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5章 何去何从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4156 2020.02.11 12:00

  1258年,10月23日,东海堡礼堂。

  最近一个多月来大事太多,临时大会频繁召开,到了今天正式大会的时候,已经没什么正式的感觉了,礼堂中只有一百多人,勉强过了半数。剩下的股东都在忙着工作,没空出席,只好把投票权委托给立场相近的股东,把事务交给他们决定。

  不过今天的大会,与之前同仇敌忾的气氛不同,颇有些剑拔弩张的感觉,原因就在于商务部提出的寻求向南宋招安的计划。

  刚刚从辽东返回的商务部长史若云还没休息过来,就接到了魏万程送过来的“大礼”,紧急召集商务部众人商议了一番之后,便达成了一致意见,向全体大会提交了一份方案,希望东海商社与南宋在官方渠道上建立联系,以结束当前孤立无援的局面。

  这个方案有人支持,自然也有不少人反对。魏万程上台将计划详细讲解了一番之后,立刻就有人站起来反对:

  “我们自己干的好好的,非得给自己找个上司,这不是贱吗?”

  “就南宋那样的猪队友,攀上去能有什么好处?小心被坑死啊。”

  “贾似道给了你什么好处,居然能让你出卖商社利益?我建议清查魏万程的资产状况!”

  眼见说得越来越过分,主持人饶文辉连忙敲响了惊堂木,让会场安静了下来。

  财政部的孙长天举手发言道:“咳,面子问题其实倒无所谓,有没有支援也问题不大,大不了南宋一点支持不给我们,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差。我的顾虑在于,如果我们明面上倒向了南宋,这岂不是在蒙古人的腹心地带上抠出一块来,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万一把蒙古人的仇恨全拉过来,我们能顶得住?而且我们不是在寻求跟李璮和解吗?一旦投向南宋,这条线不就前功尽弃了?”

  魏万程解释道:“我们已经招惹上蒙古人了,前不久不还把胶水县那部落给拔了?至于引不引仇恨,不取决于我们怎么做,而取决于他们有多少余力。即使南宋想要招安,也不是马上就能办成的。以他们那朝廷的效率,没几个月搞不定,而且陆路堵塞,至少要等到夏季南风起才能通行。嗯,嘿嘿嘿……”他突然怪笑起来:“根据史料,明年八月,蒙哥汗就要战死了,到时蒙古人就会陷入内乱,暂时管不上我们。而且李璮也会因此产生异心,不久后他也会投宋的,自然更不会把实力损耗在攻打我们上了。”

  孙长天摇摇头,然后拿起一份标注着“内参”的资料,翻了几页,说道:“你想的太简单了。根据史料,李璮直到投宋的前一刻,还在淮河一带和李庭芝打得火热呢。李璮如果真想反,反之前必然会狠揍我们一顿,以对忽必烈表示忠心,麻痹他争取准备的时间,那我们可就惨了。”

  魏万程也拿出同样的资料,指点着说:“你再继续往下看,李璮和李庭芝虽然在淮河‘激战’,但后来他投宋,也是李庭芝引荐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两人根本就没打出火气来!不然李庭芝会帮仇人说话?我看所谓‘激战’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再说了,到了明年,我们的山河防线早已完备,李璮就算真想来试试,也必然被碰得满地找牙。我们完全可以展示实力之后跟他打起默契仗,这样他也可以趁机扩充实力,将来起事的时候还能多坚持一会儿。两方双赢,多好啊。”

  “既然如此,”孙长天放下资料本,“那我们投不投宋又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靠蒙古内乱和山河防线,那干嘛要给南宋当狗?”

  这时,旁边站着的史若云突然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他们,严肃地说道:“关于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应该认真思考一下。很多人的心态可能还没转变过来,但事到如今,我们该从更大更前瞻的角度看待现在的局势了。”

  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她去壁挂地图那边翻了翻,挂了一张中国地形图出来,指点着上面说道:“我们现在的战略形势,其实和关中地区很像,地形封闭,内部有平原适宜耕种,有通道与外界连接,但也有关隘易于防守。

  中国历史地理,有‘金角银边草肚皮’之说,位于中原的四战之地最难立国,边缘地区易于割据但不易进取,唯有位于角落的关中地区不用担心自身安危,可以闷头发展,然后出山收取天下。

  山东也算得上这‘金角’之一,战国时齐国曾经一度与强秦并称‘东西二帝’。但是,最终却是秦国取了天下,自此之后汉、唐都是以关中为王霸之基,却很少听说过有山东诞生的强权,这是为什么?”

  她环视了一圈会场,见众人若有所思,便往地图上的关中地区重重一点,说道:“这是因为,关中这一‘角’,并非真的角!

  关中只是对于中原文明地区来说算角落,但在整个地理环境上却并非如此。关中强权南可以向巴蜀扩张获取粮食人口,北可以进取草原获取马匹,西可以连接丝路获取财富,可以说有一个巨大的腹地,这才是争天下的根本!

  而山东就真的是角了,虽然安全,但背后全是大海,无处扩张,无腹地可利用,早晚会被甩下去……我们如今的形势也是如此,如果困守一隅,即使暂时安全,早晚也会被外部强权碾压!”

  被她这么一诈唬,场上诸人表情不由得凝重起来,甚至有人喘起了粗气。

  “啪啪啪”这时一阵鼓掌声打破了沉默,坐在角落里的孔嘉谊站起身说道:“说得好,但史部长肯定不是来宣扬失败主义的。嗯,你是说,南宋就是我们的‘腹地’?”

  史若云握拳往后面的黑板一拍,铿锵有力地说道:“没错!如果早个几百年,我们说不定真就要困死在这天下一角里了——但所幸时代变了!这个时代海洋贸易足够发达,我们可以从海上获取财富和物资甚至人口,这茫茫大海不再是荒芜之地而是无尽的可能性!

  只是,海贸归根到底仍然是把两块陆地连接起来,而我们能获得的最大市场和物资来源地就是南宋了。过去,关中地区的成功,取决于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编户齐民、利用土地,而现在,我们的成功则取决于……呃,首先是工业、技术和军事能力的进步,然后就是能在多大程度上开发南宋这个巨大的市场!

  如果我们取得了宋朝的国民待遇,在南方地区开展商贸行动就轻松多了。至少可以自由进出各个港口,还可以自由置地置产,还可以深入一些敏感产业,对未来的发展是大有好处的。相比之下,以何种方式与它交往只是微不足道的脸面问题而已。”

  她这一番演说很有说服力,众人短暂的沉默过后,开始激烈的讨论起来。

  “我支持史部长的意见!”工业部的木云心站起来高呼道:“敌人的敌人一定能成为朋友,至少也是暂时的合作者,现在敌人都快打上门来了,正是需要任何一个朋友的时候。这明明是个绝好的机会,怎能白白放过!”

  “我说两句。”过了一会儿,文化部长张建国也举手发言了,“筑基计划的目标是占据整个胶东,但是以目前我们的人力和管理水平,是很难有效管理这么大片的区域的,其中一大障碍就是我们缺乏‘正统性’。嗯,没错,虽然我们可以用武力将本地人压服,但是在他们的眼中,我们始终是‘贼’,这无形中增大了统治的难度。我们文化部最近想举办一次类似公务员考试的选拔活动,从周边地区招募读书人为我们服务,但调研中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孙长天皱了皱眉头,问道:“张老师,我们之前不也招募了不少读书人,干得不都挺好吗?怎么现在又不行了?再说这些人金来降金蒙来降蒙,怎么对我们反而讲什么正统了?”

  张建国解释道:“当初我们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商社,他们给我们干活就只是普通的打工,自然不会有什么障碍。但现在我们已经正式跟官府打了起来,虽说我们是正义的,但这种行为按传统的评价就是‘贼’了,他们再进商社工作,就是‘从贼’了,这可就大不一样了。你要说把刀子架在脖子上逼他们干活,倒也行,但金人蒙古人的威名也是几十年杀伐才养起来的,我们才打了几仗,凶名还远没有那么厉害呢。从一般人的角度看,即使是择强者依附,也该去依附姜思明李璮蒙古人那边,而不是依附我们,更别说还有名分忠义的因素在了。”

  “那您的意思是,我们归顺南宋之后,就有了合适的名义,可以顺利在占领区施行统治了?”孙长天问道。

  “嗯……关键还是我们自身的实力,但这事就像你们玩的游戏一样,有20%的增益总比20%的削弱强。名分肯定是有意义的,虽说仍然会有不少人畏惧蒙古人的余威,但是这些人本来我们也用不起来,所以没有差别。剩下的不少读书人失去了出仕的途径,早就对蒙鞑有所怨懑,只要我们有了大义名分,再展示出军事实力,这些人是很容易就能为我们所用的。”

  张建国说完,想了一会儿,又补充了几句:“当然,即使我们没有南宋的名义,从小到大,稳固根基,慢慢发展,迟早也能收服人心的。不过这个时间就要长得多了,而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但是!”这时,代表安全部的钱文柏突然举手发言道:“这么一来,将来到了我们需要跟南宋翻脸的时候,这臣属关系岂不是会成为一层障碍?以南宋的名义把读书人招募进来,到时候内部不稳怎么办?”

  张建国看着这个学生,有些无语,你们心可真大,难不成还真想逐鹿中原灭元亡宋?

  史若云见状,连忙打圆场道:“先把人圈进来再说嘛。只要把他们收进来,慢慢改造,他们在先进文明的熏陶之下,很快就会真正归心的。你看,之前我们招募的那些个读书人,比如储蓄所的王清泉,还有崂山学宫那些个学生,在开战之后,大部分不是仍然很支持我们吗?再说了,他们老赵家,当初不也是周朝的臣子……”

  “咳咳,”一直沉默不语的张正义听到这里,打断道:“扯远了,咱们还是回到正题上吧。我们现在就三条路。一,谁都不管,闷头就是干,这条路最困难,但未来的根基也最稳固;二,接受南宋的招安,短期内有可能会招致李璮的攻击,但撑过这阵之后,发展空间会大很多,只是之后要牵扯进南宋的政治体系,处处掣肘;三,先与南宋取得联系,看看有什么条件再说,同时也暗中跟李璮谈和,两不得罪,随着局势的变化做决定。怎么选,大家投票吧。”

  他这三个选项深得文官体系的精髓,一个看上去就不咋地,而另两个实际上都差不多。说是要看局势,可局势怎么变,不还是商务部“看”出来的吗?这个选项看似灵活,实际上就是把决定权交给商务部了。

  经过短暂的讨论之后,投票结果出炉了。果然,第一条很少有人选,第二条有一些,但还是第三条最多。

  看到这个结果,商务部的几人击掌相庆,表示绝对不会辜负全体大会的期望,一定要大干一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