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情势

熊囍时光 独孤敏 2553 2020.01.26 17:25

  —————————————————————————————————

  黎德兴到外地几个月,今儿个终于回来啦,益莹和聂柔都等在大厅里,大门那刚有汽车的身影,大厅里的两位夫人就等不及纷纷站起来。

  聂柔见她神色急切就说:“要到外面去迎接吗?”

  “不用,就在这等着就行。”

  “我看你都等不及了。”

  益莹瞟了她一眼说:“怎么像在说你自己啊?”

  大门已经进来人了,黎德兴穿着皮大衣,后头跟着士兵,各个手里都拿着东西,还有府里到外面帮忙抬东西的下人。

  聂柔说:“他怎么出门一趟带这么多东西回来啊?”

  “他没给你带女人就偷着笑吧。”

  聂柔不干了,拍了她一下说:“他也是你丈夫,怎么的?带女人回来你不闹心?”

  益莹没回应,只是笑着回身也拍拍她。

  “你们两个怎么都不在外面接我?”黎德兴高兴的和两位夫人见礼。

  首先是益莹上前给他把外套脱下来,双手捏捏他,又左右看看,才说:“你这不是好好的一个人吗?哪里要到外面接。”

  两夫妻相视一笑,之后才转身去抱抱自己的三姨太,再在对方脸上大大的亲一口。

  聂柔一下不好意思说:“你稳重点。”

  “我哪里不稳重?”他转头问益莹:“夫人,我不稳重了吗?”

  益莹只顾自己一个人在旁边笑。

  等大家把东西都放下来,两位夫人才问道:“你出去一回怎么这次带回来这么多东西啊?”

  他吩咐下人将东西先放着,三人坐在一起将这次去汇雁的一些事情说了。

  晚饭后黎德兴和益莹到书房。

  “我见到了萧原大哥。”

  突然间听到这个名字,让益莹心头一紧。

  黎德兴说:“看上去身体很好。”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在等什么,他说:“在场的人好像都不认识他,隔着挺远的,我看见他过去和陶之行说话,没一会就走开了,看样子连陶家也不知道萧氏的踪迹。”

  益莹不想听这些,忍不住打断道:“那你有没有过去,和他说上话?”

  “没有,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我都不能在这样的场景和一个没有身份的人交流,会引起关注。”她软软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我知道,你想念孩子。我们都相信柠儿在萧氏过得很好,他们会比我们好一百倍。”

  “你闭嘴。不会的,谁都不会比我们更好。他们当初狠心的将孩子留在这里,就注定不会比我们好!”

  “行行行,你别动气。”

  她倚在丈夫的怀里,再也忍不住眼泪,这孩子在她心里就像一根针,不动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一旦有触动便痛成一团。

  “你说什么?”

  “我说,让冯昭钰当柠儿的替身。”

  萧原回来以后先去校场,再去了指令处,回到萧宅就听闻四妹在书房等他,没成想到竟然能听到这种话。

  “你说的这个冯昭钰,是二弟媳妇冯家的小女儿吧。”

  “对。”

  “你也不会是那种随便提议的人,说说为什么。”

  “这几个月,如玥都跟在柠儿身边。除了我教的生意经,无论是上学堂,还是上账房,就连平常做功课,柠儿看报纸,他们两都能讨论上。后来我也去观察留意过,陕安斜桥冯氏,果然是有文化底蕴的,才几岁的孩子见解犀利,加以培养将来定能有作为。”

  他先疑惑的看看她,萧挽晚说:“这是小名,如玥。”

  “你当真这么认为?加以培养,会有大作为。”

  “我不能一口认定她会有大作为,但是必定是个有用之才。”

  “她的才华,就是给柠儿当替身。”

  “大哥,你什么意思?当柠儿的替身,委屈她了?”她从椅子上站起里,紧了紧披肩,走到窗前。外头涨势阳光普照。

  “我没有什么意思,但是你让一个外族人,当你女儿替身。”

  萧挽晚抱住双臂,把握紧的拳头藏在臂弯里。

  ———————————————————————————————————

  和上次在桌上找不到牙签,打着电话找电话一样。奇奇怪怪的事情还有下集,例如开瓶盖,各种酱的盖子,死都开不开,换一个人结果开了。开宿舍灯,几个人一起回来,开了一遍已经断定灯泡坏了,但是时间太晚只能明天换一个的时候,最后一个同学回来了,说,为什么乌漆麻黑的不开灯。别人还没有来得及说,灯坏了。灯就被打开了。

  熊囍是晚上七点晚自修,因为新闻联播是七点钟开始。她在琴楼的角落里选了房间进去自我放纵,还有半小时左右就晚自修了,她也发泄得差不多,一开门????开不开了,悲剧的是,她在很角落,眼睁睁开着好几个急冲冲离去的身影,却没有人听到她用的拍打们的声音和很破喉咙的叫声。

  时间太急,她本来是想打电话已经来不及的,如果同学都在课室里的话。不过现实太让人绝望,琴房里的灯打不开,就是说,如果她出不去,就只能在黑暗里度过,琴楼旁边是荒凉的小山坡,加之很多的校园传说,熊囍就算不是特别胆小也经不起这样慢慢无边的折磨啊!

  她还是掏出小灵通拨了一个号码,一遍解释自己的遭遇,一边手舞足蹈,想人就在跟前,她做的这些对方都能看得见。过程中有一个身影路过,这次人没有走远听见声音就往熊囍这边过来。她赶紧盖上电话,向门外的同学求救,这位好心的同学刚开始以为们会怎么难开,结果正常的就打开了,整个人和门都往里面扑。

  熊囍一把将对方拽住,然后一起离开。

  中学时期学校对学生美发抓得很严谨,高中的时候熊囍留了一头长发,大学之前除了军训,她都没有主动尝试过短头发。所以她勇敢的在初中军训时剪了她第一次短发,丑成什么程度她真的没有留意,那时候的爱美之心没有现在强,那时候也不长痘,那时候也没有黑眼圈粗毛孔。不是说现在就有了,而是现在会在意,以前不留意。所以那天熊囍妈给她看了一张从小叔公那里发过来的旧照片,她就当自己瞎了,狮子头时又些夸张,但就是那一类,丑得她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从小就好看。

  后来的时光里,她就一直是长发。然后学生会的同学来了,给每个同学做烫发、染发的突击检查。因为如果你告诉大家今天会检查头发,那你就会提前将头发用夹发板拉直,逃过一次检查扣分。而熊囍没有这种苦恼,但是有另一种苦恼,她自然卷。

  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然卷,她是结合本身的微卷和长期扎包包头的关系导致的大卷发,这种情况最明显的时候就是刚洗过头,头发干了以后。这天她就是这么巧啊,等大家都放下头发接受检查的时候,学生会拉着她非说要扣她分,她冤枉得要死!又是这么巧啊,从来不坐阵的班主任来了!她说,老师,他们说我电头发。班主任根本不想理她,他不过是今天轮到他晚值班,经过自己的班级而已,你们看“经过”、“而已”,跟别的班主任不是同一个系列。被拉住在门口的班主任很无奈,熊囍看得出他赶时间,他只能问:“那你烫了吗?”

  她肯定说没有啊!这个时候班主任真的不想再在学生堆里参合了,进班去登记人数之类。学生会的同学见人主班来了,十分卖面子,说,那我们先登记,你赶紧将头发整好,过几天我们再来。

  就这样过关了一次,是的啊,这种事情一直到很久之后她开始掉头发,才消除别人对她头发是自然卷的认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