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武装力量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491 2020.01.10 18:00

  1255年,12月12日,安全部操场上。

  “我这把长矛,用的是精钢所制的矛头,经过七道工序,表面磨光淬火,尖锐无比,无甲不破。”

  段明远拿着一把长矛,对着周围的安全部成员夸张地说。他自己也是安全部的成员,同时还有另一个身份,是钢铁对策暨武器装备研发小组的组员。

  他又拿起一块板甲——几十天来工业部和武备小组不断努力,终于堪堪造了个简易水力驱动杠杆锻锤,砸了几块凹凸不平的钢板出来,然后交由铁匠勉强敲了个穹壳形状出来,就是这个了。

  “我这件胸甲,呃,虽然有点丑,但确实是胸甲。是用精钢所制,经九九八十一次锤炼,表面淬火,采用了先进的倾斜装甲设计理念,有着优秀的防御力,箭射不透,刀枪不入。”

  周围“噗嗤”笑出来,有人阴阳怪气地喊:“那用你的矛刺你的胸甲,结果会怎样呢?”

  段明远自然猜到会有这反应,把矛和甲一抬,说:“你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高正忍住笑走过来,接过长矛,试了试手感,走到旁边一个靶子旁边,持矛对上面一块五厘米厚的松木板一刺,轻易刺穿。

  高正看了一下段明远,段明远又把一块随便打出来的熟铁片挂在靶子上,高正再刺,还是轻松刺穿了。

  段明远嘿嘿一笑,拿出一块生铁锭,固定在靶子上。嗯,这个目标太小,对枪法有些要求,高正仔细瞄准,用力出枪直刺,“啪”的一声直接把铁锭击碎了。

  “确实是把好矛啊。”高正收回长矛,抚摸着矛头,颇为喜爱的样子。穿越以来,他逐渐熟悉了冷兵器的用法,对武器的优劣也有了自己的理解,这个钢矛头确实比从海盗手里缴获的那些破铁矛强多了,令他很是惊喜。

  “不错吧?哈哈。那这矛我们就可以定型了,嗯,就叫东海00式标准矛‘炽炎’,怎么样?”段明远得意的说。

  “有够中二的啊,一开始名字就起得这么大,后面怎么办?”高正一面耍着长矛一面说。

  “后面的再起呗。唉,其实我一开始想做成三棱的,又坚固又轻,不过模具不好设计,加上长矛主要重量都在杆上,头减轻一点意义也不大,所以最后作罢了。算了,再试试这件东海00式钢质前胸甲‘玄武’吧。”段明远又起了一个夸张的名字,把那件钢板甲固定在靶子上,换了一根旧铁矛递给高正。

  高正对这些名字无力吐槽,拿起铁矛对着“玄武”就是一刺,没破甲,“滋”的一声滑开了。随后又瞄准刺了几下,只是给板甲上加了几个小坑和划痕。

  “虽然丑了点,但是不错嘛。”高正赞了一句,随后换上“炽炎”,对着板甲又是猛的一刺。

  这次发出“吱嘎”一声,还是滑开了,但是在钢板上留下一道很深的痕迹。

  “嗯……”

  高正抖了抖手,往左走了两步换了一个位置,握稳钢矛,底盘放低,对着“玄武”定睛一看,找准重点,突然出枪,“duang”的一声刺中板甲的右下方,接着稳住矛头方向朝前用力,一下子“渣”的一声刺穿了板甲,在后面的空腔深入大约5cm,然后卡住了。

  段明远一副震惊的表情:“嚯,老大,这枪术可以啊,什么时候练出来的?”

  说着他从靶子上解下板甲,高正直接用矛拉了过去,看了一下刺穿之后的情况,用手摸了摸,又传给其他人轮流看一遍。

  “你们的这个……嗯,‘玄武’甲,也挺不错的嘛。看这样子,大部分攻击都可以抵挡或是卸开,除非是特别重的垂直攻击才能破甲,确实是副好甲。”

  高正先是给了一个正面评价,然后话锋一转:“不过……依我看,是太厚了一点,防御力溢出了。”

  段明远有点摸不着头脑:“厚了?老大,这是什么个说法?我还第一次听说有人嫌防御力高的。而且这件只是热锻的,防御力还没到极限呢,否则这么厚的钢板你哪能刺穿……”

  “确实厚,我刚才摸了一下,中间这块差不多有四五毫米吧?虽然不太均匀,但薄的地方也有两毫米了。沉甸甸的,过十斤了吧,你们也真舍得用料。这么厚的钢板,想破甲必须近距离大力突刺才行,但是,”

  高正说到这里,突然倒转持矛,用木杆轻轻点了一下段明远的肚子和大腿,又作势刺向咽喉,令后者全身一激灵,然后才继续说道:“你只能防住上胸,可我都到能近身突刺的距离了,为什么要傻傻去攻击你的胸甲?直接刺薄弱部位不好吗?

  所以说,这单一件胸甲是挡不住近身攻击的。既然挡不住,那干脆就不要以防御近身突刺为设计目标了,而是只要能挡住箭矢和混战中的攻击就行了,把厚度减轻一点,士兵的负担也能少一点,省下的钢材还能多做几件。”

  段明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如此,这正好嘛,我这就去给季国风说,他们工业部的人最喜欢偷工减料……哦不,成本控制了。”

  “知道了,听着呢!”这时候季国风突然从人群里冒出头来,喊了一句,随后又叹了一口气,说:“也不是我想做这么厚,实在是现在加工有局限,只能敲到这么厚,还得研究研究才能进一步控制。唉,不过水力锻锤的质量控制也是很依赖手艺的,还是得想法造压力机啊……算了,一步一步来吧。”

  眼看着季国风又低落起来,高正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说:“好啦,季大博士,你们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厉害了,比我的期望还要好得多,安全部,哦不,全商社都该感谢你们啊。对了,这些装备成本如何?”

  季国风心算了一下,说:“按钢的市价算,也没多少吧。一个矛头一贯出头,一件胸甲,如果按你说的减少厚度的话,差不多只要五贯左右。如果只算我们自己的成本,就更便宜了。”

  此时雇佣一个士兵,一个月怎么也得二三贯,这些装备不过是几个月的工资。

  高正颇为诧异:“很便宜嘛,那我们岂不是可以装备不少。”

  季国风这时候有了精神,开玩笑说:“这你得感谢我们的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啊,人工成本都不考虑的,要不然这些东西得用千计,单位还是人民币,哈哈。”

  “那感情好啊,趁着能免费用你们,赶紧多做点装备出来,得先给我们自己人的保安队换装,要知道义勇队已经招募到二十人了,装备没代差实在是不放心啊。”

  ……

  义勇队是东海商社组建的以本地人为兵员的武装力量。

  鉴于新劳工越来越多,重阳节招募了近二百人,后面又陆续招进一些,维持秩序的难度也越来越大。这些原流民鱼龙混杂,虽然刚安顿下来不太敢生事,但时间一长也难免闹出矛盾。对于这些人,一方面要加强行政管理和教育,另一方面也要靠暴力机关的震慑。

  安全部成员有二十多个人,已经算是人力占用的大头了,很难再从股东中抽人扩充,再加上以后不可能一直由股东自己冲锋陷阵,所以动了组建土著部队的想法。他们向管委会提出了这个意见之后,管委会讨论通过,于九月全体大会提请批准,最终大会同意组建一支不超过三十人的本地武装力量,取名为义勇队。

  现在义勇队已经招募了二十人,其中五人是劳工子弟,三人是改造表现良好的长期契约劳工,剩下的都是新移民里愿意当兵拿饷的。这二十人编了四伍,训练几天后任命了四个副伍长(正伍长是股东亲自担任),驻扎在鹤山北的临时营地里。

  此时,这二十人正站在操场上,其中十九人排成两列横队,另一人对着他们,都成军姿站着,一动不动。

  “王黑炭,别乱动!别说苍蝇,就是马蜂都忍着!”单独站在队列前的那名少年突然大喊一声,队列中一人身子一直,不动了。

  这名少年叫胡福生,原先是胡家子弟,因为对东海人有认同感,加上之前被海盗欺压,深刻认识到武力的重要性,所以参与了义勇队,之后表现突出,被任命为副伍长。今天东家们去旁边看什么装备展示会了,义勇队的训练就改成了站军姿,临时指名胡福生站在前面监督众人,必要时可以拿鞭子抽。

  胡福生很是兴奋,这意味着自己的表现得到了东家们的认可,以身作则站得笔直。不过队列中的有些人表现得让他很是不爽,总是有些小动作,有的腿抖,有的偷偷擦汗,等他看过去就一下子认真站好,过一会儿又开始颤。

  其中那几个“长期契约劳工”尤其让他看不顺眼,这些混蛋们做了几个月工不知道怎么就老老实实的了,还撞了大运被东家选进义勇队,真是可恶!王黑炭就是其中一个,刚才一只苍蝇落在他鼻子上,他忍不住摇头驱赶,正好被胡福生看见,当即大声呵斥。还好王黑炭立刻站好了,不然说不定鞭子就抽上去了。

  而王黑炭其实挺冤的,因为他其实是训练最认真的人之一。那些新劳工还经常抱怨站这么直、走那么齐有什么用,而他可是亲身体会过的!当初东家们那如墙而进的长矛丛林,慢慢走过来的时候的那种压迫感,给他留下了今生都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如今进了义勇队,教官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根本不需要体罚督促。

  说来他也倒霉,他本来是莒州人,因为乡里税太重,没法子只能跑出来碰碰运气,结果在即墨城外被李老二他们绑去了龙王寨,被逼着当了海盗。但是还没享到海盗的福,就被李老二带着去攻东海人的阵,结果一败涂地,后来东海人压过来的时候,他干脆地就投降了,之后因为身家清白、表现又好,才得到了进入义勇队的资格。说起来李老二后来也没被抓,不知道这混蛋死哪去了。

  他们又站了一个多小时,那边装备展示会结束了,一群人说说笑笑走了过来。高正提着一把长矛,走到义勇队这里,让胡福生归队,笑呵呵地说:“都站累了吧?我们活动一下,二十里拉练!走,阔马区吃鱼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