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五章、 十里坡剑神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2256 2019.12.04 23:47

  来人张口缓缓说了一句,每一个字,都如同被扩音器传开一般,缓缓在周围响彻,却又清楚地出现在易天行的耳边,两者形成了一个极为鲜明的对比。

  “你来了。”

  易天行转过身来,看着来人,脸上缓缓升起一丝笑意,“战峰,二十年不见,想不到如今你已经是大权在握,成为了生灵殿的殿主。”

  “若不是当年大哥相救,怕是早已死在了苗疆的十万大山之中,又何来今日的荣光。”

  寒战峰冷峻地脸上也是升起一丝笑容,随后笑着缓缓摇了摇头,道:“大哥,二十年不见,今日约我来此相见,可是要对当年的事有一个了结?”

  “了结吗?若是想要了结的话,在你三年前成为生灵殿殿主的时候,我就该找你帮忙了啊。”

  易天行缓缓摇了摇头,“上一辈人的恩怨,已然是说不清谁对谁错,只是可惜了天冠岭上的那些将士,还有为我献身的那些英灵们。罢了,战峰,这么多年,若是我当真想要报仇,早在当初那个时候,我便拼死一搏,也算是有一个了断和交代,断然不会让那些无辜的生命为我陪葬的。”

  “也对。”

  寒战峰点了点头,显然认同了易天行的说法,“那大哥今日约我前来的意思是……”

  “你这个人,到底还是这么古板啊。”

  易天行没有回答,而是抚摸了一下身边的大树,笑着说道:“看看,战峰,当年你可是远近闻名的十里坡剑神,用一把木剑天天对着大树练剑,只是因为一个游方散人的一句话,就砍大树砍了三年,木剑都不知道砍断了多少把,怎么现在还是这么一根筋,难道为兄找你,就不能只是单纯的叙旧?”

  “若是叙旧,大哥应该请我在家里,而不是十里坡这个旁人不知,只有你我知道的地方,大哥应该是想要对我说很重要的事。”

  寒战峰缓缓摇了摇头,“大哥,先说正事,只要是你一句话,就算是你让我屠了整个离境皇室,我也会马上出手。”

  “做了生灵殿的殿主,杀意总归是要收敛一些的。”

  易天行缓缓摇了摇头,“并非是要杀谁,也不是要你做什么难为你的事情,我女儿易欢,很快就要到成年礼了,今日约你过来,是希望你能给她在生灵殿,保留一个名额。”

  “易欢的事情我知道,传说中的寒冰体质,将来可以成为白塔的炼金术师,怎么,大哥你不想让她加入白塔,反而进入生灵殿?”

  寒战峰诧异地看着易天行,“虽然我身为生灵殿的殿主,可是我不得不承认,白塔上那些炼金术师虽然不是正统,可是他们每一个人拿出来,都是实力超群之辈,就算是我和他们的左右护法较量,胜负都在两可之间,更不用说那个已经达到人类极限,传说中在白塔上闭关十几年的人了。”

  “假的。”

  易天行缓缓摇了摇头,“我的女儿,我知道,若是她从小就是寒冰体质,又怎么可能是昊天宗的血脉,那冰花之事,只是机缘巧合罢了,然后一步步变成现在这般地步,现在事情已经闹得太大,若是想要让欢儿平安度过的话,只有你生灵殿能够护得住她。”

  “倒也是,大嫂和你的亲生女儿,就算是再变异的体质,也断然不会成为寒冰血脉。”

  寒战峰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深深地看了易天行一眼,道:“大哥,以你的能力和在离境之中的影响力,若是想要将这件事阻止下来的话,应该不难吧?可是你却依然坐视这件事发生,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你是想……”

  “看破不要说破,这件事,总归是要有一个交代。”

  易天行不置可否地说道:“以我现在这半残之躯,就算是想要将这些人都召集起来,怕是已经不可能了,这一次,应该是人来得最全的一次,这一次,当年的事,总归是要有一个了断的,只是,必须要由我来亲自了断。”

  “你身为生灵殿的殿主,你我的关系,若是落在有心人的眼中,怕是也不会成为什么秘密,但是为了避嫌,你的身份,终归是不能说破的。”

  似乎是看出了寒战峰的想法,易天行率先将其截口打断,随后继续道:“我所求不多,易家的家产,我已经分出一半,世俗之物,虽然不多,但是求你帮忙,给欢儿一个保送进你生灵殿的名额,想来也不会太过于寒碜,总归算是师出有名,至于之后的事,你就不便,也不能再插手了。”

  “……我明白了。”

  寒战峰从易天行的目光里读懂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这份贿赂,我就接下了,我寒战峰一生高洁,想不到最终却还是收了大哥送给我的钱财。”

  “能让生灵殿的殿主为我破例,也算是人生一大乐事。”

  易天行笑了笑,随后扔给寒战峰一把钥匙,“东西都在我们曾经住的那间屋子的地下,我已经安排妥当,你随时派人去取出来就可以。”

  “大哥,有一句话,小弟还是要劝你一句。”

  寒战峰良久之后,方才开口说道:“当年之事,对你来说确实是一个心结,但是事已至此,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替逝者活着,留得有用之躯,才能完成大业,若是就这般平白无故贸然的去行动,恐怕还是会于事无补。”

  “当年你中的火寒之毒,已经全都祛除了?”

  易天行没有接话,而是直接岔开了话题。

  “没有。”

  寒战峰摇了摇头,“虽然当初得到大哥的及时救治,但是那火寒之毒是天下第一奇毒,仅次于先天之毒,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幸事,若不是我身为炼金术师,精通药理和灵魂之力,这些年将毒素困在天灵之中,恐怕现在不死,也会变成一个废人,头上的这一条白发,就是毒素侵染所致,虽然不会再致命,但是终究这白发是好不了了。”

  “是啊,当年的事,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如同你这火寒之毒留下的白发一样,虽然不会致命,但是终究,还是永远留在这里了。”

  易天行看着寒战峰的眼睛,缓缓说道:“且把恩仇先快意,何惧人生不重来?”

  “可是这白发,只是火寒之毒的一个表象而已,只是留在这外面,并不会真正的致命。”

  寒战峰微微摇了摇头,“你要做的,可是真真正正送命的事情。”

  “对你来说,并不致命,对我而言……”

  易天行的眼中逐渐升起一丝彻骨的恨意,“那尸山血海每天都浮现在我眼前,一日不除,终究都像是剧毒一般,活着和死了,没有任何分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