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哀莫大于心死

熊囍时光 独孤敏 2012 2020.01.09 22:59

  熊囍小时候真的很气人,但是尽管这么气人的一个孩子,她却长成了三观正常的人。在熊囍妈难受的时候曾经说过,以后想要享到你的福气都难咯。这种既伤害孩子心灵,又伤及亲情的话,而熊囍打心眼里也不算得上是多记仇,但是她就是记得这些,记得无比清晰。当时她就在心里说,享不上就享不上吧。

  她是有点口才的,会想她小时候谎话连篇,还偷零花钱。先偷的钱再说谎圆回来,在六七岁的时候她在这条路上极速前进又悲壮不已,这大概是她开窍的第二个转折点。面对自家孩子的盗窃行为,首先熊囍从幼儿园之后真的是自己在人生道理的路上,一路行将摸索走过来的,他们家是个普通的人家,双亲都是劳动者,还挺正常的。但是管教什么的,可以这么说吧,熊囍三餐是和祖母吃的,除了三餐祖母不管她任何事,而且他们两家不住一起,熊囍早上上学,家长还在休息,熊囍睡着了,家长还没回来。在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一个小孩知道偷东西是坏事,但是事情做出来之后,更多的是一种成就感,她是故意去做的,但绝对不是为坏而做,更多的是像游戏闯关,刺激感都是其次。

  事发之后熊囍妈委屈得不得了,磨刀霍霍只求熊囍自个把自个了断,她是真的没有这个胆,但是她也很难过。每次挨打之后她都在心里自我反省,不是现在网络上流行的什么,我知道错了,下次还犯。这种玩笑话,是啊,有的调皮事她还会犯,那又怎么样?这是孩子成长路上的必经之路,可况她就只有一个人在摸索前进,皮一点怎么了?还没有到叛逆难救的地步,因为她自己救赎自己了。再看看现在的孩子,她上专业以后往往翻到类似孩子在学校在家挨批评的新闻时,都为社会进步所付出的代价感到扼腕。就在前段时间,不久,就一个多月前,家附近的一所小学,传闻因没有写完作业被老师责罚了,除了办公室的门口转身就从楼上跳下去当场身亡。这是谁害了谁?熊囍妈都把刀磨好了,她都没敢自我了断,这又是她胆小懦弱的事?

  ———————————————————————————————————————

  莫宇轩家里从文,世代书香。黎家开课堂,请的就是莫家的老先生讲课,故课堂上一切都顺风顺水,没有哪个小子敢胡作非为。自然莫宇轩和黎家兄弟姐妹都熟得很,下了课堂几人往往就跑到马场消遣。

  马场七岁的黎谨和莫宇轩练着骑马,搁在平常萧霁柠也是要去骑的,她还小骑的马匹比两个哥哥的都要小,还有专门的人教她,不是萧氏安排的,确实萧原要求的,什么东西她都得有专门的人带着学,要学精。

  黎慎走过来,她一个人蹲在地上玩的不亦乐乎,顺手拿起一颗被她弹到一边的弹珠说:“这珠子还挺漂亮的,在哪收的啊?”

  “莫宇轩给的。”

  “没大没小,喊哥。”

  以前她还小,莫宇轩认识她的时候才娃娃这么点儿大,牙牙学语的,他跟她介绍说,我叫莫宇轩。这喊着喊着人就长大了,也改不过来了。家里人有意给她纠正,但是见面是常见,就是不怎么说话接触就是了,偶尔见面打招呼还是喊的名字。

  她应道:“嗯,莫宇轩哥给的。”

  黎慎想要一头抢地,见萧霁柠配合他,也就没说什么其他的。

  “你这有好几颗呢,匀给我一两颗好不好。”

  珠子是普通的玻璃珠,但是色彩放光线下,就流传出不一样的色彩,好看得紧。被她扔到地上滚来滚去,他有点不舍得。

  “好好,等我玩完了,给你。”

  “真的?你什么时候玩完?”

  实在是不想让她给滚花了,他就巴巴的看着她一个劲的玩的不亦乐乎。

  黎谨带着莫宇轩下马,远远就看见两个孩子蹲在一起,黎谨也称奇,平日母亲偏疼萧霁柠,黎慎没少拿她不姓黎的事情来编排她,不过萧霁柠是个好脾气的,什么都无所谓,急了就打一架,打不打得赢另外说,先打了!可谓是两兄妹相爱相杀,等到黎慎心头气过了,又回头好生跟萧霁柠说好话,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两个人在玩什么?”

  黎慎等了她好一会腿都蹲麻了。

  “哥,雨轩哥。”

  她就趁着他们打照面,快速的将珠子收好。

  “玩弹珠啊。”

  莫宇轩问:“好玩吗?”

  “好玩。”

  黎慎一转头,哪里还有什么弹珠啊:“你说好了给我几颗的。”

  她一整包珠子放在他手里,一点不留恋:“哎哟,这小弟弟,那好啦。”

  “谁你弟弟?”

  “不然还管人要珠子玩,不是小弟弟?”

  “你,你刚刚不是还在玩吗?”

  她一只脚在地上磨来磨去,将地上弹珠坑都抹平了,说:“玩了吗?哪呢?”

  “你还跟哥他们说你玩了。”

  “谁没玩过啊。”

  “你是刚玩过!”

  黎谨和莫宇轩在一边笑,后来才说:“好了,你怎么管柠儿要起弹珠啊?”

  “我,我。”

  手里的小袋子像极了烫手的山芋,扔也扔不得,捧着吧,烫手得很!

  萧霁柠说:“你好好拿着吧,我的身价宝贝都让给你了,不许丢。”

  莫宇轩说:“你钥匙还喜欢,之后我再给你寻一些。”

  她摆摆手说:“给他寻,给他。”

  ————————————————————————————————

  她有想过,当初她挨打的时候,胆向恶边生和他们来个你死我活,是不是就不用假装成现在这种人样,接受生活带来的残酷。

  即使阳光万里,生活确实是很艰苦不容易的。不论你是不是个衣食无忧的人,你要好好的活着就很了不起了,更何况那些立志要报效祖国,有贡献于社会的人们。

  当网络上出现对自己轻言轻语的现象时,熊囍不屑于与这种人为伍。她流连虚拟网络,却一次次的摆正自己的三观。她活着不容易,怎的叫人手打键盘把神都请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