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龙王寨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160 2020.01.06 18:07

  一个月前。

  “龙王大哥,您一定要给我们黑水寨报仇啊!”

  一间昏暗的大厅里,地上跪着几个蓬头散发的男子,一边磕头一边哭喊着。

  上首高台上,坐着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旁边站着几个着短衣的壮汉,不成体统地倚靠在柱子上,指点着跪着的几人嘻嘻哈哈说笑着。

  一个短衣壮汉用戏谑的语气大声说道:“呦,这不是黑水寨的李老二吗?去年海上,咱俩还过过两招呢。怎么,现在明白刘黑水那帮只知道胡抢的莽汉没前途,来投奔我们王老大了?”

  “张狗蛋,别插嘴!李二,你们黑水寨到底怎么回事?惹上了哪家强手?你知道什么赶紧全吐出来!”台上的中年男人呵斥了短衣壮汉一声,向台下诸人问起情报。看来他就是所谓的王老大了。

  李老二抬起头来,哭丧着脸对王老大说:“回老大的话,论对这东海地界的熟悉,谁也比不过龙王大哥您啊,除了咱黑水寨和大哥您的龙王寨,哪还有成气候的帮派?

  我们也不知道招谁惹谁了,那天好不容易逮到一只肥羊,都快要拖回港了,突然老天爷一变脸,漫天的浪头就打过来了,好似龙王爷翻身了。然后不知道从哪冒了一条巨舰出来,不知用了什么料,浑身都是白的,无帆无桨,但船速奇快。这巨舰不讲规矩,照了面连切口都不对,就直愣愣冲过来。还好当时我和几个兄弟在那条肥羊的船上,见势不对直接跳海了,刘老大他们才惨啊,全在那条战船上,被那白色巨舰直接撞上了岸,那叫一个粉身碎骨啊……

  撞了刘老大的船还不算完,又直接冲进我们的寨子里,害了留守的几个兄弟,我们黑水寨几年的积蓄都这么毁了啊……那真是船吗?简直就是恶鬼啊,白色的恶鬼……

  不怕大哥见笑,当时我们几个死里逃生的兄弟都吓破了胆,不敢回头只敢朝岸上跑,一直跑到西边山沟里跑不动了才找地方藏起来,过了两天才敢偷偷回去看看,也不敢靠近,就趴在草里远远打量了几眼。

  那白色恶鬼上下来百多名男女,黑发白肤倒是与中原人无异,只是一个个都颇为高大,男子皆是和尚一样的髡发,女子好几个都不庄重地披散着头发,或许是海外来的夷人?

  这些人身着怪异短衣,颜色倒是颇为鲜亮,感觉不像是海上讨生活的。我们想着他们挖出了我们黑水的浮财,这东山头又全是荒地,多半过几天就会走人吧,于是又等着看了几天。没想到他们居然做起伐木开荒的活来,只是一个个都笨手笨脚的,寻常活计都做不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子弟,倒像是富贵之家出来的。

  我们见这伙人不像是要走的样子,附近村子又发觉了不对,晓得黑水寨平了,不愿意再供奉我们了。我们走投无路,只能来投奔龙王大哥了……还请大哥看在黑水寨与龙王寨多年情同兄弟的份上收留则个,我李二愿为大哥做牛做马!呜呜呜……”

  说完,李老二又带着几个黑水寨难民磕起头来。

  旁边龙王寨诸人听得一愣一愣的,王老大摸了摸下巴,转头问张狗蛋:“老四,这几天兄弟们出海的时候,可曾去北边看过?”

  张狗蛋略一思索,说:“回老大,北边黑水寨出事之后,为慎重起见,兄弟们出海的时候大都绕开东山头,最多远远看几眼。东山那边,确实有一白色巨物,最初兄弟们猜测那或许是一栋高楼,还诧异为何一夜之间能起如此高楼,今天听了李老二这番话,才知道居然是艘大船!这事可真是稀奇了。”

  “那白船一直在岸上,从未动过?”

  “确实没动过,否则动静太大,兄弟们不会不知道。不过那边倒是有几艘小船,只在近岸转悠,多半是在捞鱼。对了,里面有一只白色的小舢板,模样怪异,似乎是两条船拼在一起造出来的,行动倒很是灵活,不过它一见到我们的船就避开,也没能仔细看看。”

  王老大捏着胡子,似乎在盘算什么,许久之后,开口对李老二几人说:“我早就告诫过,你们黑水寨行事只知抢掠,不事生产,不是长久之道,现在被人夺了根基,未尝不是报应啊。也罢,你们也算是与我龙王寨有旧,之前的恩仇从此一笔勾销,今天就进我龙王寨,先从力夫做起吧。眼看着南风将起,又是南船北上的时候,你们好好干,只要立功,我王海龙必不会薄待!”

  李老二等人做出大喜的样子,磕头致谢。王老大挥挥手让人把他们带下去安顿,随后关门与几个亲信讨论起来。

  王老大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开口说:“你们怎么看?”

  “我看这帮人来者不善啊。”

  “放屁,我看这帮人是大大的肥羊,一个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见到刀子就要吓尿。”

  “你才放屁,那艘白色巨舰没看见?到时候撞都撞死你。”

  “呵呵,要是那艘船还能动的话,早就朝我们龙王寨来了。现在不动,肯定就是动不了了。你又不是没见过船的,寻常小船搁浅,想拖下水都得费一番力气,那等大舰得怎么拖回海上?依我看,这群人就是海外不知哪国的豪富,被人夺了基业,只能乘船逃出来,结果不知怎么跑到我们这东海地界上,误打误撞灭了黑水寨,然后船搁浅了走不掉,只好就地讨起了生活。啧啧,这船上得有多少金银珠宝啊。”

  “嚯……就算是这样,豪富身边能缺了护卫?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笑话,他们要是有厉害的护卫,还能被人赶出国去?”

  两人你一嘴我一嘴,争论间似乎达成了那群人是有钱贵族的共识。

  王老大咳嗽一声,止住争论,说:“说来说去,那些白船人无非有三种可能,要么不堪一击,要么强横惹不起,要么和我们势均力敌。

  若是不堪一击,那我们打过去,正好夺了他们的财宝,拿下那艘白船,把他们充作奴隶,说不定还能给我们也造一艘那种大船,以后我们就纵横四海啦!

  若他们手底下有真功夫,是不得了的硬茬,那就算我们不打过去,他们也会打过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嘛,所以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若他们和我们势均力敌,那免不了要循黑水寨的旧例,定下规矩,划出界限,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当初我们和黑水寨也是打了好几仗才打服了的嘛,现在去打他们一仗,打出威风以后才好谈。

  总之不管什么情况,先打他娘的一仗再说。你们觉得呢?”

  老大都发话了,还能怎么看,众人纷纷称善。

  王老大很满意手下的态度,点点头做了分工,有的去侦察,有的去筹集军备船只,准备进攻那艘白船。

  他们龙王寨虽是海盗,但也不是全员随时候着准备杀人的,而是平时各有生计,或是打渔,或是砍树,甚至还有进城打工的,等到有活计了才出海干一票。所以王老大虽然下了命令,却也没立刻就发动,而是准备了许久,才等到正式动手的时机。

  ……

  一个月后,六月初七,傍晚。

  龙王寨出动的时机选择得很好,这个时刻天色未完全黑下去,船只可以勉强出航,同时又大大限制了视野,一里外就看不清了,不用担心被对面发现。

  之前王老大派人去侦察过几次,发现白船人在西边山上设了哨探,想从陆路摸过去很困难,于是就制定了一个海上夜袭的计划。

  他们准备了两艘大船和七八条小船,纠结了一百多名好手,只留一些老弱看家,计划潜伏到白船海岸附近,等待夜深人静之时,再摸上岸偷袭。

  这些人常年吃海货,视力很好,没有陆上人常见的夜盲症,而且海上汉子耐得住寂寞,在船上呆几个时辰不算什么。

  然而出乎他们的意料,刚靠近海岸,岸上就响起了一长串尖锐的鸣叫声,怎么听都是告警的声音。但此时前面景象已经一点也看不清了,同理岸上也该看不清海上才对啊,他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海盗们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看向了首领。

  王老大骂了一声,却不犹豫,当机立断大喊出来:“娘条腿,偷袭不成,就强攻!兄弟们,上岸!咱们都是腥风血雨里杀出的汉子,还能怕了那群软脚虾?杀上去,杀光他们的男人,抢光他们的女人!那船上有数不完的金银财宝,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拿了!”

  “杀!”海盗们受到激励,兴奋起来,拼命划着船,向岸上靠近。船都是平底,也不用抢码头停泊,直接冲上滩头,然后就争先抢后跳了下来。

  现在海上的战斗基本都是跳帮战,强调个人武勇,但他们也知道陆战得讲究配合,上岸之后,勉强排了两个队伍出来,向前喊着冲杀过去。

  没想到冲出去没多久,白船上“啪”的一声亮起一道强光,照得他们睁不开眼,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等到眼睛适应过来,海盗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前方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人墙,队形齐整,身披红甲,长枪如林,一看就是威武之师的样子!

  “啪”,一把刀不小心掉到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