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订购货船(第四更)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463 2020.01.24 18:00

  1257年,十一月初七,明州,北轮造船厂。

  “观世音保佑!快看,那是什么船?”

  一艘从未见过的船只缓缓驶入北轮山附近的修船厂,前半部平直的设计和前伸的首斜桅使它显得船体修长。高大而洁白的海翼帆四边画了红线,在风中鼓起,看上去充满了力量。

  没错,这就是第一舰队新的旗舰,星火级“寒露号”,他们在这个北风季又南下明州进行贸易了。

  优秀的设计必然也是美的设计,寒露号一驶进北轮厂区,就吸引了岸上人的目光。这些人终日与帆船打交道,一眼就看出了寒露号的美,纷纷赶过来围观了起来。

  船头上站着的韩松很自豪,也有些无奈。这次第一舰队南下,为了稳妥考虑,只带了寒露号一艘星火级,外加起点号、纵横号和金牛号一共四艘船,另一艘星火级“霜降号”在东海留守。

  由于是第一次出海,寒露号上配了三个船匠(普通船只配一个),随时检查有无故障。到了明州,卸完货之后又赶紧开进修船厂全面检修,以排除隐患。

  这需要让造船厂的船匠上船,或许会有些泄露技术机密的隐患,但韩松并不在意。因为星火级的技术全在外形上,制造工艺没多大进步,想学看一眼就学去了,根本无法保密,也就不需要保密了。更何况海翼帆这个核心技术依赖于东海特产的材料,他们就算看到了也没法学。

  实际上,韩松甚至想把星火级的图纸交给北轮造船厂,在他们这里定做新的星火级,以快速扩充海洋部的舰船数量。但这个想法太过激进,没获得全体大会的批准,于是他退而求其次,申请在北轮造船厂订做一批大容量的货船,只是在福船外形的基础上稍作修改,不涉及技术机密,这一条就很容易地通过了。

  于是韩松把修船事务交给大副,自己带着几个商业组的同事去找熟悉的船家订做运输船了。

  ……

  “什么,客官,您没开玩笑吧,这样的船能开得动?”

  一处船坞旁边,老板拿着韩松给的设计图,吃惊地问道。

  他没法不吃惊,其一是因为这份图纸绘制得栩栩如生,其二是因为上面画的船。

  这份设计图上画的虽然也是福船,但肚子要大得多,一看就是为了增大载货量而忽视了船只设计的定规。而且三根桅杆都是直的,不像传统船前后两根桅杆是斜向的。还在艏前多了一根向前伸出的斜桅杆,不知道是干嘛的。

  “没错,就是这样的船,但是桅杆一定要用好料,你们做出来没问题吧?”韩松很清楚他会是这个反应,肯定地说。

  这种福船叫“顺风级运输船”,是海洋部的自主设计,也是他们脑洞大开的结果。

  南下的时候,为了充分利用动力,寒露号足足装了一百一十吨的货物,把速度压到与普通福船一样的水平。这给了海洋部启发,既然风帆时代的贸易要等上几个月风期,那么航路上用三天和用十天并没有多大区别。如此说来,与其考虑速度与载货量的平衡,不如最大化商船的载货量,能在顺风中动起来就可以了。

  所以他们就设计了一款“顺风级运输船”,以福船为基础,比星火级稍长一些,肚子却大得多,吃水也更深,设计运载量达到了二百吨。这样的船必然会非常笨拙,走在近海上几乎就是在大喊着“我是肥羊”,但第一舰队走的是外海,又有星火级这样的优秀武装商船护航,自然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当然,也不会真的让顺风级走不动,他们计划用大面积的软帆替代传统的硬帆,再给桅杆拉上支索,这样就能在顺风时提供充沛的动力了。虽然软帆操纵会复杂一些,但风向单一时也不需要太多的水手。还有一个好处是不怕泄密,在明州就地制造软帆,被本地人学去也就学去了,不会产生根本性的优势。等开回东海后,还可以视情况决定该不该换装海翼帆。

  老板无奈中接受了这个订单,毕竟职业精神不能跟钱过不去。这船虽然奇怪,不过大体还是延续了以前的结构,制造起来是没什么难度的。

  韩松在他这里下了两艘船的订单,明年此时交付第一艘,后年五月交付第二艘,然后便与老板签了合同凭由,交了六千贯会子的订金。

  之后他去另一家船坞又订了两艘。第一舰队现在有的是钱,买起船来一点不心痛。

  ……

  与此同时,胶州湾以西的海岸边。

  这个季节虽然主要刮得是西北风,但偶尔风向也会发生变化,现在就刮起了反常的东风。一艘挂着“孙”字旗的商船被从东边吹过来,艏楼上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年轻人拿着一张简陋的地图,焦急地看着岸边,试图寻找熟悉的地标。

  看了一会儿,他还是没认出这是什么地方来,只好求助身边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问:“安叔,你看我们这是到日照了吗?”

  “安叔”手里拿着一个罗盘,正在掐指算着什么,摇摇头说:“这还不到三更,不像……”

  “有船!”

  话音未落,旁边的水手突然高喊起来。众人朝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西边的海湾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一艘黑色的大船和四五艘小船,正挂了帆划着桨朝他们驶过来。

  “坏了,海匪!”安叔发出惊恐的声音,“这里还是密州地界!”

  这艘船是高密县孙天和商行的商船。他们所处的这片海岸,属于密州管辖,但是与即墨的情况类似,密州的主要辖区位于北面的平原地带,南边沿海多山少田,官府很少管到这里。所以这片海岸线曲折、港湾众多、水文情况复杂的化外之地,就成了海盗的天堂。

  与长江口统一在朱清、张瑄二人旗下的海盗不同,这些密州海盗既分散又不成气候,平时在海边种田捕鱼,见到落单的商船就蜂拥而上打劫。这样的分散使得他们无法完成海盗产业升级,由抢劫向收过路费的方向转变,只能杀鸡取卵式地一次性赶尽杀绝,成为臭名远播的存在。

  这是一场注定双输的博弈。就算好海盗收了一笔过路费就把商船放行了,下一家坏海盗还是会把商船抢光。好海盗无法通过合理的收费吸引更多的商船路过,只能自己也化身坏海盗。

  同样的,既然这一片的海盗不讲规矩,那么从胶州南下的商船自然就会尽量避开这里。虽然他们的导航术仍然很原始,但已经足以在外海行驶一段距离,绕开这片区域,到达西边的日照县之后再沿岸南下了。这自然也导致了这片区域海盗事业的日益衰败,只能靠打劫偶尔出现的迷航商船或者不懂行的新商船讨点生活。

  而今天,孙家商船就因为突变的风向误入此地,眼看着就要成为肥羊了!

  年轻人一下子慌了神,他旁边的安叔赶紧把他拉下艏楼,指挥船工们操船向东南转向,然后喊人从船舱中抬出一捆武器,让船工自己挑选顺手的武装起来。

  安叔把一柄细长的钢刀塞进年轻人手里,尽力镇静地说:“少爷,密州匪杀人不眨眼,要是落在他们手里,是万万讨不了好的。横竖都是死,不如拼一把吧,这是罗记的上等钢刀,你好好拿住,别忘了,你也是自小修炼武艺的,别给老爷丢脸!”

  “我知道,安叔,”年轻人反应过来,紧紧握住刀柄,随即转回头去,对着船工们大喊道:“兄弟们,现在咱们是真正的一条船上的人了!不用想着逃跑,海上跑也跑不掉,不用想着投降,密州匪是什么样你们也都知道!现在唯一的出路只有跟他们拼了!只要扛过登船那一阵,等起了北风,就能进外海甩开他们了!等过了这一关,这趟船每人加一脚,立功另赏!”

  “喔!!”一番恩威并施之下,水手们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手里拿着各式武器,翘首看向渐渐逼近的海盗船,准备死战了。

  虽说海盗船已经在五六里外了,但两者相对速度不过四五节,真正接触还要一段时间。然而,当前的风向对于商船很不利,而海盗船可以好整以暇地划桨,被追上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这段时间无疑是漫长而又充满着煎熬的。眼看着海盗船一点点接近,孙家商船上的人不由得紧张起来,手心中渗满了汗,甚至都滴了下来。

  正在这时,桅杆望斗上的船工大喊了起来,众人顺着他指示的方向一看,发现东边又有一艘船快速向西驶来。

  什么船会在这时候出现?难道也是跟他们一样迷途的商船,又或者是另一条趁火打劫的海盗船?

  但不管这船是敌是友,总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糟了。

  安叔当机立断,立刻喊道:“快,快调头,往那艘船那边去!”

  反正已经凶多吉少了,再来一个吃肉的同样是死。但万一东边那个也是迷航的商船,一头向西扎进海盗堆里,这样他们不就能趁机逃生了?

  两艘船,一艘向东南行驶,一艘向西直行,相对速度很快,没过太久就拉近到了一里之内。逐渐看清来船模样后,孙家商船众人忍不住惊呼起来。

  “安叔,这是什么船?为何船头还向前伸了根挂帆的杆子出来?这主帆居然是弧形,这是哪方的形制?”艏楼高甲板上,孙家少爷大张着嘴看着这艘奇怪又漂亮的船,辨认不出,只好请教起旁边的安叔来。

  安叔也认不出来,只能勉强解释一下:“唔……这帆我也没见过,不过甲板一直通到头,倒像是沙船的样子,只是沙船如何在海上开得如此稳的?真是奇怪了……天哪,看!”

  这时候,东边又出现了一艘帆船。众人提着的心又放下一点,虽说海盗船仍然在后面跟着,但海上突然热闹起来,至少能起个心里安慰。

  这之后也就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之前的怪船已经与他们擦身而过,真的一头朝海盗船扎过去了……

  “船上的仁兄,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但我会给你们供奉牌位的……”孙家少爷感到大难得逃,双手合十默默念叨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