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1章 攻取乳山 上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491 2020.02.13 12:00

  1258年,11月3日,无名荒滩。

  乳山湾以西十多公里的一处海岸上,高川皱着眉头,看着一个班的陆军新兵从小船下到岸上,然后歪歪扭扭倒了一地,之后又被他们的排长拳打脚踢往内陆方向。那里有一个海军陆战队搭建起来的临时营地,他们勉强走进去之后,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

  海岸线上,数艘属于第一舰队的海船停泊着,正在用小船向岸上转移陆军士兵,可想而知,他们的状况也好不了多少。

  这片海岸后世属于海阳市,但现在连镇子都没有一个,只有几个小村子,以捕鱼制盐为业。第一舰队选择的这片登陆场,位于渔村东侧,距离乳山很近,当前只是一片荒滩,周边数里都没有人烟,隐蔽性还算不错。

  昨天,陆军野战团到达了金口堡,一路上十分顺利,于是今天就按计划,由第一舰队将他们转运至此,以便参与乳山作战。结果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短短三十多海里的海路,就让陆军新兵们晕得不行,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作战。

  营地中,保障连的炊事兵已经支起了餐饮车,熬着可疑的药汤,准备给士兵们提神。高川走了进来,见状也去取了一点尝尝。这汤似乎是以就地取材的海鲜为基础,加入了生姜和某种苦味药材熬成的,虽然味道有些怪,但喝下去确实舒服了些,不知道是不是热量的作用。

  现在已经过了大雪节气了,气温降低到了个位数,即使穿着棉大衣也是冷得很。高川给自己的竹筒水壶装满热汤,双手捧着,一边观察士兵的状况,一边溜达到了正在清点人数的夏有书旁边,问道:“老夏,你们的兵这么个熊样?没问题吗?”

  夏有书瞪了他一眼,说道:“得了吧,当初你们海洋部的旱鸭子们第一次上船的时候,不比这窝囊多了?弟兄们只是第一次坐船不适应,只要睡上一晚,明天肯定生龙活虎。”

  这时,已经有一些恢复得比较快的士兵站了起来,开始帮忙扎营。高川看着他们,说:“行吧,明天别误了事就行。”

  不久后,韩松带着第一舰队的几个军官,进入了营地,见到夏、高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一起去了高正的团部营帐,商议起了第二天的作战计划。

  ……

  11月4日,乳山口外。

  乳山县的地形可谓险要至极。在陆上,三面环山,易守难攻;在海上,两个半岛紧紧扼住乳山湾的出入口,只留下一条宽度只有几百米的狭窄水道可以出入,内部的乳山湾也成V字型,没有本地水手领航,很难在里面行进自如。

  如果是后世,还能从乳山县东部的白沙滩登陆,走陆路进攻。但是当下,这片区域很聪明地没有开发,全是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大军根本无法通过,只有走乳山口强攻一途。

  “快快快,去前方山后隐蔽!”

  第一营第三连的连长胡福生举着一把指挥剑,对着身后的队伍喊道。第三连的士兵们此时已经穿上了战斗装备,披甲戴盔,手中举着长枪,沿沙滩而行,负重比行军时增加了不少,但速度却更快了。

  在第三连之后,其它连的队伍也排成一字长队,沿着海边狭窄的沙滩路急速前行。

  这里是西乳山西侧的一段海岸,昨天野战团休整一夜之后,把辎重直接装到了船上,全员轻装上阵,只带了武装和少量口粮,从陆路奔赴乳山口的西半边——西乳山,试图与海军配合,夺取乳山守军在这里设立的据点。

  胡福生说完,扭头看向了海岸的方向。第一舰队的四艘星火级也出现在了海面上,显然已经引起了守军的注意,前方琵琶岛上的烽火台升起了狼烟,那里也正是他们陆军要攻占的地方。

  不过还好守军没有强力的远程武器,一艘星火级一马当先,在琵琶岛近岸绕了一圈,引发了两岸数台抛石机和床弩的攻击,自然是全部落空了。胡福生估计了一下防御武器所在的位置,默默记在心里,随后催促士兵继续前行,一直走到西乳山西侧山脚下,才列阵停下。

  西乳山和**山一西一东,扼守住乳山湾的入口。西乳山就像一个锅盖一样,倒扣在乳山口的西海岸线上,山顶上有一个哨塔,此时已经发现了陆上的东海军,但是之前它跟琵琶岛的烽火台一样燃起了狼烟,现在再点一道也传达不了多少信息。

  不久后,各连陆续到达,胡福生让各排长看好队伍,自己去了团部开会。

  此时,海军已经示威性地朝琵琶岛上开炮,乳山留守的水营并未迎战,反而在乳山口拉起了一道拦江铁索,阻挡第一舰队进入。高正看各连长都到齐了,也不废话,直接指着地图说道:“计划不变,一连、三连、五连、炮兵连、保障连,跟我走南路,攻占琵琶岛;二连、四连、六连、骑兵排,跟着夏参谋长,走北路,把西乳山口堵住!”

  预案早已研讨过,这些连长也都打了几场仗“经验丰富”了,当下没有疑问,立刻回去带兵了。

  胡福生所在的南路三个步兵连排出一个“战斗纵队”阵型,即每个连排成三排横队,各个连横队一个接一个前后排列,整体呈“三”字型,以横队为正面前进。这样的队形是综合了战斗灵活性和行军速度的结果,现在还是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这次胡福生的第三连没有排在前面,而是由第一连的火枪手们打头,这样火枪手可以第一时间对遇到的敌人进行打击,等到快要接战的时候再退到背后的长矛手身后。

  这样的战斗纵队,以每分钟30米的“高速”向琵琶岛前进,在离琵琶岛还有三百米的时候,遭遇了琵琶岛守军的袭击。守军只有五十人,皆是轻甲的弓箭手,边射边退,羽箭轻飘飘飞过来隔三丈就落在地上,看来他们并不想正面决战,只是试图骚扰一番。

  “无胆匪类。”第一连连长不屑地嘲讽了一句,然后转头对士兵们喊道:“准备火枪!”

  第一连不愧是纪律性强的劳工出身,在临敌时仍按部就班地吹红火绳,夹持在枪机之上,然后——

  “齐步——走!”

  羽箭仍在抛来,但连长却像视而不见一样,继续平举着手中长矛,带着火枪连继续前进。

  守军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敌人,但看他们没有还击,干脆继续堵在路上射箭。可惜来人是着甲的,羽箭即使飘过去,也很难造成什么伤害。

  海边道路狭窄,双方很快狭路相逢,连长见距离差不多了,把长矛往右一拦,将队伍停下来,然后喊道:“第一排,预备——”

  当前这个火枪连是每个排都排了一个三行横阵,然后三个排左右连接构成了一个连横阵。连长命令一下,他右边的第一排立刻抬枪上肩,前蹲后架,瞄准了前方的敌人。

  “放!”

  火光乍现,硝烟升起,27枚铅弹激射而出,几名守军应声而倒。

  第一排的火枪手们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在排长的指挥下开始再次装填。而右边的第二排在连长的命令下发出了又一轮齐射,然后又是第三排。

  他命令下得比较快,第三排射击过后,第一排尚未装填完成。但无所谓了,这三次齐射打倒了十多人,剩下的弓箭手被吓得屁滚尿流,仓惶往后逃去,也不用再浪费弹药了。

  为了保存体力,一连长没有命令刺刀冲锋追杀逃亡的弓箭手,而是让士兵装填弹药之后继续按节奏前行。

  “齐步——走!”胡福生也命令自己的第三连跟上,心里对第一连的火枪还有点羡慕,“什么时候我们连也能换装呢?”

  不久后,纵队就走到了琵琶岛与大陆的连接处,在此停了下来。

  此地是一处狭窄的陆桥,宽度不过五十米,长度不过一百米,是真正的险地。在西边的大陆一侧,并无阻碍,但在东边琵琶岛那一端却有一道土围的屯堡,内部有三个木搭的箭楼。土围靠近海岸的地方还堆着一堆青砖,似乎是准备加固围墙,但没来得及完工。

  高正拿望远镜观察了一番后,很潇洒地大手一挥道:“没什么,给海军发信号,让他们别转了,给我们把炮运下来!这点小土墙,先给他们喂一吨炮弹尝尝!”

  为了加快行军速度,这次炮兵连没有携带火炮,炮全放在海军的船上,等需要的时候再运下来。所谓的“发信号”,并不是信号弹这种高大上的东西,现在东海商社还做不出来,只不过是让几个士兵在长矛顶端绑上几面棋子,然后跑到海岸边高高举起来罢了。

  附近游弋的立冬号一直在观察这边,看到信号之后,就降了帆慢慢挪动到海岸附近。船上先放了一艘小艇下来,与他们沟通了之后,就开始用小船将火炮转运到陆上。

  很快,六门炮兵连标配的狮吼炮和额外的四门幼狮炮就运了下来。高正很轻松地让炮队直接推进到距离土堡只有一百米的陆桥西端,南北两侧分别布置三门狮吼炮,中间由第一连列阵,两个长矛连在阵后支撑,四门幼狮炮放在阵前。

  “王青!”高正喊过了炮一连的连长,“你们现在不用控马,人力还算富裕,每个班抽三个人出来,去操作幼狮炮!狮吼炮射速慢点无所谓,反正都要等散热。”

  “是!”王青回答道,正要离去,高正又叫住了他,然后把三连连长胡福生和五连连长周二成叫了过来,说:“你们两个,各去你们连里挑十二个熟悉大炮的兵出来,去给炮兵连打下手,听从炮兵指挥,多学点!王青,你看着他们点,等稳定下来之后,也让他们试着打几炮。”

  三个连长领命,各自去布置了。

  对于土围中的守军来说,这个距离很是尴尬,弓箭虽然勉强能射到,但威力和命中率基本没有。他们试着射了几箭,飞到半路就被海风吹到海里了,因此只能放弃,干瞪着眼看着东海人布置战阵。他们虽然没见识过大炮的威力,但见这阵势,也知道事情不妙,赶紧派出一条小船,朝着乳山县城的方向去了,显然是去求援的。

  不过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