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 七舰战歌 下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4360 2020.02.01 18:00

  1258年,9月19日,8:03,崂山湾。

  旭日东升,配合着秋季的海风,环境相当舒服。

  第一舰队趁着北风,向南以过八节的高速疾驰,旗舰“寒露”一马当先。

  接近战斗位置的时候,寒露号把高高挂着的全红色的战斗信号板换了一下,命令一个接一个传递到后面,从最末尾的白羊号开始收帆降速,然后前面的战舰也次第降下了帆。

  东海人同样受困于海上难以有效传递信息的问题,但他们采取了许多手段试图改善这一点。传统的信号板通信被不断加强,不但能表示丰富多样的信息,还预先编制了许多代号、简易指令和行动方案,实战时很快就能传递足够的信息。

  寒露号上,几只躲在帆后的海鸥不满地鸣叫了几声,飞离了桅杆。韩松站在艉楼上,目送它们离开,又看着蜂拥而来的胶州战船,叹了口气,说道:“又是桨帆船,我最讨厌桨帆船了,全靠人力换来短暂的机动性,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说完,他看了看表,对前方喊道:“郑林,开炮吧,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海战!”

  甲板上的枪炮长郑林听到,立刻一丝不苟地按格式回复:“收到!”

  寒露号的左舷上,五门狮吼炮一字排开。作为旗舰,寒露号有优先装备新式火炮的特权,目前海军总共才17门狮吼炮(原先11门,军委会又把东海堡的4门和金口炮厂新下线的2门拨了过来),寒露号就装备了5门,其它六艘船每船只有2门。

  这些小炮跟后世风帆战舰上动辄24磅32磅的巨炮没法比,不过小也有小的好处,那就是移动方便,不用太拘束于炮位。星火级每侧船舷都有五个炮位,平时火炮错开布置,需要加强一舷火力时,只需把对侧的四轮小炮车推过来,再把阻拦索扣上就可以了。

  郑林看看这些心爱的狮吼炮,又看看拼命划过来的小木船,眼神中充满着怜悯和不屑。他高喊了一声“准备”,然后从船头走到艉楼前,依次拍了五个炮长的肩膀一下。他们接到指令,立刻用手中的火节子点燃了火门上的引信,狮吼炮轰鸣着将铁弹发射了出去。

  “轰、轰、轰、轰、轰!”

  敌船很明显是为了接舷战而设计的,虽然船不大,但是甲板和船楼很高,投影面积一点不小。五枚1.6kg的铁弹次第从左舷射出,其中有三枚成功击中了东边冲得最快的那艘敌船,剩下两枚则打出了一大片水花。狮吼炮的威力明显要比虎威炮高一大截,炮弹直接穿过敌船薄薄的软木船板,打出一片木屑和血花,哀嚎与炮声交织着,在海面上不断回响起来。

  炮组看都不看,立刻装填起了下一发,而郑林观察着战果,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太满意。

  客观来说,这三枚命中的炮弹虽然声势惊人,但并没有造成致命的伤害。虽说击中了好几个人,打穿了船板,但只是多了几个洞而已,都没怎么进水。被击中的敌船停了下来,与其说是被击坏了,不如说是吓傻了。

  但是不要紧,后面还跟着六艘船呢……

  紧接着,战列线中排第二位的霜降号也开炮了。敌船密密麻麻冲过来,很容易命中,又有三艘倒霉的桨帆船被击中。

  再接下来,又是后面的小雪号……

  在接连的炮击下,敌军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有的踯躅不前,有的却加速想拼一把,但纷纷成了显眼的靶子,被火炮优先照顾。

  这一轮炮击下来,其实胶州水师真正的损失并不多,直接被炮弹杀伤的不过三五十人而已,被轰沉的船也只有一艘——这艘船冲得太猛,被轰中了七八炮,进水太快,也算倒霉了。

  但是经过这种闻所未闻的“雷霆轰击”,对方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已经失去作战的勇气了。如果这是玩游戏,就能很清楚地看到敌军的生命值只减了一格,但士气值已经到底了。

  受此冲击,他们的速度骤然减慢,而第一舰队则升帆前进,绕过那艘大沙船,又顶着西北风向北转向,在侧逆风中缓慢地向正北行驶,依旧排成战列线对西侧的敌船轰击起来。等这一轮过后,又转向西,如法炮制。

  海翼帆的优势在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帆面随着风向不断转动,为船只提供了充足的转向扭矩和动力,使得变换位置的动作灵动而有序。

  经过漫长的轰击后,呃,一艘船都没轰沉,只是把它们轰得遍体鳞伤不成样子失去战斗力了。敌军拿他们没什么办法,在海上无助而彷徨,甚至还出现了逃亡的情况——有两艘船似乎是被吓破了胆,升起了帆,拼命朝南划着试图离开战场。

  韩松没理他们,指挥舰队转向南,又开始了第四轮的轰击,巨响和硝烟再次在海上弥漫开来。这下子敌军再也坚持不住,一窝蜂向南逃去。

  但在顺风中,他们的速度显然不如采用了海翼帆的星火级,轻松被追上,又不得不转向东侧外海逃窜。

  追击过程中,多达五艘胶州战船被击沉或者慢慢进水沉没,还有两艘见跑不过,干脆降帆打起了白旗,剩下四艘逃到了那艘大沙船旁边,躲到了它的背后。大沙船似乎被激怒了,船上响起了低沉的鼓声,朝向第一舰队的方向冲过来。

  “好嘞,那我们就去会会它,”韩松用望远镜看着那艘大船,有些贪婪,“注意点,打船楼就行了,别打船身。我看这船还可以,缴获下来拿去金口运货应该不错。”

  ……

  “好,等放近了再打……”

  寒露号的左舷中央炮位土豆三旁边,炮长潘学忠接到郑林的指令,瞥了一眼前方逐渐接近的大沙船,就低头检查起弹药来。

  潘学忠是两年前跟着起点号一起来到东海的五个南宋船员之一,两浙东路婺州(金华)人。当初他没打算给东海商社打长工,想着来年就随船回去,结果到了东海之后发现当地生活还不错,就留了下来,后来出海赚了好几笔外快,就更死心塌地了。由于他识些字,算术学得也很快,因此被股东们很是重视,现在在寒露号上是郑林的副手,操纵位置最中央的土豆三。有小道消息称,随着海军船越来越多,军官位置不可能总让股东们占着,他就在下一批提拔的名单之中。

  说话间,寒露号与大沙船已经接近到了百多米的距离,潘学忠检查完弹药,刚要抬头,就突然听到一声“不好,趴下!”。他心里一惊,下意识地一低头,然后就听到一阵呼啸的破风声,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然后又是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他心里一片惶恐,正准备抬起头来查看是什么情况,结果又听到一阵呼啸,只好再次趴低,紧接着就是“咚”的一声金属刺入木头的声音,然后便是一片惊呼,还有不断的抖动声。

  他不确定危险过去了没有,仍然趴着没敢抬头,但周围已经喧闹了起来,艉楼上传来了韩松愤怒的声音:“开炮,干掉那两台床弩!”

  潘学忠抬头一看,立刻大惊。

  就在他左后方不远处,一支巨大的弩箭穿过了土豆四装填手的躯干,将他砸到了后方的甲板上,人已经没气了,双眼圆瞪着,血迹延伸了一路。右前方,土豆一和土豆二之间的船舷板内侧透出一个巨大的箭头,两侧的几个炮手腿上脸上带着血痕,显然是被飞溅的木屑伤到了。

  他又看向敌方的大沙船,果然甲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台床弩,十几个水手正在拼命地拉动绞盘,准备再次装填。他努力地回想了一番,才想起不久之前这两台床弩的位置应当是用篷布和人墙遮盖起来的,敌军把它们隐藏了起来,搞了一次卑鄙的偷袭!

  想到这里,一股怒气涌上了潘学忠的心头,正好这时背后传来了郑林的声音“瞄准床弩,自由射击!”,他便一下子跳起来,趴到炮车后面对着对面大沙船上的一台床弩仔细瞄准了起来。

  话音未落,土豆一和土豆四已经迫不及待地开火了。这两个炮组都瞄准了右侧的床弩,土豆一没有打足提前量,炮弹落到了后边,不过杀伤了几个水手;土豆四则打中了床弩前方的船舷板,溅起的木屑木块给后面的兵丁造成了不小麻烦,但铁弹还是擦着弩床飞了过去。

  “弟弟们,还得看哥的!”潘学忠头也不抬地喊了一句,然后握炮的手更加稳了起来。

  他的头脑从未有一刻如此清晰,各种弹道参数飞快地运转着……终于,在船身的一次摇晃过后,他立刻将发射手柄按了下去,火绳飞快落下引燃了火门处的短引信管,片刻之后,铁弹伴随着轰隆声和他的怒吼声呼啸而出!

  这枚饱含这复仇怒火的炮弹跨越百多米的距离,正而又正地朝大沙船上的床弩飞去,直接撞在了床身之上——

  “哐——崩!”

  床弩在铁弹轰击之下发出强烈的断裂声,床板四散飞裂,已经上了弦的巨大弩箭崩飞起来,崩解的弩臂砸中了一个奔逃中的水手,吓得周边的弩手四处逃散,连带着旁边的另一台床弩也哑火了!

  “潘哥,厉害啊!”装填手们向他发出了赞叹,不过手上没法闲着,快速装填起来。

  潘学忠喘着粗气,心中得意,但也不敢怠慢,趁着他们装填的功夫,又对着左边另一台床弩瞄了起来。

  稍后,寒露号上剩下两门炮都开火了,可惜都没命中,但把沙船上刚抬起头来的水手再次吓趴了下去。

  潘学忠正欲再接再厉,可左右轰轰两声传来,对面又传来一声弓臂断裂的震响声,问题已经解决了——原来土豆四的炮长觉得实弹命中困难,干脆打了枚霰弹出去,铅子虽然没法摧毁木结构,但打在薄薄的弓臂上还是很容易让床弩失去了战斗力。

  “呼!”潘学忠将手上这枚炮弹朝着已经被破坏掉的床弩打过去,并没有命中,但吓吓人也是好的。他转头看向土豆四的炮长朱杰:“小子偷鸡……但是,打得不错。”

  说完他又回头看着甲板上的尸体:“江黄儿……哥哥们给你报仇了!”

  ……

  破坏掉两门床弩之后,寒露号也已经与敌船擦身而过,后面的霜降号接上,继续对沙船的甲板进行清洗。

  一离开战场,韩松立刻从艉楼上冲下来,查看伤员的情况。几个义勇队员已经围在牺牲者的身边,用刀将巨箭砍断,箭头仍然留在体内,见韩松过来,纷纷让出了道路。

  “江黄儿……”韩松半蹲在遗体旁边,为他合上了双眼,“你是我们海军组第一个战斗减员,也是第一个烈士,杀死你的凶手已经被我们的大炮轰杀了,你安息吧……”

  周围的炮手装填完毕,也围了过来,脸上露出悲伤、愤怒和不甘的表情。

  江黄儿是东海商社当初从海州雇佣的水手之一,在第一舰队中的资历也算老了,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人缘因此也还不错。水手们虽然早就知道干了这行就必然会有风险,但真到了这种时候,还是免不得感伤起来。

  一个和江黄儿素来交好的小水手呜咽着说:“江大哥昨晚还跟我说过,等这仗打完了,他就去说个媳妇,还要买一辆最新的四轮马车,带我去兜风,没想到,今天他就这么没了……”

  旁边一个年长的水手见他这样,连忙呵责说:“都多大了,还哭鼻子,没个人样!”

  小水手抽着鼻子,说:“我没哭,我就是,我就是,哇……船长,江大哥家里可就他一个男丁,他要是走了,那,那……”

  韩松站起身来,环视着这些水手,见他们中不少听到这里都沉默起来,不由得在心中有所感叹。他开始思虑大会的政策,但很快就又抛到脑后,果断地开口说道:“不需担心,商社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为它而战的战士。江黄儿的家人会拿到应有的抚恤,而且商社还会安排他们去从事力所能及的工作,家里绝不会就这么垮了!”

  听到这句话,不少水手欣慰地笑起来,郑林见机,立刻出声喊道:“好了,别围着了,回到战斗位置,我们打上那艘船,为江黄儿报仇!”

  “为江黄儿报仇!”水手们高吼着,心中淤积的愤懑发泄了不少,然后按次序返回炮位旁边,注视着左后方的敌军大沙船,眼神中快要喷出火来。

  韩松指示义勇队员用备用的帆布把江黄儿的遗体包裹起来,暂且运到了船舱里安置下来,然后拿出一堆牛丸枪,分给空闲的水手们。

  “先把实心弹打出去,轰他们的船楼;再装霰弹轰一轮,然后就跳过去,解决他们!”韩松回到了艉楼上,对下面的炮组大声喊道。

  “明白,把他们轰成筛子!”船员们齐声回复道。

  

举报

作者感言

修改两次

修改两次

感谢书友151209091452781的打赏

2020-02-01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