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1255再铸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8章 日子还得继续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3790 2020.02.12 12:00

  1258年,10月27日,城阳工业区。

  如今的工业区,最显眼的就是那座时刻冒着黑烟的二十四门“大”轮窑了。它位于崂山脚下、白沙河南岸,基础架构用红砖垒成,燃烧室内壁布设了用白云石烧制的耐火砖,整个胶州都少见如此巨大的砖石建筑。

  白云石是去年在莱阳县发现的。这是一种含镁的碳酸盐矿物,外表洁白,远观就像成块的盐一样,经高温烧制后,可制成耐两千度以上高温的优质耐火材料。工业上炼钢用的碱性容器,用的就是白云石耐火砖作为内衬。

  这座轮窑同时烧两部火,每个窑室的余热可提前加热下一个窑室,轮替作业,生产效率极高。目前为了满足建设需要,昼夜不停,倒班作业,每日能生产近两万块砖。当然,这是以在此劳作的几十名战俘的健康为代价的,不过这也没办法,就当是发挥余热了吧。

  同时,轮窑还能顺便完成木材的干馏作业,干馏出的木炭可以直接送进窑里成为烧砖的燃料。这在煤炭储量不足的当下非常重要,使得轮窑在不需要外界输入资源的情况下,可以就地取材,源源不断地生产出大量砖块。

  这自然也让附近崂山上的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看得不少热爱环保的股东们直心痛,反复催促莱阳方面尽快多采些煤过来。这倒不是他们无病呻吟。即使不从环保的角度来看,这样乱砍滥伐的行为也破坏了森林的再生能力,从经济上来说是不合算的。只不过现在军情紧急,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轮窑往西,就是工业区的工坊区域,这里相比最初已经扩大了数倍,除了最初的纺织工坊和制针工坊,又多了成衣工坊、食品工坊、造纸坊、木器工坊、铁器工坊等等,都建成统一的方块状,沿着东侧那条小河一直向南延伸过去,背后是河,门口修了一长道夯土路,来来往往运输的车辆和小船络绎不绝。

  路对面,有不少小食摊,为工人和来往的商旅提供食物饮水。商务部在这里开了一个商店,出售各类自产和从胶州缴获的小商品。东海储蓄所也在这里开了一个分所,用于给工人们发放工资和提供储蓄服务。

  在这里工作的工人数量也增加到了接近四百人,绝大多数都是附近的村民,趁着农闲过来赚点工钱。但也有一部分人来自墨水河北甚至更远的区域,听说这里有工作机会,跋涉数十里跑过来打工。这些人为了赚一点钱,可以天没亮就起床,走上十几里路来上工,下工之后再走回去,令管理工坊的股东们叹为观止。

  商务部的采购经理挥舞着一串串的铜钱,在附近乡间大量收购各类原材料,运回工业区,再制成各类军需品,运往前线,支撑起了军队的大量消耗。不过,仍然有不少东西是工业区不能生产或者说产能不足的,就外包给了附近的工匠进行生产。

  木器工坊的大院中,停着一辆外销型的小号四轮车,拉车的驴已经系到一边喝起了水。

  车子旁边,一个穿着棉袍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学徒,不断从车上搬下四个一捆的木制车轮,解开后,交给后边一个穿着红袖制服的三级工。

  三级工把车轮分类平铺在地上,然后拿出一套预制量具,测量起车轮各个部分的尺寸来。测量完一个就按结果分类放到前面的箱子里,偶尔遇到质量有问题或者尺寸实在不合的,就挑出来放回车子旁边,每当这时候,中年男人的脸色就要黑一下。

  旁边又有一个带着幞头的年轻人,拿着铅笔和笔记本记录着车轮的数量。不久后,全部车轮清点完毕,年轻人笑呵呵地说道:“孙师傅,一共五十七个合格品,来,您签个字,然后就能去财务领钱了。”

  孙师傅不会写字,但是无妨,这时代有个变通方法叫“花押”,也就是自创一套图案符号作为自己的代号,签字时以之代替名字。他接过笔,随手画了个押,抬起地上那几个不合格的车轮放回车上,嘟囔道:“也就恁要求这么严,这些车轮,放到俺们乡下,一个两个不都是上品?”

  年轻人笑着说道:“孙师傅,要是你自己造车子,自己修修,这些自然是能用的,但是我们用的车轮,都是要求随便两个都能互换的,差一点可不行啊。”

  其实他这是有点吹牛了,以现在简陋的生产条件,想任意两个轮子都能互换是不可能的。现在东海商社,只能做到把大量的车轮,按照测量结果,分成几个公差等级,然后派往不同的用途。不光车轮如此,车轴、轴承等等需要配合的部件都是这样,即使同为30mm直径,但实际造出来的上下偏差能有半个毫米,只能把他们测量分级,根据不同需要选择不同的配合方式。就连军队用的火枪,都是按实际口径分成了三个级别,分别给三个营使用的。

  这也导致了外包只能到车轮这个级别,不能分别将轮箍、车辋和辐条外包再组装起来,因为误差太大,这么多来源繁杂的零件装不起来,只能由工匠自己一边造一边修一边装,才能做出一整个轮子。最后的成品还要由工坊拿到车床上车两圈,才能得到合乎需要的成品。

  孙师傅送来的这批轮子,已经提前将轴承都装了进去。这轴承也是新款,相比于早期直接以石墨为基材的简单粗暴的法子,新轴承是以铜为基材,内部钻上多个小孔嵌入石墨,将石墨作为缓释的润滑剂使用,寿命要长得多,更适合颠簸的路况。

  孙师傅摆摆手,说:“罢了罢了。走,春子,去给你师娘割两匹绸子去!”

  说完,他去工坊西侧的财务处领了一叠东海储蓄所的不记名存单,数了数没问题后,就把车子暂时留在院子里,带着学徒去了西边的大街上。

  这条夯土路虽说修好还没多久,不过由于车来车往,已经有不少坑洼了,前天又刚下过一场小雨,很是有些泥泞。

  孙师傅有些皱眉头:“这东海人,占了官府,也不知道好好把路修修,东海关那块都铺石板了,这边连点石子都舍不得用。”

  说完,他小心地沿着相对干燥的地方踩了过去,以免脏了他的新鞋子。

  他的学徒,那个叫“春子”的,倒没什么抱怨。他们村子里到处都是这样的泥泞土路,有的地方连土路都没有,只是野地,反正他连鞋都没得穿,也没什么不习惯。

  过了土路之后,一阵香甜味传来,春子顿时就走不动了。

  孙师傅拍了他头一下,骂道:“没出息的!”然后他也顺味道看过去,发现是挂着“刘小白”商标的东海烘焙工坊的招牌蛋糕出炉了。

  这时候他的肚子也咕噜叫了起来,毕竟赶了一路车,还没怎么吃饭。他摸了摸怀中的纸券,咬咬牙,掏出三张,道:“罢了,今天你小子有福,咱就买上两斤!”

  春子高兴地接过三张二十文的储蓄券,跑到食堂窗口前,换了两包香喷喷的蛋糕和十文铜钱回来。两人站在路边,三两口就把蛋糕吃完,恋恋不舍地把油舔干净,随后走进了商务部开办的供销社中。

  供销社里一个女店员见他们进来,连忙笑着迎了上去。这名女店员穿着制服,而且面色红润,身材壮硕,一看就是东海商社的真正劳工,而不是外聘的临时工。

  “这位大哥,来买点啥呢?”

  “俺来看看……你们这有啥绸子?”

  “绸子当然有,是给嫂子割的吧?你可是来对地方了,来,大哥,你看,这是东平府产的薄绢,颜色艳丽,透气舒适,只要两千钱一匹……”

  “哈,两千?太贵了,而且这也太薄了,有没有结实点的?”

  “呃,当然有,你再看看这个……”

  在他们讨价还价的时候,春子顺着四周的柜台一个个看过去,眼花缭乱的商品晃花了他的眼。

  门口左边的位置,是城阳工业区自产的草鞋、布鞋、麻布衣裤等等,品质不能说特别好,但也过得去,而且价格要比寻常市集上卖的便宜多了。当然,对于自给自足的普通村民来说,再便宜也是要钱的,不如自家织布自己缝。只有那些有了稳定的工作,能够把自己的时间转化为钱的人,才会认为与其费时自制衣物不如多干点活,去买成衣更合算。也就是说,这些商品,大部分还是卖给了城阳区的工人们。

  门口右边,是些铁锅、铁锨、铁耙之类的铁质工具,由铁器工坊出产。与纺织品不同,这些铁器比市场上的同类产品要贵不少,但是由于用了金口产的优质铁料,质量绝对过硬,所以还是很受欢迎的。其实商务部宁愿走平价多销的路线,只是现在用铁量大,铁器工坊能分到的不多,所以只能抬价控制产销量。

  往店内走,就是稍贵一些的商品,比如钢制的小刀、短剑,还有绸制的汗衫、茶叶、粗陶瓷器皿等等。再往内,甚至还有南方瓷器、玻璃器、银首饰、白糖这些一看就贵得吓人的商品。

  最后,春子停在了一件暗红色的棉大衣旁边,羡慕地看着它。

  这件棉大衣是军用的。去年,农业部试着种了一批棉花,今年收获之后却发现纺织技术不够,怎么都织不成型,最后没办法,干脆就做成填充物,夹在麻布里做了一批棉大衣出来。本来还想染成军绿色,但是找不到合适的染料,就干脆跟军服一样染成了红色,反正铁基的红色染料好做的很,最后看上去还挺精神的。

  这批棉大衣除了特供给股东们和供应军队,也少量拿出一批在各地的商店出售,不过价格贵得吓人,要八千文一件。其实不光棉大衣如此,其他军需品的市场售价也不便宜,毕竟摆出来销售的主要目的并不是盈利,而是为了向士兵们展示他们身上穿的这套东西有多昂贵,让他们安心卖命。真正走量的商品,都是形制与军需品不同的猴版。

  就在昨天,一支军队从春子他们村子经过,穿的就是这种红色的军大衣,排成行走起来,那叫一个威风啊。春子还在队伍里看到了他们村应征入伍的王二哥,跟以前猥琐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整个人都焕发着精气神。他本想上去打个招呼,不过被师傅拦住了,没凑到跟前,很快,这支队伍就往东去了。

  正在春子看得入神的时候,孙师傅已经谈好了价钱,付了一些储蓄券,换了一匹绸布和一匹麻布回来,转头一看,顿时猜到他在想什么,当即呵斥道:“别看了,别想去当兵,你可是跟俺家签了契的,学了俺的手艺,将来可是要给俺养老的!”

  春子抱头呜呜叫着,孙师傅见状,叹了口气,又说道:“唉,罢了。春子,俺跟女掌柜说好了,买这两匹布送一双布鞋,你去选一双吧。”话刚说完,见春子欢呼雀跃跑到门口的鞋摊上,取出一双就要往脚上套,连忙喊道:“等等,去讨点水来把脚洗了,莫污了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