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7章 夺取胶州 上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2748 2020.02.02 06:00

  1258年,9月19日,9:22,崂山湾。

  胶州水营旗舰的船楼顶上,赵林和几个亲兵惊恐地趴在女墙后面,不时抬头看一眼周围。

  他的座舰已经被两艘东海贼的大船一左一右包夹围住,用钩索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甲板上的兵士要么已经被贼人那种恐怖的火药武器清扫一空,要么就躲到了船舱里,不敢冒头。

  东海贼人也不急着冲过来,而是用他们那大铁筒不断射出铁球,轰击甲板中央高耸的船楼。楼板本来用的也不是什么好木料,在轮番轰击下不断发出断裂的响声,眼看就摇摇欲坠了。

  “啪!”

  突然不知道哪根梁断了,船楼骤然倾斜起来,歪了一个角度才停下来。赵林几人一直趴着,倒是没摔倒之虞,把住女墙就稳住了,不过还是被吓得脸色发白。

  外面的炮声暂时停了下来,风声和木料摇晃的吱嘎声显得格外刺耳。一个亲兵大着胆子探出头去观察,只见十几个穿着红衣的东海贼押着几个投降的胶州水兵通过木板走到了这边的甲板上。贼兵手里都拿着短矛,而降兵手里则拿着斧子,被矛指着走到船楼底下,对着已经断了一半的木料砍了起来。

  在一声接一声令人心颤的砍伐声中,一个配着飞檐肩甲的红衣贼走了出来,对着船楼顶上大喊:“喂,你们投不投降?不投降的话,这坨废木料就是你们的棺材啦!”

  楼顶上的几人面面相觑,一个亲兵忍不住开口:“千户,你看……”

  赵林看了看几个亲兵,都不像是愿意拼命的样子,只好叹了口气,说:“罢了,东海贼如此凶猛,大概姜四爷那边也凶多吉少。我们独木难支,打成这样也算尽力了,先保住性命再说吧。”说完,他拿下头盔,摔到地上,然后倚住女墙坐了起来,一脸颓唐的样子。

  亲兵大喜,立刻对着外面喊道:“我们投降,我们投降,莫砍了,莫砍了!”

  下面那个红衣贼军官闻言,让战俘停止了砍伐,又朝上面喊了一声:“好,放下武器,一个接一个都下来。错过这次机会,船舱里面的就格杀勿论了!”

  旁边的红衣贼也配合地喊起“格杀勿论!!”来,亲兵连忙说:“好说好说,我们这就下来,莫要冲动。”

  话音未落,就已经有几个躲在船舱里的士兵听到他们的对话,抢先跑出来了。红衣贼把他们一个个捆住双手,扔到旁边的大船上去。赵林看着这一番景象,无奈地摇了摇头,也随亲兵爬下了船楼。

  ……

  崂山东的海面上,寒露号和大雪号夹住了敌军的大沙船,而其他战舰则解散了编队,追击着四散奔逃的其他小船。

  韩松站在寒露号的艉楼上,看着大沙船上的敌兵从船舱中鱼贯而出接受投降,最后还出来一个披着金甲的大官,满意地点点头。既然大局已定,他拿起腰间的对讲机,试着说了一句:“CQ,CQ,通信测试,通信测试,能听到吗?”

  不久后,对讲机里传来张船长清晰的声音:“听到了,清楚着呢。我就在峰山头,离你们也没几公里,战斗过程都看见了,你们打得不错啊。”

  这年头的电磁环境过于纯净,即使是这种低功率的手持式对讲机的通话距离也能轻松超过五公里。张船长所在的峰山头位于阔马区东侧,离战场也没多远,是电磁波能轻松到达的距离。

  韩松苦笑了一声:“本来可以完胜的,没想到还是出现了减员,唉,刀剑无眼啊。算了,老大,你们有什么指示?”

  江黄儿并不是这场战斗中唯一一个牺牲者,后面的小雪号一时不慎,被几个水性精湛的敌兵从背后摸上船来。虽说偷袭者最终被制服,但混战中还是砍伤了好几个水手,其中有一个受了重伤,几乎救不回来了。其他船上,也有或多或少被弓箭或其它抛射物击伤的。

  “什么,减员了?”张船长有些吃惊,“唉,也没办法。等等,别的以后再说吧,现在有正式命令。咳,现在的事态已经难以在短期内通过政治手段解决,所以必须寄望于军事手段。根据战俘的情报,胶西县城现在的防守兵力不超过二百人,非常空虚——军委会已经决定了,突袭胶州,救出乌文成等人!”

  “真的?”韩松拿着对讲机,有些激动。

  停了一会儿,对讲机那头传来史若云的声音:“没错,高正已经带着义勇队已经先行军赶往胶西县了,他们八点整从城阳区出发,预计十五点左右到达大沽河东岸。你们第一舰队留下三条船打扫战场,剩下的带着船上的义勇队和火炮立刻赶往胶西县与他们汇合,接受高正的统一指挥。汇合地点是北纬36.xx,西经0.xx,到了之后通过对讲机联系。重复……”

  之后,张船长又把命令重复了一遍。管委会临时规定,通过对讲机发布的声音命令,必须有两个或以上的管委同时发布,以免产生误读或者私自调兵。

  韩松拿出海图划了一道,现在他们的位置距离目的地大约有四十海里的路程,想在十五点之前到达,得开出平均六节以上的高速才行。想到这里,他立刻鸣号把七条船召集起来,让金牛、白羊和小雪留下清扫战场,上面的义勇队转移到其它船上,剩下的四艘星火级寒露、霜降、大雪、立冬立刻向南出发,赶赴胶州湾。

  今天是战斗配置,没装货物,各艘船都很轻盈,在崂山湾的北风中张满了帆,跑出了超过八节的高速。绕过崂山东南角,开始转向西之后,海翼帆对于侧风仍然有很高的利用率,速度并不降低。直到来到胶州湾口转向北,速度才降了下来。

  9月19日,12:32。

  一道狭窄的海峡出现在了第一舰队的面前,这就是韩松熟悉而又朝思暮想的胶州湾了。

  胶州湾口虽然不过四五公里宽,但水深却很是足够,要不然后来不会成为良港区了。第一舰队从湾口直冲而入,几艘胶州水营留守的小船先是过来试图拦截,见到这副架势,又吓得不敢向前。韩松指挥炮组开了一炮示警,然后让水手对着他们高喊:“快让开,我们没时间俘虏你们!”

  说完,他贪婪地看着湾口两岸的青岛和黄岛地区,看着沿岸随便挑一个出来就是优良港口的大小海湾,狂笑地说道:“胶州湾,我们来了!这次来了,就不会再走了!”

  ……

  14:17

  大沽河东侧,一行一百多人马的红衣队伍正坐在太阳底下休息,突然有两骑从西而来,走到人群前下马,大声喊道:“报告,大沽河就在两千米外了!”

  人群中,高正站起来,问:“现在河边人多吗?有渡船吗?”

  领头那个侦察兵回答道:“两岸密密麻麻停着数十条大船,不过现在午后河边人不多。渡船大多在西岸,东岸只有七八条,但没几个船工,大约是去午睡还没回来。”

  高正点点头,说:“你们先休息吧,再过五分钟就出发。”说完,他又拿出一份地图出来看了看。

  义勇队这次走得比较急,没有携带火炮和辎重,而且大沽河河面过于宽阔,以现在的技术是没法搭桥的,想通过只能借助渡船,所以不得不让海军帮忙才行。当然,海军的人不一定靠谱,所以高正让人注意渡船的情况,以便在紧急情况下自行渡河。

  段明远凑过来,看着地图打趣道:“看来我们这是提前到达了啊。就这二十多公里,走走停停都没尽力,啧啧,也不知道姜家军那一日五十里的龟速是怎么走出来的。”

  “我们没带火炮,也没带多少粮草,轻装上阵自然快了,不然也对不起平日里的拉练……”

  高正正说着,腰间的对讲机却兹拉兹啦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仔细一听,里面传来了韩松模糊的声音“CQCQ,这里是韩松,这是测试,这是测试……”

  高正等他说完,呼叫道:“这里是高正,收到了,你们到哪了?”

  “呃,我们已经到河口了,不过有些麻烦……”

  

举报

作者感言

修改两次

修改两次

感谢书友米米她爸的打赏

2020-02-02 06: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