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一章、 花谜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2103 2019.11.24 23:34

  温楼还是第一次参与这样文绉绉的活动。他和素婉心一同拆着纸花,桌上还摆着一只毛笔和一个装了墨汁的小碟子。

  温楼低头看看手里拆开的纸花,打开以后是一张四边形的纸,里面写着花谜,他皱皱眉头,抬头看了看素婉心,素婉心正抬手拿起毛笔,又用另一只手顺了顺袖子,她一笔一划地往纸上写着答案,神情很是专注。

  温楼无助的低头看看手里的花谜,有些后悔了,他完全不擅长猜谜呀。

  “温大哥,怎么了?”素婉心写好自己手中的花谜,放到一旁晾着上面的墨迹。

  “婉心妹子,这…有点难。一个关字,打一个四字词语来…这个这个…”

  温楼想不通啊,完全摸不着头脑。这一个字,怎么就让他变出一个四个字的词语来呢。

  “让我试试?”

  温楼恭敬地递过去手里的花谜,伸着脖子看素婉心一双素手,执笔写下四个字“老天有眼”。

  温楼手掌拍着脑门,恍然大悟:“老天有眼,原来如此,关字是上面两个点,下面一个天字,所以是天字上多两个点,那两个点是眼睛的意思。可不就是老天有眼!”

  “婉心也是乱猜的。”素婉心谦虚地说着。

  之后温楼跟素婉心同步拆花谜,温楼不会的就放一边,等着素婉心解答。直到温楼把剩下的花谜都解开了,素婉心还停滞在一道题上,苦苦思索着,眼神都有些直了。

  “不如咱俩换换?”温楼打断素婉心,指指他面前被解开的六朵花谜,无一例外,都难的让温楼怀疑自己的文学素养了。

  只是当温楼接过素婉心手里的花谜时,终于有一道题能让他显得有点用处了。

  [半个西瓜样,口朝上面搁,上面不怕水,下面不怕火。打一物件。]

  原来就是这题难住了博学多才的婉心妹子,也难怪,婉心妹子哪有机会用到它。

  温楼提笔,写下一个字,“锅”。

  “锅?”素婉心刚刚想了太多可能是答案的物品,就是没想到,原来是炒菜做饭用的锅。上面煮水下面添柴,还真锅不假。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嘛。这样两个人合作,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温楼安慰着没有猜出谜底的素婉心,并且示意素婉心,这眼前还有六朵花谜是他解决不了的。

  素婉心会心一笑,拿过花谜,挨个解答了一边,不知为何,这花谜,在温楼眼里,简直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到了素婉心手中,就好像是信手拈来一样容易。

  素婉心写完,温楼看都没看,就要喊小二检验结果。

  “温大哥不再看看吗?”有一些答案,素婉心也是凭着直觉答的,她自己也不能百分百确信就是正确的。

  “不了!我相信你,婉心妹子答的不会有错。”温楼憨厚的一笑,收好每一个花谜拿给小二检验。

  “全中,这桌的客官猜的花谜速度最快,且答对了全部花谜的答案。一举夺得今日活动的头筹呀!恭喜二位客官!”店小二拱手道喜,温楼像江湖中人一般拱手,开心地拱手,对着天香斋其他为他们道喜的客人回礼:“谢谢谢…”

  “下面我们有请前三名,到前台掌柜的那里领取奖品!”

  正巧,温楼和素婉心也准备结账离开,二人一同起身,到了前台,一对中年夫妇也站在那里。

  他们身着布衣,有些褴褛,虽然没有布丁,但是从布料的颜色上看,一看就是穿得念头久了,洗洗穿穿,深褐色的衣服有些泛着灰白。

  那中年男子的手,因为干活辛苦,很是粗糙,却有力的搂着身旁的妇人,温声哄着:“娘子,是我不好,只得了个第三,只有木手镯。”

  “哎…没事,今儿咱俩结婚十周年,能来这天香斋吃顿饭,已经很幸福啦。”只见那妇人也并没有埋怨他的意思,反而很满足。

  “娘子,嫁给我让你受苦了,明儿我就去多拦几份活,等明年咱们攒够了钱,定要给你买个好镯子!”那中年男子真挚的看着自己的媳妇,信誓旦旦。

  在一旁的素婉心已经取到第一名的奖品了,是一个玉镯子。素婉心握着手里取到的玉镯子,指腹摸着它,心里感慨,这玉镯子本身不是什么商品,成色普通,对自己来说也确实不是什么稀罕物件。

  可是对身边这对夫妇来说,这玉镯子是多么珍贵难得。

  对于一个普通人家,猜花谜这等兴致雅事也不是容易的,能得第三,已属不易。

  “温大哥,这镯子可是归我了?”素婉心抬头询问着。

  “自然是归婉心妹子了。”身旁那对夫妇已经迈步离去。

  “那好!”素婉心提裙子小跑,追上离去的夫妇。温楼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看她这个小背影,还挺可爱。

  “您好,请留步!”素婉心拦下夫妇二人,夫妇二人见来人穿着不凡,不明来意:“何事?”

  “打扰了,是这样,方才天香斋猜谜,是老板记错了,您二位应该是今日的第一名,我是第三名。特意追过来,交换我们的奖品。”

  夫妇二人惊喜的对望了一眼,那中年男子显然比他娘子还要高兴,催促着:“娘子,快将镯子拿下来还给人家!”

  “哦哦,对!”妇人小心地从手上拿下那个木镯子,又用贴身的手帕在上面擦了擦,好像她戴了这么一会就会弄脏了一样。

  “不好意思哈姑娘,我不知道是这个情况,木镯子我就戴了一下,您别嫌弃。”

  “哪的话,不嫌弃,这是玉镯,您收好。”素婉心双手递上玉镯子,又接过木镯子。

  待温楼过来,素婉心正望着那对夫妇二人离去,不由得感叹:“真好!”

  正午的阳光下,那中年男子一直紧紧搂着妇人的腰,侧头看着抬手给他展示玉镯子的娘子,眼里满是爱意。二人朝着家的方向,开心地散步…

  “婉心妹子!”温楼喊着素婉心!这一声粗狂的男低音,瞬间打断素婉心的目光。

  明明素婉心这个名字是多么的婉约,柔美,通过名字就能感受到,这是一个多么善良贴心的姑娘。只是每次温楼一喊他,就莫名有种村头大哥喊村花的既视感!真是破坏美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