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战后发展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327 2020.01.14 06:00

  1256年,七月十九,平原新村。

  东海商社把半岛区和阔马区之间的广阔平原地带称为平原区,在这里的中央建设了平原新村,作为劳工的居住区。

  平原新村南边有一条不算小的河流自西向东流过,按后世地图看应该叫土寨河。这条河沟通了东海关与海岸,同时南北又有一条陆路连接了半岛区和阔马区,平原新村正处在这一水一陆两条要道的交叉地带,可谓平原区的核心要地。

  土寨河在平原新村附近有一座石桥,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不过依然很坚固,附近仔细找找也能发现曾经有人住过的痕迹,大概这里也曾经是人烟繁盛之地,不过在金朝末年以来的战乱和匪乱中荒废了。

  新村附近已经开垦出了一大片耕地,远处的荒地上还能看到有十几匹牛、马、驴等牲畜,还有一群羊。

  居住区里,一阵唢呐声响过,劳工们纷纷出来列队,在工头的带领下,排成还算整齐的队列,喊着号子,分头向各处上工去了。

  与之对比的是,东海关方向又过来二十几人,队列乱糟糟的,一看就是新劳工。这些新劳工到达平原新村后,就由几个等在这里的老员工领着,分别前往不同的宿舍。

  “喏,你们两个以后就住这张床了,一上一下。”203的舍长孙庆领着两个新劳工走进宿舍,指着一张上下床对他们说。

  然后他又搬过两个木箱子过来,摸出两把钥匙,分别递给他们。箱子是东海自产的,上面的锁是在即墨买的,保密性不高,也就凑合着用。“张进,这是你的。李平,这是你的。以后自己的东西都放里面,对了,要是后来赚了工钱,觉得放里面不放心,也可以先寄在东家那里,等用钱的时候再去取。”

  建设部在这里建了一大片劳工宿舍,每间宿舍密密麻麻放了十张上下床,住宿条件简直令人发指。不过对于之前还在颠沛流离的流民们来说,有个屋顶就不错了。

  新来的张进和李平摸着坚实的砖墙和木板床,把自己刚领的陶碗和木勺放进木箱,心里感觉踏实了许多。

  住房短缺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个问题,现在建设部占用了二百多人力,每天不停烧砖烧水泥盖房子,以至于有些人戏称东海商社的GDP完全是靠房地产拉动的,但这也只能勉强赶上需求,目前只盖了一些办公室和劳工宿舍,连股东们的住处都还没盖,到现在他们都一直住在东海102上。

  不过商务部的确在认真考虑房地产开发的可能了!

  现在东海商社劳工数量已经逼近一千大关,随着商社财政状况的改善和客观因素的逼迫,各部门已经开始给资深劳工开工资了。

  这倒不是股东们良心发现了,而是现实需求所迫。

  的确,当初招募流民的时候给他们开的薪水很低,劳工刚进来的时候因为害怕失去难得的工作机会积极性也很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劳工们处境稳定下来,发现干多干少都一个样的时候,工作效率就可想而知了。

  于是为了提升工作效率,各用工部门或多或少提出了激励政策。农业组记起了工分,可以拿公分换粮或者日用品;伐木组、采石组、烧炭组等等都是按工作量发铜钱;工业部制定了一个技工等级制度,给工匠们按级别发薪水,干出了成绩还有额外奖励。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新劳工刚进来的时候,就被分配到平原新村,进行集体农业生产,吃大锅饭。等到过了一段时间熟悉了东海商社的体制之后,再按照个人特长分配到别的部门,卖力拿工资。这个过程中,东海商社赚来的铜钱源源不断流入劳工手中。

  无论是从财政角度,还是从满足劳工消费需求的角度来看,都是时候该想个办法从他们手里把钱收回来了。

  于是,商务部在半岛区、平原区和阔马区开了三个小商店,卖些自产和外购的小商品,比如布匹、咸鱼、肉干和豆制品、廉价首饰、油盐酱醋茶糖酒等等,满足了劳工们的购物需求,收益还不错。

  不过这惹来了部分股东的不满,去全体大会上抗议“分配倒挂”:劳工们生活得比股东都好了!于是管委会不得不做出妥协,让财政部每月给每个股东发500枚铜钱零花用。

  不过,买日用品的钱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发下去的钱都被劳工储蓄起来了,毕竟现在吃穿不愁,就想着将来是不是能买块地娶个老婆之类的。这些储蓄,有人偷偷找地方挖坑埋起来,有些人则对东海商社比较放心,直接寄存在财政部那里。根据财政部的数据显示,最高有人都积累到两千多钱了,再攒几年都可以在即墨乡间买个小院子了。

  不过如果他们真的去别的地方买地买房,那对于东海商社来说,既是资金的流失,也是人口的流失。所以商务部就想着尽量把他们留下来,于是便有了开发房地产的想法,建些条件好些的小屋卖给他们,既回收资金,又把他们绑在东海的地盘上。

  这也是有现实需求的,劳工中有不少技艺还不错的工匠,就是在即墨胶州也能有个不错的收入,自然不愿意挤宿舍。同时,由于劳工男女比例比较平衡,又有不少看对了眼想结婚的,总不能让他们在集体宿舍洞房吧?所以说个人住宅的需求是很强烈的。

  不过现在的瓶颈还是建设部的产能,暂时真没余力来玩房地产。不过还好阔马区有一些之前龙王寨遗留的小屋,就拿出来以20-50贯的价格卖给有需要的劳工,也不需要一次性付清,分期付款从工资里慢慢扣就好了。

  ……

  另一方面,劳工们现在密集居住,他们之前的卫生习惯也不太好,所以防疫问题就成了一个重点问题。

  东海商社现在缺医少药,只能把重点放在预防上,不过预防做好了也能解决很大一部分问题。

  岳秀带领卫生后勤部制定了严格的卫生条例,强制劳工们定期洗澡,经常开窗通风,定期在室内洒石灰消毒,还有水必须煮开了再喝、饭前便后要洗手之类的。其中便后洗手这一条执行得尤为严格,因为现在排泄物是东海商社重要的战略资源——粪便拿去发酵肥田,尿液拿去养硝土,所以厕所旁边有专人监督着,既保证排泄物正常分类,又保证劳工正常洗手。

  卫生部还把这些编成了“卫生歌”,要求劳工每次吃饭前唱一遍。同时也有强制手段,如果卫生条例做不好,可是要罚款或者体罚的。不过大多数犯了错的劳工看到娇滴滴的卫生部小姑娘们来训斥他们,没等体罚就羞红了脸连连保证不再犯了。

  托防疫措施的福,目前还没爆发过大范围的疫病。少数生了病的劳工立刻拉去卫生部诊治,如果是传染病,就隔离起来,如果是其他疾病,就发点药调理一下。

  当然,卫生部现在并没有什么对症的药,大部分病都统一给一剂草药炖海参。呃,没错,现在的海参不值钱,沿海居民都不怎么爱吃,不过营养还不错,给生病的劳工多吃一点,再停工修养一阵子,增强一下体质,说不定就由免疫系统自己解决了。另外配的草药主要是用来增加苦味,防止劳工吃上瘾装病的。还别说,这个法子真治好了不少劳工,现在劳工里流传着白衣东家医术神奇的传说。

  ……

  另一边,胶州湾内,白沙河下游河口处,起点号上。

  “真是可惜啊,”张正义看着白沙河两岸一大片平原,有些惋惜地说,“这里人口资源丰富,同时既沿海,又沿河,到胶州、到即墨、到东海都很方便,有很高的商业潜力。”他又指指东边清晰可见的崂山,“而且此处是通往青岛地区的咽喉地带,若是建设一个棱堡,便能控制一大片区域,再配合青岛港的海军,整个青岛的安全都无虞了。唉,可惜太扎眼,只能想想。”

  今天起点号出来做日常训练,顺便侦察一下东海-胶州沿途的水文和沿岸情报。张正义带着统合部几人也来这艘宝贝新船上凑了个热闹,顺路看看理论上已经划归东海商社管理的青岛地区的情况。

  青岛地区在此时非常荒凉,一路走过来都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沿途确实有非常多的良港。等到到了白沙河附近,居民开始多了起来,张正义敏锐地发现这里有巨大的开发潜力,恨不得立刻纳入管委会治下,但是现在东海商社实力太弱,没能力公然在胶州的眼皮子底下圈地盘,只能望地兴叹了。

  “也不是不行嘛。”旁边的方迎波过来插话说,他是商务部的成员,对胶州的情况相对熟悉,这次也随船过来了,“我们没法公然占领这里,但买点地建个厂没什么问题吧?这里居民不少,农闲的时候应该有不少劳动力的,我们完全可以雇来织个布缝点衣或者做些小商品什么的嘛,这总不犯王法吧?”

  “对啊,等有了产业,就能对周边施加影响力,慢慢地就能扩大规模,把这里变成商社的地盘了。”张正义眼前一亮,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但是这里离东海有段距离,怎么保证我们的人的安全呢?”

  方迎波挠挠头,说:“老大,胶州即墨那么多商人乡绅,他们也没担心过安全问题啊。我看即墨民风挺淳朴的,不淳朴的都跑东海去然后被我们干掉了,没什么好怕的啊。再说了,有安全问题不正好吗?我们正好有理由盖围墙,驻军,哦不派驻保安了啊。”

  张正义一拍手,又盘算了一会儿,奸笑着过来拉住方迎波的肩膀说:“很有道理嘛,老方,有没有兴趣当个城阳区总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