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四轮马车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4426 2020.01.21 12:00

  1257年,三月初十,东海堡。

  “这么说起来,我们种了这么久土豆,种出来的几乎全部作为种子又种回去了。等到终于有点剩余产品能上桌了,我们也不缺粮了,这岂不是完全没起到金手指的作用吗?”

  东海堡的食堂里,木工组组长于雄章对着对面农业组的张国庆如此说道。说完,他又夹了一口酸辣土豆丝。

  张国庆穿越前在某农业大学读博士,穿越后理所当然地被划进了农业口。但实际上他学的是克隆,专业并不算对口。好在他是农村人出身,好歹能把麦苗跟草分出来,所以仍算得上农业组的首席专家。

  去年秋季,东海商社收获了差不多三十四万斤土豆,其中三十万斤今年仍然要种回地里,剩下的四万斤终于能端上餐桌了。刚开始,股东们抢着来尝这几年吃不到一次的土豆,不过没多久就腻了。现在东海商社主粮储备丰厚,四万斤吃了几个月也没吃完。

  “等这一季收完,我们就实现土豆自由了。”张国庆说,“到时候有了上百万斤的土豆储备,足够几千人吃一年了,我们就不用死命种土豆,而是可以按需种植了。从人力产出比的角度上看,种土豆还是非常划算的,用土豆代替一部分粟,我们就可以把更多的人力用于畜牧业了。”

  现在,东海商社的规模已经增长到了两千五百人,与之相对应的,是东海地区已经开发出了两万亩耕地。当然,这两万亩是指全部开垦过的土地,其中有不少收获过一季之后就种上草养起来了,现在在耕种的大约有八千亩。

  自己产的麦、粟和土豆,再加上城阳区的税收,主粮供应已经相当充沛了。所以,目前统合部的规划是,在保证粮食储备和主粮供应的前提下,加大畜牧业和经济作物的发展力度。

  根据劳工部农业组的测算,整个东海地区大概有五六万亩适宜耕种的易开发土地。统合部做了一个宏大的规划,准备全部利用起来,其中四分之一用来种植主粮,四分之一种植经济作物,剩下的作为牧场,饲养牲畜。

  当然,前途很光明,道路很曲折。牛羊什么的还好说,劳工部和商务部搜罗了三十多头牛,二百多只羊,交给懂行的劳工饲养,也不算太费事。但是马就麻烦了,这东西和铁一样,偶尔买一两匹没问题,但如果持续大量采购,就会引发官府的注意了。

  在即墨县,虽然有程从杰和毕庆春罩着,但经营城北马市的是一对蒙古夫妻,他们属于统治阶级,可不会因为知县放话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商务部只好多番腾挪,请人代买,再去即墨乡间收购,累死累活才搜罗了二十多匹马。这些马品质都不太好,现在放在平原新村北边的区域养着,去年还生了几匹小马,也算是开了个头吧。

  话归正题,今天木工组和农业组凑在一起,是为了测试木工组的新产品——四轮马车。

  四轮马车不是个新产品,中国从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现在的即墨、胶州一带,也偶尔能见到四轮车的身影。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内,运载车辆的主流仍然是二轮车,而不是四轮车,这当然是有原因的。

  中式的四轮马车真的就只是四轮车而已,也就是在一块车板上固定四个轮子,这样的四轮车相对两轮车有不少缺点。

  一是转向不便。四轮车并不是不能转向,只是转弯半径比二轮车大得多。古代中国城市街道非常狭窄,四轮车穿街走巷很不方便。

  二是耐久度的问题。四边形是不稳定的,四轮车经过颠簸路面,或者转向的时候,四个轮子的相对位置都会发生轻微的变化,这就导致车架中产生扭力。而古代路况通常非常不好,颠簸是常有的事,所以时间一长,车架频繁受扭力,就坏得非常快。

  所以虽然早就有了四轮车,但中国民间运输的主流仍然是二轮车。

  不过二轮车也有它的缺点,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载重量低。二轮车只有两个轮子作为支点,要套上牲畜才能保持稳定。这就意味着牲畜拉车时,不但要把车向前拉,还要负担一部分货物的重量,这样累得更快。而如果是四轮车,所有重量都由车架承担,牲畜只要向前拉就行了。所以四轮车的载重量比双轮车要多得多。

  之前,木工组制造的“自由轮”独轮车和双轮车在50-100公斤级别的运输上非常好用,为东海商社的运输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不过随着事业的发展,大批量运输的需求逐渐显现,自由轮不太够用了,因此四轮马车的研发就提上了日程。

  农业组需要运输大量的农产品,对四轮马车的需求最急迫,所以木工组做出第一辆样车之后,他们也参与到了测试之中。

  于雄章和张国庆吃完饭,走出东海堡,在东边的空地上一边聊天一边等着。不一会儿,一头小毛驴拉着一辆四轮“马车”晃晃悠悠地从南边过来了。

  木工组的秦晋从驾驶座上跳下来,刚打了个招呼,张国庆就兴冲冲地跑到四轮车旁边,上上下下看了起来。

  “老于,老秦,你们这车,不就是两个双轮车拼起来的吗?”看了一会儿,张国庆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掉手上的灰,对着他俩说。

  他刚才趴在车底,看出了点门道。

  这辆四轮车实际上是两辆双轮车拼在一起组成的,前后两对轮子,中间用一根粗大的木梁连接起来。木梁后端与后轮的车轴是固定在一起的,而前端有一个竖向的通孔,与前轮车轴上的一个立轴连接在一起,这样前轮就可以左右转动了。再在这根大梁上固定一个车斗,这整辆马车就成型了。

  “嘿嘿,我们当初也想做个四轮独立悬挂的承载式结构啊,”秦晋抢先说,“不过统合部不给批钢材。再说了,就算真用了钢,现在那些钢也不一定能满足疲劳强度的要求。所以就只能仿照欧洲人的做法,用这种两截的非承载式车身啰。”

  承载式和非承载式是汽车行业的术语,前者意味着车厢和底盘是一体的,而后者意味着车厢与底盘分离,底盘可以独立行驶。

  木工组最初的想法是给一个车厢加上四个用钢制簧片连接的轮子,簧片可以产生形变,这样既能减震,又能吸收四轮位移时对车厢产生的扭力。但是这种设计对钢材的质量要求很高,否则就会在反复的弯折中很快疲劳断裂,现在武备组产的钢很明显满足不了需求,所以这个方案只能搁置了。

  现在用的这种马车结构,是历史上比较成熟的设计,前后轮分离,车厢与车架独立。如此一来,颠簸时就不会形成太大的扭力,即使有也会被大梁承受,可靠性好了很多。而且马匹直接带动前轮转向,灵活性也很好。当然,也不是没有缺点,那就是摇晃会很严重。不过现在紧要的是解决有无问题,舒适问题等等再说。

  张国庆和于雄章跳进车斗,秦晋赶着小毛驴,摇摇晃晃进了东海堡,走到粮仓旁边。张国庆已经晃晕了,下车后走了几步才正过来,然后他跑去旁边财政部,找人来开仓领些土豆出来。

  “七……八……,老秦,这都二百公斤了,还能接着装?”几人轮流把二十五公斤一袋的土豆搬到车上,张国庆一看都八袋了,有些担心。

  “没事,这车额定载重可是有一吨的,最大装一吨半都没事,这才多少啊。”秦晋又抬了一袋土豆上去,很自信地回答说。

  张国庆看了看前面的小毛驴,说:“不是,我是担心你这小毛驴。这车这么宽,不是设计给两匹马用的?一头驴能拖得动吗?”

  “呃,”秦晋心算了一下,“起步可能困难点,走起来问题就不大了。不过也是,今天先装五百……四百公斤试试吧。”

  说话间,几人已经装好了十六袋土豆。秦晋给小毛驴喂了一把豆子,又坐上驾驶座轻轻抽了一鞭子,小毛驴叫了一声,开始吃力地向前走,车子挣扎着动了起来。

  张国庆和于雄章见状,赶紧上去帮忙推。车子加速到步行速度,小毛驴似乎轻松了一些,缓步匀速拉着车向前走着。这台驴车虽然结构很原始,但是采用了先进的石墨轴承,只要不上坡,行驶起来还是很顺滑的。

  “哈哈,老秦,你该找个胡萝卜挂在前面。”于雄章一边走着一边说,“对了,我一直没见到过,这时候有胡萝卜了吗?”

  “谁知道呢,”张国庆又加把劲推了一把,“既然是‘胡’萝卜,那想必是外面传进来的吧,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事。嗯,你们这车倒是挺结实的,不过动力不足啊,也亏最近把路给修了,不然遇到个小坡不就上不去了?”

  秦晋抽了一鞭子,说:“我出发的时候也没多想,这几天都是用这头驴测试的,挺听话就直接赶过来了。让它一次拉整辆车加上这么多货确实过了点,等下午再加一匹,应该拉一吨也没问题了。不过关键还是得修路,路不好就是一半量都拉不动。”

  “已经不错了,”于雄章说,“如果这车是二轮的,这小驴子拉个二百公斤也就差不多了,现在车重和载重都翻倍了,却依然能勉强拉动,说明我们的设计很成功啊。”

  “或许我们可以做个小号的四轮车出来,三百至五百公斤载重,一头驴甚至两个人就能拉动,可以用于小批量快速运输。”秦晋的思维发散开来。

  于雄章眼前一亮:“是个好主意啊。嗯……不过缩小比例,轮子也得缩小,那么离地间隙就小了,对地形要求更高。而且材料也未必能减半。唔,反正在修了路的东海地区应该是够用了,到时候大车用于定点运输,小车用于小规模运输,非常合理啊!等回去就做一台试试!”

  两个人兴奋地讨论起小四轮的技术细节来,张国庆不时插一句,二十分钟后,便到达了目的地——半岛区的土豆种植区。他们把土豆运到农田外围的一处小屋里,土豆将在这里切块发芽,然后种进地里。

  卸完货之后,让小毛驴喝了些水,他们又坐上车,前往平原新村北部的牧马场。虽然名为牧马场,但牛、驴之类的也养在那边,他们准备再去领一头驴,测试一下双驴牵引的效果。由于是空载,速度比刚才快得多,五公里的路用了十几分钟就走完了。

  牧马场相当简陋,北边靠近鹤山的地方建了一排马厩,用高栅栏围了起来,白天近百匹马、牛、驴就放养在外面的草场上。

  这个时候,十多个义勇队的预备骑兵正在草场练习骑马,一个个都很笨拙的样子,三人一边看着他们,一边走进了栅栏内。

  他们很快办好了手续,领到了一匹体型和现在的小毛驴相当的驴,不过颜色要黑一些。秦晋把牵引具换到小黑身上,让小灰休息一会儿,又驾车去了半岛区的工坊,去换装两匹驴使用的牵引具。

  双驴的牵引具要比单驴复杂的多,要先给两匹驴分别套上束缚用的“轭”,再用一根横木“衡”将两个轭连接起来,用于平衡两匹驴的拉力。由于是四轮马车,还要用两侧的木杆“辕”把衡和车前轮轴连接起来,使得它们能带动前轮转向。可见,一辆车上的各种组件,真是贡献了不少汉字出来。

  秦晋左手拉着两根缰绳,右手拿着鞭子,勉强将驴车赶到东海堡,又一口气直接装上了四十袋土豆,也就是一吨。

  这次双驴拉起来可就比单驴轻松多了,虽然载重增加一倍,但驴车本身的重量没变,平均负载降低了,不用人助推就轻松拉走了。之前二十分钟的路程,这次十多分钟就走完了。

  之后木工组检查了车辆情况,一切正常,显然达到了设计目标。

  木工组干脆直接把这辆试验车移交给农业组使用,几天下来,都很好地完成了运输任务。于是他们就给统合部写了报告,申请调动资源开始量产。

  木工组人手不是很充裕,不过马车的部件制造起来技术难度不高,后来他们仿照城阳工业区的外包生产模式,把各个部件画成图纸分包给附近的木匠,再运回东海组装,生产速度得到明显提高,成本也控制在了20贯以内,可算取得了大成功。

  此后,他们又制造出了载重350公斤的小型四轮车,由于只需要一头驴就能拉动,小巧方便,很快受到了欢迎,产量超过了大型四轮车。

  最终,东海区域有了四种级别的陆地运输工具:100公斤级的单人独轮/双轮车“自由轮”,350公斤级的单驴小型四轮车,一吨级的双驴/单牛大型四轮车,还有用马牵引的快速客运四轮车。

  这些车辆大大增加了东海地区的经济活力,也倒逼东海商社修建更好的道路,并且设法增加牲畜数量。但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举报

作者感言

修改两次

修改两次

感谢书友LLK、米米她爸的打赏

2020-01-21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