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七章、 当年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2009 2019.10.22 00:27

  信物是离境皇室独有的黑金令牌,上面龙飞凤舞的雕刻着一个“萧”字,至于那封信,上面的火漆封签却不是皇室的印章,上面赫然印着一个“冰”字。

  “陛下,您这是……”

  宋天海看到那封信上的火漆封签,顿时悚然动容,直接站起身来,桌上的茶盏被他带得翻倒在桌子上。

  “易水寒这种人,若是当年能和国丈你一样,有成龙之功,一直和皇室保持良好的血脉关系,朕也许还能留他,可是他现在在镇野军团中太得军心了,一旦他只要心生造反之意,就算朕能够调动全国的亲卫军来抵挡,恐怕都挡不住他的军队一时片刻。”

  陛下的脸上露出一丝阴狠,“我宁可不要成就着千古一帝的威名,不要君临四海,离境的征天军团和靖海军团很快也可以组建完成,就算是再花上十年,二十年,朕一样可以凭借国力雄霸四海,但是朕现在不需要易水寒这把高悬在朕头上的利剑,他一日不死,朕一日心中不安。”

  “可是陛下,易水寒为人老夫很清楚,他只是想要建功立业,等到助陛下登上四海之位,他就会功成身退,加入昊天宗,您现在这又是何必……”

  “国丈可是忘了,朕的这个离境,是怎么来的?”

  陛下缓缓抬起头,看着宋天海的眼镜,“你可是忘了,当年你和风从龙是怎么帮助朕,登上这皇位的?”

  宋天海心中一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啊,当年朕也只是晨风帝国的一个镇南将军而已,但是因为皇帝昏庸,我带着你们征战四方,也是因为当年朝中奸臣当道,权臣的蛊惑,使得当时的皇帝猜忌,想要将我等召回,名为加封,实为软禁,当年朕的确想要杯酒释兵权,可是他们给我们这个机会吗?你和风从龙是怎么做的?”

  陛下越说越激动,伸出手指狠狠地戳了戳身下的龙榻,“朕的这个皇位,是你们逼着我起兵造反的,朕当年本想回到帝都,交出兵权,是你和风从龙两个人,暗夜里密谋杀了皇帝派来的信使,在军中散播我回去就要被斩首的消息,激起军心,让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朕!是一步一步被你们逼着坐在这个皇位上,不得不起兵造反的!”

  “当年……确实是皇帝昏庸无道,朝中奸臣当道,我等誓死保家卫国,却只能换来权臣的猜忌和攻击,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宋天海畅谈了他一口气,“可是陛下英明神武,早已具备雄才霸主之势,假以时日,定能雄霸四方,易水寒是真心辅佐陛下的。”

  “是啊,易水寒那样的将军,纵然是当年的朕,也是万万不能比肩,一代军神,血衣大将,朕又何尝不想把他留在身边,替朕开疆拓土?”

  陛下苦涩地笑了笑,“当年朕身边只有你和风从龙两名心腹,在见势不对的情况下,你们就直接鼓动整个南方的将士,挥军帝都,起兵造反,那易水寒呢?他身边有多少当年你们这样的人,就算他一个人真的不想反,他手下的将士们,能答应吗?难道他们不想推崇他们的主帅,作为一代君主,带领他们去开疆拓土吗?”

  “你可知道,易水寒身边现在有多少个宋天海和风从龙,这一次易水寒从帝都离开,虽然朕没做什么,这里发生的事从帝都传过去,要经过多少张嘴,最后传回镇野军团,会变成什么样,会有多少人会逼着易水寒,直接做了那成龙之功?”

  一连几问,字字诛心,宋天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徒劳的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从军人的角度来说,他无比欣赏易水寒这样的盖世英豪,但是从情理上来说,眼前的陛下,是现在自己的女婿,他贵为当朝国丈,如果不是誓死效忠眼前的陛下,他当年也不会立下那从龙之功。

  “陛下,您打算怎么做?”

  良久之后,宋天海终于是点了点头,将信封和信物揣在怀里。

  “你只需要替朕将这两件东西送到冰河宗就可以,到时候他们自会派出人手,协助天香,朕,宁可要这五十万大军的失败,给易水寒殉葬,也不愿意让他赢下这场战争,一旦这场战争结束,恐怕接下来易水寒就不是继续挥军北上,而是南下直取帝都了。”

  “……是,老臣明白了。”

  ……

  宋远听完当年的这一段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他怎么都没想到,当年他最敬佩的一代军神易水寒,竟是这般死在了陛下的猜忌之下,当然,现在的易水寒还没死,他只是变成了易家的家主,易天行,那个看起来年过半百的老头,宋远怎么想都难以置信。

  “那……陛下现在知道易天行就是易水寒吗?”

  “当然不知道,若是知道,你以为依着陛下的性子,怎么会留易水寒活到今天?而易水寒也并不知道,当年的事情,是陛下联合冰河宗的人一起做下的。”

  宋云峰长叹一口气,“可叹英雄气短,当年这件事之后,就变成了父亲心头的一块病,他这些年难以突破境界,多半就是因为易水寒的事情,让他久久难以忘怀,我这些年也曾造访过易家,这些事,我们都当成了禁忌,谁都没有再说。”

  “可是……当年如果是那三宗的人出手了,怎么会真的留易水寒活下来,而且依着易水寒的性子,知道自己麾下的将士全都死去,依着他的性子,恐怕也早就去天冠岭和他那些亲卫见面了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当年的易水寒,是得罪了冰河宗的人,但是最后出面将他保下来的,是昊天宗的人,这些都是易水寒后来对我讲的,他现在心里很苦,但是他应该是在等一个人,不然的话,依着他的性子,恐怕早就垮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