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1章 东海县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236 2020.02.10 06:00

  1258年,10月15日,涟水城。

  涟水城县衙东南的一处有兵丁看守的小院中,毕庆春急冲冲地走了进来。

  院内正在无聊地喝茶的王泊棠看见他,立刻站了起来,问道:“毕先生,如何?姜思明到底在搞些什么?”

  “稍安勿躁,”毕庆春径直在石凳上坐了下来,先倒了一杯清水灌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问清楚了,姜万户领军北上,去打海州了。”

  “海州?”王泊棠有些奇怪,“海州不是在李璮手中吗?”

  毕庆春瞥了他一眼,这人怎么就改不了直呼人名的习惯呢?真是粗胚一个。

  他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海州城,是海州之东的东海县,也就是郁州岛上的云台山城。”

  王泊棠想了一会儿,回忆着海州地理,随即恍然大悟地说道:“哦,原来如此,李璮把我们扣在这里,是怕我们给那里的宋军通风报信?”

  王泊棠他们来涟水县搞外交,其实十天之前事情基本就谈完了。李璮没有做出具体承诺,但是暗示只要东海人不过界,他也不会插手。不过相应的,东海人必须给他提供两门火炮及其制造技术,不然李璮就要亲自上门去取了!

  好吧,这条虽然有些麻烦,但王泊棠还是先含糊应付了下来,等回到东海之后再跟管委会讨论该如何应对。

  但是没想到,谈完这些条件之后,李璮一直没放他们走,而是把他们软禁在涟水城中,每日提供食水,但是不准出院门一步。直到今天,才通知他们可以走了。王泊棠感觉有些奇怪,自己在院内整理东西,让毕庆春先出去搜集了一番情报,这事在涟水也不算什么秘密,很快就打听了出来。

  “当是如此。”毕庆春捋着胡子说道,“算算日子,初五那日我们还见过姜万户,若是不久后他便整军出发,如今也该打起来了,也不怕我们泄密了。”

  “啧,这中间有十天了吧,这姜思明也太磨叽了。”

  “何出此言?涟水到海州将近二百里,光行军就要六七日,再加上出发前要整军,到了海州还要准备一番,十日之内能开战已经是神速了。看来姜万户是归心似箭啊。这拿下东海县之后,可以就要朝你们的东海去了,你们可得好好应对啊。”

  “唉,也是。算了,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走人吧。”

  ……

  两天后。

  “如何?”

  涟水县衙的侧厅中,王文统放下手中的笔,对着前方一个风尘仆仆的低级军官问道。

  军官行了个礼,说道:“东海人昨日已从云梯关出海,只是……他们未沿岸北上,而是直接朝外海去了!”

  “走外海?呵,他们能从外洋返回中土,果然是有些本事的。”王文统略微有些惊讶,但随后掐指一算,又挥了挥手说:“不过也没什么,此时姜万户应当已经开始攻城了,他们早回去一两天也无所谓,你先下去吧。”

  “是!”

  军官退下了。王文统对这种小事并不放在心上,转身又回去处理起文书来。

  前几天王文统把东海人放行,还特意派了一队兵丁“护送”,以免他们途中乱走,顺带控制一下速度,别让他们走得太快。

  不过他们或许是使了贿赂,速度比计划还快一些,第一天就走了一大半,第二天便到了淮河入海口云梯关,然后便乘船出海了。

  此时江淮一带的海岸线要比后世靠西得多,云梯关原先紧邻海岸,但北宋末年黄河夺淮入海,使得河口渐渐淤积,海岸线已经延长了数里之远,云梯关从海关变成了内陆河关。

  不过因祸得福,这些新冲积出来的土地极其适合制盐,逐渐发展出了一个大盐场,成为当地的一大财源,被南宋朝廷命名为“天赐场”,寓意不言而喻。

  李璮夺取了涟水之后,也顺势控制了黄河入海口的云梯关,并且在此驻扎了重兵,以防止南宋水师走水路袭击涟水,同时也收取盐利。当初王泊棠他们乘坐白羊号从海路过来,到达此处之后便不能继续深入,后来反复通了几次信,才被当地守军将信将疑地从陆路“护送”到了涟水,白羊号也留在了云梯关内。

  好在王文统还算地道,软禁东海人的期间跟云梯关守军打了招呼,守军因此没敢乱动白羊号,所以王泊棠他们到达之后就能立刻出海,此时已经是十月十六了。

  白羊号出海后直接走外海往胶州方向开过去,入夜之后也不停歇。不过由于此时刮北风,虽然和行船方向并未完全相逆,但速度仍然受到了很大影响,直到十月十八日才回到了东海区。

  ……

  张正义收到报告之后,急冲冲地回到了管委会的会议厅,见到王泊棠安然无恙地坐在里面和其他管委聊天,松了口气,换了个轻松的语气说道:“王大使,你可算回来了,我们正头疼该怎么给你开追悼会呢,这下不用了。哟,我怎么看着你比走的时候还胖了一圈呢?”

  王泊棠苦笑道:“得了吧,整天被李璮关在院子里,也没法活动,只有吃了。”

  张正义拉出张椅子坐了下来,问道:“哈,果然还享福了。也行,这几天你就不用休息了,多去干点活锻炼锻炼吧。”

  王泊棠应景地哈哈笑了起来。

  这时旁边的孔嘉谊咳了一声,张正义看了他一眼,转过头来说:“也是,时间紧张,先说正事吧,南边什么情况。”

  “问题不大,李璮暂时不会插手,”王泊棠一边掏出一个东海产的牛皮笔记本,一边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等等,别的先不说,有个要紧的事。我走之前,听说姜思明去攻打东海县了,这事可能影响重大,你们管委会得赶紧做好对策。”

  “东海县?”孔嘉谊问道。

  “应该是海州的东海县吧,就是海州东边的几个岛,当前还在南宋手里。”旁边的张船长解释道,海州位于南下航路上,他对附近的地理比较熟悉。

  张正义走到会议室西墙旁边,墙上挂着世界地图、中国地图和山东周边地图,他背着手观察了一会儿,头也不回直接问道:“王泊棠,姜思明手下有多少兵力?”

  王泊棠也不看笔记本,直接回答说:“据我们在涟水打听的,应当有五六千人吧。其实份量还是挺足的,因为这些人里面大多数都是战兵,后勤都是由李璮和东平严家供应的,不用设置太多辅兵,战力比起寻常的‘万人大军’也不差了。毕竟姜思明怎么说也是手握五州的万户,还是有些实力的。”

  张船长嗤笑道:“就胶州那一千兵的水平,就算再多五倍又能强到哪去?”

  “不要轻敌!”张正义摆了摆手,又问道:“东海县守军有多少,你看他们能顶得住吗?”

  王泊棠挠了挠头:“这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据说攻打海州的不止姜思明的人,还有李璮派过去的水军和海州本来的守军,我估计宋军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这时,旁边一直在埋头翻着资料的文化部长张建国咳了一声,开口说话了:“我插一句,历史上的东海县确实是失陷了的,不过似乎应该是在明年。虽说我们整理出来的史料残缺不全,但这一点应该没问题。顺带一提,之前我没怎么在意,不过这么一查,才发现李璮攻占涟水也本应该是在明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哦?”张正义转身过来,笑道:“这么说来,我们的到来终于开始产生蝴蝶效应了?有些意思,不过我们好像也没做过什么大事啊。”

  场上几人都起了兴趣,交头接耳讨论了起来,不过也没个结果,过一会儿就停下了。

  张正义又对张船长问道:“张船长,我们现在能出动的海军力量有多少?”

  张船长把手一摊,说道:“六艘主力舰,两艘在第二舰队,两艘去了辽东,只有霜降和立冬两艘在港。”

  张正义皱了皱眉头,问:“韩松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刚收到消息,他们十六日去了一趟新河基地,放下了几十个吐得不成人形的买来的女真少年和雇佣兵,然后又出发返航了。算算日子,最快也得三天之后才能回来吧。不过回来修整几天,就马上得去打乳山了。还好这季节水冷,附着物不多,不然整备起来又是个麻烦事。”

  “唉,”张正义叹了口气,“原先还觉得六艘船挺多的,没想到一用起来就不够了。下艘星火级是‘小寒’吧?什么时候能下水?”

  张船长咧着嘴笑道:“哈哈,首席,穿越来你说了那么多话,就这句最中听,船就该多建几条才对!不过,冬天生产受影响,小寒号得明年二月份才能好,肯定是来不及了。”

  “没办法了,让霜降和立冬轮流去一趟海州吧。到了之后也不要多事,我们就这两艘船,也改变不了战局,就远远看一下,轮流回来汇报战况就可以了,方便这边早做准备。本土的海防就等韩松他们回来接手吧,就几天的空窗期,问题不大。”张正义很快做出了决定。

  随后他扫视了一圈会议室,发现商务部长史若云不在,转念一想才记起她跟韩松一起去辽东了,于是又对张船长说:“把魏万程也带上吧,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就让他帮忙处理一下。”

  于是会议就这么结束了,正在东海-胶州湾一带巡逻的霜降号快速整备起来,于十月十九日开向二百公里以外的海州。

  ————

  感谢书友梦想无限99的打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