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5章 封冻!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2909 2020.02.15 06:00

  1258年,11月11日,新河要塞。

  一支四艘青叶船的船队从南方沿着胶水河缓缓划了过来,到了临近新河要塞的地方,又向东拐入已经结冻一半的双山河,在新河要塞南部的码头上停靠了下来。

  领头那艘船上,黄鹤带着两个穿长衫的秀才,从船舱中走了出来。他见岸上有不少义勇旅的士兵在列队等待,就按耐住想尽快上岸活动腿脚的急切心情,做出一副矜持的仪态,慢里斯条地踱着方步,从船上走了下来。

  黄鹤本是商务部的股东,一张嘴皮子极为犀利,但现在商路受阻,他的专长发挥不出来,反而被文化部看中,借调去了搞宣传。文化部本来就跟军方有合作,对士兵们进行扫盲,战争开始后更是增加了授课的频率。当然,授课内容除了识字算术,更多的是打鸡血的民族主义教育,不管有多少用,总比没有好。黄鹤搞起这行当来正是顺手。

  所以黄鹤在这些天来在军中露面很多,岸上的士兵们很快就认出了他,露出了尊敬的表情,带队的六连连长张进立刻派人回要塞中报信。黄鹤见他们情绪高涨,干脆带着秀才们就地给他们上起了课,絮絮叨叨了好一会儿,直到许嵩林走了出来都还在唾沫飞溅地讲着。

  许嵩林这些日子来一直带着第二舰队驻守在新河要塞,刚才正在里面对要塞的建筑做最后的检查。这本来不是他的职责范围,不过他认为每个股东都应当尽可能发挥自己的作用,不管是不是职责所要求的,所以也身体力行做起了监工。

  新河要塞由于运输距离最长,所以工期也是几个棱堡之中最长的,用了将近一个月,直到前几天才彻底完工。施工过程中许嵩涛就带人全程盯着,还亲自住了进去进行体验,所以建筑质量是相当有保证的。

  他听到黄鹤过来了,有些惊奇,这没提前通知啊,出什么事了?于是赶紧去了码头。到了之后,发现他还在不紧不慢地讲课,许嵩涛等了好一会儿等他讲完后,走了过去,招招手说道:“黄哥,你怎么过来了?这不在计划内啊。”

  黄鹤打了招呼,就径直裹紧衣服往堡内走,一边走一边说:“嗨,咱们这又没手机,哪来那么多计划?我在高密给第三营上完课,本来准备去蓝村,结果遇到你们这运货的船,想想就跟过来了。现在事急从权,要是先回指挥部报备再过来,那得误多少事啊。”

  “行啊。”许嵩涛说,“那你就在这多住几天。我们马上就走了,这边要塞刚建成,很多事情还没跑顺,有股东坐镇的话更安心些。”

  黄鹤有些意外,他最近忙着授课事宜,没太关心海军的调动:“这河水不是还没完全封冻吗?这么早你们就走了?”

  许嵩涛指了指西北方:“最近冷得太快,现在不走,万一哪天突然来了一股强寒流,我们被冻在这里,可就玩大了。”

  黄鹤点点头:“也是,你们在这里驻了这么久,也真是辛苦了。”

  听了这话,许嵩涛苦笑道:“我们紧张兮兮地跑到这边来,准备承担防止姜家军渡河的重任,结果闹了一个月,除了高密城下就没见过别的敌军。现在回去还能赶上打牟平,不然真是白折腾一场了。”

  “哈哈,”黄鹤笑了一下,“他们不过来是他们自己的问题,白白送给我们战略空间,让我们有时间修建防线。走,带我看看新河要塞吧!”

  新河要塞的形制和其它两个棱堡并无不同。主体是正方形的一圈平房,既是城墙,又是士兵们的居住空间。四个角向外伸出,形成了外延的敌台,是主要的火力输出点,不过这批棱堡修建的时候由于工程问题有所妥协,敌台的角不是完全尖的,稍微钝了一点,但也问题不大。堡内的空地预定修建三排成“凹”字型的营房,目前只修建了一排,做成了军官住所和食堂。营房北面用木头和砖块搭了一个马厩,目前里面只有十多匹拉车用的驽马。

  “呦哈,这边就这么直接睡在地上啊?”黄鹤随意走进一间宿舍,发现里面没有其他军营常见的上下床,只在三合土地面上铺了一层砖块,砖块上铺了一排草席,席子上又铺了十套被褥。

  许嵩涛把手一摊:“这边运力紧张,家具暂时不全,只能先这么凑活了,反正他们陆军耐操得很。”

  黄鹤摇摇头,说:“这可真辛苦,看来这边确实得在思想领域多补一些啊。得,那就让我多给他们上几堂课吧。”

  “嘿,你还真会见缝插针。”

  他们从宿舍中退了出来,又沿着门外不远处的台阶上到了屋顶。

  屋顶是略微倾斜的,外低内高,既是便于排水,又便于火炮后坐时卸力。上面已经设立了好几个炮位,搭建了遮雨的棚子,不过火炮还没有完全到位。

  黄鹤往一门狮吼炮的方向走了几步,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用脚跺了跺地面,转头问道:“对了,老许,我之前一直没注意这事,这平屋顶,又没钢筋又没框架的,是怎么做出来的啊?”

  许嵩涛蹭了蹭地面:“先铺上一层木板,再盖一层三合土,然后再涂上薄薄一层水泥。也是无奈之举,据说陆平最初是想用水泥预制板做屋顶的,结果后来一算,这么搞得用上近百吨水泥才成,打死他们也做不出来,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唉,这样的屋顶耐久度可怜,到了明年雨季非漏水不可。”

  黄鹤有些吃惊,拍着那门狮吼炮说:“铺在木板上,那能承受得住火炮的重量吗?好几百斤呢。”

  许嵩涛听了这话,脸上竟做出一副肉痛的表情:“别说了,哪来那么多现成的木板?用的都是我们造船厂的甲板料!木船都能承载住火炮,更不用说水泥砖石加固的堡垒了。”

  黄鹤不仅没有感同深受,反而有些幸灾乐祸,他指了指狮吼炮的炮车:“这四轮炮车也是你们海军用的吧?唔,木甲板,海军炮,这棱堡充满了海军色彩,你们应该感到自豪才对嘛。”

  突然背后传来一阵整齐的号子声,两人转头一看,原来是几十个士兵合力将一根大木柱搬进了堡垒中。许嵩涛叹了口气,指了指那根将近二十米的高大木柱,说道:“你说的对,瞧,这瞭望台原先就是我们船上的桅杆……”

  ……

  11月12日,许嵩涛率领第二舰队离开了新河要塞,开始向牟平县进发,要塞的防务被正式转交给第二营下属的第二连和第五连。

  11月14日,第二舰队与第一舰队在牟平港外会师,两只舰队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牟平县北岸的养马岛,他们心存野望,准备将此岛建设成海军在山东以北海域的母港。

  与此同时,乳山县留守的第一营第二连和第五连,带着程从杰的一百名仆从军和从乳山临时雇佣的二百多民夫,号称一千,从陆路到达了牟平县南。

  11月15日,一场寒流来袭,山东半岛普降大雪,胶水流域大部分河流封冻,自此高密-新河一线两侧再无阻碍,敌军可以畅通无阻!

  11月17日,文登县反正。

  同日,在原文登县丞张春锐(和三十多门火炮)的劝说下,牟平知县和驻守百户决定“突围”到登州去,牟平县和平解放。

  自此,东海商社的势力范围扩展到了整个宁海州。自乳山到牟平这整个过程中,为了保证稳定,东海人搜刮的战利品并不是很多,只有两万多贯的各类财物和不到一万石的粮食,扣掉出兵的军费开支,没赚多少。

  11月21日,海州东海县陷落。

  虽然李庭芝之前成功逃出了东海县,但是由于今年淮河防线的糟糕表现,朝廷已经派遣宗室赵与訔担任了淮南制置使,负责扬州一带防御。赵与訔拒绝出兵援救东海县,而贾似道和李庭芝在淮安以西的兵力鞭长莫及,最终只能坐视东海县陷入绝境。东海城中箭尽粮绝,海州通判侯畐亲自领兵在城下与姜家军苦战,最终身死,城陷。

  而在稍早一些时间以前,姜思明已经得到了乳山失陷的消息。愤怒之余,他也对东海人强大的海军实力有所忌惮,最终攻陷东海县之后,他决定放弃原先的走海路突袭即墨的计划,而选择更稳妥的从陆路进军。

  虽然陆路要耗费更多时日,但此时已近冬至,河流封冻,他的大军可在胶莱平原上纵横捭阖,贼人绝对无法抵挡!

  ————

  感谢书友江西胖哥的打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