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5章 七舰战歌 上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166 2020.02.01 12:00

  1258年,9月18日,15:30

  胶州湾西侧,黄岛水营驻地。

  水营驻地的码头附近,一艘八百料的大沙船已经整备完毕,正缓缓开出港口。

  这艘船是特别定制的,船楼特别高,可以居高临下打击敌人,船舷两侧还排布了四门床弩,有强力的远程攻击手段。这样的战船虽然在南方不算什么,但在北地可以说绝无敌手,也就只有守着胶州富地的胶州水营能装备得起了。

  不过,之前水营的大部分工作只是划着小船在胶州湾内转悠着巡逻打击走私,这艘大船基本没怎么用到,最大的作用只是给上官检阅。

  但是今天,它终于有用武之地了!胶州姜四爷和姜五爷要去剿灭即墨的东海贼,水师也要配合出征,干的还是偷袭腹地这种油水丰厚的活。水营千户赵广得令之后,高兴得不得了,把手下几百个水军好好操练了几天,就等着出去大杀四方了!

  姜四爷昨天点了两个千户往即墨去了,估摸这会儿该进了即墨城,明天就能逼到东海关下了。所以水营也计划现在出发,在崂山东侧找个地方潜伏一夜,明天正好攻东海贼一个不备。

  现在水营的旗舰带着十三艘战船从胶州湾口鱼贯而出。这些战船都是适应胶州附近水情的平底桨帆船,不算很大,一艘船装了三十多个水手和战兵,都是常年在水上打混的好手,还有近二十个征发来的桨手,把船塞得满满的。这样的战船虽然还没商船大,不过运动灵活,战斗力强,一般的商船绝不是对手。

  赵广站在旗舰船楼上,意气风发地指挥着手下打出信号,令船队在青岛以南的洋面上变化出各种阵型,一会儿摆成一个一字长蛇阵,一会儿摆成一个三转回环阵,一会儿又摆出天罗地网阵。水兵们光着脚在船板上跑来跑去,被他折腾得好不耐烦。

  但他没想到,他们闹出的这一番动静,居然全被东海人看到了眼里!

  东海觅天台自从战事爆发之后就把观察星象的望远镜转了个角度,观察起了胶州的动向。觅天台所在山峰海拔六百多米,西侧的胶州湾一览无余。胶州水营本来就是重点监视对象,这次他们又是兴师动众地誓师,又是在海上排出各种阵型的,闹出了好大动静,果不其然引起了监视人员的注意,报告给了军事委员会。

  ……

  九月十九日,凌晨时分,半岛区,临时港。

  虽然东方的天色已经发白,但太阳仍然没有跃出海面,西方的天空中仍然能看到点点星光。

  港口中密密麻麻排布了二十多艘大大小小的木帆船,其中包括一些为东海商社立下卓著功勋的老船,比如起点号和纵横号。但现在海军不缺船倒缺水手,这两艘老船便从海军服役序列中退了下来。起点号作为极富纪念意义的东海海军首舰,已经决定封存起来,待将来技术进步后作为纪念品。而纵横号则作为训练舰留在东海培养新水手,顺便执行一点运输任务。

  两艘自造的小福船“金牛”和“白羊”仍然留在海军现役序列里,不过只执行一些辅助任务,主力已经换装了最新的星火级。现在五艘星火级静静停在港湾里,即使没升起帆,也显露出了独特的美感。

  港区北边的空地上,现役七艘主力舰的船员排出了七道队伍,虽然不像义勇队那样整齐,不过还算能看。队伍前方,韩松站在一个小土坡上,旁边点了一堆篝火,在进行着战前的动员演讲:

  “……现在他们冲过来了,一路践踏着农民的麦田,还肆无忌惮地劫掠着家畜和粮食,从灶后床底翻出最后一点铜钱。他们自己做着这种强盗的行为,却把我们蔑称为贼匪,简直是无耻之尤!”

  水手们也群情激愤,高喊起来:“无耻!”

  韩松挥着手,继续说:“现在他们要来抢我们了!想想你们的房子,还有存款余额,你们愿意将这一切拱手送人,让他们白白鱼肉吗?”

  “不愿意!”

  “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什么?”

  “有大炮!”

  “好,”韩松得意地笑着,“现在上船,用大炮轰他们!”

  水手们高呼起来,然后在军官的指挥下,转身陆续登上了船,升起海翼帆,迎着清晨的阳光,将七艘装载了火炮的战舰开出了临时港。

  海洋部这几年一直在努力培养水手,不过到现在勉强胜任的新老水手也不过二百出头,一艘船上连三十人都分不到。其中五门炮就要至少十五人,操帆掌舵又得近十人,都没几个打杂的了。没办法,军事委员会又从刚打完一仗的义勇队中挑了一批受过出海训练的拉上了船,包括整个第二连和两个炮兵排,后者可以立刻拆分成八个炮组,有力地补充了舰队中水手的不足。

  ……

  “千户,快醒醒!”

  崂山东侧一处荒凉的海湾中,停泊着一大多小十几条舰船,其中最大的那艘旗舰上,赵广正和衣而卧睡在做着美梦。梦里,他指挥着庞大的舰队,扬帆四海大破贼军,贼军四散而逃,他哈哈笑着命令军士吹响号角进行追击。正在这时,座舰突然颠簸起来,不过赵广不以为意,海上嘛,颠簸是正常的……等等,这也太颠了吧,不对劲啊……

  于是他睁眼一看,失望地发现原来是在做梦,颠簸只不过是亲兵在摇晃自己罢了。

  他顿时有些烦躁,从床上坐起来,问:“怎么回事?”

  亲兵急切地说:“千户,哨探来报,北边来了好几艘东海贼的大船,气势汹汹,一看就来者不善啊!”

  水营驻扎在贼人家门口没多远,自然不会放松警惕,桅杆望斗上例行有人观望不说,还撒出了小船守着,岸上的高地也安排了眼力好的看着,二十里以内的海岸一览无余,东海人的舰队一出现,就被发现了。

  赵广听到这个消息一惊,一边起身披甲,一边问:“可真?确定是东海贼的船?”

  “确实没错,”亲兵帮赵广穿上盔甲,“不少弟兄都辨认过,有大布篷,还有前桅杆,除了东海贼可没第二家了!”

  星火级去过几次胶州,独特的船型给胶州水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少人都能认出来。赵广披挂完毕,走出船楼,道:“他奶奶的,这贼人鼻子还真灵,居然被他们发现了。算了,他们过来送死也好,整队,出战!”

  几名亲兵簇拥着赵广上到了船楼顶部,他往北方定睛一看,果然十多里外有几个小黑点,但他眼力不如专业的瞭望手,看不清细节。

  他盘算了一会儿。现在刮的是北风,敌顺我逆,对我有利,如果我方不动,贼船大约要三四刻才能过来。眼看建功立业就在眼前,要等这么久实在让他有些心痒难耐。

  他又看了看东南边的洋面,空旷旷一片一览无余,又看看东北方的洋面,倒是有几个小岛。

  “若是在此处以逸待劳,若是贼军不敌,直接顺风向东南逃窜,就不太好办了。”赵广捋着胡子,深沉地说着自己的思考,“但若我军上前迎战,把贼军堵在那几个小岛之间,贼船皆是海船,回转不便,那就无路可逃了!”

  水营也没几个幕僚,亲兵们纷纷附和道“千户英明”。

  赵广哈哈一笑,威武地大喊一声:“传令各战船,出海,迎战!”

  各小船纷纷接令,慢慢划出了海湾。倒是旗舰没有桨,只能戗风而行,很是笨重,在海上挪了好一阵子。等摆正队形,东海贼的船已经接近到五里以内了。

  此时已经能清楚地看清贼船的详情,赵广见他们排出了一个一字长蛇阵,忍不住大笑起来:“贼人果然是贼人,对水战一窍不通。哪有这么打仗的,这不是给我们各个击破的良机了吗?哈哈,传令下去,排出二龙出海阵,包夹他们!”

  胶州水营别的不说,变化阵型的本事倒是有一套的。很快,十几艘小船就按事先确定的顺序,左右分开,排成两列,慢悠悠地划着水。这个距离下,贼船已经难以转向,战船上的水军们准备好了绳钩和登船用的长梯,摩拳擦掌,等待东海贼自投罗网。

  没想到,东海贼的怪船队接近到两里左右的时候,为首的那条突然把帆转了一个角度,随后整条船就以一个难以想象的大角度向西偏转起来,后面的船也陆续跟上,仍然排着一字长蛇阵,绕到了胶州水营的西侧!

  赵广有些诧异,正在思索该如何变阵,贼船已经到了一里之外,降下了一大半的风帆,速度骤然降低。这下子就奇怪了,贼人这不是弃长取短吗?但这个好机会不能错过,他连忙指令东侧的战船向西移动,进攻东海贼的海船。

  现在又没有无线电,发不了太详细的指令,只能以旗鼓号令,发令要折腾好一会儿。

  东侧的六艘战船接令后,一窝蜂向西涌去,而原先就在西侧的七艘战船更是指令桨手全速划船,准备夺取贼人的这几艘大船。

  眼看着就近到了百丈之内,船上的士卒们抬头看着敌船,垂涎欲滴。西边的大海船船舷上都没几个人,连弓箭手都没有,简直如同娇滴滴的少女一样无防备,只要跳上去就能轻松拿下——只是,那几个铁管子是什么?

  

举报

作者感言

修改两次

修改两次

感谢书友161218011332027的打赏

2020-02-01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