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临时穿越大会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7298 2020.01.06 10:43

  “咳咳,我简单说两句。”

  陆平站在三个箱子堆起的讲台上,装模作样地开始讲话。

  下面一片嘘声。

  “咳,我的意思是,在开会之前,我们首先需要选一个主持人出来,维持会议秩序。现在有谁报名?”

  台下有几个人朝人群中看了一下,似乎跃跃欲试,但最后还是没人出头。

  “算了,还是你吧,全程在下面,知道的多一些。”前排坐着的李如南出声说。

  “好的,谢谢班长,那本次XX高中第一届临时穿越大会现在就正式开始了!

  女士们,先生们,LGBT同胞们,大家现在想必已经知道,今天上午我们遭遇了未知的超自然事故,据权威人士分析,我们是穿越了时空,出现在十三世纪宋元之交的历史时期!

  现在我们已经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具体情况,有请前PLA陆军上尉高正同学为我们分析一下。”

  台下一片喧哗,高正一把把陆平拉下来,顺手递给他一张从驾驶室找出来的地图,让他站在一边打开展示给大家看,然后自己走上台去讲解了起来:

  “咳,据王同彩分析,我们现在已经回到了某个位于1250年至1262年之间的时空节点上——别问我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地理位置离穿越前不远,根据当地人证词以及我们的侦查,应该是在这里,”

  高正在地图中一个背山面海的小半岛上点了点:“鳌山卫,后世隶属于青岛市即墨区,本来船长就是打算来这里避难的,看来我们穿越后并没有改变地理位置。这个地方你们应该听说过,不过鉴于大多数人不是很熟悉,我再详细介绍一遍。”

  “鳌山卫是青岛东北方的一处半岛。当然这个名字是明朝时候才有的,现在还是一片三不管地带,当地人管这一片叫‘东海’。之所以后来叫鳌山卫,是因为此地西北方的鳌山,也就是崂山在东北方的余脉,它像在地图上割了一刀,把这个东海地区同西边即墨县广阔的平原分开。

  严格来说,所谓“东海”是个泛指,包括沿岸狭长地带一大片区域,鳌山卫半岛只是其中一部分。现在我们所在的地点是鳌山卫半岛的南岸,这个半岛东半边是一片小山,西半边是一片平原,大约10平方公里,再往西就是破碎的鳌山了。

  我们登陆的这个小村子,原先是一处海盗的营寨。咳咳,安静!不过现在已经被我们‘荡平’了,嗯,物理意义上的荡平。这是我们为这个时空做出的第一个贡献!

  好好,都别说话了!

  不得不说这些海盗选的地方还是挺不错的。东边有山,可以挡风;西边有耕地,可以提供粮食,如果全开垦出来能养个几千人,不过现在大都荒着。再往西又是一道山,把半岛和大陆隔开,隔绝了官府的管理。占了这么一块好地本应大有作为,不过他们作恶太多,遭报应了。

  我们刚才侦查了一下,方圆5公里内没有人烟,好处是暂时不用担心被土著找麻烦,坏处是想找人交流也很困难,要再往西翻过鳌山,才遇到几个村落,再往西走上三十里路才能到即墨县城。

  好了,环境问题我分析完了。陆平,下一个谁来?”

  陆平咳嗽一声,装模作样上台讲了一句:“既然是全新,哦不全旧的时空,我们想要在这个时空生存,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做,得有战略规划。当然这个课题不能光靠我说,诸位慢慢思考,等一会上来发言。我们先请王同彩来分析一下这段时期的历史背景。”

  王同彩此时正在与一个中年男人面对面坐着,桌子上摊着一本笔记本,两个人不断在上面画着什么,听到陆平喊她,很不情愿地放下笔走上来。

  她先是看了一下地图,又对着大家开口说道:“之前,下面那个本地人陆一成说今年是宝祐三年,乙卯年,刚才我和张老师排了一下南宋年表,确定了今年应该是1255年。”

  张老师名叫张建国,是他们当年的历史老师。这次同学会把很多老师都请了过来,然后就不幸一起穿越了。

  “1255年,南宋还保有大部分地盘,不过离彻底灭亡只有二十多年了。

  金国早就没了,现在大半个北方都在蒙古人的统治之下。

  不过此时蒙古人还没建立元朝,元世祖忽必烈也还没上台,现在的蒙古大汗叫蒙哥,对,就是被杨大侠打死的那个。历史上,他会在这几年征伐南宋,然后在1259年征合州钓鱼山的时候被抛石机打死。合州啊,就在重庆附近。

  蒙哥死后,忽必烈与一个叫阿里不哥的人争夺汗位,过程持续了两三年,主战场在蒙古大草原。最后忽必烈胜利,然后养精蓄锐,十几年后建立了元朝、灭亡了南宋。不过这段离我们太远了,我们现在需要关注的,是李璮这个人。

  李璮,这是谈到宋末元初历史绕不开的一个人物。现在,他是蒙古治下最大的一个世侯。所谓世侯,就是蒙古人征服汉地之后,把投降的汉人大将分封在某块地盘上,军政大权一手抓,只要定期给汗廷上供,并且派兵随蒙古人出征就行了。

  李璮的封地在山东益都,也就是青州,宋元时期是山东的腹心地带,非常富裕。他掌权后不断扩张,现在大半个山东半岛都是他的势力范围,包括我们所在的这片小地方。不过还好,他的统治非常粗疏,大都是委任统治,派人收点税然后上下分一下,我们暂时还不用担心被查户口。

  重点是,这个李璮不是甘居人下之辈,他一直在积蓄力量,伺机反抗蒙古人,最终投宋造反,具体的时间节点应该是1262年。但很遗憾,其它汉人世侯几乎没有支持他的,他的起义很快就被镇压了。这场起义是一个标志,在此之后,忽必烈收回了世侯们的特权,权力更加集中,再无人敢挑战蒙元的权威,之后灭亡南宋也一帆风顺了。

  可以说,我们现在的区域,名义上受蒙古统治,但实际管事的必定是李璮的势力。不管将来我们如何发展,一定会与李璮扯上关系。

  唔,大致情况就是这样,再展开说就太费时间了,现在有人想发表意见吗?赶紧上来吧。”王同彩一通讲完,麻利地下台了。

  台下听众轰然讨论起来,自己居然真的穿越了,穿越到的还不是大汉盛唐等令人追念的时代,而是“沦陷区”,这可真是不怎么好接受。热闹了半天,群众们有说要南下投奔宋朝的,有说要埋头种田猥琐发育的,有说要乘船出海找个岛子躲开战乱风波的,但就是没几个说去依附蒙古人博一场富贵的。

  说法一多,七嘴八舌的就容易乱,乱哄哄的一时也没有什么结果。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一个戴眼镜的男子走上台来,不少人见了他就心里一咯噔,这家伙怎么冒出来了?

  此人名叫孔嘉谊,在群里一向以自由派言论出名——这倒没什么,问题是口头上大义凛然,可在某机关工作的时候溜须拍马钻营结党一点没落下,这就不怪别人鄙夷了。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大家好,很不幸我们遭遇了这个穿越事故,关于我们的未来,确实纷乱复杂,但我有几个想法,想与大家交流。

  不管怎么说,既然事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得想法设法活下去才行。幸运的是,我们之间是可以相互信任的,具体怎么生活可以继续讨论,但在进一步讨论之前,我们应该有一些共识,比如说,第一条,在座诸位,包括你我他,是人人平等,每个人的地位都是一样的,即使现实达不到,也应尽量追求这种平等,没错吧?”

  果然,他一说话,就有那味了。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倒也没人在这时候跳出来反驳他。不然还能怎样,大家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谁不知道谁啊,要说能力有高低确实是,可这时候谁愿意承认自己是能力低的那个,天然要多干活听别人指挥呢?

  孔嘉谊见没人反对,扶了扶眼镜,又说道:“很好,大家达成了共识,那下面是第二条:我们这些人,来自另一个时空,天生就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我们有相似的现代思维,有多年的交情,有共患难的经历,所以我们全员应凝聚成一个坚实的集体,互相协作,携手前进,共同面对这个新世界。相反,如果我们一盘散沙,各自为政,那就注定会消亡在这个时代。对吗?”

  “好!”

  这就更政治正确了,有几个燃点低的当场叫起来,陆平赶紧找纸笔把这段话记下。

  孔嘉谊趁热打铁,接着说:“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第一条共识,那么第二条共识就可以表决决定了,认同的请举手!”

  场下群众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几个人举起了手,然后举手的越来越多,甚至有人举起双手,剩下几个人撇撇嘴,也举起了手。

  孔嘉谊看到这样子,暗暗笑了出来。这两条虽然都是废话,但随着他的引导走了这么一个流程,威望无形中就种下了。

  他很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看到全员举手,接着说:“很好,那现在我们是一个平等而团结的组织了,至于之后具体该怎么做,还请大家集思广益。”说完他就微笑着走下去了。

  不过这时候台下群众又闹腾了起来,没人跟他握手,真是不给面子。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啦!”

  “今天造火炮,明天造轮船,北征蒙古,西征欧洲,东征日本,南征澳大利亚!”

  这几个是热血上头的。

  “别闹了,还是想想今晚吃什么吧。”

  “先练憋尿吧,万一蒙古铁骑冲过来还死得体面些。”

  这些是消极派的。

  “我家咪咪没人喂了,好可怜呜呜……”

  “爸……妈……俊凯……”

  这几个是仍然沉溺在对旧时空的思念中不可自拔的。

  喧哗声越来越大,主意越来越不靠谱,窗边一直站着的张正义一脸凝重,突然他一握拳,走上台去,似乎下了很大决心

  “咳……大家安静一下,我说两句。”

  但是喧哗声还是很大。

  张正义不知从哪掏出一块木头,重重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重响,场下瞬间安静下来。

  “这是生死关头!”

  他突然怒吼了出来。

  “同学们,朋友们,现在我们眼前的已经不是休闲而愉悦的同学会了,而是一个危险的世界!

  未来一片混沌,而我们只有有限的库存物资,没有任何生产能力,处于坐吃山空状态!

  相比那些虚无缥缈的自我实现需求,我们要做的头等大事,就是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

  种田也好,打鱼也好,甚至抢劫也可能是一种选择,总之不能饿死!

  先解决这个,才能谈别的!”

  经过他这一番激情的怒吼,台下众人也逐渐凝重了起来,张正义看气氛不错,长长出了一大口气,又继续说道:“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至少有三方面的工作要做:

  一是统计我们拥有的资源,包括人力、食物、原材料、工具、信息资料等等,这是我们仅次于生命的宝贵财富了,必须慎重地管制起来;

  二是动起来,每个人都要动起来!懂农业的去种地,懂建筑的去盖房子,没事做的去砍树搬砖,实在没事俯卧撑练肌肉也行,不管做什么都比不做好,先动起来再考虑效率最大化;

  三是确保我们的安全!有些人的思路可能还没转变过来,这个世界与我们的世界已经大不一样了!在这里我们会遇到各种危险,土匪会来抢劫你,官府也可能来抢劫你,甚至连老实巴交的村民都有可能趁乱抢劫你!想活下去,我们必须有自保的能力!

  这些问题不是演讲与多数派决议所能解决的,要解决它们只能靠铁……团结一心与强大的执行力!

  为此我们必须有一个强力的组织,才能把我们的资源和人力调动起来!然后才能活下去,然后才能用我们的知识改善我们的生活,然后才能把我们的意志推向这个世界!

  现在我申请组建……东海穿越大会临时管理委员会,任期一年,我任首席委员,谁赞成,谁反对?”

  张正义挥舞着双手,声调逐渐拔高,陆平记录的时候用了好多个感叹号,台下被镇得一片安静,然后小声窃窃私语起来。

  “以前没看出来,老张居然还是个德棍啊。”

  “说的好,就应该用我们的火枪为我们的拖拉机开拓土地!”

  “不行啊,这么冲动,我看这劳什子委员会是吃枣药丸啊。”

  “没错啊,确实该有个组织管管,看看这满地瓜子皮,一会你们自己扫干净啊。”

  众人反应各异,但一个反对的也没有,当然也没有主动赞成的。张正义正要继续,后排一名女性站起来,一边鼓掌一边说:“老张说的好,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组织,不过委员会不能只有一个人吧,我建议李如南也加入进去。”

  李如南惊讶地转过头来,看着这名提名自己的女性:“若云,你怎么会想到我啊,我不行的……”

  这个“若云”全名史若云,之前是做房地产中介的,她笑着说:“班长别客气了,论对大家的熟悉程度,还有谁比得上你啊,我建议你直接当组织部长得了。”

  “对啊对啊,班长进管委会,我们都信服。”这时候也有人反应过来,给李如南造势。

  组织机构是必要的,但如果让张正义大权独揽太过危险,必须塞李如南这样的老好人进去。

  “是啊,李如南你也别推辞了。现在是紧急时刻,每个人必须人尽其用。”张正义并不在意,因为管委会的成立似乎已经成了既成事实。“现在管委会有两个人了,还有谁自荐?”

  话音刚落,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张正义就接着转过身,对着高正和韩松说:“高正,韩松,你们两个是军人出身,这时候必须进管委会帮大家一把,没问题吧?”

  高正韩松对视了一眼,又看看场下,见没人反对,就点点头同意了。

  然后张正义又转向一直在楼梯旁边靠着的船长:“张船长,您作为船员代表,也应该加入管委会,别客气了,过来吧。”

  船长嘿嘿一笑:“你们年轻人真会玩,看得我一楞楞的。”

  “哈哈,您是前辈,要多指导啊。”张正义把船长拉过来,很得意地看着众人,等待下一个自荐者。这三人本来也有很大机会被选成管委的,但现在他抢先邀请,他们就和他扯上了关系,对培养势力……哦不,增强执行力很有帮助。

  “一个陆军一个海军一个刑警,这管委会军方气息太浓,不行啊。”孔嘉谊小声嘀咕着,他提出了“建国纲领”,本想大展一番拳脚,却被张正义摘了桃子,略有点气闷。他捅了捅旁边的饶文辉,朝台上示意一下。

  饶文辉穿越前是名律师,跟孔嘉谊关系很铁,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讨论体制问题。他立刻会意,站起来说:“我提名孔嘉谊,他之前是处长秘书,对行政工作很熟悉,是当前不可多得的人才,加入管委会必然会起到很大作用,我代表人民表示支持。”然后把孔嘉谊拉了起来,自己坐下。

  孔嘉谊一脸憨厚地挠着头:“哪里哪里,我也就会写点文章……”不过脚上却没停下。

  不少和孔嘉谊熟识的人也鼓噪起来,张正义默默把他们记下,然后笑着说:“孔大才子当然欢迎啦,快过来吧。已经五人了,还有其他人吗?不要害羞,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啊。”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动静,有几个似乎跃跃欲试,但最终都没站起来。坐在前排的季国风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自荐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说:“我也来吧。我一搞复合材料的,估计这辈子别想用上这专业了。不过我对技术史还算熟悉,管委会总需要个工业方面的人吧?”

  季国风当年在高中就是学霸,后来又一路读到博士,人很憨厚,虽然内向话少,但同学们对他都一致好评,此时他一自荐,众人都纷纷表示同意。

  季国风见众人都同意,又接着说:“另外,我推荐陆平和岳秀也进管委。陆平家里是搞房地产的,横跨全产业链,他对建筑很熟悉,我们以后想在陆上造房子,他能提供从水泥到造房子一条龙服务。

  岳秀大家都知道,她是学中医的。我们现在缺少现代社会的医疗支援,必须就地取材利用当下的医疗资源,同时把卫生和预防工作作为重中之重。这个预防工作靠自觉是没用的,必须建立严格的卫生制度,这需要从管委会开始,所以一个医生背景的管委是必须的。还有一点很重要,她是一名女性,多一名女性管委不但可以平衡性别比例,还能避免卫生方面的很多尴尬问题。”

  他的理由很充分,大家也都表示同意。陆平其实刚才就跃跃欲试了,但碍于自己大会主持的身份,不好意思站起来,现在有人推荐,自然痛快地答应了。岳秀红着脸推辞了一下,然后被几个女生簇拥着推上了主席台。

  之后没有新的管委产生,一个简单的举手投票就通过了这届管委会,张正义简单发表了当选感言,事情就这样搞定了。

  饶文辉在下面吐槽道:“这么错漏百出的选举,会选出小胡子的啊!”

  但大部分人还是感到了安心,毕竟天塌下来总算有几个高个儿扛了。

  然后全体成员立刻执行了张正义“动起来”的决策。

  张正义、孔嘉谊、季国风在楼梯出口摆了张桌子,穿越者们一个接一个从这里经过,登记下个人信息和特长。

  之后,男性由高正、韩松、陆平领着,下船去继续清理黑水寨废墟;女性跟着李如南、岳秀,由船长领着,和东海102原本的几名船员一起,检查和收纳船上的物资。

  人员统计的结果是:共有穿越者207人,其中7人为东海102客运船原本的船员,138人为原先的高中同学,8人为原高中老师,54人为他们的家属(其中有17个小孩子)。

  清理废墟得到的战利品有:

  铁质武器33把,包括劣质刀剑、缺口斧子和破烂矛头;

  轻型弓12把,完好的有6把,羽箭72支;

  铁农具112件,超乎穿越者的预料,以海盗可怜的耕地面积似乎不需要这么多农具,推测为劫掠所得;

  木工大小工具43件,其中有一些超大号的锯子锤子之类的东西,这倒是很符合预期,因为海盗有修船的需求;

  地下仓库一个!这给了穿越者一个大大的惊喜。此仓库修建在地势较高处,内有大小白银铸块7个,共重12.21千克;铜钱2831串,散乱铜钱2.55千克;丝织品87匹;瓷器12件;糙米及粟米大量,无法统计,估计在十吨以上。穿越者挖到这个仓库后狂喜不已,决定把海盗遗体的待遇从水葬提升到土葬。

  另外在海岸上还有黑水海盗修建的一个木栈桥,被102登陆时的波浪冲毁了一半;栈桥上原先系着几条小渔船,被浪冲到了岸上,基本没有损伤。

  东海102上整理出的物资有:

  不锈钢餐具大量,听管厨房的王大妈说有三百套;玻璃器皿37件,碎玻璃3.87千克;陶瓷器皿12件;塑料容器和餐具66件。由于船只可能颠簸,餐具是以不锈钢和塑料为主,易碎的玻璃器很少,这让想凭借玻璃贸易赚第一桶金的穿越者们大失所望。

  航海仪器一套,中国及世界地图一套,航海书籍及手册若干,被列为一级物资重点保存。

  手机212台,笔记本电脑7台,平板电脑21台,照相机13台,对讲机4个,手表31只。同样被列为一级物资,但仍由原所有者持有,只是被要求关机妥善保存。

  船只零配件若干,修船工具两箱,封存;

  防刺服两件,电击棒两根,气狗一把,气罐一个,子弹一盒。这些物资的来历有些暧昧,船长贡献出来的时候解释说是“海上不安全,防身用的”,还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暂时由高正保存。

  救生衣五百件,救生圈一百个,救生艇四条,钓竿45把;

  人力升降叉车两台,叉车托板七个;

  折叠自行车一台;

  船用柴油两吨,油箱中还有若干存油无法统计;

  啤酒70箱;白酒60瓶;红酒60瓶;各类饮料约500瓶;

  面粉六袋,鲜肉约50kg,油盐酱醋各种调料若干,其中有一罐熬粥用的纯碱,交由季国风单独保存。

  各类瓜果蔬菜约200kg,其中有两大袋土豆!还有十斤鲜青椒!穿越者发现这两样原产于美洲的作物后痛哭流涕,对天长拜,哭着喊着要把它们画在国旗上。另外还有一些玉米和红薯,不过都是熟的,很是可惜。

  各式烟花两大箱,这些和上面的食材其实都是宴会用品。

  此外,还有陆平的小帆船一条,上面有几本陆平收藏的帆船杂志,被和海图一起封存。还有一块太阳能电池板,原本是给随身电子设备充电的,现在被郑重地收藏了起来。

  穿越者们好不容易整理出这些东西,之后王大妈带了几个人把锅搬到岸上,简单搭了个灶,用废木料烧火,把不易保存的食材混一起煮了一锅。

  劳累的穿越者们含着泪吃完这顿可能很长时间都没法再吃上的美食,然后因为电力管制没有灯光,一个个都乖乖上船睡觉了。只是这漫漫长夜,又有几人能安心睡着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