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圣恩浩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三章、 温府

圣恩浩荡 蔓蔓不枯 2039 2019.11.06 23:58

  偌大的宅院,青砖环护,红瓦相依,一排排杉树环绕在外围,在这初秋的季节,有些已经开始泛起淡淡的红色,秋风过发出沙沙的声音。都城里有些地位的家族门前,都是放着两个石狮子,这石狮子越是雄壮,代表家族越有威望,而温家府邸的门前并不像别家,是一个箱形的石门墩子,象征着书籍,意味着读书人,代表着文官。而这石墩子看着有些单薄,也并不厚重,帝都的人自是不会认错,可若是个不长眼的外乡人,就看这门前的装饰,都不会想到这是堂堂右丞相温天阳的府邸。不知道的以为是哪个朝中清贫的小文官呢。

  日薄西山,天色渐渐暗下来,温府的管家站在门口,迎接着陆续前来的夫人小姐们,一时间,温府热闹不已。

  “管家。”温沐喊住准备关上大门的管家。

  “二公子。”管家停下关门的动作,回身对着温沐行了个礼。

  “准备关门了?”

  “二公子,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宴席就开始了。”管家揣测着温沐的意图,没有说自己是要关门,而是提醒着时间。

  “还有一炷香,若是管家无事,就再等等吧。”温沐握着手里的折扇,示意管家先别关门。

  “是。”管家腹诽着,就快开宴席了,怎么可能无事,这从安排表演人员,到布菜,哪一样他不盯着,心里都是不踏实的。

  而另一边,易欢扯着裙子,在莲香的带路下,一路狂奔。、

  “该死的!出发了竟然不叫我!”易欢气的咬着牙骂着,脚下的步伐一刻也不敢停息,眼看着时间就快要到了,也不知道自己来不来得及。

  【这什么情况,当我是灰姑娘呢?参加宴席说带我,走的时候又不喊我。好歹灰姑娘还有个南瓜车,我这全靠一双腿,生生跑过来,要不要这么坑人!】易欢心里愤愤不平。

  “小姐,就快到了,再快点。”莲香体力倒是好,一路小跑还能保持速度,不停回头催促。

  直到一排排红杉映入眼帘,易欢和莲香跑到温府墙院下,远远的看见,一个男子,独自一人提着一盏灯笼,站在大门前,眼神空洞,心不在焉。

  “您好,我是易家的……嫡女。我叫易欢。”易欢匆忙跑到门口,主动跟管家报上名讳。

  “易欢小姐,里面请。”管家见了易欢,算是知道温沐为什么让他再等等了。

  走过门前,前厅后厦,穿过小路,到了宽阔的露天宴席前,易欢从拱门而入,这姗姗来迟的人,反而成了众人的焦点。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这从石拱门出现的人。落下的太阳已经换上了皎洁的月亮,府宅的灯火点得通明,一个个灯笼高高挂起,易欢的影子在烛光的照应下,微微晃动。一路跑来的她,发丝飘逸,吹散在腰间,小脸因为跑步的原因,有些泛红,脸庞像上了一层天然的腮红,格外自然美丽。

  淡蓝色的衣裙,样式就是昨天易清选剩下的那件,立领的设计显得易欢很有气质,身上没有什么特殊的绣花样式,只是这裙摆外侧是蓝色的,在走动的同时,裙摆晃动,显出裙摆淡粉色的衬底,在蓝色和粉色的过度里,混合形成优雅的藕紫色,很是特别。

  昨天在裁心店,易欢最后用一两银子,买下这块粉色的布料,连夜与莲香赶制出来这件衣裙。人还真是不逼自己一把,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易欢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设计衣服,也多亏了莲香的一双巧手了。

  易欢身后的管家喊了一声:“易家嫡女,易欢到!”

  本来迟到了,就特别不好意思,本来她是想偷偷进来,找个位置做好就行了,没想到管家这突然的一声,惊的易欢一哆嗦。

  “呵呵~大家好!大家好!”易欢举起两只小手在胸前摆动着,跟众人打招呼,主要她实在是尴尬。

  众人开始小声私语着。

  “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易欢啊。”

  “不愧是帝都的红人,参加右丞相府的家宴都敢迟到。”

  “这易欢,都不先跟温夫人请安的。”

  ……

  参加宴席,位置都是摆好的,一家人理应坐在一起。只是卫小娘和易清先来的,早已入座,易清已经坐在了嫡女的位置上了,管家也不好让她撤出来。便按照嫡女的待遇,重新安排了座位。

  易欢坐下跟两旁的陌生女子打了招呼,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随手拿着桌上的水果吃了起来。

  “今日来的,不光是温府的客人,也是我的姐妹,咱们坐到一起,就唠唠家常,随意一些,今晚开心就好。”温夫人坐在主位,招呼着众人。

  “既然姐姐这么说了,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布菜!”管家站在门口,喊了一句。

  一排排婢女从管家身后,端着一道道菜,走成一排,进入院子,给挨个桌上放置菜品。

  其中有一个婢女,走路踩到自己的衣裙,不小心摔倒在地,手中的菜溅到江氏和卫小娘的衣服上,此时的卫小娘并没有像在自己府邸怒斥婢女,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她也没有管自己的衣衫,而是自认为非常有眼力见的伸手,拿着手绢替江氏擦拭衣服。

  “没事吧。”卫小娘打着招牌式的笑容,关切的问着身旁的江氏。

  “别碰我!”江氏倒是不领情,非常不高兴的甩开卫小娘的手。

  “……”卫小娘一脸受伤,不解的看着江氏。

  “一个偏房,竟然也能参加丞相府的家宴,真是的!倒霉衰到我头上了。”江氏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怒擦着刚刚卫小娘碰过的地方。

  卫小娘握着手绢,在旁边将这话听的是一清二楚,分毫不差,瞬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

  “你怎么做事的!来人,拖下去。”管家赶紧上前解围。

  “夫人,对不起,对不起。”婢女吓的跪在地上,只是冲着江氏,开始一个劲的卖力磕头道歉,额头上迅速一片红肿。

  婢女这一举动,好像给卫小娘的心又添上一把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