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对日贸易 三 宗尊亲王(第八更)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336 2020.01.25 12:00

  “这……这是谢家的孩子吗?”韩松抱着这个哭闹的小男孩,有些手足无措。

  狄柳荫倒是有些经验,将他接了过去,逗弄了起来。

  旁边的杨平挠挠头,说道:“刚才院子里的人好像在喊什么‘相模太郎大人’什么的,不会是哪家的贵人吧。哦,等等,看,有人出来了。”

  几个侍女从大门中跑出来,带着门口的几个武士朝这个方向疾奔了过来。

  其中领头的一个侍女一把抱过这个小男孩,自己也忍不住流出泪来,然后一边哄着他,一边把他带回了谢家宅子里。剩下几个侍女看见东海人的短发,大概是又把他们当成和尚了,双手合十道谢起来,然后又排成队走回去了。

  几人在街角傻傻站着,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情况??

  过了一会儿,刚才的一个侍女又跑了出来,对他们鞠了一躬,然后哇啦哇啦说了几句。

  “她是请咱们进去说话。”杨平翻译道。不过有个代词他觉得自己是听岔了,没敢翻译出来。

  韩松转头看了狄柳荫一下:“你怎么看?”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有些意思。”狄柳荫耸耸肩,“反正无事,去看看吧,我觉得不像是坏事。”

  几人跟着侍女进了谢家大门,发现门内站了一排侍女,吓了一跳。

  狄柳荫拿着礼单,不知道该给谁,连忙悄悄问旁边的杨平:“现在这边访客是怎么个流程?”

  杨平也没见过这种大场面啊,支支吾吾说不上来,还好前边过来一个尼姑,接过狄柳荫的礼单,扫了一眼之后有些惊讶,然后连忙敬了个礼,让人把礼物搬下去。

  “那个……”狄柳荫忍不住问起对面的尼姑,“请问师父,这里不是谢家吗?”

  尼姑听他一口口音迥异的日语,有些奇怪,一边请他们继续向里走,一边用汉话说道:“叫我道净即可,莫称师父。这里确实是我谢家,对诸位有所怠慢,还请包涵。本来今日原有贵客来访,我家是不见客的。不过我家照顾不周,致使贵客出了意外,还好有诸位出手相助,才未酿成大祸。所以贵客想见诸位一面,以当面道谢。”

  原来这个道净尼姑就是谢国明的遗孀,在他死后出家为尼了。不过日本人的出家很多时候只是个形式,她身为尼姑,仍然在谢家操持不少俗务。

  这时众人已经穿过了宋式的有假山和池塘的庭院,登上了宋式的高脚木屋,在侍女的服侍下脱鞋准备进入宋式的榻榻米房间。一直在旁边默默跟着的袁修这时说话了:“不知道净师父所说的贵客是哪位?我方应以何种礼节相待?还请指教一下,莫要怠慢了。”

  道净微微一笑,说:“莫要拘礼,贵客是现任征夷大将军宗尊亲王,亲王平易近人,诸位以常礼相待即可。”

  说着,她拉开了前面的一扇纸拉门,里面是一间不大但是采光很好的榻榻米房间,四人围着一张矮桌正坐着。正对着门的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门右侧是一个三十多岁穿着宋式衣装的高大男子,左侧有一个中年日本男人,旁边坐着刚才那个坠落的小男孩,眼睛仍然红着。

  狄柳荫听到“宗尊亲王”的名号,脚下一踉跄,差点摔倒。韩松扶住他,用力掐了一下,然后拉着他,学着四人的姿势,走进房间正坐起来,又略一附身行了个礼。

  杨平和袁修等人本来就有所犹豫,见房间狭小,干脆就没跟进去。道净笑了一下,拉上了门,请他们到旁边的房间暂坐喝些茶。

  也难怪他们吃惊,这个宗尊亲王来头确实了不得,他可是日本国现任的“征夷大将军”,也就是俗称的“幕府将军”!

  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镰仓幕府时期的将军,和后世德川幕府的将军可是大不一样。

  镰仓幕府时期的政治架构,是一种“双层傀儡”的结构。天皇是幕府的傀儡,而幕府将军又是“执权”的傀儡。

  这个时期的幕府更像是一家股份制公司,由多家实力领主联合组成,将军扮演着企业法人的角色,背锅你去,实权没有。而领主们选出“执权”掌握幕府的行政,相当于CEO。

  执权本应是公推出来的,但由于北条家势力最大,做得也还可以,所以由他家长期担任。后来北条家又利用各种手段排除异己,到了今天已经一家独大,可以说是日本的实际统治者。

  之前的幕府将军是由藤原家担任的,但是藤原家与九条道家关系密切,而这个九条道家是北条家的政治对手,因此北条家找机会废除了藤原家的将军传承,改立当今天皇的庶长子宗尊亲王为将军。反正他们天皇家当傀儡都当习惯了,再当个傀儡将军也正好是专业对口。

  宗尊亲王没什么实际权力,掌握的兵说不定还没韩松多,不过在封建制度根深蒂固的日本,他这个身份的震慑力还是挺大的。

  韩松和狄柳荫也入乡随俗,长坐在榻榻米上,双手按膝,把头一低,口称:“在下东海韩松(狄柳荫),见过亲王殿下。”

  宗尊亲王现在只有十五岁,不过他们皇族没什么事可做,终日只能研究学问,对汉语很是精通,当即用流畅的明州口音汉语说道:“两位免礼。”

  随后右边那个宋人男子起身行礼,自我介绍了一番,原来他就是现任的“谢太郎国明”。

  然后他又把另几个人也介绍了一下。宗尊亲王自不必说,左边的那个日本男人是“小侍所别当”北条实时,小男孩是宗尊亲王的“乌帽子子”相模太郎时宗。

  “小侍所别当”和“乌帽子子”是什么,谢太郎也没细说,东海两人完全不明白,只能跟着点头致意。不过既然是北条家的人,两人自然多留意了一下,但光看脸上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

  实际上,“小侍所”是将军的警卫机构,“别当”就是小侍所的首领,这个北条实时可以说是宗尊亲王的首席警卫员(兼监视人)。

  而“乌帽子子”和后世常说的“干儿子”差不多。按日本的习俗,男子在元服礼时应当由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为他带上一顶乌帽子,并且给他起个名字,从此两人结成父子之亲,长者称为“乌帽子亲”,幼者称为“乌帽子子”。这个相模太郎,就是被宗尊亲王执行元服礼,成为了他的干儿子,相模太郎时宗这个名字也是宗尊亲王给起的。

  那么到底是哪家的孩子有这种荣幸,能请到一位皇族将军执行元服礼呢?当然不会是一般人。他就是镰仓幕府第五代执权、威权深厚的北条家家主北条时赖的嫡长子,北条正寿!

  正寿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但他之后会把北条家的姓与宗尊亲王起的名结合在一起,使用一个新名字,也就是著名的……北条时宗!

  北条时宗的主要功绩是抵抗了元军入侵。他后来继承执权大位,在元朝入侵的时候调动起整个日本的武力,成功抵御了元军的攻击。虽说元军主要是被台风击败的,但北条时宗至少争取到了等台风的时间不是?要是没人抵抗,元军顺利登陆,台风再猛也不管用了。

  不过这个后来的日本英雄现在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屁孩。今年,他刚刚由宗尊亲王执行了元服礼,按惯例应当在日本各地游历一遍。宗尊亲王其实也只是个大孩子,在镰仓待久了心里痒痒,也借此机会向北条家提出以“乌帽子亲”的身份陪同时宗出游。由于他之前表现得还可以,很符合傀儡的气质,所以北条家也就同意了,不过例行的由北条实时全程陪同。

  当然,日本一片穷山恶水,能有什么好玩的?所以他们走着走着就到了全日本最繁华的地方——博多。到了博多,又听说了谢国明的事迹,就跑来谢家参观一下。

  谢太郎前不久还在担心失去靠山之后谢家该怎么办,这下子就像天上掉馅饼,忙不迭拿出家里的珍藏招待起宗尊亲王来。

  大人谈事,北条时宗觉得无聊,就跑到院子里去玩了。没想到侍女们一下子没看住,让他爬到了树上,还好遇到了韩松等人解救,要不然就出大事了。

  宗尊亲王和北条实时知道之后大惊,连忙询问事情经过,听说是几个“华服和尚”救下的时宗,宗尊亲王顿时起了兴趣,让人把他们请进来。

  不过这些复杂的背景韩松和狄柳荫两人是一点不清楚的。他们一头雾水地跟宗尊亲王交流了一番,给他讲了几件东海的趣事,引起了他的兴趣。狄柳荫虽然搞不清楚情况,但再笨的人也知道现在是个好机会,于是就趁机向宗尊亲王求取一件墨宝。

  宗尊自小练习书法,颇为自得,这时候确实有些跃跃欲试,谢太郎见状,连忙为他准备笔墨纸砚。

  “那么,就赠狄君和韩君一首香山居士的《池上》吧。”

  宗尊亲王拿起笔,面带微笑地写下“山僧对棋坐,局上竹阴清。映竹无人见,时闻下子声。”二十个字,又让北条实时取出自己的大印,盖了上去。

  这是白居易的《池上·一》。白居易的诗在日本非常受欢迎,学过汉文的上层阶级经常能吟上两句。

  狄柳荫接过这张幕府将军的墨宝,大喜,连声称谢。这几个破字没多大艺术价值,但加了印可就不一样了,以后在日本做生意的时候随手一晒,可就是最好的敲门砖啊。

  眼看气氛不错,宗尊干脆又把《池上·二》写了出来,送给了谢太郎。这下子宾主尽欢,谢太郎又请几人吃了顿饭。吃完饭后,东海众人很有眼色地赶紧告辞,谢家稍加挽留就送客了。

  这下子,东海商社不但跟谢家建立了联系,还跟幕府将军搭上了关系,可算是赚大了。

举报

作者感言

修改两次

修改两次

感谢书友龙子狴犴的打赏

2020-01-25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