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什么,我也通宋了?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4304 2020.01.13 06:00

  ……

  “好嘞,又一个。看,前面有个跪了的,赶紧过去,别让王黑炭他们伍给抢了。”

  胡福生带着一伍兵,兴奋地追逐着逃兵,追上一个就用破布条用力捆住双手,到现在已经捆了十一个了。

  他们这些义勇队员,之前听到要跟即墨县城的官兵打仗,心里都是有点惊慌的,毕竟这可是对抗官府啊。

  但是后来东家们来给他们讲了一番大道理,强调他们过去的悲惨生活和今天的幸福日子,又说了一通“我们是华夏人,对面是来奴役我们的外族的走狗”之类的话,听起来确实很有道理。不过回去醒过神来再一想,好像也没什么,谁来不是纳粮交税啊?但当兵吃粮,总归不能临阵脱逃,还是抱着尽可能积极的心态上阵了。

  今天,他们被高东家带着,穿山越岭追着即墨来的官军,看着自己这边用那“虎蹲炮”偷袭对面,对面却始终摸不着头脑,让他们感觉到官兵也不过如此,甚至还有点兴奋起来。

  后来两军正面对上,对方一齐压过来,虽然队列不如他们整齐,但二百多人的冲锋还是让初临战阵的义勇队员们有些慌张,要不是高东家适时大吼,又响起了当初杜东家讲经时弄出来过的音乐,说不定阵型就真的动摇了。

  再后来两边的虎蹲炮不再发射那种小铁球,而是射出一大片铅子,瞬间击倒对面二十多人,紧接着穿着铁甲的东家们带头冲锋,如入无人之境,义勇队的士气也高涨起来,在高东家指挥下全军压上,很快对面就崩溃了。

  义勇队越战越勇,不过没一会儿对面投降的越来越多,高东家见大局已定,就让他们按伍分开,去把那些俘虏绑住。

  而胡福生、王黑炭两伍特别卖力,从一开始他们就对胜利很有信心,现在果不其然打赢了,赶紧多抓点俘虏表现一下,一边抓一边还有点意犹未尽,胜利的感觉真不错啊。

  ……

  “宋狗!”

  一人拔出毕庆春出口中的破布,他刚能说话,就脱口而出这么一个词。

  之前他被葛青山制住,愤怒无比,不断骂那混蛋忘恩负义,因为骂的太难听,被塞了一口破布,之后被五花大绑带到统合部临时办公地前,由几个坐在长条桌后的管委围了起来。

  此时他已经完全“想明白”了,这东海夷人居然如此强悍,完全不是匪类该有的模样,那定是被葛青山这混蛋歪打正着了,这群奇装异服的家伙真的是南边宋军的先遣兵!

  怪了,宋军也没这么厉害啊,难道是从哪里收服的夷人?对,定是这样。

  毕庆春是又惊又怒,还没等管委们问话,就又抢先说道:“你们赢了我一场也没用,即墨营只不过是胶东最弱的一支兵,只要消息一出,胶州姜万户携上万精兵来讨,你们绝无幸存之理!我劝你们还是尽快弃械输诚吧,若是以礼相待,我也不是不能为你们做个说客。”

  这时候他还想着争取一下待遇问题,看来脖子并不是那么硬嘛。

  “啪啪啪”

  史若云鼓起掌来,她是商务部长,理论上外交也归她管。

  她让人给毕庆春搬了块石头过来,毕庆春看了一眼,“哼”了一声,没过去坐下,而是举了一下双手,示意要先解开绳子。

  “坐嘛,毕县丞,”史若云笑呵呵地说,“您跋涉数十里,带着整个即墨营来投奔我们大宋,自然是该以礼相待啰。”

  听到这话,毕庆春一下子急了,“你你你,你说什么呢?休得血口喷人!”

  但他也是聪明人,没一会儿就反应过来,现在即墨营意外大溃,他人都落在了这帮子贼人手里,对外怎么说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你这妇人,好是恶毒啊。”毕庆春一屁股坐在石头上,颓唐地说。

  史若云使了个眼神,旁边的张正义立刻会意,恶狠狠地说:“如今即墨营已尽丧我手,即墨城旦夕可下,这等汉奸贼子,留他何用?来人,拉下去,明日出征便以此贼人头祭旗!”

  说完,旁边就走了两个人过来,强忍住笑,一人把手里的长矛一下子插入毕庆春两腿之间,让毕庆春吓了一跳,另一人随即把他拉起来,拿起那破布就要往嘴里塞。

  毕庆春吓坏了,此时也不嘴硬了,连忙朝着管委们大喊:“我愿投奔大宋,我愿投奔大宋,还请饶在下一命!”

  张正义还是板着脸:“我大宋要你狗命有何用,拉下去,先拔掉舌头,再砍他双腿!”

  “我愿为大军骗开城门……等等,我知道即墨程知县私财所在,我愿用以报销军资!”毕庆春为抓住救命稻草,连自己的发小都卖了。

  史若云看时机差不多了,喊了一声“且慢”,拿了一份纸笔过来,让人解开毕庆春的双手,递给他说:“既然毕县丞有心投靠,那我们也不能不给义士机会,请毕县丞先写一份投名状吧。嗯,也不用多写,就写下日期、姓名、事由,哦,把你那个姜万户的兵力分布也写写吧。”

  毕庆春双手颤抖着接过纸笔,不敢多想,含泪写了数百字。史若云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的是胶东乡民毕庆春思慕华夏正统,愿以胶东军情奉上,接引大宋天兵云云,然后罗列了几项,有胶州一千五,莒州三千,潍州二百,密州三百,宁海州五百等等。

  “你不是说那姜万户精兵上万吗?这怎么才五千五?”史若云奇怪地问。

  毕庆春叹了口气,说:“回上国使者,在下先前有些大话,其实汗廷……哦不,蒙鞑治下的万户,虽名为万户,但多不满编,辖个数千兵乃是常态。这还是备战扩了军,不然姜万户平日只养个三四千罢了。不过这五千五不含治下各县自募的县兵,若算上,还要多个一两千。”

  史若云点了点头,这倒是符合常理。她抖了抖这张“投名状”,看了看旁边其它的管委,做了个口型,管委们相互看了看,对她点了点头。

  随后她咳嗽一声,让毕庆春坐回石头上,说:“毕县丞,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并不是宋军。”

  “什么?!”毕庆春一下子跳了起来,但随后又冷静了下来,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投名状都写了,这可是把柄啊。

  “咳咳,你先坐,”史若云忍住笑,“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的,我们真的只是返回中土的海外遗民啊。”

  “不过我们只想老老实实过日子,不偷不抢,只是种田做些小买卖,没想到却招来了你们的讨伐,难不成中土的待客之道已经沦落至见客便抢了吗?”张正义插嘴恶狠狠地说。

  毕庆春吓了一跳,连忙开头解释:“不不不,我们只是……误听谗言,对,误听谗言!都是葛青山那混蛋,诓骗我们什么宋军来袭,苍天可鉴,我们只是怕即墨县又生战端,才过来讨伐的啊,只是误会而已啊。”

  “哦,原来程知县和毕县丞是为了保护即墨县的百姓?”史若云装模作样地问。

  “对对对,我们正是为了保护百姓才过来的,没想到却是中了小人的离间计,唉。”毕庆春连忙就坡下驴。

  此时有几个管委差点要笑出来了,赶紧借口离场。

  史若云一边拿笔画着什么,一边开口说:“那我们就有达成共识的空间了。毕县丞,不用紧张,我们又不是反贼,不会夺你们的即墨城的。你和程知县,官照做,税照收,兵照练,只要咱们相安无事,”她抖了抖手中的投名状,“今天的事就从来没有发生过。”

  毕庆春听了这话有些不敢置信,这条件也太优厚了吧,合着他大败一场,最后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这事自然不太可能,于是试着问了一句:“那不知在下,有何事能帮上东海商社的?”

  “哈哈,毕县丞是个聪明人,”史若云笑了一下,“我们这边自然也是有几个条件的,放心,都是小事。”

  “这第一件事嘛,就是我们东海商社在官面上的事,你们得照应好。包括我们在东海地区的土地凭证,我们商社做生意需要的文书,还有今天这一战的手尾,都得处理好。”史若云不紧不慢说了第一条。

  “是是是,这是自然。”毕庆春连忙答应,这都是小事,而且今天的战败他本来就是要想法遮掩的。

  然后史若云又说了:“这第二件事嘛,就是我们东海商社以后会在即墨地界做点生意,招些人手,买点土地,或许还会开些商铺、工坊、学校什么的,还请官府给个方便。”

  这一条就有些深意了,毕庆春敏锐地察觉到这中间不止她说的这么简单,但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还是必须应下,于是又点头同意了。

  史若云很满意,又把手中的纸展示给他看,说:“这第三条嘛,对你们官府也是好事,我见你们每年收税颇为辛劳,不如将此处交给我们代管,我们保证每年的定税一分不少交给官府。”

  毕庆春定睛一看,认出是一副即墨县的简易地图。墨水河从南向北流入胶州湾,把即墨县域分成东西两半;而东边一半,又有一条从鳌山发源的支流向西汇入墨水河干流,把东半边又分成南北两半,交汇点就是即墨城。

  史若云所指的那处区域,便是东半边的南半边,占了整个即墨县不到四分之一的面积,大致和后世青岛市区的主要部分重合。不过此时这片区域一多半都是无法开垦的崂山山区,只有一小部分适合耕种的平原,人口不多,可以算是即墨县最荒芜的一部分了。

  毕庆春此时终于明白过来,这群人嘴上说着不要不要,但实际上还是打着占地盘的主意嘛。但他并没有拒绝的权力,同时又盘算了一下,觉得这一片没几个人,还有一堆惹不起的牛鼻子道士,送出去也没什么,过了这一关再说,于是也痛苦的同意了。

  史若云一愣,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其实统合部之前商量的结果是只要白沙河以南的部分就行了,喊到墨水河以南的价位是她临时狮子大开口,打的是讨价还价的主意,没想到毕庆春根本没还价,直接就同意了。这下她反而有点尴尬了,因为白沙河以北、墨水河以南的区域是有不少大户人家的,万一东海商社大摇大摆去收税,他们搞不清状况闹起来怎么办?要是一不小心捅到了胶州去……

  不过人总不能怕被饭撑死,成功打成共识以后,双方的氛围便融洽起来,稍待片刻,便开始执行第四个条件:说服程知县了。

  ……

  即墨城。

  太阳刚刚落山,天色马上就要全黑了,守门的士卒正要关上城门,却见东边过来二十多个穿号衣的和一辆马车,似乎是早上去东海剿匪的兄弟。

  “喂,那边是怎么回事?”守门的士卒大声问道。

  “呵呵,贼人不堪一击,兄弟们在那边扎营了,我们几个先护送毕赞府回来。”

  回答的是即墨营的俘虏,守门士卒并未生疑,等到马车驶到近前,毕庆春拉开窗帘瞪了他一眼,他更是深信不疑,连忙让开城门。

  天已经全黑了,看不清人脸,只见二十多个人排着队从城门经过,门卒不由得嘟囔了一句:“打了一仗,队伍都齐整多了啊,不过连句话都不说,真臭屁啊,呸。”

  毕庆春放下窗帘,直冒冷汗。此时史若云正坐在他对面,笑盈盈地看着他,而韩松坐在他旁边,手持一把匕首正顶在他的腰上。

  “无事,无事,韩东家,可以放下了吧?”毕庆春小心翼翼地说。

  一路上,他也弄清了这几人的称呼,也真奇怪,一个商社二百多人都是东家。

  随后他连忙指着前面说:“北边,那处最大的宅子,便是程知县的住处了。”

  程宅的门房见毕庆春的马车过来,连忙招呼着打开侧门。马车带着二十多名义勇队员鱼贯而入,毕庆春一下马车就喊着把程宅的仆人都召集过来,然后义勇队就将他们全体控制住,稍后韩松带着几人冲入了程从杰的书房。

  今天即墨营出征,程知县无心娱乐,吃了饭便在书房盘点什么,见毕庆春带人冲进来,大惊失色,手指着毕庆春,颤抖着说:“知农……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通宋了?”

  毕庆春苦笑了一下,旁边的史若云站了出来,对他做了一揖,笑呵呵地说:“不止呢,明府,您也通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