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2章 夜袭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2968 2020.02.10 12:00

  1258年,10月20日,海州,郁州岛。

  郁州岛面积不小,但中央高耸的云台山占据了绝大部分,只在西岸有少量的平地。这一点平地又被两道“八”字形分布的山岭包裹了起来,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城矗立其中。此城正对海岸的西墙是一整堵高大封闭的城墙,并未开门,进出只能走南北两侧的小门,门西侧还增建了凸出的马面,可谓易守难攻之至。

  此城就是东海县城,是宝祐二年(1254)由两淮制置使贾似道主持修建的,用于防备大陆方向的蒙军袭击,并作为反攻作业的基地。实际上,它也确实发挥了这个作用。

  不过现在,城对面狭窄的海峡中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型桨帆战船,南北两道山岭前方的哨塔也被占领,换上了“姜”字旗帜。

  海对面海州一侧的大营中,姜思明站在望楼上,看见己方的水军已经占据了水道并控制了滩头阵地,得意地大手一挥道:“开始渡海,今晚就在对岸扎营!”

  这不是蒙古势力第一次攻打郁州岛了,但以往这里的宋军有水军优势,又有淮河一线的宋军牵制,所以很难攻上岛去。而此次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涟水和黄河入海口已经被李璮攻占,黄淮一线的宋军无法对此地进行支援,同时北风已起,长江附近的宋军也远水解不了近渴,城中守军只能困守孤城了。

  而且前不久东海县的宋军主动向海州出击,消耗了大量补给却无功而返,最后撤退的时候损失了不少兵力和船只,可以说伤了元气。而姜家军的实力一直保存得很好,还得到了在涟水缴获的大量战船支援。此消彼长之下,姜思明的进攻行动就顺利了很多。

  他先是令海州留守的千夫长赵咎率军佯作渡海,引出宋军水军后,再令周围埋伏的己方水军袭击。虽说李璮系水军的战斗力比宋军要差些,但架不住数量多,宋军很快不敌,被迫退入港中。

  占据了水上优势后,登陆行动就很顺利了。海州海峡本来就只有几里宽,先头部队很快就通过渡船到达了郁州岛,这点距离也不至于晕船,登陆之后顺利占领了宋军在海边设置的几个哨塔。

  宋军此时在东海县的兵力不足三千人,还分布在各个岛上,被姜思明的水军分割开来,无力夺回滩头阵地,只能在东海城中准备防御武器,以待固守。

  ……

  10月21日,凌晨时分,东海城中。

  东门内侧,近百名披挂完毕的士卒排成行,站立在城墙根附近。海州通判侯畐带着十几个跳着担的夫子,挨个给他们发了一小块银子,还有两个热腾腾的肉馅炊饼和一小瓶黄酒,同时还小声叮嘱着他们什么。

  拿到东西的士卒也不吭声,直接坐在地上,把银子塞进怀里,然后三下五除二把炊饼吞了下去,又仰头把酒灌进肚子里。

  侯畐走到城门边上,对着队伍中领头的一个军官说道:“孙队正,这次袭营关系重大,就交给你了。”

  孙队正淡淡笑了一下,说道:“通判放心,北军营中不过数百人,又不熟悉地形,我们定能让他们好看!”

  他刚说完,就有一个小吏匆匆跑过来,附到侯畐耳边说了什么。孙队正见状,知道到时间了,招呼众士卒起身列队,然后对侯畐行了一礼,说:“通判,那我们这就出发了,请通判令人守好城门,莫要被北军趁乱偷了!”

  为了不惊扰敌军,城中并没有点火把,只有几个小灯笼,夜色中也看不清士卒们的表情,但一长列排开,仍能感觉出肃杀之气。侯畐有所感叹,对士卒们鞠躬行了长拜之礼,说道:“有劳诸位了!”

  孙队正连忙将他扶了起来,压低声音说道:“通判,你这是做甚,岂有文官对武人行礼的道理,这不是折损我们嘛?!”

  侯畐摆摆手,说:“无妨,我也是武举出身,也是上得阵的,算半个武人吧。好了,各位,事不宜迟,各自保重吧!”

  士卒们齐刷刷对侯畐一抱拳,在孙队正的带领下,开始向城门走去。守门的士卒在门枢和地缝中垫上布,慢慢将城门拉出一道缝,士卒们鱼贯而出,在夜色中慢慢向南潜行而去。

  随着大门渐渐关上,侯畐叹了一口气。旁边的小吏此时忍不住问道:“通判,他们这不到一百人去劫营,真的有用吗?”

  侯畐看了他一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李参议他们确实上船了吗?”

  小吏连忙道:“确实上去了,初始还闹了一阵,我们好说歹说,他身边那个边准备也劝了一顿,才安定下来。现在他们在北边朝阳码头,待天一明就起行。”

  侯畐点点头道:“这就好,李祥甫是有真才干的,可不能折在这里。守土之责,由我这个通判担着就好。今晚我派人出去劫营,能拖延北军一两日自然是好,不能也无妨,只要能将动静闹大,掩护祥甫他们乘船离开即可。如此一来,他这个参议才能回去请动援军过来。再说了,这四更天天黑不能视物,人再多也无用,说不定还自己乱了起来,几十人已经够用了。”

  侯畐,温州人,武举出身转任文官,原先是贾似道的心腹。两年前,南宋短暂地收复海州之后,他被任命为海州通判。

  通判,全称为“通判某军州军事”,最初是宋太祖赵匡胤为了分一州节度使之权,派下去掌管军权的。但是后来随着军权的逐渐收紧,通判演变成了监察官,主要职责是向中央政府秘密汇报知州的动向,以作为制衡,所以又称“监州”。

  不过,贾似道将侯畐提拔为海州通判,朝廷却并未向海州派出知州,这实际上是意味着他这个通判越位负责掌管海州一带的军政力量。这也是南宋末年的常态,文武官员的界限被模糊化,武官有任文职的,文官也有掌管一地军政大权形同藩镇的。这种跨界,既是能灵活解决问题的良药,也是进一步削弱朝廷掌控力的毒药。

  不过侯畐这活还没干多久,李璮就干净利落地打了回来,他只好带领残余的宋军退守郁州岛,以图后事。如今他把岛上的各位大官一股脑送走,显然是准备好好干一场了!

  不久后,城外响起了阵阵爆炸声。这是劫营的敢死队携带的震天雷的声音,侯畐对此很熟悉,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他连忙登上城墙,看向海岸的方向,只见北军的滩头阵地中冒出了火光,阵阵惊呼和厮杀的声音传过来,对岸也有了反应,逐渐亮起了一片片的火把。

  “行啊,干得不错,这下子够他们乱上一阵子的了。”侯畐拍着城墙,大笑道。

  随后他又转向东北的方向,叹道:“祥甫兄,我能做的都做了,这下就看你的了。”

  ……

  此时,海州以北的海域中。

  霜降号上,魏万程披了件外套从船舱中冲了出来,然后爬上了艉楼,对着上面的王广金嚷嚷道:“这鬼天气还真够冷的。那边什么情况?我怎么听到了爆炸声?等等,天这么黑,你拿个单筒望远镜能看得见?”

  王广金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叹道:“我就是试试,其实别说晚上了,就算是白天,我们这隔这么远都快沉海平线下面去了,也看不清什么啊。你刚才说爆炸?确实是有爆炸啊,惊讶什么,这年头早就有火药兵器了,只不过没有成熟的身管火器罢了,他们用出火药也不算啥大事。”

  魏万程试着朝海州的方向看过去,不过此时东方刚刚有点白光,基本看不清什么。不久后他便放弃努力,回头问道:“你觉得他们那边是在搞什么?”

  王广金一耸肩,说:“我怎么知道,不过我猜他们又是在搞些夜袭之类的。低技术条件下的军队最喜欢玩这种无谓的计谋了,也不知道他们有几个没夜盲症的……”

  “终于有动静了,不过看不见真心急啊。”魏万程嘟囔着,然后突然指着东南方一个小岛说道:“王船长,咱们躲到那小岛后面怎么样?”

  此时东方已经有些泛白,王广金看清了魏万程所指的方向,犹豫地说:“这样行吗?管委会可是叮嘱我们一定要离战场十五公里以外,以免被发现的。”

  “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啊,再说了,我们往岛后一躲,海州那边怎么发现?就算被发现了无所谓啊,他们又追不上我们,难不成李璮还真能因为我们看了一眼就翻脸?”魏万程继续怂恿道。

  “算了,就按你说的吧。”

  王广金喊了几声,睡眼惺忪的水手们动了起来,将霜降号开往郁州岛东北方的一个小岛,躲在岛东侧停泊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