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6章 方阵(加更,感谢江西胖哥的红包)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009 2020.02.19 19:28

  1259年,2月15日,春分,高密县。

  见敌阵崩溃,高正立刻举剑命令道:“第三骑兵排,出击!”

  “出击!”范龙城重复命令后,不耐寂寞地亲自带队冲了出去,“弟兄们,表现的时候到了,都给我控好了!”

  “嚯!”骑兵们齐声回应着,保持着队形向前进。

  骑三排下有四个班,前后列成四行,如方块般整齐地小跑到混乱中的诸城军阵前。这一如同巨锤般的景象给乱兵们带来的心理压力比炮击更大,立刻吓得他们四散奔逃。

  “第一班,上!”

  但骑兵们却没有即刻一股脑冲进去,而是每次冲出去一个班,专冲诸城军的薄弱之处,冲散后解散队列,每人随意砍几刀,然后迅速脱离战场,重新集结后,排到方阵末尾,下一个班才再次出击。如此一来倒更像是实战训练,杀人不多,但确实有效地将敌军冲得更散了。

  步兵们依然保持火枪手在前、长矛手在后的横阵,快步走朝着崩溃的诸城左军前进。炮兵们也直接把炮车上的牵引绳套到了自己的肩带上,五人一组或推或拉带着炮车前进,速度竟完全跟得上步兵。旁边驭手控着两匹马拉着弹药车,更是轻松惬意。

  “不好,贼军妖法犀利!”

  战况瞬间急转直下,范泰看到这一幕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这怎么说溃就溃了?

  他看看右军的位置,离抄到贼军后路至少还有一里路,于是咬牙对赵与赢说道:“赵百户,我去引中军掩护溃军,你带骑兵对贼军冲一阵,切不能让他们与溃军接战!”

  说完,范泰便一拉马缰,向后回到了中军的位置,指引中军向北急行军,准备阻拦野战团步兵的前进。

  赵与赢看了看野战团的方向,脸色阴沉,召集起骑兵们,小跑着向东北方冲过去。

  高正见一支骑兵冲了过来,又回头看了看背后的诸城右军,做出了判断,吼道:“变阵,空心方阵!骑二排,转移到阵北待命!”

  军乐队根据高正的指示,先是吹了一阵号,又按特定的节奏敲起牛皮腰鼓。

  正在行进的步兵停了下来。前排火枪兵位于中央的第二连停下,排出稀疏的战斗阵型,开始准备火绳。两侧的第一连和第三连分别以左端和右端为轴转向,三个火枪连形成了疏松的凹字形阵列。后排的长矛兵次第前进,五六七连分别持矛站到了三个火枪连背后,第四连移动到了凹字形的缺口之外,并未完全堵死,形成一个麻将牌山式的方阵。

  “不要急!”“稳步走!”“踩着鼓点!”军官们不断维持着队形。

  紧接着,六门狮吼炮移动到方阵四个角的位置,直面骑兵的那一面多两门,马拉的弹药车进入了方阵内部,跟指挥部和军乐队呆在一起。之后,第四连堵住了缺口,骑二排在阵后二百米外列阵,骑三排停止了追击溃兵,集结起来开始返回。

  东海军的步兵战术看上去很简单,就线列阵型和方阵阵型两种,士兵动作也无非是走路、举枪和开枪。但是,简单的阵型背后有恐怖的细节。军官们要提前在图上作业,规划变阵的过程,计算每个连所需的时间,将大命令分解为具体的小命令,精确到每个排每个班的步速和转向,在理论上求出最优解,然后,还有大量的训练!

  谈到“兵法”,很多人会下意识地联想到孙子兵法那般大而化之的总体论述或者演义小说中神乎其神的阵型变化和奇谋。但是,往大了吹谁都会吹,而真真正正把兵怎么练、步子怎么走、刀枪怎么挥舞这些细节记录下来的兵书才是真正珍贵的。中国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也就戚继光的《纪效新书》等寥寥几本而已。

  而现在,对于初出茅庐的东海军来说,真正核心的,不是火枪火炮,不是民族主义洗脑,而是这一套细节化的将士兵组织成军队的操典和理念。如今这个变阵,就是这一点的体现。

  “安全了。”高正松了一口气,又看向前方的诸城骑兵,“朋友,靠近点,再近点……”

  正在朝这边行进的赵与赢见到野战团眨眼间就排出了方阵,心中大骇——这就是当初他受挫的那种阵势!只不过当初只撞上了一边,现在遇到是完全体!

  同行的骑兵们也都是这种方阵的受害者,马速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起来。

  赵与赢回头看看中军的方向,范泰已经带着中军急速赶来了。他脑筋急转,对着手下们喊道:“开始冲吧!这次别太近了,到了阵前八十步,就向东转退回中军!如今贼军列阵,我方之滞敌任务已成,不要多折损了!”

  骑兵们心领神会,表示同意,同时心里暗暗决定,要提前转向,八十步太近,一百步……不,一百二十步吧。

  于是他们便逐渐加速,向野战团接近了过去。本来距离就不远,对于骑兵来说可以说转瞬即至,很快就近到了二百米前后。

  赵与赢见方阵中没有开火,松了一口气,正要指令转向,骑兵们却已经开始自行向东转了,阵型瞬间乱了起来。他按耐不住怒气,正要把这些没出息的东西骂一顿,余光却突然瞥见贼军阵侧的骑兵动了起来,阵脚的两门铁筒也在转向,顿时敏锐地察觉到情况不妙。

  “快跑!”——“放!”

  果然,这支骑兵的混乱转向,暴露了一大片宽阔的侧面出来,高正受不住诱惑,即使距离差不多有二百米,超出了火绳枪的有效射程,还是果断命令这侧的第三连和三门炮齐射。三门炮,一门装填实心弹,另两门装填霰弹,加上火枪,这一下子就是近二百枚铅子和一枚铁弹射了过去——

  虽说距离这么远没什么准头,但这么大的目标,总能中一些。一瞬间,十多骑或是因为中弹,或是因为被绊倒,总之就是倒了下去。

  受此影响,诸城骑兵的阵列更加混乱,骑二排趁机冲了上来。

  “第一班,上!”

  一方混乱不堪,一方却排出了严整的队列,高下立判。骑二排严格按照操典,一个班冲过去,砍翻或撞翻数名骑兵,随后立刻在对面重新集结列阵。虽然论单打独斗,一个诸城骑能打两个东海骑,但战场上不跟你讲这个道理,战况很快就向东海骑兵倾斜了过去。

  不过,东海骑战斗尚可,追击的本事却不够。许多诸城骑兵根本不管他们,只管朝西南逃跑。等到骑二排完成了标准的四轮冲击,双方已经完全脱离,前者追赶不上,只能收拾战场,回归阵侧待命了。

  经此一战,诸城骑兵总共有二十七骑被留了下来,但东海骑兵也有不小的折损:五人在冲撞中落马,其中一人无伤,二人轻伤,一人重伤,一人当场不治;还有七人在搏斗中见了血,又有一人被马枪透过盔甲薄弱处刺入右肩失去了战斗力;剩下的没明显受伤的,盔甲也受创变形了好几处。

  如果扣去枪炮杀伤的那些,只论伤亡数字,胜利的东海骑兵的损失竟不比失败的诸城骑兵低多少,由此可见骑兵战的残酷,直教范龙城看着心疼。“见鬼,可恶,要是有手枪就好了!”

  但东海骑多的只是受伤,而对于逃跑的赵与赢来说,这可就是切切实实的损失了,足以让他肉疼到死!

  他们仓皇逃回中军附近,范泰见了冲阵的全过程,也没责怪他们。毕竟东海贼妖术实在惊人,就是范泰自己带队冲阵,也未必能做得更好。

  野战团击退这波骑兵冲击后,迅速清理了战场,指挥部的卫生兵简单给伤兵处理了一下,整个方阵便保持着阵型,缓缓继续向西行进。

  范泰此时也顾不得收纳溃兵了,再去管他们只会贻误军机,只好让赵与赢带着残存的骑兵试着将他们驱赶回大营,自己领着中军朝野战团迎了过去。

  中军一千多人,对上野战团并没有明显的兵力优势,不过其中老兵的比例比左右两军高得多。范泰也不指望能立刻战而胜之,只希望中军挡住贼军一阵子,等到右军包抄到他们后面,就有胜利的希望了。

  高正看看背后仍在四百米外的诸城右军和已经近到眼前的中军,估算了一下接触时间,让方阵停下,四个长矛连保持方阵阵型不变,三个火枪连和六门火炮向前展开,再次形成线性阵列,迎战诸城中军。

  火枪连只有三个,变换队形很方便,马上就排成一道横队,正面迎向了二百米外的敌军,踩着鼓点走了过去。而火炮转移起来就有些麻烦了,线列步兵正在行进,大炮要想不打到自己人,得移动到两翼足够远的地方才行,但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高正没让炮队做大规模的转移,而是喊道:“先朝前打上一炮,然后掉过头去,轰击后面的敌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