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熊囍时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行动

熊囍时光 独孤敏 2828 2020.01.29 23:41

  熊囍有仓鼠症,就是喜欢囤货,屯文具、屯零食,到了爱美的年龄屯便宜美妆、护肤品。现在成熟了一些,美妆、护肤品就改过来了,但是零食是真的大缺点,就是改不过来。

  她在学校的储物柜里有牛肉干、猪肉干、巧克力、糖果。他们宿舍的一大庆典就是寒暑假临近放假的几个晚上,大家一起收拾行李,一起候着熊囍收行李。不过大多数收拾出来的零食不是临期就是已经过期,这时候又应了那句“BS大就读的都是富二代,只有这个专业是真有才。”。曾经熊囍和网友吐槽过自己的学校,网友表示心疼熊囍是靠本事考上的,别人是花钱就能上的。熊囍表示不同意,别人都是花了钱才读上这样的学校,她一分钱都没花就读上了。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都是富二代就读的学校是不是可以算是贵族学校啊,没花钱就读上了贵族学校,很好。

  当她翻出一排巧克力,可是已经过期了的时候,旁边就有同学不嫌弃的说,都给我,都是我的!翻出一袋临期的糖果,打牌的都不打了,大晚上全部围在一起吃糖,一包500G的糖果,十来分钟就没了,熊囍特有成就感,觉得大家都离不开她很有存在感。还有长毛终于阻止了大家饿狼般架势的牛肉干。

  他们的外卖是真的很便宜三块钱一份炒饭,三块钱一份炒粉,什么粉都可以,还有三块钱一杯奶茶。吃一顿烧味饭要十五块起就是暴发户,别,他们专业是真穷,只能叫得起这一类。而且他们专业在学校的位置特别偏僻,在半山腰上,换一个课能跑断腿,课间十分钟仿佛不够用。那一周的美术作业是画水墨画,最简单的那种,芦苇、蜻蜓。她一会就画好了,特简单,然后她就招来了生意。三块钱画芦苇,有蜻蜓的五块,足足半个月的饭钱都不用自己掏,还有隔壁班的单子。其实她没有画得多好,就是画的顺畅,旁边班要是听说自己班的同学都不找本班同学帮忙,还要花钱找别人帮忙,得气死吧。

  ——————————————————————————————————

  萧霁柠虽然现在上校场了,但是她的训练和真正的军校学生还有校场里的士兵不一样,主要是间谍、密码、情报,还有单体格斗上。遇到危险能自保,也仅仅是自保,从锻炼的第一天开始,负责的师傅就说了,她的体格在这上面只能是下苦工没有什么天赋,骨架上来说只能练技巧型的防御术,攻击性的套路也能学习,只是真正上阵的时候不能脱身,也坚持不了多久。为了让她体质跟上,萧原狠下心让她吃了不少苦。才十岁,身上的伤不比她二哥哥五哥哥少。

  她还跟宅里的医师学急救,之前萧原组织了一队医者,里面不乏有海外归国的人才,跟着学会了认穴位,那天她才能用糖果将一群男生打得不得不伸手防御。

  再见到叶韶钧他们已经是三个月后了,六月军校新学年开学,一分班昔日在河边打架的五人又分到一个班上。现在萧霁桓和付烨珉都不能随时回家了,都要住军校宿舍就周末可以回家待一天。一个宿舍十个人,在军校里萧霁桓认识了很多人,也交到了知心的好友兄弟,特别是他们五个人。几个月的军校生活,凡是要组队的他们都在一队,总是能拿拔尖的成绩。当然“萧宅五少爷”的名头也给他找来不少白眼和风言风语,开学没多久就打遍周围同学,无敌手还不至于,但是比他厉害的,又都交过手的,都成他好哥们了。这也是萧霁桓的本事,能笼络人心。

  军校的新生今儿第一次上校场实训,她刚好这时候在校场练马,大舅舅专门给她空了块地单独训练,老远的就很突出,想不留意到都难。萧氏的男孩子十岁就上校场,尽管之后培养的道路不是战场,身体的锻炼长辈们都很重视,女孩子们也都要会骑射。

  军校的学生跟着教官的指令站好听指令,一斜眼睛就能看见小小的身影在马背上颠簸。付烨珉在萧霁桓耳边说:“柠儿这么厉害了,几个月前她还不会这样带马过栏。”

  “她会的可多了。”

  “诶,你们干嘛老是看那边?”这是那天打架的第三个人,叫蔡哲。

  “是看那个小孩吗?好厉害。”叶韶钧。

  之后学生们就开始实训,先是负重跑,后是障碍赛,还有单人格斗。

  那边士兵们操练完,军校学生还没有结束,二舅舅也从指令处过来,便带着大家和练马的萧霁柠一同坐在旁边看这群少年搏击。

  炊事班昨天就接到通知,今天要准备军校学生的饭菜。实训结束,教官说明集合时间就让大家原地解散。萧霁桓带着好友前去给自己爹问好,几个人一顿军礼才开始说话。

  “岐伯父是你父亲?”叶韶钧问。

  “对的,你们认识我爹?”

  萧岐说一一介绍一遍,问:“你们这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我还听替你们高兴。”

  “那是,我跪了一天换来的友情啊。”

  她站得笔直,身上穿的是马服,手里拿的是马鞭。有这么一霎那的错觉,萧霁桓都以为她要抽自己一鞭子。这时候几个人才发现这女孩不是那天他们一起划船的小妹妹吗。

  萧岐意识到外甥女说的什么事,撇了自己儿子一眼,才又说:“你来说说,刚刚他们几个,谁属上乘。”

  “我没认真看,舅舅,我们吃饭了没?”

  萧岐牵着萧霁柠的手,走在前面说着话,说几句她会挥挥手里的鞭子比划。

  走在后面的几个人便聊了起来。

  任鸿儒说:“想不到小妹妹这么厉害。”

  萧霁桓说:“你不知道?那天不知道是谁被打到穴位上嗷嗷叫。”

  任鸿儒笑着说:“想不到霁桓还是个护妹狂。”

  蔡哲说:“还用现在说?那天在船上我就看出来了。”

  叶韶钧没有和他们一样挤在一起讨论,而是向走在旁边同样没有上去挤的付烨珉问道:“她这么小,怎么就到校场上来了?不是应该在家读书画画吗?”

  “柠儿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其实她是想说他们萧氏和其他氏族不一样,但是他知道不能这么说。

  长河军校表面上是南方新军的军校,由南方军阀付家独大,投资方是萧氏。萧氏和付家的交往是几代人的传承,到现在已经有密不可分的关联。而叶家、任家、蔡家都是长河以南的军阀财政大家,这一年注定了是国貌的新篇章。

  萧氏的分配大致为,军事训练由萧岐把关,生意内外则有萧氏第三门的萧峪和四门的萧挽晚管理,五门的萧鸣负责谍报情报。而萧霁柠要掌握全部,就像她的大舅舅萧原一样。

  近几年萧原都在东奔西走,在汇雁的医院成立了,医药也分了一杯羹,籍由这一丝缺口逐渐将国内的贸易码头来往的医药都占去了三成,还有向着五成进发。现在能分到医药这部分的军阀财政大家都在和曾淮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货商周旋不止。

  现在的曾淮和昔日还在拍卖会上故意接近讨好陶之行的曾淮已经不可比拟了,现在只要是有些看头的商人,有些名气的上流人家,手握国内财政权的氏族都知道他一二。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里迅速在商业里崛起,而且一来就是重头戏,在医药上分一杯羹。不只是药物,还有医务人员、仪器,全都是第一手货源。有人脉的都打听调查过,那些和曾淮打过交道的外国人,只是说曾淮有趣,有钱,乐意和他交易。国内调查到的不过是个落魄的读书人,白手起家,一口流利的外语都是后来自学,简直是个谜一样的人物。

  不过也有漏洞,树大招风。萧原游走江湖久了,不是没有人认不出他来的,就算其他人不知道,新丰城的黎家知道,那是萧氏的手,要垄断医药实行真正的一手遮天。按道理,按一切,黎德兴猜不透萧氏的动机,他们是想救国还是要自己建立一个新朝,无论从哪里出发对现在过分九州的军阀氏族都没有利,他们两方也并不都十分信任对方。

  这种时候,黎德兴只能发电报,请大舅兄来新丰一趟,他要搞懂萧氏的意图,至少他必须要争取萧氏行动的知情权。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