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八章、 寻鲜狗肉馆(二更合一)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4061 2019.12.06 23:50

  易欢在莲香房里八卦了一宿,总结下来就是:莲香喜欢无名,哦不,是暗恋!爱情还真是个毒药,这无名在莲香眼中,简直是天上有地上无。

  莲香满眼的爱慕,跟易欢说“小姐,自从莲香第一次见到无名,他站在前院中,身姿卓越,挺拔魁梧……他……”莲香一双小手,羞涩地捂住泛红的小脸,难为情地说不下去了。

  易欢听莲香的语气,也跟着进入情境,那时候的莲香,一定是秋风瑟瑟都不觉得冷,将一个叫无名的男子,深深印在心底。

  “小姐,真的好奇怪,无论我去哪,就总是能遇见他,你说这算不算有缘呀!”莲香小迷妹一样跟易欢说着。

  废话,易府一共才多大,无名天天都在前院带易清修炼,只要你路过前院,恐怕只有瞎子才看不到无名和易清吧。只是喜欢一个人,就总会希望两个人有一些莫名的缘分。在现代,女孩喜欢一个人,可能会去问星座,对性格,翻微信朋友圈,哪怕是好多年前的抠抠空间留言,都能给翻个便。就是想多看看喜欢的人两眼,多了解他一些,多知道一些他的事情,易欢也暗恋过,这种心情,她懂。

  “听说,喜欢一个人,目光就会自然的随他而去,即使在人群里,也能一眼看到他呢!”易欢婉转的跟莲香说你是芳心暗许了呀!

  “是呀,小姐,他真的很不一样。”莲香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易欢心里想着,哪里不一样?我怎么没看出来,还不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喜欢就去追呀,我支持你!”易欢鼓励莲香,感情里,如果能得到回应,又有谁希望一直单方面暗恋着。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可是暗恋终究只能是独角戏,太耗费心力。

  “哎,莲香身份低微,自知配不上他,默默看着他,已是幸事。”莲香言辞拘谨,努力克制着心里的那份喜欢。她甘愿做一个旁观者,这样见面还能故作镇定的打声招呼,给他行个礼,说上两句话。

  “傻妞,都是人,在我看来,我们莲香是极好的!”易欢疼惜的默默莲香的发丝,她知道,莲香说的身份,是因为莲香是婢女,众人口中说的下人,是签了卖身契,生死不由己的人。这样的莲香,怎么敢鼓起勇气追求爱情。

  “那是小姐一视同仁,无阶级之分,但莲香不能因为小姐对我好,就忘了,哪有什么人人平等啊。”莲香低头,说出不争的事实,只是这话一出,道出多少人心中的酸楚,二人瞬间沉默,房间安静了下来。

  易欢坐在窗前,透过莲香房内狭小的窗子,皎洁的月亮高挂在夜空中。这天地之间,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都是公平的,为什么这活着的人,反倒将世界变得复杂了。

  “莲香,至少没人夺走你追求幸福的权利。”易欢淡淡说了一句。

  ——分割线——

  血红色的牌匾,流苏花边,几个烫金大字《寻鲜狗肉馆》。门前两侧的石墩是两个蟾蜍,嘴里叼着钱。若不是牌匾上写着狗肉馆,不知道的以为这是赌场呢,门口的装修给人的感觉就是,爷儿~您带好钱,里边儿请!

  “呵!第一次见门口放蟾蜍的。”易欢一身青禾色衣裙,袖口领口间穿插着红色的棉线,让清凉的衣服,变得鲜活起来。

  易欢撩起裙摆,帅气一甩,迈进狗肉馆,一股腥味扑面而来。说不出来是血腥味,还是什么腥味,呛的易欢一阵反胃,站在门口还没走进几步,就停在中间,捂嘴干呕。

  “这位小姐,您是第一次来吧,这味道习惯了就好了,您吃上了我家的菜,保准你下次还想来。”凑过来招呼易欢的,正是花游会追敦敦领头的家丁,丁四。

  “嗯,第一次来。”

  易欢一眼就认出丁四来,她捂着鼻子,挡住下半边脸,跟着丁四走到里面,里面的食客大多数来自于离境的帝都之中,其中有几个来自于帝都之外,离境的帝都作为整个离境的通商要地,来往之人有不少都是各个地区的商人,从其中几人的服饰就可以看出来,看这些人的吃相,很显然对这个帝都狗肉馆确实是情有独钟的。

  易欢跟着丁四找了个位置坐下,随后丁四拿着一个本子过来,笑着放在易欢面前,笑着说道:“这位小姐,麻烦你看看菜单上这些,这些都是我们帝都狗肉馆的招牌,当然,如果说你想吃一口鲜的,我们这里也可以为你安排。”

  “吃一口鲜的?什么意思?”

  易欢抬头看向丁四,后者谄媚地笑了笑,随后伸手指了指后厨,道:“在那个后面啊,咱们有不少新来的狗子,这些狗子绝对都是富贵人家养的好狗,而且绝对没有病,如果您想吃一口新鲜的,那小姐咱们就去楼上的包房,咱们有专门的厨师在伺候。”

  “我没太明白你的意思。”

  “这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帝都之中还真是有不少大户人家的小姐都好这一口呢。”

  丁四撇了撇嘴,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随后继续解释道:“就是直接活着吃狗肉啊,这狗只要捆住了,然后咱们有专门的厨子在楼上伺候,您想吃那一块,咱们的厨子就给您弄下来哪一块,若是您想生吃,咱们这也有生吃的方法,若是您想吃一口火锅,咱们楼上就有现成的铜锅,只是这吃活狗,放在咱们这下面,实在是未免有些不雅而已。”

  “你们……你们竟然还生吃活狗?”

  易欢瞪大了眼睛,捂着脸的手激动的颤抖了两下,随后扭头看向周围,周围的人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看向易欢的眼中带着几丝戏谑,其中一个蛮夷之地打扮的人看着易欢,好笑着说道:“我们来这里,大多数都是奔着这一口来的,都说是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其实这狗肉,才是最有滋味的,若是能够好好的吃上一口新鲜的狗肉,才是人生一大美事。”

  “那你怎么不吃?”

  “想吃啊,可是我们这些外地人,若是来这京都狗肉馆,想吃一口这新鲜的东西,全都是需要我们提前预约的,不像你们这些生在离境帝都的大户人家小姐,想要吃上一口新鲜的,随时都可以,他娘的。”

  说着,这蛮夷骂了一句脏话,而一旁的丁四却是微笑着说道:“这位爷您可是说笑了,咱们想要吃上这一口,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新鲜玩意,都是给帝都里的达官贵人准备的,您要是也想有这待遇,可以直接就搬帝都里来,可惜您不是呀~”丁四的语气就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你!”蛮夷猛然起身,一身肌肉,撞退了桌子几寸,吓得易欢下意识往侧边躲了一下身子。

  丁四跟他一比,可以用瘦小来形容,但是他一点也不害怕。在狗肉馆里,是李爷儿的地盘,丁四作为一条忠狗,自是没有怕的理由。而蛮夷也不过是气不过丁四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摔下银子,愤然离去。

  “小姐,您看有什么想吃的嘛。”丁四没理离去的蛮夷,一旁的小厮低头过来捡起被摔在地上的银子,又默默退下。

  “这些……都不太行,既然是寻鲜狗肉馆,自然是要吃特色的,寻一口新鲜儿的。不然我们还是上楼吃点吧,给我来一个风景好的,临街的包间。”易欢准备试试丁四说的那个吃一口鲜儿的。“得嘞,您里边请,楼上包间一位。”丁四高喊着,引得一楼众人的侧目,这是无比光荣的事。能上得起包间,一顿吃下来,百两黄金是很平常的,丁四恭敬地将易欢请到楼上包间。

  “小姐,您看您想要吃哪种犬类。”丁四拉开包间内墙上的红布,里面挂着半墙的木牌,每个木牌上红字刻着狗狗的种类。

  而包间的隔壁,响起令人刺耳的尖叫声,是狗子的尖叫,撕心裂肺,叫得易欢心尖发颤,这叫声,不知道隔壁对狗子做什么残忍的事,易欢只觉得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刺痛每个细胞。

  “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小姐,偶尔总会有那么几个客人有些其他的癖好要求,今儿隔壁间的,就是喜欢听狗子尖叫,凄惨的声音。您听,多痛快!”丁四享受的一仰头,让易欢也跟着仔细听。

  “……”易欢没说话,丁四以为易欢这是在仔细听隔壁传来的虐狗声,其实易欢心里骂着【这心里得多扭曲,喜欢看虐待小动物,还喜欢听惨叫。以此来满足变态的内心。啊……!】

  “让隔壁停了,钱我出双倍。”易欢忍无可忍,这狗的叫声已经嘶哑,还是竭力的惨叫着。狗的忍痛能力是人的十倍,它到底承受着什么,该有多疼啊,能叫到这种地步。

  “小姐,这恐怕不合规矩。入了包房的都是贵宾,还没有抢狗的先例。”丁四为难的站在原地,拒绝了。

  “你别磨蹭了,快去,不行的话我出三倍。”易欢拍着桌子,催促丁四过去,她想不动声色先把隔壁受虐的狗救下来。这时,隔壁的惨叫声停了下来。

  “小姐,这……还去吗?”丁四试探的问易欢,丁四见过太多特殊癖好虐狗的人了,他也不知道易欢此举是为何。

  但是隔壁的狗子应该是凶多吉少,易欢望着排了半墙的不同犬种,这些任人宰割的狗子,他们又有什么过错,要受到这样变态的虐待。

  易欢以为这个狗肉馆,只是印象中那种普通的杀狗吃肉,没想到,竟然还挣这么缺德的钱。

  “这墙上的狗,随便选吗?”

  “是!只要您提出来,没有我们弄不到的狗。就算是您看上谁家的家门犬,或者灵犬,只要银子给够,没有我们弄不到的狗。”丁四狡黠地一伸手,食指拇指抿着,做出钱的动作。

  “那若是官员家的狗呢?”

  “这……神不知鬼不觉,丢只狗罢了。”丁四没有直说,也能看出李爷儿在帝都的手段和能耐了。

  “行吧,我第一次来,想见识一下咱们店里的狗子,不新鲜的我可不吃。”易欢故作娇气。

  “那……”

  “把你们店里的狗都来上来瞧瞧,这样我也好放心选一只尝鲜。”

  “你放心,不差钱,好处也少不了你的!”说着,易欢就往丁四手里塞了一锭银子。丁四掂量两下手里的银子,足足十两,乐了。“得!您稍等,我这就为您安排。”丁四揣起银子,出去为易欢安排。

  易欢去开窗子,窗外正是寻鲜狗肉馆的前大街,易欢站在二楼包间窗前,正对对面房顶坐着晒太阳的温沐。易欢摆摆手,示意温沐,她在这里。温沐一手拄着脸,一手对着易欢挥手。易欢的性子,温沐是最了解的,易欢这冲动的爆脾气,放任她独自进狗肉馆,温沐自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且一直用灵力感知易欢的气息,有一点变动,他都会分分钟冲进狗肉馆。

  方才蛮夷生气的站起身,温沐就紧张的跟着瞬间站起身。要不是蛮夷走得快,直接离开了狗肉馆,他再近易欢分毫,温沐都会冲进去。

  等丁四再回来,身后小厮推着双轮小车,小车上叠了三层方形笼子,里面是各色各异的狗狗。这些狗子都趴在笼子里,有些打蔫,只要有人凑近,就躲到角落,眼中满是惊恐与受伤。

  “都在这了?”易欢确认着,手捂着鼻子凑近些看这些狗狗,一个个身上的毛都粘连在一起,品种再好也搞得跟流浪狗一般。就比如柯基,若不是它腿短,没尾巴,大屁股,易欢真没看出来它是只柯基。

  “您还真会挑,这只柯基,是最肥嫩的,尤其是大屁股上的肉肉,又嫩又劲道,味道好极了!”丁四看易欢站在柯基笼子前,以为易欢中意这只柯基呢。其实只是因为它最好辨认,这么多狗里,差不多易欢能确认的品种,就是它了。

  “你吃过?”

  “那倒没有,我哪有这个口福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