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舟山海盗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073 2020.01.18 12:00

  韩松冷笑一声,发出一连串信号。先是打出全红战斗信号,然后让两船降全帆,静静等在原处,之后命令全体成员着甲。

  全体成员一阵忙碌,先是套上一件红色的“救生衣”,再套上一件亮闪闪的“勇气甲”。

  这所谓的“救生衣”,其实只是在红布马甲里塞上几块轻木板做成的,勉强能使人保持不沉状态。轻木板本身也有一定防御力,虽然对长矛重箭没什么作用,但至少能防防流矢什么的,把轻伤变成皮肉伤。不过,这个时代没有后世那种鲜亮的橙红色颜料,只能用寻常的铁基染料染成深红色,看上去倒像是血色,多了些肃杀的气息。

  勇气甲全称东海01式胸甲“勇气”,其实是玄武甲的猴版,厚度降低到了1-1.5mm,本来是准备专供给金州契丹人的。不过海洋部自己拿去试了试,觉得这勇气甲轻便了不少,更适合海军使用,就装备了一批。反正海上水气大,弓弦会变软,威力不如陆上大,有这点钢板也够用了。

  枪炮长郑林指挥炮组们揭开炮衣,准备装填,不过韩松先止住了他,让他带人把一门虎威炮搬上船头。

  虎威炮加上炮车接近200kg,搬上艏楼不是做不到,不过也费了一番力气。韩松看着直皱眉头,这台阶真是碍事。

  随后各个炮组开始装填。

  韩松用望远镜看了看对面的海盗船,他们已经等不及,开始划过来了。

  这些海盗很聪明,没有直着划过来,而是向偏东的方向划。因为根据现在的风向,两艘福船如果想要掉头或者绕路,必须先向东转才行,这样双方就直接撞上了。

  “很懂行嘛,但这毫无意义。把我们的社旗升起来,让他们知道是败在谁手下!”韩松喊了一声。

  很快,就有水手拿出画着土豆叶子、辣椒串和圆的东海旗,升到了桅杆顶部。

  两艘海盗船不为所动,继续一前一后往这边划过来。

  韩松一直盯着他们,不时用望远镜观察一下细节,等到他们接近到约一海里时,才命令船员升半帆,慢慢向东南行驶。这就使得舰队驶向了海盗的后方,海盗见状,也向左转头正对着舰队驶来。如此这般,双方便形成了纵队相互接近的队形,正如马路上靠右对向行驶的两队车一般。

  然后韩松让水手给后面的纵横号打了个信号,自己走上了艏楼去了虎威炮旁边。

  “怎么样?瞄准他们左舷侧的桨或者桨窗,多少距离有把握命中?”韩松对郑林问。

  虎威炮虽然可能是这个时代威力最大的火炮,但实际上也只能击沉些小渔船,对付这种级别的海盗船是很困难的。敲几个小洞倒是没问题,但除非能连续正好击中水线,否则根本无法对目标造成太大的破坏。而一旦不能凭火力优势快速击退敌船,就会被具有机动优势的划桨船快速接近,然后用绳钩固定住,被迫卷入接舷战。所以最现实的办法是攻击他们的动力,先打断腿再说。

  郑林拿起望远镜看了一眼,估算一下距离,皱着眉头说道:“这是滑膛炮又不是狙击枪,想精确打中那么点点大的东西,做梦呢?不过他们有十几根长桨和窗,撞撞运气也不是不可以,但至少得近到五十米内才行。”

  “很好,这就够了。”韩松点头回应,然后放大嗓门,喊起来,“现在给两条敌船编号,离我们近的那艘命名为渣古,远的那艘命名为强人。”

  全体船员大喊:“收到!”

  韩松点点头,接着发布命令:“命令甲:艏炮土豆幺,接近渣古50米后,攻击渣古左舷侧的船桨或桨窗,不管是否命中,再次装填实心弹,自行选择目标攻击。命令完毕!”

  “土豆幺收到!”郑林的炮组大声回应。

  “命令乙:船舷炮土豆两,搬运至左舷,待土豆幺攻击后见机行动。若土豆幺未成功击中渣古船桨,你们就见机补射;反之若是土豆幺成功命中,那你们就先待机,等到与后面的强人接触后攻击对方的左舷船桨。命令完毕!”

  “土豆两收到!”

  “命令丙:虎威炮花生幺、花生两、花生三,移动至左舷。进入射程后,自行判断发射时机,攻击敌船甲板!命令完毕!”

  “花生幺(两/三)收到!”

  “命令丁:操帆手,待土豆幺、土豆两发射后,升满帆!命令完毕。”

  “操帆手收到!”

  韩松布置完一连串命令,回到艉楼掌舵。船员们默默回想着自己的职责,看着对面的海盗船,不由得紧张起来。

  郑林看着前方。那艘“渣古”一点点接近过来,船桨不紧不慢地划着,显然是在为最后的冲刺保持体力。甲板上的海盗张牙舞爪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和绳钩示威。

  相对而行的两支船队都在不断调整着方向,海盗不断向左偏,试图接近第一舰队;而第一舰队则借风向右转向,试图和海盗保持一定的横向距离。

  “200,150……”郑林一边估算着距离,一边感受着起点号上下颠簸的节奏,心跳加速起来,手放到击发手柄上,“预备……”

  眼看着接近五十米了,郑林仍然没有击发,只是默默通过准星看着对面。

  这个距离已经近到眼皮子底下了,对面海盗可能是觉得时机到了,骤然开始加速,划桨的频率一下子成倍加快了。

  郑林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感受船只的颠簸,先是逐渐升高,又开始下降。此时他睁开眼开始瞄准,等到船头随着海浪即将降到最低点的一瞬间,他眼睛突然大睁,用力按下了击发手柄!

  燃烧的火绳点燃了火门附近的引药,引药引燃了炮膛内的大量火药,火药骤然爆燃起来,推动一公斤重的铁球快速向前飞出,飞向海盗船“渣古”!

  听到炮声,全船人都屏息紧张起来。只见炮弹错过了前面几根船桨,然后逐渐下落,成功击断了一根船桨,然后又是一根,之后擦过后面的桨窗,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在第四根桨的位置从桨窗穿了进去——里面发出了一声惨叫!

  “啊————!”

  虽然只打断了两根桨,但突如其来的巨响和炮击结结实实地把左舷里面的海盗们吓了一大跳,划桨速度骤然减慢。而右舷反应就慢了一拍,仍然在奋力划船,这就使得整艘船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船头大幅向左偏转,同时船速也减慢下来。

  “干得漂亮!”韩松见状,忍不住大叫起来。

  此时他也不等土豆2击发,直接命令升满帆,向右前冲去,把渣古甩在了身后。

  后面的纵横号见机迅速向左转向,绕开了渣古。原先,两支船队是排成纵队相向而行,现在却穿插到了一起,纵横号和起点号把渣古甩到了身后,然后一左一右夹住了“强人”。

  被抛下的渣古号开始手忙脚乱地转向、升帆,而强人号似乎是一下子被炮声吓住了,没搞清楚什么状况,船速有所放慢。

  土豆2见是时候了,攻击了强人号的左侧船桨,打断了三四根。另一边的纵横号也开炮,打断了强人右侧的一些船桨。两艘船上一共六门虎蹲炮也趁脱离接触前纷纷发炮,起点号攻击甲板,而纵横号继续攻击船桨。

  “轰轰轰……”

  强人号上的海盗被一连串炮声吓得抱头鼠窜,其实并没伤到几个,但这艘船的行动受到严重干扰,一下子迟缓了下去。

  第一舰队向前行驶一会儿,又编成纵队向左转向绕了回来。

  此时渣古号似乎不信邪,挂着帆划着桨又冲过来,而强人号还在艰难地掉头。

  渣古号再次与第一舰队接触的时候似乎学乖了,桨停止了划动,只靠风力接近,一群海盗涌向船头,准备接舷跳帮。

  “来的好,吃我一炮!”

  起点号艏楼的郑林哈哈一笑,直接把炮口瞄向了密集的人群,毫不留情地按下手柄。

  铁弹直朝海盗们飞过去,留下一道血肉横飞的痕迹。密集的人群当即就如同马蜂窝一般炸开了,舷边甚至有人逼急了直接跳进了海里,甲板上的也如无头苍蝇一般乱窜着。

  此后三门虎蹲炮也有样学样,轰击着甲板上的海盗,他们威力虽差,但打出去的都是霰弹,造成的伤亡并不亚于刚才的实心弹。而土豆2仍在继续攻击船桨,这次距离近,瞄得准,直接通过桨窗打了进去。瞬间一大片桨停了下来,同时又是一阵惊恐的哀嚎声传来,估计船舱里面现在一片狼藉了。

  纵横号跟上来,虎威炮攻击船桨,而三门虎蹲炮对着渣古的船帆猛轰。

  现在的硬帆没考虑过抗打击需求,被倒霉地击中关键帆骨,轰地一下掉落下来,又砸中了两个操帆的海盗。

  渣古几乎完全失去了动力,后面的强人号看傻了,开始转向,试图逃跑。第一舰队跟上去,炮组们飞快地装填着,这次起点号也让虎蹲炮攻击船帆,果然成功击毁。虎威炮又慢慢拆着船桨,后面的纵横号跟上来也打起了船桨。

  很快,强人号也失去了动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