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织梦星辰

熊囍时光 独孤敏 4468 2020.01.05 16:00

  熊囍特别喜欢“格格”这个称呼,单纯的喜欢。对于现在很多的穿越文的看法,熊囍很小的时候就一直跟熊囍妈说道,为啥不生她在民国时期,她总是想着发国难财,总是想着大不了就是一死了之。又抬头看看她从出生起就住着的村子,现在已经是个城中村了,里头还有很多石板小巷,青砖瓦房,大祠堂。还有三皇庙,大戏台子。

  现在长大了歌单从小时候的二次元风、欧美风,到现在的古风。有一首叫做《社戏》,这又让她想到鲁迅的文章,故事到最后迅哥儿是去看戏了,大伙热热闹闹的,他却真的就是个看客了。

  时间长流里有许许多多的人物,她深知自己不是个会英勇就义的人,所以如果她到了那个时候只会是下面这个样子:

  ———————————————————————————————————————-

  皇帝被推到了,大人物开始纷纷攘攘起来,萧氏一门是前朝遗下的大族,却没有跟着遭殃,何其难得。门庭是没有以前光辉靓丽了,这都属于正常,他们手里还有一支军队,来去如何那是没人过问得了,关上门也自有他们自己的运作。

  年年岁岁在军阀间总有他们的身影,不是什么举重若轻的角色,但又让人无法忽视,想要和他们联姻的,想要窥视其中门道的大有人在,可是对外萧氏除了紧闭大门外,貌似也是日渐凋零,并没有什么要顺势崛起的迹象。

  可是大家大业前面,没点动静又怎么能够做到真正的稳如泰山?百年氏族怎么就甘心沉沦于乱世?这不是他们的宗旨,大江南北各有军阀把关,萧氏隐于其中,像撒芝麻一样,产业不要大,要多、要精!

  萧氏有一女嫡出排行第四,年少性子野,早年间就被送到大洋彼岸学修,学成而归又跟着家里跑生意,在地下隐匿身份,几年间也干出一番事业。人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不,一场酒会,饶是小女儿眼界再阔,也抵不住情慕意起。

  对方是北洋军阀的青年才将,可惜已婚。但是这年头谁没有个三妻四妾?她不怕,所谓迎难而上,最终成功登堂入室。戏剧性的是,家里的贤妻又了身孕还差两月就生产了,而她也怀着喜脉入驻。原本性子张扬,长相明媚皓齿,虽是南方人却一点儿娇艳欲滴都没有。和着人家正室也相处得很祥和。

  黎家是白手起家,是乱世中豪杰出身,上面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长辈,下面也没有氏族根基,完全是浮萍。当初以为自己在情场上得遇佳人,谁知枕边睡着的是个家厚玉偶。

  萧氏装成商贾,实质上布防全城,届时黎家也已经是一方勇士,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假以时日无人阻拦,那就不是今日可以比拟,但是此时未到啊。萧氏大哥一派文质彬彬携不少珍贵之礼上门,其他人认出来是南方一带的行商人“萧氏”,不久便都知道黎家搭上了钱财路,要以钱财之力混迹乱世,甚是惹了很多人的白眼与不屑。

  萧原是萧氏嫡系长子,是萧挽晚的亲大哥,更是现下家里三支军队中,前锋军的将军。这行更有家里的三审四姨,其余叔叔伯伯没来,但是心中对于四侄女的任性多少有些怨怼。毕竟是萧家的大小姐,叔伯没来,婶姨来了,一番情真意切的问候,又是体己话私房话。

  益莹是黎家正妻当家主母,已经顺利生产三个月了,早就出了月子,从萧挽晚来到黎家,尽管还没有正式入门,但两人相处得亲如姐妹,也早早的与大人商量,什么时候去拜访挽晚家,好正式提亲迎娶才是。本来是等着挽晚先顺利生产之后再说,但是觉得不妥,他们黎家还没到权利遮天,周围崛起的名姓也不只是他们一家,更何况比他们更甚的大有人在。如此他们更应该在细微处做得妥当规矩才是。不过还没等他们动身,女方家门就先来了。

  萧原开门见山的和萧挽晚说起,她不能外嫁,现在搞成这样子她回去也不能再另嫁他人了。萧挽晚硬气,她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不嫁便不嫁。

  “你以为就你有烈性子?你知不知道家里如何立于今天。”

  “我不知道,但是你们放心,我也没想过我能逍遥。等孩子出生了,我自然跟你们回去。”

  “你这又是何苦?明知道不可能,却又偏偏这样做!”

  “哥,萧氏儿女是自由而战,不是乱世求全。婚嫁而已,还不如爱恨一遍。”

  “好,爱恨一遍。”

  自此黎家也知道自己家来了一尊什么菩萨。

  黎德兴的名字好,德兴。他是真爱萧挽晚,只是在他们最后几个月的相处中,这份爱没能支持他们甜蜜到道别。“萧氏”的传说很久之前就有了,等到他认真的去了解,发现自己根本不算什么,就连强权如山东军阀各家,也不能随便拎起萧氏一根毫毛,那些才是真正能立于现世,角逐未来的长枪。

  即便萧挽晚不能与黎德兴结为连理,萧氏还是认这个女婿的,在生意场上,在军报上,都帮忙了许多,让黎家迅速的在资产上壮大。此刻黎德兴才真正的感受到这传说中的门阀,到底为什么让人久久流传,如若这一门不是闭门行事,恐怕局面不是现在这般混乱,而是他们想怎么混乱就怎么混乱,无解。

  ———————————————————————————————————————

  熊囍脑海里有着很多豪言壮阔的故事场景,她很喜欢的一个作者是这么介绍自己的:生于金牛座,天象是“织梦者”的那一天。

  她知道自己很平凡,心里又有很多的靡想,却书写不起。总是觉得自己是在虚度光阴,心里也会生出焦虑,十几二十岁的女生,自己给自己定义有着中年危机的女大学生,简直操碎了心。但是又没有实际行动,既然别人有天赋是在织梦者那天降生的,那她就是在危机中苦苦挣扎生存的青年。故事还没完:

  ———————————————————————————————————————

  益莹这次是第二次生产了,她还有个三岁大的儿子,这一次又是儿子,家里的人都说她好福气,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儿子总是靠得住,从家业到事业都如此。大儿子见生出来的是个弟弟,也不跟萧挽晚客气,一天到晚的要求生个妹妹。

  益莹和萧挽晚在不知道对方身世的时候相处是真的不分彼此,后来就不一样了,萧氏是怎么样的大家族她不了解,但是从丈夫的处事态度中,就知道萧氏肯定不是简单的达官贵人。听着大儿子童言无忌的说让二娘生妹妹,她生怕萧挽晚心里不高兴,忙将孩子拉过来,说:“傻孩子,谁能决定是男孩女孩?”

  黎谨说:“二娘可以,二娘说,生了妹妹,小娃娃就是我的的宝啦。”

  益莹无语:“这,这……”

  萧挽晚在一边说:“你不必紧张,我用不着孩子,家里都是男孩,有个女孩不是更好?儿女双全的。”

  益莹没办法只能点点头,在日常上更贴心照顾她。

  随后萧挽晚生了个女娃娃,彼时道上却刀光剑影起来,西洋人、日本人等等,进驻到曾经是天朝上国的土地上。萧氏没顾上她刚生产完是不是安稳,就要将她接走。

  “再等等!孩子刚出生,还没满月。”

  “不能等了,你以为家里就很平静?国家动荡,安能置身世外?”

  “那总不能让个刚落下的娃娃去拼命吧?”

  “孩子留在这。”

  “不行!是我的孩子,我不能让她这么一点点就流落在外,我是她娘!”

  “你听我说!孩子暂时留在黎家,他们会好好照顾孩子的,我也会留人在这守着,保证不出分毫意外。但是你不能留在外面,萧氏不能在乱世留有漏洞待他人发现。”

  “你的意思是,孩子不是萧氏的是不是,你们不管她的生死。”

  萧原说:“她也是黎家的骨肉,他们应该但这个责任。”

  “你们不能这样对她!”

  “之后会回来接她的!”

  暴雨雷鸣中,还有萧挽晚的狂哭,婴孩就着三岁男孩的怀里睡过去,并不知道这一晚上身边的这些大人,她的骨肉之亲们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萧挽晚被扭送上车,黎德兴在营地中第一次和萧氏联盟,留守家中的益莹看着被带上车的萧挽晚十指深陷手掌里,浑身发抖。隐隐感觉到即将是场大变,天要塌,地要崩,山要倒!就这么直直的站在大门边上,憋出了一脸的泪水,止不住啊。

  ———————————————————————————————————————

  起初熊囍也是住在寝室里的,家里空灵,到学校里感受集体生活也未尝不是一件什么事,但是一般寝室有的事情她都遇到了。偷窃大概是所有普通寝室事件里的前三名吧,而她们寝室的偷窃事件简直是神奇得不得了,她也没想到有一天事情的演变里,自己就成了那个嫌疑人。

  当大家准备小长假回家的时候,隔壁的一个寝室没有锁门,是不是很难理解。大包小包的行李整装待发,就等着各班老师说放假,之后就集体回家去。结果到了下午所管阿姨找上门来了,走到里面指着挂在晾衣杆上的一条裙子说,请这位同学来一下宿管室。之后副班长就跟着宿管阿姨下去了。

  整层楼都震惊了,传闻这个没锁门的寝室里的行李全被从楼上扔下去了,刚好下面就是垃圾堆,巧吧。这还不算,里头的东西还被分散着都丢了,一个行李里的衣服在几个垃圾堆都有踪影。什么钱财卡片统统不见了。

  事情的最后当然就是请家长什么的,最后的结论是说,这位同学并不是偷东西,是心里压力太大搞出来的一场恶作剧,神经病恶作剧。

  事件到这里熊囍突然间想起自己上大学后的第一部手机,当时落在课室,只告诉了这位副班。最后肯定是手机没了呗,导致用了挺长一段时间小灵通。当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就是这人干的,熊囍也没有十分在意,手机被偷没了怪谁,谁都怪不着。后来网上出现了这么一个现象,当人在网上被人骗了以后,大家开始去嘲笑被骗的人。有正义的言论表示,被骗后大家不去责罚骗人者,却无情的嘲笑受骗人。也让人深思。但是事件百态,有这么多的正义,北极熊就不会无家可归了。

  事情过后,寝室后来还是有大的小的丢钱事故,真是无独有偶!熊囍的这段时间是真的穷,穷到跟着几个人合起来的钱刚好买10块钱3斤的皇帝柑,一份。然后回去一起吃皇帝柑。又是一个小长假,她决定和同学一起回家,准备了几十块的车费,周身下来,就剩着几十块了!同学给了她三百块,约着下午下课去买车票。

  下午她先揣着这钱回宿舍洗澡,忘了当时是个什么情景了,按后来她们说就是事情发生的时候就只有她和那个已经不是副班的同学在宿舍,她们两是最有嫌疑的人。

  又回来,洗好澡她和同学一路说说笑笑出发去买车票,兴高采烈的打开包包。这时笑容真的可以说是定在原定一动不动来形容。

  “没了。”

  “什么没了?”

  “钱,没了。”

  “怎么回事!”

  同学急啊,能不急吗?那是她的钱,她的!

  两人急得都向旁边的男同学借钱了,神特么别人哪能借她们钱。很后来,据一位在学生会活动的同学说,那位男同学其实认得她们是哪个班的,但是他不认识人,就没借钱。

  借钱失败之后,同学突然定住了,拿出手机老神在在的打了个电话,内容是这样:“你们把钱送回来吧。是,我知道。是我的。是我给她的。你们先送回来。”

  过程中熊囍看得出来同学跟对面交流得也是很吃力,显然对方不想接受这个事实,还要把钱给送回来。最后她们只能返回去学校大门去接钱。到这里熊囍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一路走一路上同学说,她们寝室有人不见了钱,刚好三百块,发现不见钱的时候寝室里就有她和那个前副班,而她在洗澡。她们就偷偷看熊囍的包,一看不得了,三百块不是正好躺在里面吗?就直接从里面把钱拿走了,还跟其他一些同学说了,不然这同学又是怎么知道的?

  之前就说熊囍情商不高,那位不见了钱的同学大概是跟几个要好的人哭过了,而熊囍这位无端端也受了天大委屈的人却只是心里拔凉而已,哭不出来。真的哭了跟没哭的差别真的很大,至少人们都有恻隐之心,要不然往年流行的剧目里,奸角往往能搞得男女主误会连天?

  事情的最后,熊囍都回到家了还收到一条隐喻的信息,大概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不见钱的同学发这样一条信息就是为了说“你就是偷我钱的人”,她当即回了信息,说,这么大一件事,你误会我了也不跟我解释究竟发生什么了,现在发这个信息不就是还是认定是我偷了你的钱吗?

  人家就回信息说了,我是给寝室里每个成员都发了信息的,我不见了钱大家也没有一个站出来给我解释啊。

  是啊,时尚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谁又能给谁解释?但是,这件事情熊囍还是觉得自己被欺负了。

  她情商不行,那就不行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