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金州与“辽人”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4388 2020.01.15 06:00

  金州,就是后世的大连市金州区,控扼住辽东半岛最南端一段狭窄的陆桥,地理位置重要,曾经是辽东地区最大的海贸港口,现在也是东北地区商品向外输出的一个口岸。

  这里太远的历史不可考,辽国的时候,辽国朝廷将苏木底城的居民迁徙至此,建立“苏州”,后来逐渐发展成一个贸易城市。

  后来女真兴起,辽人抵抗不住,一部分人逐渐往辽东半岛南部退却,最终战败被女真屠戮一空,苏州也随之荒废。(这剧情好像在哪里见过)

  再后来女真建立了金朝,金朝后期,东北地区的女真人在蒙古人的攻击下节节败退,最后退入辽东南部,又在苏州的废墟上设立了金州。金州的“金”,既是金朝的“金”,又是固若金汤的“金”,意思是守护金朝的最后堡垒,希望能在这里抵抗住蒙古铁骑的攻击,保住金朝在龙兴之地(东北)的最后一点地盘。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金州只守了三天就沦陷了。讽刺的是,蒙古军的主力并不是蒙古人,而是辽国后裔契丹人。

  成吉思汗带领蒙古兴起以后,多次攻击金朝,东北地区的契丹人也蠢蠢欲动。金朝为了监视他们,让两户女真人夹杂一户契丹人居住,结果反而逼反了契丹人。其中一个叫耶律留哥的表现尤为亮眼,最后成为了契丹人的首领,与蒙古人配合攻占了东北的精华地带,后来还重建了辽国,自称辽王,史称“东辽”。

  东辽国对待女真人的态度可想而知,辽东地区的女真人要么被杀,要么向东北方的山林中逃亡。后来,耶律留哥向蒙古称臣,引发了东辽国内部契丹复国主义者的不满,发生了叛乱,耶律留哥又带着蒙古人杀回来,又一场动荡降临了。再后来,耶律留哥的后人被封到了辽河以西的广宁府,又把相当一部分人口带了过去。

  就这么一轮轮折腾下来,辽东地区的人口锐减。金朝的东京路(辖区大致和后世的辽宁省相仿)有十多万户,而后来元朝在此处建立辽阳行省的时候却只统计到四千户,几十万人口就这么消失了。不过想想后来中原地区的动荡,这也不算什么了。

  当然,这些消失的人口不一定就是死亡了,相当一部分躲进了山林重新过起了渔猎生活。现在,辽东地区的肥沃土地都被蒙古人和契丹人占据,即使几十年过去了,这些山民也无法回到平原定居下来,只能偶尔前往海边,用手中的山货与商人交换粮食、茶叶与日用品。

  金州就是这么一个贸易口岸。这里战乱后已经荒废,蒙古人看不上这里,连税务官都懒得派一个,但正是这一点吸引了不少商人和山民汇聚过来。

  第一舰队天一亮就启航,到达大连湾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韩松用望远镜扫了一圈,发现湾北部有城市的痕迹,就开了过去。

  大连湾西北部有一个半岛深入海中,在大海湾中又隔了一个小海湾出来,第一舰队朝这个小海湾开进去,没一会儿就看到了金州城。

  金州城位于一道狭窄的陆桥上,控扼住了通向南方的道路,可谓非常险要了。不过现在旧城早已荒废,城墙都坍塌了,只见废城和海岸间乱糟糟地搭着一些帐篷。

  海岸边有一个简易木栈桥,已经停了两艘商船,没有引航员出来迎接。

  韩松打了个戒备的信号,缓缓靠近栈桥。

  栈桥附近几个人发现了他们,走了过来。为首一个男人身着白色长袍,圆领左衽,头顶剃光,耳侧留了两道长发,显然是个契丹人。他张开双手,示意没有武器,用北地口音的汉话大喊了一声:“请问是哪边的朋友?带了什么货物来?”

  韩松走到舷边,也学着他的姿势张开手,回道:“我们自胶州东海来,带了粮食、茶叶、布匹,”他提起一个坛子,“还有酒!”

  白袍契丹人看到酒,哈哈笑起来,用大嗓门喊道:“好朋友!我叫耶里合,你的衣服没见过,你叫什么?”

  这时候另外几个衣着简陋的秃顶契丹人靠近起点号,抛了几根绳子上去。水手们看看韩松,韩松点了点头,随即水手们把绳子绑在船舷上,栈桥上的契丹人轻巧地用力,把起点号拉到了栈桥边停靠住。

  韩松放下舷梯,带着几人走了下来,做了个揖,说:“在下韩松,是东海商社的船长,也是汉人,只不过习俗有些变迁,请问这里可是金州?初……”

  韩松正说着,耶里合的脸色却一下子阴沉下来。

  金州是金国人的叫法,辽国人把这里叫苏州,这显然是个要命的政治正确问题。

  韩松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改口,说:“哦不,请问这里可是苏州?在下初来乍到,不知此地听谁号令,有哪些规矩?”

  这时候船上有机灵的把那坛酒递了过来,韩松顺手就递给了耶里合。

  耶里合接过酒,脸色瞬间阴转晴:“哈哈,这才是好朋友嘛。放心,苏州有耶律庆大(dai)王看顾,守规矩!你的货,我们收两成,别嫌多,你赚得更多!”他指指后面那些帐篷,接着说,“然后你们就能去那边找人换货了,都是些女真蛮子,又穷又傻!绝对比你在登州那边用钱买划算多了!”

  耶里合打开酒封,喝了一口,又接着说:“嗯,还行,登州买的吧?我建议你下次去城东买些朝霞酒。不过你这种也不错了,至少可以换五张鹿皮,两坛或许能换一张熊皮!这里有我们看着,女真蛮子不敢乱来的,交两成绝对不亏的,你可赚大了哈哈。”

  韩松有些无语,他现在觉得耶里合的“淳朴”是装出来的,实际上精明的很。“那我们先过去看看,等谈好了再过来取货可以吧?”

  “没问题,我们对朋友肯定行方便,你们去逛就好了,觉得合适就把那些女真蛮子带过来取货。不过只要你们的货从船上卸下来,就要交给我们两成!”耶里合很是大度的样子。

  韩松从船上喊了几人,让他们带着一些样品去帐篷那边谈生意。他自己倒是留在了栈桥上,因为他对这些契丹人产生了兴趣,准备跟耶里合再套点话。

  “耶兄,不知是否冒犯,这耶律大王是何许人也?”

  耶里合眼珠子一转,避重就轻地说:“耶律大王就是耶律大王,复州以南都是耶律大王的地盘。”

  “耶兄让我去找女真人交易,耶律大王为何不自己做这生意?”

  “自己做生意哪有这坐地收钱来得痛快!”他倒是丝毫不避讳。

  韩松嘿嘿一笑,把耶里合拉到旁边,悄悄地说:“那铁器的生意,耶兄可有兴趣?”

  耶里合眼前一亮,又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指着远处的卫兵,说:“我们可不缺铁器!嗯,不过,拿去卖给女真蛮子也是好的,你们有什么铁器?”

  韩松似乎是找到了一点奸商的感觉,尽量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寻常铁器自然不值一提,不过,铁甲,不知耶律大王可否有需要?”

  耶里合一颤,收起了大嗓门,同样低声道:“你可别开玩笑,铁甲是那么容易弄到的?”

  蒙古人征服金朝之后,不少女真人逃归山林,蒙古人也没法进去抓,就仿照当年辽国旧例,对东北地区实施铁禁。不过现在的蒙古政权没有后世的执行力,商船夹带点铁锅菜刀什么的是家常便饭,而且女真族入主中原后经过百年熏陶,已经掌握了比较先进的制铁技术,不再是野人了,完全可以用土法自己炼铁,打造一些刀枪箭矛之类的并不成问题。

  但是铁甲就不一样了,打造起来需要的技术比武器高得多,蒙古人完全可以从生产端控制住,所以甲胄是很难流入东北地区的。

  自古以来,甲胄就是管制物品,刀剑之类的反而不禁。因为就算聚众几百人造反,只有些刀剑长矛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很容易被少量装备了甲胄的专业士兵击溃。当年辽国就是靠着铁禁,一直压制着强悍的女真,直到宋国向女真大量输送武装,装备了甲胄的女真人如虎添翼,才攻灭了辽国。

  韩松感觉这些契丹人不简单,用铁甲试探了一下,果然不寻常。

  此时东辽国虽然已经归附蒙古,但和汉地世侯一样,自主权较大,整个辽东地区理论上都是东辽国的地盘。耶里合等人身为东辽国的国族,完全可以去首都广宁府那里获取铁器和铁甲,但是他们不这么做,反而对走私的铁器有兴趣,说明和广宁府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听说,当年东辽国有很多人不满附庸于蒙古人,曾经起兵叛乱,莫非这些人就是传说中的契丹复国主义者?

  韩松做出一个暧昧的表情,上到起点号,招呼耶里合上去。

  耶里合看看金州城的方向,咬咬牙也上船了。

  韩松进船舱拿了一块东海00式胸甲出来,递给耶里合,说:“耶兄,这是东海产的‘玄武’甲,你看看可否入眼?”

  耶里合接过玄武甲,眼前一亮,用手抚摸着这块板甲光滑银亮的表面,又试着弯折了一下,惊喜地说道:“这是钢的?”

  紧接着他拔出一把匕首,对着钢甲狠狠一刺,自然是没悬念地滑开了。

  耶里合收起匕首,拿着玄武甲翻来覆去地看,爱不释手的样子。看了好一会儿,他看明白了,这是个好东西,不会便宜,咳了一声,问:“好朋友,这个怎么卖?”

  韩松微微一笑,说:“这玄武甲,精钢所制,用了我们东海的不传秘法,才能制成浑然一体一整块,坚固无比,又能卸开攻击力道,实乃不可多得之上品,我们能弄到的也不多。耶兄诚心要的话,三十九贯一件,可以用山货支付。”

  耶里合一愣,不是嫌贵,他本来以为会听到一个天价,没想到想象中的便宜多了。

  其实39贯并不便宜,宋朝一副全身步人甲也才30-40贯。不过这是军方采购的成本价,民间禁甲胄,有价无市,现在辽东又遭受铁禁,如果能把步人甲走私过来,估计百贯都不止。这玄武甲虽然只能防御胸部,但这价格也还算不错了,以后契丹人再自己给其他部位配上皮甲,就是一套很不错的战甲了。

  实际上玄武甲只有一块钢板,一共也就3kg钢,按卖给外部市场的钢价计算也不过3贯(一宋斤600g)。而且不用考虑与其他部位的连接和配合,误差大点也无所谓,所以一个学徒练一阵子也能敲出来,加工成本非常低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拿十六世纪欧洲板甲比较成熟的时期相比较,那时一个意大利工匠一个月的工资差不多5弗洛林,一匹马要30弗洛林,一套全身板甲要35-40弗洛林,而一件胸甲只要5弗洛林。可见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话,1弗洛林基本相当于此时代中国的1贯。当时的板甲大都是熟铁渗碳再热处理,而玄武甲是纯正的钢甲,所以价格应该比那时的胸甲贵一些,但合理价格有个10贯也就差不多了。

  现在卖给契丹人39贯,东海商社赚取暴利,而契丹人获得难得的甲胄,皆大欢喜嘛。更何况39贯只是个结算单位,契丹人可以用山货支付,真实成本又不知道低到哪里去了。耶里合大喜,拉着韩松大喊好朋友。不过现在起点号上没有太多玄武甲,只给了耶里合两件,换他免了这次的交易税赋。

  韩松和耶里合称兄道弟地走下船,耶里合拿着用布包好的玄武甲回金州城了,韩松又招呼试一号过来,卸货补充食水休整一下。

  过了一会儿,去帐篷区交易的几人陆续带着几个脑后挂着小辫的女真人过来取货了。他们一开始听说要以货易货,还有点头疼,但等到了交易区之后,发现这里的结算方式还是挺先进的:买卖双方的商品都以铜钱计价,只要讨价还价一番,然后相互挑选总额等值的商品就行了。毕竟这些女真人也曾经是文明人,商品经济的那一套还没忘掉,只不过辽东地区没有经济基础,所以铜钱无法大规模通行罢了。

  两条船带的货物并不多,天黑之前就交易完成了。为免夜长梦多,第一舰队在入夜之前就离开了金州,停泊在大连湾口几个小岛附近过夜。

  晚上船上几个股东一核算,发现在金州这边采购山货确实比在登州合算不少,他们在登州采购了800贯的各类货物,换回的山货在登州要差不多1500贯才能买到。考虑到这其中经过了好几个环节,这利润率只能说合理。不过将来可以用玄武甲换回山货,再拉去南方销售,这个利润可就大了。

  金州再往东,据说还有几个这样的贸易口岸,不过现在蒙古人还在和高丽人打仗,第一舰队就不去凑热闹了,第二天就向登州回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