烦你们真刀真枪的来一场!马上我们就有双方较量的实训,只要实训中赢了,那才是小赢一场。将来到了战场上,兵戎相见,还不知道谁是王谁是寇。

  “之后,还有谁私下滋事挑衅,打架斗殴,我就先废了谁。有本事你就先将我撂倒,不然一旦被发现,我就往死里整你们,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答应的都是很好的,事实上却没有,不然怎么说“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呢。

  两所军校的少年在一起训练有一段时间,当初在饭堂被少皇学生认为是个弱鸡的燕方早已用实力证明自己是能在学校里排上名次的人物。不过外形总是让人误解他,看不惯他。

  少皇的学生好几个看他不惯的都在格斗场上吃过瘪,现在见他哪都是不得劲,都卯足劲等待机会报复燕方。就算燕方平常多谨慎,总是有放松的时候,就像现在他要去洗浴了。

  几个人留意着燕方的一举一动有好几天,打听到他的作息时间,也了解过燕方在长河军校的人际关系,敢情还是个孤立无援的人,正合他们的意,这样一旦得手顾虑也没有,因为没有人会为他出头。

  埋伏在大浴房,就等着小老鼠上钩,他们好羞辱他一番,想想就禁不住嘲笑起来。

  “嘘,来了。”

  燕方按习惯摆好脸盆,开始脱衣服。后面几个人准备里应外合,先断电……

  又有人进来了。

  “你怎么现在来?”

  “怎么就许你来,我不能来吗?”萧霁桓转身和他并排站在一起,利索的将上衣脱了。

  一身的腱子肉,比小麦色稍微白一点的肤色,看着很健康。

  他转头看着同样已经脱了上衣的燕方,两人一对比,萧霁桓明显比他结实,燕方身材则更修长。

  他附在燕方的耳边说:“这里有其他人,你别说你没发觉。”

  他发觉了,在萧霁桓进来之前他已经浑身紧张起来,就等着对方发难,结果还没等到对方行动,却等来了萧霁桓。

  燕方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暗地里的人疑惑道:“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来的那个是谁?”

  “看不清太黑了。”

  “这该死的破灯。”

  屋外的人按约定时间在外面断了澡房的灯,现在里面连“该死的破灯”都没有了。

  两个本身准备洗澡的少年突然奋起,噼里啪啦的将躲在暗处的人揍了一顿,外面等着的人听见里面的惨叫声还心里偷着乐,好一阵里面只剩咿咿呀呀的声音,才发觉事情不对劲。

  “哈哈哈,太爽了!这群没脑子的。”

  两人拎着面盆跑出去老远,才气喘吁吁,一边笑一边坐在地上。

  萧霁桓拍了他一下,他赶忙揉揉被他拍打的小手臂,萧霁桓忍不了说:“你要不要这样啊?在格斗场上你从来就不礼让我,往死里揍,亏我还顾全着你的面子,让你有输有赢。现在拍一下怎么了,有这么痛吗?”

  “谁说是你让着我,我才赢你的。”

  “你不信?你不信下次我们再比比,肯定赢你。”

  他不说话。

  萧霁桓又说:“你着什么人啊,怎么走哪里都能惹是生非。”

  “我没有。”

  “没有,那他们干什么?”

  “我不知道。”

  他转过身去,侧着脸。萧霁桓才看见他脸上有刚刚打斗的擦伤,他伸手将燕方的脸撞过来,就这样两只手捧着对方,盯着他的脸看。

  燕方感觉皮肤腾的烧得慌,猛的用手出拍他的手。

  萧霁桓硬是收了他这一掌,手背上马上就一个红印子。他说:“着总行了吧,你拍回来一掌,现在乖乖的让我看一下,别再脸上留下痕迹才好。”

  他恼羞成怒说:“这一点小擦伤还能留痕迹?即使留了,我是爷们,着有什么的。”

  “不行!”

  一声喝,两人都愣在原位。

  风一吹过,被捧着脸的燕方打了个喷嚏,两人才又反应过来,从浴房跑出来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上。

  萧霁桓一把将他盆里的衣服扯过来,两三下就帮他套好,说:“真的是,多大的人了,还不好好看顾自己,还爷们。”

  “你。”

  他没理燕方,自己也快速套上衣服,说:“回去吧。”

  就自己站起来往回走,燕方赶紧从地上起来也跟上。

  没走两步,萧霁桓突然回身,抓着他的手,往他跟前一拽,燕方就扑到他怀里,刚抬头要质问对方干什么,唇就被吻住。

  两人分开以后,萧霁桓没有松开他的手,两人都像失了神一样,萧霁桓见他没有过多挣扎,便轻轻的拉着对方回了宿舍。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