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有劲

熊囍时光 独孤敏 5129 2020.02.07 22:37

  ——————————————————————————————————

  萧霁柠将冯昭钰带走了,付烨珉则跟大伙赛马,倒是叶韶钧跟了出来。

  “累了,跟你们溜达溜达,放松一下。”

  萧霁柠一眼就看到萧霁桓,他原本是和燕方两人遛着的,然后就来了两位女生,说请他们教骑马。事实上两个女生就只缠着萧霁桓,将名不见经传的燕方甩在后面,萧霁桓一度又无奈又烦躁。碍于教养他虽然态度敷衍,却也没有真的驱逐两位女生。

  冯昭钰说:“那不是关学姐吗?”

  萧霁柠没有接话,反而看了眼跟在她们旁边的叶韶钧,只见他也饶有兴趣的看着前面,大有等会调侃兄弟的意味。

  果然,到了跟前,叶韶钧吹了口哨才开口:“哟,风景不错啊。”

  见有人来了,顿时脸色更难看。

  叶韶钧没有放过他,继续说:“两位小姐,我这位兄弟怎么样,教的还好吗?”

  关姣大方的带头问:“萧五公子教的是不错,你是谁?”

  要放在以前,叶韶钧会高挑的回应对方,自己是哪家哪门,姓甚名谁。只是着两年认识了萧霁桓和付烨珉两家人之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潜移默化的,虽然平日作风嚣张,也心头有分寸。只是简单的介绍道:“在下叶韶钧,不知道小姐芳名?”

  叶家在当地名气当然没有萧宅和付家名气大,不过能来这里的身份地位都不是等闲人,关姣笑着说:“回峰关关家,名关姣。”

  另一位也跟着自我介绍,就算是都打过招呼了。

  关姣留意到萧霁柠也过来了,她有心要接近萧霁桓,心中之前见萧霁柠对待自己的态度,自己已经对她生出不喜,却没办法避免,谁让人家是一家人,她就必须一通巴结。

  “柠妹妹,你也过来啦,你哥哥刚说要教我们骑马呢,你也一起吧?”

  萧霁桓趁着他们聊天已经遛到燕方身边和他并排站着,听到关姣这么说,他白眼都懒得翻。燕方在他旁边又在马上,看他这种表情也无可奈何,如果是在地上他还能去拉拉他,让他注意收敛。

  萧霁柠将她五哥哥的脸色都看在眼里,在看看跟前笑得好看的关姣,说:“叫我名字吧。”又说,“叶韶钧骑得比我哥好多了。”

  关姣听到她说让自己喊她名字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又听说叶韶钧匹马竟然比萧霁桓还好,便一脸惊喜的说:“真的吗?”

  叶韶钧不知道为什么萧霁柠突然说到自己,不过柠儿说自己骑马比萧霁桓好,这一点对他十分受用。

  后面的萧霁桓听到立马不干,想要大声反驳。

  不等萧霁桓出生捣乱,她又说:“真的,让他给你们露两手。”

  两位女生骑马上前等着叶韶钧给他们露两手,就这样叶韶钧带着两位女生到跑道上,简直像刚刚还打算巴结萧宅的念头是假的一样。

  萧霁柠对着自己的五哥哥说:“给你将人送走了,作为答谢礼,如玥要学快跑,这任务交给你了。”

  开始时萧霁元说好了下午不来接人的,但是下午的时候,还是来了,还带了另一个人。最先发现人来了的,是累了换好衣服和付烨桃坐在一起饮茶聊天的萧霁谣。这边除了他们这群人,之前的新学同学都已经先一步离开。他们也准备撤场,但是男生们正斗得厉害,几个女孩就先坐在一起等他们。

  萧霁谣挥手招呼大哥他们过来,然后又是一阵打招呼。

  萧霁元说:“今天到付府晚饭,打扰大家了。”

  付烨桃见到自己未婚夫,脸上有桃红,衬着整个人好看的不得了,两人对上眼,付烨桃立马一派端庄的说:“说的哪里话?”

  “就是,以后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烨桃这段时间要多过来走动,之后有联谊会,我们多讨论讨论。”萧霁谣挽着她的手臂一顿慢摇。

  她小声地说:“嘿。”还打了萧霁谣一下。

  萧霁元难得笑笑说:“联谊会啊,可别看上哪位俊俏公子去了。”

  付烨桃抬头说:“你跟着瞎起哄什么呀。”

  萧霁元又问:“他们还没好啊?”

  萧霁谣说:“可不是,没完没了,还拉着柠儿一个劲要给他们排一二三四。”

  萧霁元才回头说:“二哥我们坐一下,看他们都这个时候了还能玩什么有趣的。”

  只见远处跑道上有人在马上有人站着,像是在说什么,间夹着比划的动作。

  萧霁元问:“他们在干什么?”

  “刚刚比了两场,原本是说比完就散的。不过看上去都难分胜负,就一直在讨论,我们累了就先过来。可怜柠儿还被拉着主持公道。”

  萧霁谣说:“看着也快了。”

  几个男生打打闹闹表面上是分不出胜负,其实也没有太在意,到底还是少年风发,今天聚在一起恣意奔驰,都忘了回去的时间。

  “诶,我饿了。”她喊了一声不再看他们的互动,开心也开心了,闹也闹过了,她要照顾自己的精神开怀之余,还要关照身体健康啊。

  她一回身,帅气的将自己甩上马背,顿时马立嘶鸣,背着人大喊:“我先走了!”便使劲甩上鞭子,一支箭似的冲出去。

  男生们也陆陆续续上马溜达到前头。

  她在休息棚前一个漂亮的回马,稳稳的停在大家的前面。扬在脸蛋上的得意还在,一眼看过去正在饮茶的几个人,正想说些什么,就看见一张陌生的脸。表情在所有人眼里可见的从飞扬变化成淡然,连笑容都没有了,特别一本正经。

  所有人都有些愕然,只有这位陌生人笑出了声。

  她依然牵着马几步踱在棚子前,萧霁元说:“这是江淄淮。”

  江淄淮留意到萧霁元向前面的人介绍他时,和介绍给别人的不一样,萧霁元对眼前的女孩介绍自己的时候用的是全名。

  他点点头,说:“你和霁元一样喊我二哥吧。”

  她只是看着他也点点头。他说:“你还没介绍自己呢。”

  她转头看看自己大哥哥,萧霁元呡着嘴,她才说:“萧霁柠。”

  江淄淮对萧霁元说:“这是你妹妹?”

  “对。”

  “很漂亮的马术。”

  她说:“漂亮中看不中用。”

  他莫名的想到,她是不是在说自己?江淄淮长得不漂亮,而是英气刚毅,往他旁边一站气场马上就会压制下来,二当他放松和你谈笑的时候,又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这连一心爱慕着萧霁元的付烨桃也感到从他身上散发着吸引人去瞩目的气息,忍不住多看几眼。

  他还是笑笑说:“那有没有可能又好看又实用?”

  她想说有啊,他们家冯昭钰就是这号人物,不过她忍住没搭话,连多看一眼都不想,她突然间感到焦虑,是危险的感觉。

  萧霁柠说:“我换衣服去。”便掉头就走。

  到了马厩边上,将马交还给马夫,大家也都已经陆续去换衣服。

  “柠儿,那人是谁?”

  “自己不会去问吗?”

  一行人到了付府,平时她都是和萧霁元一辆车,今天胡乱的就上一辆。萧霁桓因为她说的一句“自己不会去问吗”,坐上萧霁元的车,车里他问了很多,知道了江淄淮是北边的军阀大家江府的二公子,只是手上的军事实力恐怕不是他们家二哥能比的。

  近几年萧霁元已经上手加入军队,手上有一支千人的支队,日常也为萧原分担萧氏在军事上的重任。不过论进入核心,萧霁元还尚未到达。再看江淄淮,隐隐有大将风范,谈笑间也有一种压人的气魄。没聊几句萧霁桓就偃旗息鼓,乖乖做好不再做声。

  下车以后叶韶钧一直跟在萧霁柠旁边。

  “你丫头好啊,刚刚在马场上,你是不是故意让那两个女的来缠着我的?”

  “什么男的女的,你好好说,别让人听去了,当你是个吊儿郎当,没正经。”

  “你,总之以后不许这样了。”

  “我哪样啊?”

  她抬头看看他,嘴角若隐若现的有笑意。

  他见她小脸昂起来,纯粹的看着自己,嘴里就说不出来其他话,只小声的嘀咕:“要人命啊。”

  她故意挨近他,也小声的说:“要谁的命?”

  他吓一跳,赶忙看看周围,才低下头,小声的跟她说:“你人小,怎么这么说话。”

  她退开一步,一脸正义不再鬼鬼祟祟,说:“我好着呢。”

  说完便不再和他走在一起,脸上在他看不见的时候出现了藏在心里的偷笑。

  后面的萧霁元和江淄淮刚好走上来,她还没有收起脸上的笑容,被看了个精光。

  见到是江淄淮,她也不掩饰,笑容变淡然,这是今天第二次出线这种情况了。

  萧霁元知道那是她不喜江淄淮,只是人家是客人,她的表现太明显,这不像平日里接人待物的萧霁柠。他有些担心,因为对于江淄淮,他们萧氏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且江家能够准确的知道萧氏的祖宅,地下掌握的情报就算不太多也有不少。看上去两方势均力敌,只是江家得势多年,在军事和地理上都有重大的威慑力,而萧氏除了和叶家有同盟外,基本是独来独往,一旦斗起来还不知道谁胜谁负。

  这一次江淄淮直接到栖杭地界,找到萧氏,说要合作一笔军火生意,生意很大,目的也很大。相处下来,江淄淮透露出的都是正面信息,萧霁元对他颇有好感。现在见自己妹妹对江淄淮这么大反应,他隐约有些担心。

  江淄淮看着她说:“看来柠妹妹挺认生。”

  “叫名字吧,萧霁柠。”

  他笑笑说:“还认生得紧。”

  她看了眼萧霁元,快不走在前面。

  付仲已经等在家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在家这么多人一起吃饭,同作的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熟悉的后辈。只是促成这次相聚的却是一位外人,还不是一位普通的外人。对方在打探他们的底细,而他们同样也借这个机会,摸摸对方的深度。

  大家落座时,萧霁柠没有讲究要坐在哪里,偏偏刚坐好旁边就罩了层暗影。她一抬头就看见江淄淮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她艰难的在桌子底下手抓着手,才忍住自己心底那一下想一掌拍过去的冲动。

  他轻声说:“是不是我哪里惹到你了?如果是,我想你道歉。”

  她没理他,他说:“你这是在害怕我吗?”

  她想说,我怕你个头。但是又忍住了。一种本能告诫她,不要和他有过多的交集,危险。

  他没有理会她的沉默,自顾自的和她说话,耐心好得不得了。

  “在马场有幸见到你的英姿,要是晚了去,还就错过了。你说是不是缘分?”

  “我住在北方,其实没有很北边,就在长河对岸。你有机会的话来我家玩也不是很远,我回头跟霁元商量,过年以后带你来翰林玩,你说好不好。”

  她一连听了他两段话,听说问她去翰林玩好不好,喉咙里的回答呼之欲出,却还是没有开口。

  “我听他们都喊你柠儿,我也这样喊吧,你喊我淮哥哥,怎么样?”

  她这次瞪大眼睛看着他,还是开口了,说:“叫我名字。”

  他笑出声,说:“你这样才跟我说句话啊?”

  这时候上菜,她便认真进食,她是真的饿。看着她有些迫不及待的开怀进食,他有点惊讶,小小的人儿怎么这么能吃。

  他观察到同桌的几个女孩,都是斯文的,有的时候会将碗放在桌上满满品尝,只有她是一直将碗拿着,自己夹菜。不过夹的都是她能够到的菜品,不像对面的女孩们,偶尔见她们请旁边的人帮忙夹。

  他一直细细看她,只见她虽然吃着饭菜,眼神却飘向前面。

  没过一会,隔了一个位的萧霁桓说:“柠儿,把碗给我。”

  她把碗递过去,眼睛都亮了几个度,江淄淮看着她觉得很有趣。

  只见萧霁桓夹了几筷子她盯了几回的菜放她碗里,坐在首席的付仲说:“柠儿吃饭不用客气,想吃什么夹不到喊旁边人。

  等到萧霁桓将碗递回去,她给了他一个眼神。

  萧霁桓看见她的小眼神,忍不住笑着说:“行了,赶紧吃。中午的时候见你就像饿坏了一样,没成想晚上了你还这样,饿得菜都不想夹。”

  她没答应,自顾吃起来。

  一顿饭大家都吃得很好,完了女孩子都到房间里说话,男生到偏厅娱乐,剩长辈和萧霁元、江淄淮在大厅,萧霁柠则拿了本书窝在椅子上大法时间。

  几个人闲聊家长,都是一些兴趣爱好,跟时事一点边都不沾。聊着聊着就聊到她明年就跟着萧原闯荡江湖的事情上去。

  “刚刚我问柠儿,明年去翰林玩好不好。”

  付仲感兴趣问:“那她答应了吗?”

  “还没有恢复呢。”

  三个人都看向窝在一边的萧霁柠。

  萧霁元喊她:“柠儿。”

  她只是眼睛盯着书看,他又喊了一声:“柠儿。”

  “什么呀?大人说话,喊什么小孩子,真是。”

  江淄淮扭过头去,笑起来。

  萧霁元没好气,说:“江二哥问你,过年以后去翰林玩好不好,你还没有回复。”

  她看了眼笑意满眼的江淄淮,说:“会去的。”

  他还以为她不会说,顿时追问:“什么时候,你先告诉我,要是霁元没空,我来接你。”

  她说:“谁知道什么时候,总是会去的吧,看安排。”

  从她认识这个人开始,江淄淮就一直在笑。之前冯昭钰跟她说,说江淄淮总是看着她这边,面容和善。她听出来今天在场的人们都对江淄淮生有好感,但是她就是觉得这人好危险,不愿意多有接触。

  ——————————————————————————————————

  其实熊囍算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因为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她不满足。就像她小时候犯的偷窃行为一样,熊爸当时就问她,你有什么是想要的,你说,爸爸买给你。但是只有她知道犯这种行为不一定是有多想要,当然肯定也是想要的,但不是主导原因,更多的是她能够在时间中有刺激和成就感。就像成年人中的心理行为,为了解压去商场偷些小东西。

  她对于那种别人爱得死去活来,宁愿下贱卑微都不愿意放手的感情,特别感兴趣,特别能理解。也不知道她一个没爱过的人怎么就这么能理解,甚至产生共情,好可怕,因为她一旦接触过类似的故事或别人的感情,她就像是自己在里面一样,心头梗得慌。

  她还向往那种打架斗殴、吸烟喝酒、说脏话搞洗剪吹的青春,她老是觉得那类人里,更容易产生那样毁天灭地的情爱。可怕!

  她心里头藏着好多的事,事情过去之后,她还是记得,记得里面有过的艰难,记得当初这些堵得她喘不过气来。但是事情过去之后,每每回忆,她又觉得微不足道。就像是因为一件事情生气,生气是需要力气的,只有当事里的对方在乎你,你的生气才有了那么点价值。而事情里对方懒得理你,甚至根本都没有第二个人时候,生气完全是个废物,不值一提。

  熊囍大概希望能有个人能让她鲜活起来吧,不要再对所有的事情那么无所谓了,吃什么无所谓,逛不逛街无所谓,每件衣服怎么搭配无所谓。对自己的劳动不被别人看到,无所谓。她希望有个人让她能活得有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