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六章、 一夜之间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2042 2019.12.05 22:41

  易欢站在易天行的书房外,隔着衣服,心满意足地拍拍内怀放银票的地方。有钱的感觉真好,感觉花坛里的小草都格外蓬勃好看呢,易欢回忆刚才易天行将一百两银票,就那样“啪”地拍在桌上的动作,真别说,不愧是亲爹,够大方!够帅气!

  易欢一路连跑带颠地出了易府,既然爹爹这么大方,她也不能小气不是,立刻动身来到吴氏茶馆给爹爹买茶喝。

  易欢凭着记忆找到茶馆,不过是一夜之间,要不是吴氏茶馆对面的一品阁茶楼,易欢还真是有些认不出来了,吴氏茶馆的牌匾已经不见了,原来挂着牌匾的地方,因为有匾额的遮挡,它后面的木头还是光亮的。大门分为左右两扇门,右边这扇门还是完好禁闭着,而左边这半扇门,歪扭着,斜着拦腰掉了一个门脚,截面整齐,不像是经年累月,风吹日晒自然掉落。截面整齐,倒像是刀斧砍掉的。

  这是发生了什么?易欢站在门口,吴氏茶馆萧条的好像是个荒废已久的人家,没有人气,没有烟火气。倒是身后的一品阁茶楼,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生意好得很。一条街上,两家茶馆对着,差别也太大了吧。

  身后一品阁茶楼的小二在门口招呼客人,发现易欢站在街中央,对着吴氏茶馆发呆,好心上前:“小姐,喝茶吗?”

  “小二,吴氏茶馆怎么了?”

  “小的也不知道,听打更的说,昨晚院里有打斗的动静,我今早来了就这样了。小姐,看你孤身一人,还是离是非之地远些。不如里面请儿~喝杯茶。”

  “不了,谢了。”易欢拒绝了小二的邀请,小二也不在易欢身上多浪费时间,就转身去招呼其他进店的客人。

  站在街中央的易欢,左边的门庭若市,右边的无人问津。她想起,昨天敦敦顶着稚嫩的小脸,骄傲的跟她介绍,吴氏茶楼可是百年老店呢!今天就变成一间废楼了。

  虽说生意有赚就又赔,风水轮流转,一间百年的店铺一夜间说没就没了,还是难免让人惋惜。

  对于易天行,除了皇宫特供的一些极高品质的茶叶没喝过以外,外面什么茶没品过?他能说昨天韵娘送她的茶叶好喝,说明韵娘的茶叶是极好的。

  呵呵,一个人出来的又怎样,我易欢从来都不是怕事的人,易欢推开半扇残缺的大门,进了吴氏茶馆的门,而刚才的小二看在眼里,暗自摇头,不过是个女子,又何必自找麻烦。

  关着窗的厅里,光影阴暗,眼前所到之处,桌椅东倒西歪,多数已经碎掉,不完整地堆了一地,混杂着掉落的木片和木头碎沫。易欢提起裙摆,小心下脚,从门口小心的踱步到通往后院的门前,还是那块遮挡的布帘子,上面沾染着血迹,都是喷涌的血点子,有从这边洒上的,还有从里面浸染到这边的,已经干透了,深沉的暗红色看得易欢心里揪在一起。难道敦敦和韵娘已经遇害了?

  易欢鼓起勇气,深吸一口气,一手撩起布帘,映入眼中的,是院子里的一地狼藉,昨天摆得整整齐齐的一院子灵土,散乱一地。地上零星的灵土上,开着嫩芽,不知名的杂草。厨房连着房屋的墙上,窗上,门上,全部都是灵土,整整齐齐,灵土形成一堵墙,将整个房子包在中间,形成一层保护。最外层是大大小小的坑,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出的坑。

  易欢凑近墙上的坑,里面有烧焦的痕迹,易欢不敢轻易伸手触碰,轻轻对着它吹了口气,从地上捡起一个树枝,对着墙上的灵土扎了两下。

  灵土从上倾泻而下,如失去支撑的房子,瞬间坍塌,易欢站在它面前,被砸了一脸,一身灵土。匆匆退了两步,“呸~呸~”嘴里往出吐着吃进去的灵土,禁闭眼睛,甩着头抖落头上的灵土。

  “啊!”从房里开门而出的敦敦,出门见到的就是一个满身灵土,蓬头垢面,浑身颤抖的女人,以为是坏人,惊得尖叫。敦敦瞬间被身后的韵娘搂进怀里。

  “啊!”

  易欢听见面前一声尖叫,她被灵土迷了眼,紧张的也跟着尖叫。易欢更加迅速的揉好眼睛,留着眼泪睁开眼,才看清眼前的敦敦和韵娘。

  “欢儿姐姐?”

  “敦敦、韵娘,你们还好吗?没伤到哪吧?”易欢双手在衣服上蹭干净,伏在敦敦肩头,来回仔细确认二人有没有手上。

  “我们没事,欢儿是你解开的土系防护?”韵娘意外的问着易欢。

  “我不知道啊,我就是担心你们,进来看看,然后它就突然倒了,还弄我一身土。”易欢说着,抖抖脚尖的土。

  “不亏是欢儿啊”韵娘感慨。这土系防护,是她弟弟为了保护韵娘和敦敦特意用灵力,驱动灵土形成的防护罩,能运用灵力形成防护罩已是不易,而且是大面积使用,需要至少三级以上的实力。土系本就是防御系,加上三级本命灵土的防御系技能,想破它,同等级的灵力很难做到。

  韵娘自身也不过修到了二级灵力,便再无精进,此时的她,深深认为,易欢不简单。

  “韵娘,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这满地的狼藉,还有血渍,让易欢满心担忧。

  “昨夜,李爷派人来家里,抢灵土和茶叶。许是昨天把他们逼急了,开始动手了。”韵娘眼眸低垂,扫着这散乱一地的灵土,已经没了祖传茶叶的踪影。

  “多亏欢儿姐姐昨日收养了小白,不然说不定它也被带走了!”敦敦在一旁说着。

  “毁人家园,打家劫舍!还有没有王法了!那在院里打斗的是……?”

  “我弟弟,还好他早年勤快,修得一些灵力,才护得我们孤儿寡母周全。只是这护墙已破,不知李爷儿什么时候又派人来,我们还是先离开再说。”

  韵娘说着便冲着半空,深深鞠躬。

  “只可惜,这房子是吴氏祖传的基业,哎……希望祖上体谅,不是万不得已,不肖子孙,是万万不敢轻易离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