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局变

熊囍时光 独孤敏 3513 2020.01.30 21:11

  —————————————————————————————

  “大哥,医药和各大贸易码头,你是什么意思?”

  其实黎德兴发电报到栖杭的时候,他没有把握萧原会真的来,从他得知萧挽晚是萧氏出身起,包括萧霁柠还在黎家的时候,他们两人见的面五个手指就能数完。除了萧原暴露给他的几条线报之外,他对萧氏一无所知,他不是没有查过,但是均被萧原亲自出来警告。

  明面上萧氏的一些大生意,他还是知道一些,例如汇雁最大的服装公司以及布料厂。至于医药的事情,他没有明确的证据,不过望眼国内现在有这个实力能无声无息的让一个无名之辈崛起,只能是萧氏。

  “你是聪明人,你觉得我想做什么?”

  “你想垄断医药,使各大军阀只有前路没有退路,这样他们就不能够轻举妄动,想开炮就开炮。”

  “你都想得明白。”

  “大哥,你有想过这样做还会造成其他后果吗?”

  “这样一旦国外列强动手,就会造成混乱,医药可能出现供给不足,国内各个据点被一一击破,最后回天乏术。”

  “你也想得很清楚。”

  萧原一派严肃地说:“那你知不知道,萧氏手里有一块金牌,是朝廷所赐?”

  黎德兴背上因高度集中,脑里思绪万千,而流满汗珠。

  萧原继续说:“现在的朝廷不过是倭国的傀儡,新政府独立出来在北边重新成立,而你们又是另一派军权。南边有新军,以汇雁为中心,又有陶之行一流掌握财政。局势可以说要多要多复杂有多复杂,那你说萧氏在这其中是什么角色?”

  简单的两句话里,已经大致说明了当下局面,各个都想占地为王,又有外患,陶之行为代表的陶家,已经用金钱和挟持旧朝皇权的倭国做了交易,表面上把持新政府的财政,里面已经溃败。现在提起小时手上有朝廷御赐的金牌,那是什么意思?就是说萧氏随时为朝廷战斗?

  “小弟不明白,难道萧氏要为旧朝卖命?”

  “如果从历史上来讲,萧氏的金牌可不止一块。我们不为任何而战,不过要让敌人从海上来,从山那边来,还不可能。萧氏能力有限,只能够挑选最值得的盟友携手奋斗,其他的一切,免谈。”

  黎德兴说:“从头到尾,黎家都不在萧氏盟友的选择范围,对不对。”

  “对,你们的位置太危险,优柔寡断,在战场上与这样的队友作战,项背不牢。”

  面对萧原的直白,黎德兴以为自己久经沙场,也见的世面开阔,不会有什么波澜。只是当对方说出自己不是良友的时候,心中还是生出了一股不忿。

  “凭什么?还没有真正的经历过,你就这样否定别人。”

  萧原只是挥挥手说:“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考虑你们的。这是事实,有的事情不能试,一旦失败就是万古深渊,我还没有能力对那些,因为我的失误跟着被葬的人们负责。所以,我不能负了他们。”

  黎德兴握紧拳头,将手藏在身后。说:“我们就没有余地?”

  “有,你守好北边,我守住南方。如若我们有朝一日在战场上碰面,我希望我们都是彼此最值得信赖的战友,能够并肩作战,而不是兵戎相见。”

  萧原离开新丰城的时候是下雨,貌似他每次来了又离开的时候,这座城市都在下雨。

  黎德兴亲自送大舅兄上车,萧原上车前,他问:“柠儿,还好吗?”

  萧原没说其他,只是点点头,便走了。

  今天是黎意萩生日,亲娘益莹长相普通只能是作风加成,让人觉得大气威严,五官比黎家将军府上的三姨太聂柔要逊色很多。这个将军府四小姐却长得有爹娘的影子外,更多的却不像双亲,越长下人们都说像极了三小姐。

  将军府的三小姐就像当年的二姨太一样,一起不复返,将军也勒令不许有关这些事的风言风语。

  益莹一早就给小女儿梳头法,一长就七岁了,柠儿也十一了,整整七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孩子,想她过得好不好,长成什么样子了,有没有想家……有的时候想得她自己肝肠寸断,心痛不已。现在自己亲女儿长大了,却越来越像心心念念的那个孩子。

  要是你姐姐还在该多好,你们两姐妹在一起该多好。

  “妈,妈?您说什么呢?我没听清楚。”

  她对着镜子,捧着小女儿的小脸蛋一顿照着看,说:“我们的小淑女啊,正在一天天长大,越来越好看。”

  “真的吗?可我看五妹妹更好看一些。”

  益莹点点头说:“是的,谁让你亲妈没有你三姨娘好看呢。”

  “谁说的,就算那是真的,我妈也是最好看的!”

  听了孩子的话,她笑着将黎意萩抱在怀里,说:“我们檬儿真懂事,嘴巴也甜,真是以后等你要出嫁,妈一定舍不得。”

  “我嫁给谁啊?”小孩子的大眼瞪得大大的,还对婚嫁不甚了解。

  “等你在长大就知道了。”

  黎家每年都给两个女孩办生日会,男孩却没有。

  黎慎说:“又是一个妹妹过生日。幸好有一个不在,不然每一年都看着他们仨留着过,我可受不了。”

  黎谨拍了拍他,他说:“知道了。”

  见两位哥哥来了,黎意萩马上过去就问:“礼物呢?礼物呢?”

  “哎呀,没有没有,烦死了。我生日也没见过你这么积极送礼物啊。”

  黎谨说:“别理你二哥哥,来生日快乐。”

  黎意萩接过礼物说:“就知道大哥哥最好,”又转过头对着黎慎“略略略。”

  “哎呀,今儿你生日,不跟你计较。”

  黎谨说:“你都多大啦,还和妹妹较劲。”

  “你看看,还说是淑女,莞儿比她好多了。”

  黎谨盯着他看,看得他一阵恶寒。

  “你看我做什么,我以后不这么说她就是了。”

  “檬儿是个有教养的孩子,长得也好,很像柠儿。”黎谨突然小声地说。

  “你是不是……”

  黎慎说:“我说了我知道了,我都快不记得,不记得柠儿长什么样了。你还记得?”

  当年萧霁柠离开黎家的时候,他八岁,已经记事了,就算是黎慎才四岁也记得自己有个要好的妹妹。一夜之间说没了就没了,除了当时的房间,什么都没有留下,时间流淌,脑海里的印象就算再深也留不住,没了陪伴的成长,再深的感情也会淡。

  小女孩过生日,这般大的上流世家的孩子都有了交好的玩伴,何况是新丰城的将军府黎家。莫家作为与黎家还是白手的时候就来往的世家,早早就带上礼物过来了。莫宇轩在孩子中的人气是一顶一,暗中各门各户的女眷都在观察着这几个正在长大成人的少年,其中莫宇轩的中标率同样是最高的。

  “轩哥哥,你来啦。”见莫家来了,益莹作为女主人就到大门去迎接客人,黎意萩也要跟着出来。脸上的高兴挡不住,但是女孩只是站在母亲的身边,有礼貌的和大家打招呼,最后才是向莫宇轩打招呼的那一句。从头到脚都是大门户教养出来的闺女样,让人看着就舒服。

  秦简笑眯眯的来拉黎意萩的手,两边才一同进去,路上就开口说:“我们檬儿是越来越好看,伯娘都等不及要看看我们檬儿长大是什么样子了。”

  益莹笑着憋了她一眼说:“才多大的孩子,你快不要将她捧杀了去。”

  “哪里能!你教得她怎样好。”

  到了里面,大人有大人的区域,孩子有孩子们活动的地方。

  “宇轩哥,你来了。”

  他笑着点点头。

  黎意萩说:“轩哥哥,你给我送什么礼物了?”

  “给。”

  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黎慎也好奇的跟在黎意萩旁边看她开礼物。

  “是一个盒子?”她拆开以后里面是一个雕刻精美的西洋盒子,好看是好看,但也没有什么特别。

  “是个音乐盒,看。”莫宇轩接过盒子,在底部上好链条,放开以后盒子就传出音乐。

  这才引得孩子们惊喜的看着,几个来得早的孩子和黎意萩一起看礼物,几个男孩自己就到院子里活动去了。

  将军府一排的落地窗正好能让大家看见前院的景象,男孩们在外面打羽毛球,好一会正在前厅的长辈都留意到这群正欲展翅的少年们的身影。

  “莫家少爷以后肯定是有出息的人才。”

  “黎大少看身姿就像李将军。”

  ……

  诸如此类的讨论有很多。

  几个少年累了,坐在一旁闲聊。

  “你说,你过年了以后就要出国?”

  “对,爷爷说想让我学医。”莫宇轩说。

  “那你的意思呢?”黎谨问。

  “我觉得还行,现在还没有想到想要做什么,在这之前到外面看看世界,也是很不错的选择。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我不去了,我要参军。”

  莫宇轩点头便是认同,说:“等我回来了,国家有需要,我也跟你一起,做你的战友。”

  几个人哈哈大笑,黎谨说:“你这么秀气,你可以吗?”

  几个人又打作一团,一边嬉笑怒骂:“你看我行不行,谁秀气还不知道呢!”

  晚宴的时候,孩子们依旧一张桌,长辈另外有桌。秦简看着孩子们亲近,和益莹说:“你看檬儿和轩哥儿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快别装蒜,我们两家的交情,我能不想着你吗。”

  “檬儿这么小,我怕配不上学成归来的轩哥儿。”

  “你这是什么话?你都不知道,为了轩哥儿这个女婿,我家门槛都快被踏平了,你可快快想好啊。”

  “轩哥儿是好苗子,当然人人都想当你们莫家的媳妇。”

  “那你呢?看不上我这儿子?檬儿呢,我看着行。”

  “你,你这个当家主母的,怎么什么话都能讲出来啊。”

  “这有什么不能讲的,我就是当你是亲姐妹才这么直白,其他人你看我正眼瞧过谁?”

  “行,等轩哥儿学成归来,没有心属的姑娘,我们就把婚订了。”

  秦简一把将她的手捞过去握着说:“你放心,我看轩哥儿也喜欢檬儿的,就是我们还小嘛。等他回来,檬儿也就刚刚好。”

  “差着六岁呢,会不会太小啊?”

  “不会,你说,是不是你嫌我们轩哥儿大了?”

  “怎么可能!我看好着呢。”

  “就是,你啊,也要好好给谨哥儿看看了,有合适的也快定下来。”

  益莹点点头。

  这顿饭算是给两家定下了一门娃娃亲。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