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战时经济 一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443 2020.02.04 06:00

  1258年,9月26日,金口工业区。

  好吧,当初商务部幻想的高楼林立商旅纵横的发达港口城市金口市已经彻底泡汤了,现在这里到处是炽热的火炉和滚滚的浓烟,完全变成了重工业城市的形状。

  东海商社进入战备状态后,不但义勇队大大扩充,工业部担负的任务也骤然加重。海陆军的扩军目标总计高达三千人,又不能每人发一把竹竿就赶上战场,这需要的武器盔甲的数量可不是一个小数,为了提升生产速度,工业部上下可谓拼了老命了。

  季国风带着几个研究生从一间工坊出来,又匆匆赶往下一间工坊,正一边走路一边说着什么,突然被半路杀出来的高正等人拦住,劈头盖脸就是一句:“季大部长,你们可得抓紧啊,不然我们就只能五人用一条枪了,比当年的老毛子还惨啊!”

  在九月份之前,商社没预料到安全危机,武备组一直以每月20把的速度不紧不慢地生产着火枪,到现在总共也不到四百把,确实缺口巨大。

  “干脆给你们做几把大斧算了,一个个看着就像程咬金一样,”季国风看了看这几个安全部的干将,叹了口气,“正好,我们刚上了新产线,过来看看吧。”

  说话间,南边又过来了监委会几个人,季国风见来者不善,干脆也把他们一起带上,进了一间新建成的大工坊参观。

  这处工坊一看就不一样,外面修了一座分水坝将河水单独引了一道出来,便于调节水流。水道之中,有两台前所未有的巨大水车,正随着水流缓慢而坚定地转动着。在外面都能听见里面有节奏的敲击声。

  工坊内部还比较空旷,两根天轴自外面的水车连接到室内,只各带动了两个工位,然而工位上的机械却不可小觑,是一种巨大的杠杆式水力锻锤!这四台粗大木梁和巨大铁头做成的机械两两对称布置着,现在正连续不断地点着头。

  所谓杠杆式水力锻锤,就是用杠杆机构来放大锻压力的锻造机械。不过这杠杆并不是简单接驳在天轴上,而是由一套较复杂的曲轴连杆系统连接起来,在它们的驱动下,锻锤做的不是简单的上下运动,而是一套中速上升-快速下落-静止不动保持压力的动作循环,这样可以更好地发挥锻压力。

  整个工坊都是机械组特别设计的,每轴两台锻锤并非同步工作,而是有九十度的相位差,这样可以将冲击错开来,使得整体运行更平稳。里面也不仅有这四台锤子,还有熔炉、铁砧、行车、机床等一系列辅助设备,为这个工坊的主要生产项目——也就是锻造钢板——而服务。与锻锤一样,这些辅助设备和人员也是分布两侧对称布置的,实际上形成了两条独立的生产线。

  在锻锤的交替锻击声中,工坊内好几十个铁匠和学徒在满头大汗地忙碌着。正在里面巡视的秦晋见有来客,刚要迎上来,季国风连忙摆手让他继续,然后带着那群累赘走到了最北边的新搅炼炉旁边。

  此时的搅炼炉正在炼制,隔着几米远都能感受到滚滚热浪,两个工人转动着一个舵轮,舵轮带动炉顶的搅拌器转动,而旁边另一个技师则不时爬上梯子看看炉水的成色,用一个特制工具挑出炉渣,然后拿着个本子记录着什么。

  累赘们对此指指点点,啧啧称奇,季国风给他们介绍道:“我们制造枪管,首先就需要制造铁板,前者的产量就以后者为前提。而这个车间,就是新上的生产锻造铁板的专门车间了。以往生产铁板,我们是把铁锭加热之后再锻造出来,但这个车间里,我们直接把搅炼炉搬了进来,熟铁冶炼出来之后可以直接扔过去锻造,就省了不少工夫。”

  “哦……了不起!”监委会几人似懂非懂,鼓起掌来。而熟悉火枪的安全部几人则听出了点疑惑,高正开口问道:“你不是说冷锻比热锻好吗,那这样一来,铁板的性能不会受影响吗?”

  季国风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回答说:“客观来说,确实会有点差别。但这里出产的熟铁板是要用于生产枪管的,而卷枪管的时候又要重新烧红了锻造成一体,反正都要热锻,现在差点也就没区别了。”

  说话间,这一炉铁水已经炼制完毕,两个工人用一台移动龙门架将炉子抬了下来,将面团状的熟铁团倾倒到一个铁质工作台上,随后又马上在技师的指导下,开始熔炼下一炉。

  工作台旁边,一个穿着红袖工作服的三级技工夹起熟铁团,又拿起一枚大锤子不断敲打着,慢慢将它修成了一块近似长方体的形状。他拿着尺子仔细量了一遍,确定没问题之后,便把铁胚移到暂存区放置了起来。然后,他便走到旁边的休息处一屁股坐了下去,拿起一个巨杯子咕咚咕咚灌起茶水来。

  不久后,左边的甲号产线一号锻锤上的铁板锻造完毕,便有两名学徒过来,用移动推车取走了一块前批次产出的方胚。

  甲一锤附近的另一个三级工用一件环形夹具夹起这块方胚,等待着锻锤的运动,在它进入上升周期后,将方胚放入锤底的砧台之上。很快,横截面呈梯形的尖头锻锤便快速下落,砸在方胚正中,在上面狠狠砸出一个凹槽,同时也略微将方胚砸得扁长了一点。整个锻锤的粗大木质构件也在应力下吱嘎作响。

  随着锻锤的上下起伏,三级工不断调整着方胚的位置,将他渐渐锻造成长条的波浪形状。参观团看着这磅礴大力啧啧称奇,不过这道工序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成的事,他们看着锤头反复起落几次就有些烦了。

  季国风又带他们转向旁边的二号锻锤,指着正在上下翻飞的锤头说道:“喏,二号锤与一号锤不一样,是平头的,用来把前面的波浪板锻成平板。之所以分了两步,是因为现在锤子的锻压力还不够,没法一步锻平,只能先用压强大的尖头锤锻开,再用平头锤锻平。”

  众人似懂非懂地点着头。这次他们倒没等很久,此时二号锤的锻造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了,很快,一张长条形的铁板就从里面取了出来。

  这还没结束,这张铁板又转移到后面一道工序上去。一名三级工带着两名学徒,把铁板放在一个特制的架台上,对铁板做最后的平整。他用一块小而厚的铁板覆在半成品上面,一边滑动着一边用小锤子敲着寻找手感,不时指着某处让学徒拎起大锤子用力砸,将过厚处锻薄。

  最后,这块平整过的铁板又经过最后一道工序,也就是用强力的切割器修整四边,然后才得到方方正正的长条铁板,放置在后面的架子上冷却了起来。

  由于这张新鲜完成的铁板炽热没法上手,季国风直接拿了一张之前做出来的已经冷却好的给他们看:“喏,这就是这个车间的最终产品了。这张是用来卷枪管的,所以是长条形,如果改变一下工艺,还可以生产面积更大的铁板以锻造板甲。不过现在产能有限,大部分都用来供应火枪生产了。”

  监委会里的乔玉山似懂非懂地说道:“原来如此,确实也该如此,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啊。嗯,可惜,这铁板卷成管子得有不小的缝隙吧,就连我这个外行也能看出这是个薄弱点来。嗯,季部,你们不能想法搞成无缝钢管吗?”

  季国风瞥了他一眼:“别做梦了,无缝钢管两个技术路线,一个是冲压,一个是辊压,这都不是我们现在能搞出来的……战后或许可以试着研究一下,但现在还是先想着挺过这一关吧!”

  乔玉山尬笑道:“是,是,您说了算。”

  季国风把铁板放回去,又说道:“即使是这种有缝枪管,只要处理得好,强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算了,空口无凭,我们再去下一个车间看看吧。”

  于是一行人又转去了不远处的卷管车间。

  卷管工作是个精细活,需要铁匠的手艺,没法用笨重的机械辅助,所以这个车间没有庞大的水力机械,只有排成两列一共十个工位。每个工位上都有一名三级工带着几个学徒在忙碌着,还有两名四级工在不断巡视着监督并指导技术诀窍。

  不过笨重的大机器没有,倒有不少轻巧的小机器,比如一种人力驱动的小锻锤。这种小锻锤由一具结构类似于代耕具的转盘推动,锤体运动机理与隔壁的水力锻锤如出一辙,只是规模小了许多,用于为铁匠提供辅助锤击力。

  隔壁生产的钢板输送到这里,再分发给不同的工位,没有细分的流水线,由一个工位完成全部的卷制锻管作业。

  铁匠拿到铁板,会先把它加热一会儿,然后放在一个铁砧上——这个铁砧是特制的,表面有一道弧形的凹槽——然后再拿一根实心铁棍放在板上,借锻锤之力把铁板逐渐敲到凹槽里变成弧形。然后他会渐次改变铁板的位置,直到巧妙地把铁板敲成了“C”形,才拿起自己的小锤子,用手一点点把它敲成贴合铁棍的形状,得到了内层管胚。

  然后,他会再领一张更细长的铁板,斜着包住内层管胚螺旋式一圈圈敲着卷上去,得到外层管胚。

  此时内外层管胚已经组合到了一起,但是显而易见结合并不紧密,之后铁匠会把它放进炉子里猛火灼烧,直至加热到红热状态,然后才继续锻造。

  下一步,铁匠用铁棍插着管胚,放在砧台上由人力机械锻锤开始大力锻造。在锻造的过程中,管胚逐渐被两个平面压成了八角形,也使得内部的缝隙致密地贴合融合在了一起。这个过程中,管胚会不断回炉,同时隔一段时间就要把铁棍抽出换一根新的,以免接触时间长了之后受热变形。

  等这个三级工铁匠好不容易敲完了一根枪管,还得请四级工过来把关,说不定后者还会操锤上手亲自进行最后的细锻。

  最后的枪管半成品经品控工程师用专门工具测量过,便埋到沙子里冷却了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修改两次

修改两次

感谢书友肥炜的打赏!

2020-02-04 06: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