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开始转动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245 2020.01.06 11:20

  “对,就这样,转起来,好,进给,漂亮!”

  东山河边,原先黑水海盗废弃的小木屋,现在被命名为“车库”,是机械组的老巢。

  车库外面,十几个人围在这里,脸上裹着沾湿的白布,观看石墨轴承的加工过程。由于粉尘太大,他们没敢在屋子里面搞,乖乖把设备搬到了室外,同时每个人都准备了自制口罩。

  今天,他们终于要开工试制水车用的轴承了。

  …………

  当初,商业组带回石墨的时候,工业口全员都欣喜若狂,恨不得抱着张小平亲一口。但之后这些二把刀们就一个个都傻眼了,该怎么把它加工成轴承呢?

  季国风先出手试了下。他把石墨捣碎研磨,加了一点珍贵的柴油,分离杂质,然后与黏土混合,之后就像和面一样,把膏状的石墨捏成圈。想了想觉得不够圆,又找木工组做了个小转盘,像做陶器一样回转加工成型,总算得到了一个还算圆的石墨圈。最后拿去石灰窑焙烧,得到了一个硬质的石墨圈。反复调整配方和工艺实验了几次,熟练后得到的产品看上去还不错,但是仍然有两个问题,一是还是不够圆,二是尺寸控制得很不精确。

  不过这给了孙清南启发,它一边让季国风继续制作这样的石墨圈,一边会同机械组一起,做了一个简易的木制钻床。结构很简单,一个直径约1米的木制转盘,圆心上垂直固定着一根木杆,木杆通过一个木轴套固定在底座上,再在杆头固定一把刀具,就成了一个粗糙的钻床。

  可想而知,他们这些二把刀做出来的东西是多么的不靠谱,转盘转起来之后有肉眼可见的震动,前后两个轴套同心度很低,木杆也不直。一系列不利因素叠加下来,使得这个钻床初号机精度低得吓人,刀头不断晃动,根本没法用。经过长时间的改进,不断打磨木杆和轴套,修正转盘的重量分布,又动用了少量战略储备润滑油,还不得不缩短杆长,才把精度控制在一个可接受的程度上。

  然后他们用这个原始钻床,钻出了本时空第一个可用的石墨轴承。

  “大口20.12mm,小口19.95mm,多么美妙的数字啊!我宣布,公元1255年,5月23日(农历),东海商社第一个石墨轴承试制成功!这是我们的一小步,但却是人类的一大步!欢呼吧,工业时代到来了!历史必将从此改变!”季国风左手拿着石墨轴承,右手拿着一个数显游标卡尺,激动地宣布道。

  孙清南小心地把轴承接过去,季国风看看四周,发现众人都在紧张地看着轴承,没人看他。于是他尴尬地从箱子上跳下来,把游标卡尺递给旁边一个女生,后者接过卡尺,用白布仔细擦干净,放进盒子里,小心地抱着。

  大小口只相差0.17mm,这是由钻床的特性决定的,并不是说他们的加工精度已经达到了这个级别。

  之后他们又制作了4个这种20mm轴承,从中选出最好的一个,装在钻床底座上替代原先的木轴套,又重新磨制了一根20mm木杆,组合在一起。

  换装石墨轴承之后,刀头晃动大大减小。此时机械组有人提出建议,说这钻床把刀头位置换一下,就是车床啊,完全可以用它来加工出更圆的木杆嘛。

  于是众人纷纷拍头称善,赶紧改造设备,加工木杆。

  就这样,经过不断的自我改造与迭代升级,到了六月初七,他们终于得到了一台精度比较令人满意的手工简易机床,众人决定一鼓作气,把水车用的轴承做出来,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这次他们采用了新工艺,使用两台相对的机床。其中一台是经典的车床,负责切削;另一台是一个大号的转床,一个外径约180mm、内径约100mm的预制石墨圆环型胚体被固定在上面。

  一人摇着车床,使刀头快速转动,另一边,孙清南操作着转床不断降低位置,直至与刀头接触,然后慢慢转动,让刀头将胚体外廓切削成正圆。石墨是脆性材料,应力稍大就会崩裂,因此必须慢速切削小幅进给,加工速度快不起来。

  随后又调整位置,让刀头切削胚体内部,将胚体切削成一个标准的圆环。孙清南让车床停下,慢慢操作转床,使刀头位于圆环圆心,再小心把圆环退出来。

  随后静置一会,让石墨圆环冷却。围观群众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直愣愣盯着圆环,生怕它飞了。

  十分钟后,孙清南长啸一声,小心地把圆环从转床上取下,安然无恙!孙清南转身一圈把圆环展示给大家看,群众中爆出一阵阵欢呼!

  随后季国风又测量了尺寸,外径175.11mm,内径120.20mm,旁边木工组的于雄章把早就准备好的弧形木板拿过来,像箍桶一样把轴承包起来,然后用线狠狠扎紧,看得旁边人一阵心痛。

  于雄章哈哈一笑,把轴套狠狠一压,看得众人差点要骂娘。然而轴套纹丝不动。他随手递给孙清南,然后对围观群众粗着嗓子说:“担心什么呢,脑子里的材料力学都喂狗啦?这个结构还怕压么,别说我这随便一按,就算用上吃奶的力气,也别想压碎。

  再说了,石墨这东西又没那么娇贵,就算真碎了,拼起来黏一下照样能用,你们啊,就是穷惯了,刚有点好东西就宝贝得不得了。别看了,趁热打铁,既然轴套做出来了,今天就给水车装上,都过来帮忙!”

  当然不可能那么快,因为有了轴承,传动轴也得加工出来才行。机械组又把水车用的粗短的木轴拿过来,套上转床,外径加工成匹配的尺寸,然后又拿轴承比划一下,把轴打磨到转动顺滑的程度,才算大功告成。

  之后众人齐心协力,给水车转轮插上传动轴,又给水车底座装上轴承,然后把轴插入了轴承中,整台水车这便成型了。底座是升降式的,此时正在最高位上,水车转轮还悬空着,有人轻推了转轮一下,巨大的转轮便轻快地转了好几圈,引发了周遭的一片喝彩。

  喝彩声中,附近其它穿越者也被吸引过来,人越来越多,围了好几层。在他们的注视下,于雄章不断调低底座的高度,让转轮浸入河中,随着河水的流动,转轮缓慢而坚定地运动起来。

  孙清南把传动轴连上一套滑轮组,然后喊季国风过来,两人一起拉着绳子。水车的出力显然很可怜,负担不了两个人的重力,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在水流中静止下来。季国风慢慢松开手,孙清南就被水车一点点吊了起来,季国风赶紧掏出手机给他计时。提高到离地一米半后,孙清南滑了下来,松开滑轮组的连接,一把抢过季国风的手机,看了一眼记录的时间,然后打开计算器啪啪啪算了一下,转身高声向大众宣布:“我们的水车,功率为512W!”

  这个功率实在小得可以,连一马力都不到,也就相当于两三个人的输出,不过胜在持续性和成本上。但不管怎么说,从人力到水力,这是一项里程碑式的进步。

  “万岁!”人群中爆发出欢呼。

  “万岁!万岁!”随着水车转动的吱嘎声,欢呼声一波高过一波,工业口的人和围观群众抱在一起,蹦蹦跳跳,又哭又笑,高兴的情绪不断向外传播,又反馈回来,所有人都激动起来,不少人嗓子都喊哑了,几个性情中人更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穿越者们登陆之后,处于一个陌生而贫瘠的环境中,物资短缺、情绪压抑,每日都要进行繁重的劳动和训练,还时刻笼罩在海盗袭击的阴影之下,每个人虽然强颜欢笑,但心里的恐惧和绝望其实每天都在增长,对未来的信心并没有那么足。

  而今天,他们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不是用旧时空的物资,而是用这个世界的资源,复制出了一点点后世的成就,这如何不让人感慨万分,如何不让人高歌痛哭呢?

  “这就是我们的成果吗?我们真的做到了?”

  “这上面有我砍的木头!我的力气没有白费!”

  “呜呜呜,爸爸,妈妈,对不起……”

  “这是力量!车床是圆周运动,轴承是圆的,水车运动也是圆周!圆无所不在,圆就是力量的化身,圆中有神!力量万岁!圆神万岁!”

  人群大喊大叫、胡言乱语着,发泄着积累多日的负面情绪,甚至还有人趁乱对暗恋的女孩子表白了出来。

  不远处一个小坡上,张正义、陆平还有几位老师在看着欢腾的人群,同样感到激动万分。

  “不就是一个水车嘛,至于这么激动吗?都是群小屁孩……”陆平一边抽泣着一边说。

  “哈哈,努力并进步,这才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啊。”张正义拍着他的肩,脸上也是两行泪。

  “孩子们,你们应该感到骄傲,我们也为你们骄傲,你们都是好样的!”前语文老师谢爱莲一边哭着一边说。

  老师们抱在一起,簇拥着二人向山下走去。

  此时天色渐黑,从海边到东山,从砖窑到农田,人群唱着国歌逐渐汇聚在一起,张正义激动的宣布休息一天,并要动用储备物资庆祝一下,大家欢呼着把他抛起来,一边高喊着“舞会!”,一边手拉着手一起向102走去。

  人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与喜悦,充满着对未来的希望。

  然而。

  “呜——————!”

  就在这时,102的汽笛鸣响了,长长的尖啸声四处回荡,似乎要撕破天际一样。

  这是警报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