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北地贸易 二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346 2020.01.23 06:00

  1257年,六月初四,天气晴。

  出发后第三天,船队一早就拔锚启航,向南到达了苏州(金州)港。

  到达苏州港的时候,港内已经停泊了五艘各式商船。相比去年,港口周边开垦出不少农田,种了一些粟和蔬菜,由于是初夏,正是生长旺盛的时候,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

  金牛号在前,纵横号随后,两艘船慢慢开进港内。今天天气好,码头上看场子的契丹人早早就望见了东海商社的两艘船,已经在栈桥上迎着了。

  和上次一样,契丹人把金牛号拉到栈桥上。韩松站在舷边,环顾了一下前面的契丹人,并没有发现上次和他洽谈生意的耶里合的身影,于是抱了抱拳,出示了一下耶里合给他的一块木牌信物,说:“在下与耶里合兄弟谈好了生意,今日来给他送货,不知道耶兄何在?”

  栈桥上的契丹人交谈了一会儿,领头的那个把木牌要过去,检查一番,又还给了韩松,说了一句“你先在这等着。”就遣了一人往金州城废墟去了,自己走回陆上一个小棚子里坐着了。

  既然没什么问题,韩松让纵横号也停泊了下来。船一停好,王广金就把义勇队赶了下来,经过几番折腾,他们勉强能站着了。韩松嫌他们松松垮垮的有些丢脸,就把他们赶到旁边的空地上去休息了。义勇队如蒙大赦,一路小跑过去,一个个都或坐或躺瘫在地上,看得韩松直皱眉头。

  等了好一会儿,耶里合带着两个随从,骑着马从金州城奔过来了。他们绕过集市区,在栈桥前下了马,快步走了过来。韩松和魏万程跳下了船,朝他们汇合过去。耶里合一把抱住他,用大嗓门喊道:“韩兄弟,你可过来了。”

  “哈哈,与耶兄约好了,怎么能失约呢?等等,我给耶兄带了礼物,给,这是外洋珍品,龙息酒,可拿好了啊。”韩松好不容易从耶里合怀里挣脱出来,从魏万程手里拿了一瓶龙息酒,递给耶里合。

  “兄弟太客气了,哪还用带什么礼物啊。”耶里合眼前一亮,嘴上推辞,手上却麻利地接了过去,然后小心地摩挲着。这玻璃瓶玲珑剔透,光这瓶子就值不少钱啊。

  韩松向他一示意,耶里合略有犹豫,然后拔开了瓶口的木塞,灌了一口。没想到这酒浓烈似火,即使他酒量不小,仍然感觉到血气一下子涌到了头上,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吁……真是好酒啊……”耶里合长长出了一口气,空气中充满了酒精的味道,“兄弟我活了三十多年,就没见过这么烈的酒!说实话,兄弟,就凭这瓶酒,我就想给你把这次的税免了,不过……”

  耶里合脸已经有些红了,不过神志仍然很清醒,比划着胸前的位置,显然是在询问胸甲的事。

  “没问题,耶兄请随我来。”韩松心领神会,把他拉上了金牛号。

  两人进了船舱,魏万程仍然待在栈桥上,从怀里掏了几个小杯子出来,又拿了一小罐瓷瓶装的龙息酒,请耶里合的两个随从喝起酒来。这两人年纪不大,不过似乎也挺好酒的样子,从刚才闻到酒味开始就蠢蠢欲动,现在稍一推辞,就接过杯子喝了起来。三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起辽东的情况,不知不觉间“交流”了很多情报。

  不一会儿,韩松和耶里合有说有笑地出来了。耶里合左手拿着一件作为样品的勇士甲,右手又拿了一瓶龙息酒,满意地走下了船,见两个随从喝了酒,数落了他们两句,转过头来对韩松说:“兄弟,好样的,就按照我们说的,我现在去给你准备山货去。”

  韩松做了个揖,耶里合等人往金州城去了。魏万程收好酒具,走上船去,问:“这么快,你们谈了个什么价钱?”

  韩松挥走酒气,说:“勇士甲按照上次说的价钱,39贯一件,50件一共1950贯。龙息酒按你说的40贯一瓶,他倒是没还价,不过只要了十瓶,一共400贯。两个加起来2350贯,不过他们这里要收20%的税,所以耶里合把零头抹了,只给2000贯,那350贯就当税收了。”

  魏万程盘算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说:“这耶里合也真精明。我们这两船货,总值差不多4000贯,但勇士甲就占了一半,剩下的正常税收也就400贯。勇士甲是军火交易,本来就不该交税,这样子相当于基本没优惠多少税嘛。”

  韩松耸耸肩,说:“也就这样吧,税确实没少多少,不过也没办法,就算扣了税,我们在这里采购山货也是赚的。哦,现在我们就算通关了,你们商务部可以去集市区交易了。”

  “好吧好吧,听说这里的以货易货有点意思,看今天我大显身手,忽悠掉那些女真人最后一条裤子,走!”魏万程招呼着商务部的几个人,带着样品往集市区去了。

  韩松暂时无事,就把水手们分了两班,让他们轮流去陆上放风了。接下来,他又跑到旁边的空地,命令义勇队整队,训练起他们来。

  义勇队被大海折腾了三天,几乎只剩半条命了,不过随着熟悉的命令响起,他们渐渐找回一点状态,开始下意识地做起“向左转”“向右转”“齐步走”等动作起来。

  过了一会儿,耶里合拿着一张单子过来了,他远远地看到义勇队训练,有些感兴趣,跑到旁边看了起来。

  韩松发现了他,命令义勇队去跑个五公里,自己迎过去了。

  “怎么,耶兄,准备好了?”

  “嘿,兄弟,你家兵勇练得不错啊。”耶里合把单子塞给韩松,又看向跑步的义勇队,“喏,要什么你自己选吧。啧啧,不得不说,若是单打独斗,你家的兵肯定打不过后面的女真蛮子,但二十个蛮子肯定打不过你这帮人。”

  “不是,我们没有,”韩松白了他一眼,瞎说什么大实话呢,“你别瞎说啊,哪来的兵勇,这只是我们商社的力工罢了。”

  辟完谣,韩松又看了看耶里合给他的单子,上面用汉字写着常见山货和它们的价钱。这可就为难他了,他卖些胸甲和白酒这种简单的货物还行,这么复杂的采购事宜肯定是搞不定的。于是他带着耶里合,进了贸易集市,找到正在唾沫横飞和女真摊主讨价还价的魏万程一行人,让他来选择。

  魏万程草草看了一遍,很快做出决定,拿出自带的铅笔在单子上写了几个数字。韩松拿过单子一看,他选的全是些貂皮、山参之类单价高的东西。

  “有点意思。”韩松想着,把单子递给耶里合。耶里合接过去也没多说什么,带着韩松在集市上走着,不时在某个摊位前停下来,用不知道什么语言叽哩咕嘟说了一通,摊主就无奈地拿出一些货物交给他的随从。

  韩松看得目瞪口呆,不得不赞叹一句:“耶兄,你们这生意真是做得一本万利啊。”

  耶里合哈哈笑着,说:“兄弟,咱也明人不说暗话,没利谁做生意呢?你们把这些山货运走,不也是一本万利?你看这女真蛮子交貂皮交得心疼,但实际上这皮子在山林里算什么?他们来这里市走的货物,带回去也是一本万利啊。正是因为一本万利,咱们这生意才能做成不是吗?”

  韩松真是越来越佩服这老兄了,反正他也插不了手,就在周围溜达起来。

  虽然去年就远远看过,不过他也是今天才第一次踏足这片集市区。集市实际上是围着一个小山坡布置的,最底下是一大圈小地摊,摊主大多数是梳着小辫的女真人,不过也有些特意剃成秃顶的契丹人;山坡上,就有些帐篷了,看起来是做大了的商人;坡顶上没什么人,不过有间小木屋,不知道是干嘛的。

  地摊上的商品各式各样,大多数都是皮毛、山参、鹿茸等北地特产,但也有不少摆着布匹、铁器、粮食等中原商品的,看来是面向山民的商贩。韩松再往里走走,发现还是有不少意料中或者意料外的商品的,比如蘑菇、木耳、水果、干肉,还有珍珠、奇怪的兽骨和石头,连卖纸笔的都有,甚至,还有,人!

  山坡背面,有一圈木栅栏,里面分区域用绳子绑着三四十个衣不蔽体的奴隶,大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韩松刚看到的时候还有些惊讶,不过随后想想现在辽东的社会生态,也不觉得有多奇怪。他看了一会儿,就回头找耶里合问起这奴隶的事来。

  “说起来,也是造孽啊。”耶里合听到韩松的问题,叹了口气,“韩兄弟,看你也是习惯了生死的样子,不过这女真人的习俗,你也是不知道的吧?”

  韩松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耶里合又接着说:“这女真人,自古就有猎头的习惯,就是派十几岁的小娃娃进林子里,拿回一颗人头来,才算是成年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林子里不比平原,养不了人,他们这般相互厮杀,才能活下去。不过这也养出了他们凶悍的性子,所以当年大辽才……”

  耶里合叹了一口气,见韩松不是很惊讶的样子,只好继续:“唉,不说了,这都是旧事。女真蛮子被蒙古人逼回山林,在林子里分化成一个个部族,他们那东真国又管不了事,不得不拾回祖宗的旧俗,这猎头又恢复了起来。不过他们入主中原百年,多少也开化了些,击败对手以后,能不杀的时候,也不会滥杀,而是送到山下发卖为奴,也算是给对手一些生路吧。喂,兄弟,你要不要买几个?也算是积德了啊。”

  韩松听到这里,果然两眼放光,把耶里合拉到一边,说:“耶兄,觉得我们的龙息酒怎么样?帮我挑几个骑术好的,我用酒跟你换。不不不,精装的可不行,就普通的,一坛换一人?好的,说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