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章、 高低贵贱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2062 2019.12.02 12:00

  连易欢这样的大红人,都让步了,卫小娘有台阶就赶紧下来,省得一会把自己抬得太高,下不来台,收不了场。

  “既然欢儿都这么说了,回头小环补签一张卖身契,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在场的都给我听好了,今日我既然接了这管家的责任,你们就要规规矩矩,做好分内之事,伺候好主子,不然可别怪我不讲情面,都听见了吗!”卫小娘用着小腹的气力,中气十足的说完这段话,很是威风。此话暗喻她卫姨娘是妾室偏房,也是你们的主子,容不得你们在背后说三道四,今日过后,就是真正掌管这个家,你们必须得服,不服也得服!

  “是!”底下跪着的下人们怯懦地回答着。

  “都听见了吗!”卫小娘声音高昂又问了一遍。

  “是!”下人们大声回答,声音震得正厅上房梁都有余音。

  可见今日卫小娘将下人们收拾得不轻,效果挺好,卫小娘一伸手,身侧的婢女赶忙上前扶住,她手扶在婢女的胳膊上站起身,有点慵懒,好似她坐着都坐累了:“乏了,欢儿我就先回了。”卫小娘归置了一下耳侧的发型,俯视了一眼下面跪着的下人,满意地离去。

  这样的卫小娘,让易欢心生厌恶。在易欢看来,卫小娘只是贬低别人,踩在别人脑袋上就为了抬高自己。

  易欢看着身后还一直跪着的下人们,未曾有一人起身。

  “都起来啊!人都走了,还跪着干嘛!”易欢愤恨的不是这跪在地上的下人,而是这不公平的社会体制。

  听见易欢的话,下人们都像软了的柿子,跪得腿软,都纷纷坐在地上,东倒西歪,一时间膝盖酸软,起不来身。

  易欢过去扶起莲香,将兜里仅有的二两银子拿出来,交给莲香,让她赶紧请易家药铺的大夫过来给小环诊治,再拖下去,只怕更加严重。

  易欢带着几个下人将小环送回房里,小环身上没几块好的地方,想扶她,都无从下手,只能几人合力,把着四肢,将她拖回房里。

  到了小环的房内,易欢算是见到真正的下人住的地方。一个十平米的小房子里,只有一扇破旧的纸窗,和一张床。这床从墙东边扯到墙西边,十米的大木板床,硬邦邦的,将小环放到床上,木板发出咯吱咯吱地响声。床上从左到右分别摆着十个小枕头,一摞摞小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挨着墙边放着。

  太过简陋的住宿环境,老嬷嬷一直跟易欢说:“这哪是大小姐来的地方,别脏了大小姐的眼,我们会照顾好小环的,您放心。”

  他们都劝着易欢回房,觉得下人们住的地方是污秽的,主子不该在那,易欢实在被老嬷嬷们劝得烦了,太磨叽了,但她怎么说没关系,也没用。毕竟思想上已经根深蒂固,一时间难以改变。易欢只好回房。

  这边卫小娘在正厅耍这么一通,很是痛快。回了屋里,易清早在房里等着卫小娘。

  “娘亲!您可算回来了。”易清私下里从不叫卫小娘为小娘,都是喊娘亲。她知道卫小娘今日盘算了大事,在卫小娘屋里等消息。

  “清儿来了。你们下去吧。”卫小娘支开下人。

  “娘,进展如何!?”

  “还算顺利。”

  “听说易欢冲进去搅局了?”易清在卫小娘房里听说易欢踹门进了正厅,差点也冲了过去,但是她想起卫小娘对她说的话,沉住气,在房里等着。有任何事,都不要出头。

  卫小娘本来说这话,是提防易天行提前回府的情况,她今天也是豁出去了,以往她未曾像今日这般打骂过下人。她想着如果易天行提前回府,是万万容不得她对下人动用私刑,如果发怒于她,易清躲在屋里,她还能保住易清,一切都是她自作主张,与孩子无关。

  “呵,她终究不过是小丫头片子,不足为惧。”

  “娘亲足智多谋!”

  “不过意外的是竟然查出莲香深夜在账房附近出现。”

  “莲香?那娘亲正好给她点颜色瞧瞧,狠狠揍她一顿。”易清眼底露出凶光,想着挨揍的莲香,凄惨的样子,还有易欢心疼的模样。

  “那倒没有。”卫小娘看易清这样,语重心长:“清儿,你记住,做事要沉住气,娘亲今日这般,都是迫于无奈,谁不想过安生日子。”

  “清儿知道了。”

  “清儿,我们活在这世道,没有什么贫穷富贵,只有高低贵贱。想要好好的活着,就得往上爬。你是庶出,这是事实,但绝不能认命!”

  卫小娘永远不可能成为主母,她的女儿也只能是庶出,这样身份的他们,就算是在易家这样的有钱人家,出去了,也只能低人一等。“妾室”、“庶出”这两个词,压得他们母女抬不起头来,但他们绝不能认命,心甘情愿一辈子抬不起头。

  “娘,我知道了。”易清与卫小娘母女情深,同时也同病相怜,感情更加深厚。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你好好修炼。今日放过莲香,只是暂时,查清楚她深夜究竟干什么去了,日后她必有大用!”

  卫小娘嘱咐着易清,心里已经有了筹谋。

  这边易欢回了房,一开自己的房门,一股骚臭味,扑面而来,易欢捏着鼻子,生生后退三步。

  “我天!这味道与螺蛳粉有一拼啊!”易欢在鼻子前挥挥手,将大门敞开。

  屋里的小白听到声音,闻到易欢的味道,摇着尾巴,倒腾着小腿,从小角落里撒着欢地跑出来迎接回来的易欢,留下一排小脚印,奈何长得太小,还没有门坎高,只能用爪子挂在门槛上,巴巴看着易欢,求抱抱。

  莲香看见小白,惊喜的指着它的小萌脸:“小姐!是小狗!哪来的小狗呀,太可爱了。”

  “领养的,叫小白。”

  易欢两根手指掐着小白的后脖子,拎起小白,只见它两只小脚湿漉漉的,还滴着水儿。

  “小家伙,你在我屋里撒欢呢?真淘气,敦敦还说你可乖了!白夸你了!”易欢说着小白,它好像听懂了一样,一双小眼睛卖萌装无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